34今晚早点回来/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B市一间高级公寓里,它很大,只是显得空荡寂冷,抱着膝盖坐在沙发上的女人,双眼无神,她拿着手机再度拨他号码的时候已经是显示无法接通,一会,她又哭又笑,撕心裂肺的。

卓亦凡花天酒地,每次他一回来她就会跟他大吵一架,有会两人打了起来,她怀着八个月的身孕,被他推倒在地,小产了。

她生完孩子卓亦凡连一眼都没看过,知道她没事,隔天跟着他一伙兄弟去了帝都。

在卓家,温月欣不受待见,之前维持对她好的样子完全是看在他们家跟温桐之间微妙的亲戚关系,那会卓飞对她还算仁义,可在知道她肚子里的孩子是个女孩之后,一切都变了,在商业利益和道德面前他们显然选了前者。

卓家真是做的狠绝了,他们就像利用完的包袱,用完就扔。

一时的贪念虚荣,铸造了现在无法挽回的局面。

*

中午,外面依然淅淅沥沥的下着雨,整个空气都带有一股潮湿的味道,不用出去晨跑,两人在家难得惬意。

温桐正在做午饭,宋胖墩大概闻到了香味,它一直在她脚边蹭个不停,她给它煎了一根培根,蹲下来,喂它吃。

喂到一半的时候,宋老板拿着她的手机下来,手机正铃铃的作响。

温桐起来把培根放在了一边,洗了个手,在宋老板脸颊上亲了一口,从他手里拿过电话:“王菲?”

宋胖墩吃的正欢乐,他吐着舌头,狗脸露出了馋嘴的劲儿。

王菲如今负责管辖在帝都区域好几个分店的经理,为了琪利亚的实体店连锁运营,她经常会去B市跟琳姐她们开会,如今她们算是遇到一个小麻烦,“恩,是我,桐小姐。”

王菲一般打电话来都是工作上的事,温桐倒也轻快地问:“是不是工作上遇到了什么麻烦?”

琪利亚一直都是做女装市场,如今想要发展男装市场,在上新之前,为了提高知名度,得找明星来代言品牌,她们倒是看中了一个一线的大牌明星,他曾拿下微博粉丝转发量最高的吉尼斯纪录,凭借这个,若是找他来代言,男装市场的销售量绝对会水涨船高。

不过跟他签下的几率可能不大,他主要的工作内容是拍电影,广告代言综艺节目他从来不接,今个琪利亚能约他们出来吃饭谈合作,大抵是离不开琪利亚背后的老板是温桐的原因。

“老板,你看今晚有没有时间有没有时间跟吴寻的经纪人谈谈?”

温桐清楚了事情的原委,晚上她暂时没有安排,她亲自去谈没多大问题:“有时间。”

王菲一脸欣喜:“太好了,那我下午过去接你。”

温桐应了声好。

挂了电话,她回厨房把剩余的培根喂给了宋胖墩,它使劲的摇着尾巴,继而,她动手做起了午饭,三菜一汤,两人吃刚刚好,吃的差不多了,宋老板负责收拾碗筷,身形挺拔清俊的男人站在洗碗槽前,撩起了衣袖,水龙头开的哗哗作响,他洗碗的姿势颇为熟练,显然没少干洗碗的差事,不过清贵帅气的气质丝毫不减,客厅,给宋宝喂奶粉喝的温桐视线落在他的侧影上,嘴角忍俊不禁的翘起。

日子平静,但是充足。

下午将近,她花了点淡妆,既然是跟人谈合作,她换了一身比较成熟淑女的穿衣打扮,温雅的气韵,给人眼前一亮。

宋老板此刻在房间放置的沙发边上拿着ipad不知在浏览什么,温桐从背后搂住了他的腰间,头抵在他的肩膀处,带着淡淡的笑意喊了他一声:“阿辄。”

后背传来的温热,男人的眉梢微微一挑,他回道:“要出门了?”

温桐:“恩,今天的晚饭你得带着宝宝到爸妈那边蹭饭了。”

宋老板轻描淡写的回了一个好字,目光依然落在了ipad的屏幕上,看的认真专注。

她没怎么注意男人在看什么,她抿了抿唇,一副不是很放心的样子,然后又唠叨了几句,比如孩子的尿不湿等他醒来的时候给他换,宋胖墩的晚餐要记得喂,孩子洗澡的时候水温不要太烫。

关于养孩子的问题,平时有温妈妈帮衬,宋老板带娃上手快,就没想过要请保姆到家里帮忙。

然而,宋老板无论做什么事都非常靠谱,即使不用她体型,他都能处理的很好。

唇靠着他的耳边轻启着,时而呼出的热气落在了他的耳根处,痒痒的,撩人心扉,于是,宋老板一脸平静放下了平板,整个人的注意力都在了身后靠着他的人儿身上。

眨眼,温桐眸里突然多了一股懊恼,她会不会太啰嗦了?

男人见她不在说话了,转眸微微笑着看向她:“都说完了?”

听他这么一问,温桐双颊飞过一丝红晕,她嗯了一声,正巧王菲给她发了短信说她十分钟就能到了:“王菲快到了,我去楼下等她。”

她才走了没几步,反而被宋老板握住了手腕,他微微用力一拉,她就跌进了沙发,被他以暧昧的姿势压在了身下,男人三两下的亲着她的唇,眸里含着意味不明的笑。

温桐两手抵着他的胸膛,两人的气息缠绕在了一块。

“我要出门了。”

宋老板不以为意的恩了一声,明显没有放人的意思,继续与她耳膜斯鬓着。

等王菲的车停在了楼下打响了她的电话,温桐娇嗔的看了他一眼,宋老板才轻轻一笑,对她说:“今晚早点回来。”

语气颇有一种隐隐的暗示?

温桐根本不想多想,踩着轻快的步伐,下楼,上车,随王菲一道离开了。

*

跟吴寻的经纪人约在了花遇,花遇是一家坐落在天和区一家时代艺术馆顶楼的餐厅,眺望美景的同时,还能一边吃着美食。

两方都是很准时的人,在停车场里,便不期而遇了。

吴凡的经纪人姓周,只见他身边跟着一个身材高挑,骨架子很好的男人,他带着墨镜,遮住了大半边脸,他,应该就是吴凡本人。

王菲语气很意外:“怎么吴凡跟着一块来了?”周经纪人说过吴凡不会跟着一块来的。

撞见了自然是要打招呼的,王菲率先迎上前:“周先生。”

周经纪人没料到会撞在了一块,他脸上立马堆了一个笑容出来:“王小姐。”

跟王菲打过招呼之后,他视线转而落在了温桐的身上:“这位是温总了吧,你好你好,我是吴凡的经纪人。”

温桐浅浅一笑,伸出手与他一握:“你好,周先生。”

此时,吴寻摘下墨镜,露出他那张帅气精致的脸,他气息内敛,跟着周经纪人与温桐客套了几句,边走边谈,一路坐电梯上了20楼,顶层。

王菲套话:“周先生,我还记得你说过吴寻不会跟着来,今天见到吴寻本人,我现在还受宠若惊着呢。”

周经纪人表示出无奈的样子:“吴寻早些日子一直惦记花遇里的美食,不过一直没时间,今天知道我要过来这边跟温总谈事,他推了一个挺重要的访谈,跟着来了。”

噢,原来大明星吴寻是个吃货。

名义上虽然是为了吃,但本人能够出席谈合作,代表着他应该也看重今天要谈的合作内容吧。

王菲听闻,身为本地人对帝都的美食她挺了解的,她跟吴寻聊起了吃的。

至于正经事,便交给温桐跟周经纪人谈了。

温桐倒不急着跟他们讲公事,现在正好又是晚餐时间,还不如吃了东西再谈,花遇的餐厅很大,人并不是很多,他们挑了一个不错又比较隐蔽的位置,点了花遇里的主打经典名菜。

花遇的服务员:“请问几位需要饮料或者酒吗?”

温桐眼睛莹莹一亮,点了一瓶法国出产的高级红酒。

服务员挺高兴的,如果能顺利销售出一瓶红酒,他们还能分到利润,毕竟一瓶高质量的红酒的售价还是很昂贵的,温桐毫无疑问,点了他们这里最贵的一瓶红酒。

有酒助兴,氛围果然聊得相当愉快。

温桐抿了几口红酒表示诚意。

周经纪人知道她刚生完孩子没多久,是不能喝太多酒的,红酒酒精度低,喝一点还是可以的。

花遇里放着抒情的歌。

电梯门一开,露出出来几人,其中,有一对熟悉的身影。

萧晓晓出来一眼瞭望城市的夜景,花遇有个情侣区域,那边的布置,相当的浪漫温馨,“亦凡,我很喜欢这里。”

服务员把他们带到了情侣的区域,两人面对面坐下,片刻,一个服务员捧着一束娇艳欲滴的红玫瑰递给了萧晓晓:“小姐,您的花,麻烦请签收。”

她心情很愉悦的收下了。

卓亦凡带她来这里,显然是精心布置过得,他伸手摸了摸西装口袋里的放着的求婚钻戒,眼里露出了一抹志在必得光芒。

一切都按照他的安排进行着。

餐厅里的驻唱歌手抱着吉他在萧晓晓面前唱起了情歌,周围的客人朝他们投落了一抹视线,女孩子眼里带着一股淡淡的羡慕,谁不想要一个多金浪漫的男朋友。

“哎,你说那个帅哥是不是要求婚啊?”

“哈哈,我看着像。”

“她真好,我也好想要一个懂浪漫体贴的男朋友。”

萧晓晓听见她们说的话,内心砰砰的乱跳着,女人都是感性的动物,容易被情感支配,如果卓亦凡真的是跟她求婚,成功率估计极高的。

卓亦凡见她眼里含着羞涩和隐隐的期待,正准备掏出戒指要跟她求婚的时候,突然,一个黑影冲上前,猛地揪起他的领带,一拳重重的落在了他的脸上。

一夕之间的事,浪漫的氛围全无。

打他的人是温随风。

温随风身上带有一股酒气,他目光狰狞,整个人扑在了他的身上,抡起拳头继续揍:“卓亦凡,你个贱人。”

萧晓晓惊呼:“亦凡!”

这又是哪一出?横刀夺爱来寻仇?

卓亦凡被打的牙龈出血,他眼睛里露出狠光,没想到会被温随风坏了好事,他肺腑了烧起了阵阵怒火,怕他在萧晓晓面前说漏了嘴,一不做二不休,直接跟他打了起来。

温随风出手极其狠,花遇的服务员上前想要阻止,奈何无从下手,他们只好把保安给叫上来。

卓亦凡不及他的高大,两人打起来他落了下风。

三两下,被温随风打的趴在地上,温随风狠狠的揍着,嘴里念叨着:“威胁我?你个不要脸的狗东西,今天我就要为我妹妹打····”

忽地,一个红酒瓶猛地砸在了他后脑勺上,瓶子一碎,红色的液体在半空洒落,温随风砰的一身倒在了地上,隐约一滩血渗在地板上。

萧晓晓手里拿着红酒瓶子,她眼睛红着,见温随风倒在地上,她猛地扔掉了手里的半边红酒瓶,眼里满是慌张。

卓亦凡从地上爬起来,把受了惊吓的萧晓晓抱在怀里:“晓晓。”

“亦凡,我好怕。”萧晓晓一股脑热的举动,现在她心里只有害怕了。

“不怕,不怕,有我,没事的。”卓亦凡一边安慰她一边冷静的掏出手机一边给律师打电话。

萧晓晓紧紧的抱着卓亦凡。

一下子,周围响起了女生恐惧的叫声,霎时之间,偌大的餐厅里,乱成了一团。

花遇的一名男服务员勇敢的上前探了探他的鼻息:“快,打120。”

“他的血流的太多了。”

“先生,你醒醒。”

“联系他的家属吧。”

而此时,往前台走去的温桐想要一把刀叉,不过前台已经没人,反倒是在不远处,围了一团的人,刚才的慌乱是出了什么事?

温桐抱着疑惑往前上去,她身材高挑,很容易就可以看清楚里面的状况,她闻到空中有一股血腥味,地上躺着一个男人,她朝他的脸看去,只见他的发梢染了血,脸上有几处伤口,花遇的服务员拿着毛巾捂着他的后脑勺。

周围的声音很吵杂,她的眸光瞬间变得复杂。

温随风?

继而,温桐往人群里挤了进去:“对不起麻烦让一让。”

而原本在打电话的卓亦凡听到她的声音,脸色瞬间变了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