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谁能比我更爱你,宋太太?/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两人当初并不看好温月欣和卓亦凡的婚事,卓亦凡这个男人,一身的风流气息,从他身上根本看不到有身为男人的担当,年轻气盛,怎么撑起一个家庭的天空?

不过他们猜,他们应该是奉子成婚,再说依黄兰芳的性子,自己女儿未婚怀孕,对方是一家公司老总的儿子,她怎么可能放过这种千载难逢的机会,肯定会想方设法把她嫁进所谓的豪门。

他们将近一年没见,卓亦凡看起来比之过往成熟稳重了许多。

温随风一看到他,放在棉被下的两手紧紧的攥住了。

温爸爸见他脸上也有好几处伤口,觉得奇怪,问:“我记得你是月欣的老公吧,你怎么也受伤了?”

站在门口的卓亦凡身体有那么一瞬间僵硬,见两人对他一脸和气,知道温随风并没有把他们之间的家事给捅出去,他稍微放心了,脸上扬起笑容,迈步走了进去,站在两老面前:“是的,我是月欣的老公,温叔叔,温婶婶,好久不见,你们最近还好吗?”

看他笑着脸问好,温妈妈看了他几眼,才回:“挺好的。”

自从要照顾安老爷子,两人索性就住在帝都,好些日子没有回河安的家了,有时候两人挺怀念跟他们处的好的街坊邻居,如今也快到新年了,过完春节,找个时间回去好好和他们叙叙旧。

卓亦凡见他们的目光都落在了自己的脸上,他忙解释:“我跟随风昨晚有点误会,所以····”

他这么吞吞吐吐的说,温爸爸和温妈妈就猜到怎么回事了。

依温桐昨晚一番说辞,卓亦凡昨晚陪一个女人在吃饭,温随风一上去就打了他,然后那女人自称是他的女朋友,听说还是市委书记的女儿来着,这么一来,他不就是出轨在外面找女人了?这男人吧,心性不稳,不是顾家的主,凡是都有可能的。

只是自家闺女认不出他是温月欣的老公,想想,两老心里甚是无奈。

卓亦凡见温爸爸和温妈妈两人恍了一下神:“温叔叔,温婶婶,昨晚真的是有误会,今个我一听随风醒了就过来想要跟他说解释清楚。”

温妈妈和温爸爸不想八卦卓家跟温家大伯一家的事儿,两人笑了笑,由温爸爸开口:“既然有误会就要好好说清楚,两家人,以和为贵才是最重要的。”

卓亦凡索性在病床边上搬了一张凳子坐下了,一脸惭愧,把自己跟萧晓晓的关系道了:“昨晚我跟那姑娘逢场作戏的而已,我没有做不起月欣的事,她跟我说有个男人一直锲而不舍的追求她,为了避免他的骚扰,让我假装她男朋友一段时间。”

这话自然不是说给温随风的,大抵是想在温爸爸和温妈妈面前围护自己的形象,他是担心自己一家那么刻薄的对待温月欣一家,对温随风好的二叔二婶看不过眼会找他们卓家麻烦,一切皆有可能,他不得不防。

温随风没说话,放在棉被底下的双手攥的更紧了,没有揭穿他的谎话。

这时,卓亦凡充满歉意的:“随风,昨晚咱两都冲动了,你因为我受了这么严重的伤,我这心里一直过不去。”

他假装道歉,不得不迫使温随风和他表现出和好的现象,温随风道:“你要是没做对不起我妹妹的事就成了,毕竟外面的人都说你身边跟了一个很年轻的女人,我肯定把她当成她是你在外面包养的小三。”

卓亦凡脸上的笑容减了几分,他怎会听不出温随风话里的讽刺,他还顺带给萧晓晓贴上了小三的标签,而他还不能在温桐父母面前表现出任何异常。

一旁,温妈妈把保温瓶里装的鸡汤给盛了一碗出来,顿时,鸡汤的香味萦绕着,她熬汤的时候放了不少药材:“随风,你喝点鸡汤吧。”

温随风松开攥紧的手,他没想到自己受伤,一直没有联系的二叔二婶还会过来探望他,心里感动:“恩,谢谢二婶的鸡汤。”

温爸爸眸光落在了他瘦削的脸上说了:“你可瘦了不少,别太光顾着工作,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

温随风喝着鸡汤,他顿了几秒,朝温爸爸恩了一声。

当初温月欣把自己嫁妆的钱都投资在了他创立的婚庆公司里面了,起初在B市,经营的一般般,市场根本打不开,所以在B市呆了一阵子,他选择把公司的地点搬在了经济之城帝都,到了这里发展好不容易有了起色的公司,又惨遭变故,公司面临被收购的危机,而这份危机,是卓亦凡给他带来的,处处压制着他。

说到底他为了自己的心血自私到连在温爸爸和温妈妈面前不敢揭卓亦凡的老底。

他太弱小了,宛如一只蚱蜢,别人一脚踩过来,他死无葬生之地。

卓亦凡笑呵呵说了,顺便一提:“随风,说起来我两都在帝都一块创业打拼了,平时得多互相关照才行。”

温妈妈一直以为卓亦凡是那种靠着卓家在外面花天酒地,不务正业的类型,听他说自己在帝都创业开公司,倒有些另眼相看了:“不错啊,趁着年轻干点大事。”

卓亦凡还想趁机攀交情,温妈妈一个问话给打岔了过去:“月欣生的是男孩还是女孩啊?”

画风突然一转,他差点反应不过来,愣了几秒才说:“女孩。”

对于工作上的事,温妈妈可没多大兴趣继续提,她还是喜欢问一些关于生活上的事:“都说女孩是爸爸贴心的小棉袄,女娃娃也好生养些,取了啥名?”

取了啥名····

卓亦凡脸色忽而有些尴尬,他还真不知道温月欣取了什么名字,不过先前有听家里人提起来,他绞尽脑汁想要忆起来。

温随风心里冷笑着,卓亦凡根本没关心过孩子的事,这不露馅了,偷鸡不成蚀把米的东西。

“卓婉婷。”卓亦凡片刻才把名字说出来,神情颇为尴尬。

温妈妈心里不免嘀咕,怎么连孩子的名都要想那么久,记性有这么差?想必平时肯定没有怎么关心母子的生活:“这名取得好,温娴婉约,亭亭玉立。”

卓亦凡笑而不应,因为他不知道自己应该说点什么。

等温随风把第二碗鸡汤喝完,保温瓶里已经没剩多少汤水了。

两人没想在医院久留,过了一会,温妈妈把东西收拾好:“随风,我跟你二叔就先回去了,你头部受伤,好好休养,工作上的事就先放一边吧。”

温随风跟两人道了:“知道了二叔,二婶,再见,回去的路上小心点。”

温爸爸总觉得他应该是隐瞒了什么没有说,临走前,他暗示了他要是有什么麻烦事可以来找他们,他们虽然跟温随风的父母关系不好,血缘上没关系,可温随风怎么都是喊了他们几十年叔婶的侄子。

等他们离开,卓亦凡一秒变脸,挖苦他了:“想不到你小子在你二叔二婶面前挺牙尖嘴利的嘛,看二老对你好的。”

温随风冷脸:“戏也陪你演完了,你还不走留在这干嘛。”

卓亦凡起身,理了理自己的西装:“别这么说,好歹你还是我的大舅子,你识趣一点我们都好过,瞧你今天就很会做人,放心吧,你公司的事,我不会让他们在为难你,你就好好的经营你的婚庆公司,别在管你妹妹和我们家的家事。”

温月欣嫁进他们卓家,想要过上好的生活,就得乖乖听他们的。

他说的倒是无关痛痒,把话说完他就两袖一甩走的干脆,如果他回头看一眼,定是能看到温随风恨他入骨的狠劲儿。

温爸爸和温妈妈回家的路上顺便买了菜,把住在隔壁不远的女儿女婿叫过来一起打火锅吃晚饭。

温桐抱着宋宝一进门。

宋老板拿着宋宝的东西随后跟了进来,把宋宝放在婴儿车里,一家子坐在冒着热气的饭桌前,两人没想提他们去医院探望温随风的事,倒是温妈妈忍不住嘴碎,说了:“我说小桐,你怎么连月欣的老公卓亦凡都没认出来。”

温桐执着筷子夹起西洋菜放进汤锅里,眼里疑惑满满:“月欣的老公?”

一旁,宋老板把汤底的鸡肉给沾了调味料放温桐碗里,一脸淡淡的提醒:“温随风动手打的男人。”

其实,在宠物店门口的时候,宋老板差点和走路不长眼睛的一对男女撞上,他就认出了那个男人是卓亦凡,只是,他懒得搭理,就将他无视过去了,后来去了警局,发现被揍成了猪头的男人还是他,心里缜密的宋老板,早该猜到了点什么。

温妈妈笑了:“你看人家阿辄都比你好记性。”

被岳母大人夸奖的宋老板微微一笑。

温桐咬唇,瞥了一眼宋老板,不知怎么地,最近她父母老爱拿自己跟宋老板比较一番,自然她都是事事不如宋老板。

她闷闷的夹起鸡肉吃着,她真没认出来卓亦凡来,虽然没能认出他是温月欣的老公,可心里依然明镜似的:“他在外面找女人了?”温月欣跟他结婚比她跟宋老板结婚早些日子。

温桐话一出口,温妈妈又嗔怪的看了她一眼:“瞧你这孩子什么心思,人家今天专程跑去跟随风解释,说跟那姑娘只是朋友关系,是随风误会了。”

是不是误会他们心知肚明,别人家的家事最好少管。

温桐笑了笑,哦了一声,没反驳温妈妈的话,只是她想起在宠物店遇到的事儿,要说是误会她铁定不信了,萧晓晓可是连老公这个词都用上了,叫的那个顺溜。

卓亦凡的岁数不小了,活了一大把年纪要是还像个毛躁的年轻小子才让人觉得奇怪,他看起来是比以前成熟了,只不过种种迹象表明,他依然是个情场浪子,去年河安年例的时候,他们一家都去了,晚上不有个开小轿车的女人找他了,两人趁着大家都在看现场表演,他们在车里能干些什么,如今,身边有了个萧晓晓,萧家这种政治家族,他岂能放过抱大腿的大好机会。

温妈妈平时太闲,没什么八卦可以说,今天出去一趟回来,话特别多:“不过妈觉得,月欣嫁给他,肯定过的不太好,今个我问他孩子的名儿,他都想了好一会才说的出来,哪有父亲连自己孩儿的名字都要想那么久的。”

温桐听她老人家一直说,她一个劲的给安老爷子夹菜:“爷爷,吃多点青菜。”

安老爷子脸上挂着慈祥的笑容:“好~”每次一块吃饭的时候,他就觉得气氛特别的温馨,有家的味道。

温爸爸听不下去:“行啦,吃饭你说那么多话做啥,也不怕口水落没煮的菜上面了。”

温妈妈一听不愉快了:“老温,你这是嫌弃我了?”

温爸爸刚硬起来的性子又软了:“没,哪敢啊。”

吃过了晚餐,温桐陪着温妈妈收拾碗筷,温爸爸和宋老板上二楼书房下棋了,安老爷子闲着,抱着宋宝玩的不亦乐乎,对于他的曾外孙,安老爷子可稀罕了,猛地在他嘟嘟的脸上亲了好几口。

时间不知不觉过了九点,温桐和宋老板抱着宋宝打道回府。

温桐心血来潮,洗完澡便缠着宋老板,笑眯眯的问了一句:“阿辄,你说如果,以后万一我给你带了绿帽,你会怎么办?”

于是,这个假设性的问题成功的引起了宋老板的注意力。

她真的是心血来潮才会提这种无聊的问题,婚外情,在现代社会是很普遍的想象,不过对于心性稳定,有感情洁癖的他们而言,这个问题是完全可以杜绝的,再说,她可是爱惨了宋梓辄,随着时间的推移,她对他的爱,只增不减,有时候满满的在心里发酵着。

宋老板黑眸深邃,像有引力那般把你给吸进去,危险十分,他语气平静,坚定十足的来了句:“小桐,你离不开我。”

温桐一愣,倒没想到他会这么说。

宋梓辄把她抱在怀里,见她发呆嘴角含笑,凑过去亲着她的眉眼,磁性醇朗的声音缓缓响起:“还有谁能比我更爱你,更了解你,宋太太?”

再说他们之间的羁绊已经分不开,他们的忠贞意识,比谁都强烈。

温桐情不自禁的伸手抚摸他的脸颊,窝在他怀里,双手抱紧了些男人,唇角微微翘起,要是把宋老板丢了,她去哪再寻一个。

这会儿,宋老板突然把房间里的灯给关了,只留下壁灯幽幽的亮着,房间里的光线一下子暗了下来。

温桐瞥见他得突然关灯的举动,以为他要休息了,问:“要睡觉了?”

宋老板眉梢一挑,唇边荡着浅浅的笑意,他把披在身上的外袍给脱下扔在了一边,翻身把人压在了身下。

此刻,不用明说,都知道待会接下来要干嘛了。

宋老板一脸正经:“宋太太这么有时间,我们可以做比较有意义的事情。”

难为宋老板,把情事都说的如此高大上有哲学。

温桐微微一笑,借着壁灯双手摸索着,慢慢的解着他的睡衣扣子,继而凑上红唇。

*

萧晓晓被保释出来隔天,萧海清派了人接送她上学放学,没明摆着不给她和卓亦凡相处,但她的行动,处处受到了他父亲的限制。

晚上,萧海清饭局回来,萧晓晓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等着他。

他进屋把外套手套给摘下,佣人上前拿走,他道了:“明天是周末,我让刘助理带你去医院,你好好的给人家堂哥道歉。”

萧晓晓抿着唇:“爸,你为什么不让我跟亦凡见面。”

在她穷追不舍的追问下,萧海清一脸平静的问了她一句:“我听说他想跟你求婚?”

萧晓晓被问住,身体一僵:“爸,没有的事,你听谁说的。”

萧海清沉声说:“你管我怎么知道,晓晓,爸丑话说在前头,卓亦凡他想当我们萧家的女婿他还不够资格,你谈恋爱归谈恋爱,可别跟结婚组建家庭混为一谈,再说你这年纪,最好以以学业为重。”

留下警告,他转身进了书房,继续忙他的工作去了。

萧晓晓年轻,自然心性叛逆,对于她父亲的话,她肯定是听不进心里去,她回到自个房间里,气的把床上放置的娃娃给摔到了地上。

片刻,她手机响了起来,是卓亦凡打来的,她脸上扬起笑容,忙接了,“亦凡,你怎么现在才给我打电话,你不知道我好想你。”活脱脱正在热恋中的粉色系少女。

那头,卓亦凡珍一脸斟酌着什么,像是在寻思说些什么:“晓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