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嫁了一个好夫家/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温桐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卓亦凡的内心突然变得很沉重。

挤在一块的人群听到有人叫让开,他们借过身子,给她过去了。

温桐半蹲在温随风的旁边,问一旁的花遇服务员:“联系救护车过来了吗?”

花遇的服务员点了点头:“联系了。”他侧过头看着眼前秀雅冷静的女人:“你是伤者的朋友吗?”

温桐看着昏迷不醒的温随风几眼,隔了几秒,才淡道:“他妹妹。”

花遇的服务员听,朝她解释说了:“哦,是这样的,小姐,你哥哥一进来就殴打了我们店里的客人,不过那位先生的女朋友见他男朋友打不过,自己抡起酒瓶就打穿了你哥哥的后脑勺,待会警察来了,麻烦你跟进一下。”

温随风一进来就打人?还被一个女的打穿了后脑勺,那姑娘下手真是贼狠了。

温桐嗯了一声,问:“他打的人是谁?”

花遇的服务员抬起头往他前面站着不远的一男一女:“就是他们了!”

温桐的目光朝他们看了过去,男的果然被打的很惨,脸上好几处地方肿了起来,身上名贵的西装染了血,看起来颇为狼狈,她没有多看,视线一移,落在了躲在他怀里的女人身上。

噢~

在宠物店里豪气给她甩了二十万支票的年轻女孩。

萧晓晓咬着唇,她见到温桐后,内心突然生出了想哭的冲动,如果被她打穿了后脑勺的男人是普通人,她倒不会觉得有多害怕,以她父亲的能力,肯定可以帮她摆平的,可偏偏,给她打穿了后脑勺的男人居然是温桐的哥哥,身份不同,不是钱和地位就可以解决的问题了。

没等温桐说什么,她自己先开了口:“是你哥哥先打我男朋友的,理论上是他错在先。”他先打的人,就算温桐追究起来,她也能有个理由反驳。

不过萧晓晓心里害怕担心的同时,心里同样有浓浓的疑惑,卓亦凡是怎么得罪温桐她哥哥的?

温桐淡然的回她一句:“有什么问题等警察了来了在谈。”她说完起身,围在一块的人下意识的给她让了一个道,她回到餐桌,跟周经纪人说了:“抱歉,今天可能没有时间跟你们谈合作的事了,如果不介意的话,改天在找个地方好好谈谈。”

周经纪人倒是希望能跟温桐合作,不过接不接广告代言的还得看吴寻,吴寻要是不愿意接,他不好说什么。

彼时,吴寻见她拿起手机,他沉了几秒:“没关系,我们可以改天再谈。”

言下之意,是有希望能找他代言的意思?

王菲:“那改天我们在约个时间详谈。”

周经纪人忙接话:“好的好的。”

王菲松了口气,才问:“桐小姐,出了什么事吗?”

温桐恩了一声,手指点开锁屏界面,在通讯录找了宋傲的电话拨了过去。

宋傲很意外接到了自个大嫂的电话,他赶紧接了:“大嫂?”

“恩,宋傲,我可能有事情要麻烦你了。”

宋傲拍着胸脯表示:“大嫂你有什么麻烦尽管说,多大的事我都给你摆平了。”

“恩,你过来天和区警察局分局一趟。”

宋傲暗暗吃惊,他大嫂怎么进警局了,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他抓起一件外套,马不停蹄的往天和区警局分局去也。

不一会的时间,有几名护士抬着担架坐电梯上来,他们小心翼翼的把温随风放了上去,作为伤者的家属妹妹,温桐得跟着一块过去。

跟过去的人还有卓亦凡和萧晓晓,还有花遇一名经理。

送到天和区人民医院,温随风的伤势需要马上进行手术,她在家属签名的位置签下自己的名儿,问:“医生,他的伤势严重吗?”

“急救措施做得好,虽然流的血多了点,不过没生命危险,给缝几针就好了,当然,脑袋有没有被敲傻,还得检查才知道结果。”

“谢谢医生。”

温桐问完情况跟护士缴纳了医药费,她交完医药费回来见到了穿着制服的两名警察,卓亦凡叫来的律师在跟警察进行沟通交流。

人民警察:“麻烦你们跟我回警局一趟。”

温桐让王菲留下来帮她照看一下,随后跟着警察回了天和区警局分局。

警察局。

处理这件打架纠纷的事件的警察同志真不敢怠慢了他们,萧晓晓是市里刚上任的市委书记萧海清的女儿,温桐则是宋家的儿媳。

卓亦凡面色沉沉,他不明白,不是说温桐跟温月欣一家已经闹得很僵硬,几乎不来往了吗,怎么她还出手帮忙温随风的事。

萧晓晓:“亦凡,你怎么认识温桐的哥哥的?他为什么要动手打你?”

他一脸难言之隐,心里想着要怎么跟萧晓晓解释才能糊弄他过去,眼下蓝天集团才在帝都站稳了根基,如果没了萧晓晓的帮助,他们就会像处于在海洋里的小鱼,前面等着他们的将会是虎视眈眈的大鳄鱼,寸步难行。

卓亦凡:“晓晓,你相信我吗?”

萧晓晓见他心事重重的样子,心里一软:“我当然相信你啊。”

“等这件事结束了我会跟你坦白一切的。”卓亦凡道。

萧晓晓听他这么说就不好意思再追问下去了,对于卓亦凡,这些日子的相处,她变得很信任他了。

花遇的经理跟警察讲述着今天发生的事儿的经过,加上有监控录像,是温随风先动的手,反而会萧晓晓抡起酒瓶打穿了后脑勺,谁先动的手谁就先吃亏,不过有任何问题还需要双方的律师在场才能解决。

温桐坐在沙发上,在她前面,摆放着一套茶具,有一杯冒着热烟的茶水,是一名警务人员给她冲的,烟雾袅袅,茶的淡香萦绕,一闻起来便知是好茶,她并不急,等着宋傲过来。

大概过了十分钟左右,宋傲出现在了警厅大门口,他没带伞,带着一身雨水跑过来,他拿出帕子随意的擦了擦,一脸随意,抿着唇,倒不失一身帅气。

宋傲看着前面,气了一脸,喊了声:“大哥,你有带伞怎么不说一声。”他去接宋梓辄的时候发现他手里拿着一个纸质的纸袋,里面装着一条围巾,没想到在围巾底下,他还放了伞。

他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宋老板怎么可能会不带伞,他怎么舍得让温桐淋雨。

温桐没把事情告诉宋梓辄,反倒是宋傲,温桐要是有什么事,他立马跟宋梓辄报备了。

警厅两边停放了几辆警车,几展路灯照亮着路的光明,雨水飘飘絮絮,一个挺拔笔直的清影撑着伞,步履平稳而清徐,宋老板气质太强,周围一切仿佛都成了背景,而他,在霓虹的灯光下,眉目朗朗,一脸淡然的踩上了台阶,在宋傲旁边,把一把折骨伞给合了起来。

他一脸闲淡:“你没问。”

宋傲:······大哥一点都不体恤弟弟。

两人的眉目有点相似,不过气质截然不同。

宋傲把干掉的手帕塞进裤袋里,往警局走去,迎面走来一位警察,他径直问:“我大嫂在哪。”

警察同志:“在里面坐着。”

把两人带了过去,温桐正要抿一口茶,见到宋傲进来了,在他身后,还跟着存在感极强的宋老板。

“大嫂你没事吧?”宋傲进来,关心的问了句。

温桐:“我很好,不过有事的不是我,是我名义上的堂哥,他动手先打了一个男人,而那个男人的女朋友抡起酒瓶打伤了后脑勺,你看看怎么处理。”

宋傲哦了一声:“这事好解决。”他转头看向警察:“带我过去吧。”

警察应了一声好,把他带过去了卓亦凡那边。

宋老板把伞放了门外,他迈步上前,挨着她旁边坐下。

温桐笑着把自己喝茶的茶杯递给了他:“喝不喝?是碧螺春。”

宋老板手很修长漂亮,他接过把瓷杯里的茶饮尽,淡道:“警局的招待不错。”

温桐闻言,她记得宋老板在B市的时候去警局里喝过茶,他说过茶叶都是隔夜的,不禁莞尔一笑:“大概是因为我有一个好夫家的原因?”

宋老板眉梢一挑,伸手摸了摸她的脸颊,眸里有一汪柔光:“谈个事都能谈警局来。”

温桐把他温凉的手握在了手里:“凑巧在吃饭的地方遇上他了,他又受了伤,温家人都不在帝都,念在旧情,总不能不顾他。”就是不知道他一向有忍耐力的他怎么动手打人了而已。

她并不想知道温随风在帝都发生了什么事。

彼时。

宋傲坐在了负责这件案子的警察对面椅子上,听花遇的经理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把监控记录看了一遍,在他旁边,是卓亦凡叫来的律师,姓远,他脸上勾着斯文的笑容,不过显然,他似乎顶着很大的压力。

同行打官司,最不想遇到对方律师,宋傲就在其中之一。

“事情我了解的差不多了,我的委托人打乐那位先生,然后那位先生的女朋友反过来把我的委托人打进了医院,照情况看,我的委托人和那位先生是私人恩怨才会动的手。”

警察同志点了点头,他刚才问过了,两人动手打架的原因并不是因为萧晓晓,萧晓晓是看不过自己男朋友被打才抡起酒瓶打了温随风。

远律师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眼镜,笑容僵硬了几分。

结果宋傲又说了:“既然跟那位小姐没有任何关系,她在情急的情况下把我委托人给打进了医院,是不是该负法律责任,对方委托人的律师?”

萧晓晓闻言,差点把唇给咬裂了,卓亦凡是受害者,但她不是。

远律师继续垂死挣扎,希望能够和宋傲把纠纷给和谐了。

奈何宋傲一张嘴不饶人,气势更是凌驾对方律师上,不仅让萧晓晓把医药费给垫了不说,还给他扣了一个故意伤人罪的罪名,至于温随风打了卓亦凡,他并不严重,最多赔偿他一点医药费损失费就完事了。

故意伤人罪,轻伤以上,已经构成了刑事犯罪,她得扣押在拘留所了。

警察同志觉得宋傲说的有道理,萧晓晓故意伤人罪的罪名没办法逃脱了,轻伤以上,已经得负责刑事责任,她得扣押在拘留所十五天,可以保释。

“怎么这样。”萧晓晓气的嚷了一声。

“萧小姐,你还是让你父亲过来一趟吧。”警察同志看她细皮嫩肉,关在拘留所她哪受得了。

萧晓晓就是不想让萧海清知道自己闯了祸,可情势非他如愿。

卓亦凡看似没什么损失,但损失惨重的,是他才对,先不说萧晓晓的父亲一直在考察他,如今出了这茬事,对他的印象肯定是大打折扣,而事后他还要亡羊补牢,跟萧晓晓解释卓亦凡的事,万一萧海清彻查了他的老底,。

短短半个小时,宋傲就把事儿搞定了。

“解决完了,可以回家了。”宋傲一屁股坐在了两人的旁边。

温桐洗了个瓷杯给他倒了茶:“宋傲,辛苦了。”

宋傲忙接过:“为大嫂鞍前马后,义不容辞,应该的。”做律师这行的,他那嘴,还真会说话。

事情既然解决了,三人怎么可能还在警局里逗留,把泡的一壶的茶给喝了,纷纷离去。

警察局门口,宋老板把带来的围巾给温桐系上,撑起伞把她护在怀里,带着她往停车的方向去。

宋傲在身后抬头望天,好在有位警察同志撑了一把伞出来:“宋律师,我送你过去吧。”

等他们走了后,有位较为年轻的警察感叹了一句:“宋家的大少爷果然如传闻所说的一样疼媳妇啊。”

老一点的警察同志跟着说了:“好男人的榜样,多学习一下说不定咱们警局里的单身汉就又能少了几个。”

没多久,解决完一个饭局的萧海清接到了萧晓晓的电话,带着助理赶到了警察局。

萧晓晓深知自己闯了祸,在自己父亲面前不敢造次。

萧海清的助理给萧晓晓办理了保释,萧海清冷眼盯了卓亦凡一眼。

“爸,你别怪亦凡,是我担心他受伤,所以才动的手的。”

“你闭嘴,一个男人要是连自己的事都解决不了还牵扯了无辜的人进去,他算什么男人。”

卓亦凡一听,脸色像刷了粉的白墙一样。

萧晓晓知道自己父亲在生气,也不敢说什么了。

而温随风,在手术结束后送进了单人的病房里休息,王菲等手术结束了才离开了医院。

宋傲开车把人送到了温桐父母住的别墅,宋老板出门前把宋宝交给了温妈妈看着。

“进去坐坐吗?”

宋傲摇头:“不用了,帮我跟温伯伯温婶婶打个招呼便成。”说完,他车子一个转弯,开走了。

两人进屋。

温妈妈担心,问:“小桐,你怎么进警局了?”

温桐只好把自己跟人谈合作的时候遇到了温随风的事告诉了温爸爸和温妈妈。

温随风从小对温爸爸和温妈妈就很有礼貌,不像他们父母,还有妹妹,要不然温桐婚礼的时候,两老就不会让他一块去帝都参加了:随风那孩子还好吧?”

但温桐婚礼过后,他们就跟温大伯一家没了联系,这么久他们家情况如何更不晓得了。

“后脑勺缝了八针。”温桐把王菲告知她的情况告诉了两老。

“谁下手这么重?小桐,你知道对方的人是谁吗?”温爸爸问。

于是,这个问题华丽丽的把温桐给问住了。

温爸爸和温妈妈见温桐不说话,便晓得温桐大概连对方是谁都不清楚,两人问了温随风住哪家医院后索性不追问事情起因过程了。

次日中午,温随风昏昏沉沉的醒来,他发现自己是在医院里,他记忆迷迷糊糊的有些错乱,太阳穴嗡嗡的一直疼的厉害。

一名护士正在给他换针水:“先生,你醒了,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

温随风老实说:“头很晕。”

护士笑说了:“能不晕吗,被人打成这样,你的后脑勺可是缝了八针。”

温随风沉默了,他只记得自己在酒吧里喝闷酒,之后遇到了温随风合伙的生意人,那些纨绔弟子嘲笑了他妹妹一番,得知卓亦凡带着他新攀交的女朋友在花遇,都说喝酒了壮胆,果然如此。

只是他打了卓亦凡,卓亦凡不可能会放过他的,就是因为他处处被他压制着才对他无可奈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一家不公平的对待温月欣。

一会,他发现自己住的病房是单间的高级病房,很透风,而且宽敞,他不想问是谁把他送来的医院,他道:“护士,我的卡放在外套内层的钱包里,你拿去把医药费刷了吧。”

护士道:“你的医药费已经付清了”

“谁付的?”温随风语气充满了震惊。

“你妹妹,温桐。”护士翻了翻手里的资料。

居然是温桐。

温随风震惊之后,只留下沉默。

那他要不要找温桐帮忙?

下午,卓亦凡只身一人出现了在了医院,他脸色阴沉,出现在了温随风住的病房。

只是他打开门的瞬间,却发现病房里还有两个人。

温妈妈和温妈妈回头一看,还是认出他是谁的,温月欣的老公,卓亦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