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我像饥不择食的女人?/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卓亦凡欲言又止,萧晓晓心里的警铃就铛铛铛的响了起来,她咬着唇,脸色颇为委屈:“亦凡,你想说什么,快说呀。”

“晓晓,你还值得拥有更好地人和更好的未来,今天我是想跟你说,我们分开一段时间,如果····”

卓亦凡深知萧晓晓心里肯定有他的位置,他要是提分手,以她的性子,一定会跟他闹,他这么说倒是想两人之间这段时间不要接触的太频繁,等过段时间风声过去了,他在跟她好回来,他不可能放着萧家这样的高门不攀。

萧晓晓泪眼婆娑,她情绪甚是激动:“我不听,亦凡,我知道你心里有我的,是不是我爸私底下跟你说了什么?”有时候她就是恨透了他父亲处处管着她。

卓亦凡斟酌几秒沉了声音,一会,用温柔的声音说了:“晓晓,你别乱猜,不是你想的那样,好了···乖,我不在你身边的时候多注意身体,考试要好好考,知道吗?”他越是这么说,她心里更认定了可能是萧海清找卓亦凡谈了什么,心里对她父亲的意见更重了,两人挂了电话,她猛地往床上一扑,哭了起来。

除了责怪自己的父亲,萧晓晓还埋怨起了温随风,要不是他无端端的发神经打人,她跟卓亦凡肯定还好好地处着,哪来现在这么多的破事。

周末,萧晓晓不情不愿的提了一篮水果,一束鲜花跟着他父亲的助理出门去医院。

卓亦凡特意提前打电话给温随风,用着威胁的口吻:“今天晓晓会去医院探望你,你可要好好说话,别给我胡说八道。”

温随风觉得相当的讽刺,只是依他现在的处境,不得不配合他。

不久,萧晓晓盛气凌人的出现在他的病房,在她父亲助理的眼皮底下,假惺惺的说了几句道歉的话。

温随风一看她的模样就知道是被养在温室里的花朵,怪不得被卓亦凡骗上了钩,等她日后要是知道真相了,不知会被打击成什么样,他相信,会有那么一天的。

*

周末,前几天一直绵绵不断的下雨天终于雨过天晴,阴冷的天气回暖了不少,赵佳坐了最早的一班飞机去往帝都,这一次,她带了自己交往了三个月时间的男朋友,她对他说不上喜欢,起初是他追求的自己,而她想要避开高若白,就试着谈谈了。

三个月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她压根没想着带他去见温桐和向初瑷的,谁知有几次两人约会吃饭他送她回家被邻居凑巧看见了,一下子传到了赵妈妈的耳朵里。

而赵妈妈一直催促她带回家看看,赵佳觉得两人交往时间太短了,自己烦恼一段时间,干脆把人带去帝都,先给自己两位好友见见,要是她们都说成,她在带回家给自己老母瞧瞧。

早上,温桐领回家养的二哈蹦蹦跳跳的围着温桐的腿转着,时而会嗅了嗅她的小腿,想舔不敢舔的样子。

宋老板忍无可忍,觉得它太碍眼,把它抱起来扔在了院子外面不给进来。

可怜的胖墩:······它去舔宋宝的脚丫子成不成。

“阿辄,它还没吃早饭。”温桐想让它进来,奈何宋老板一脸我很不愉快的样子,她挨着他身边坐下,一手环住他的手臂,道。

宋梓辄:“小桐,你对它太好了。”什么好吃的都会给它,而那只二哈来者不拒,给啥吃啥。

温桐笑着说了:“养胖了才可爱。”

重点宋老板还没提,那只胖狗还想舔他老婆的小腿,那是他的。

刚过九点,温桐搁在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她拿起来看了眼来电显示,高若白,她表哥,她勾了勾唇角,接了:“表哥。”

听到温桐的声音,刚到公司的高若白一手插着裤兜,一手举着电话,往公司大楼的方向,步履平稳的走着,他恩了一声,直问:“听说赵佳今天会带男朋友去帝都找你和初瑷是吗?”

温桐闻言,清澈的双眸闪过一抹若有所思:“消息挺灵通的,表哥。”

高若白对赵佳那点心思,她知道的清清楚楚,只是没想到隔了一年,高若白跟赵佳两人还原地踏步,什么奸情都没有发生。

对于温桐轻快的调侃,他选择无视过去:“那个男人不适合她,你帮我看着点,别给她误入歧途了。”

温桐听着不禁挑了挑眉,张嘴说的头头是道:“要是想把人看牢还得靠自己,你两耗得时间够长了,你总不能被拒绝了一次就要面子不继续上了吧?”

高若白不出声,他可没退缩,是赵佳一直不给他机会躲着他,把他气的够呛,哪知,眨眼他去海南出差两个月回来就听说她又交了一个男朋友。

这时,他已经在自己公司楼下的电梯等着上去了,穿着银白色的西装,衬的他身材笔直高大,刚毅沉稳的脸庞,他在公司一直很受欢迎,职场里,追求他的人并不少。

“总经理,早上好。”

同样等电梯上去的几位女同事纷纷朝他问好。

高若白恩了一声。

不过她们崇拜的眼神一直落在高若白身上。

电话那头,知道高若白周末还去公司工作,她无奈一笑:“你工作吧,小佳这边的情况,我会看着办的。”

温桐这么说他就放心了,等他忙完手头里的事,看他怎么收拾她。

中午,两人把宋宝放在了温妈妈那儿才出的门。

机场门口,向初瑷负责接送赵佳的活,川流不息的人流,她怕赵佳找不到她,刻意站在车门口等着。

片刻,赵佳踩着马丁靴,背着斜挎包:“初瑷。”

向初瑷见她脸色红润:“几天不见,被滋润的不错嘛。”

赵佳不甘示弱:“彼此彼此。”

在她身后,一个带着墨镜,穿着军绿色风衣的男人跟在她身后,一米七八的个子,穿着挺时尚潮流的,人很白,他摘下眼镜收进口袋里:“你好,我是小佳的男朋友,王耀飞。”

向初瑷目光落在他身上瞧了几眼,人长得还算干净,偏瘦:“你好,我是小佳的好朋友,向初瑷。”

打过简单的招呼,向初瑷让他们上车了。

王耀飞看着眼前那辆白色的保时捷跑车,看型号市价才两百多万,一个女人开得起两百多万的车子,在帝都,已经算不错了,他坐在后座,心思有点奇怪的瞥了赵佳两眼。

在香苑酒楼门口停了车,向初瑷告诉两人雅间的房间号,让他们先过去,她去停车。

赵佳应了声好,轻车熟路的问了服务生,服务生把两人带去雅间。

王耀飞对赵佳谈不上了解:“小佳,你的朋友看起来家境挺富裕的样子。”

赵佳嘿嘿一笑,没说什么。

到了雅间,服务生推开门,里头坐着温桐,宋老板,还有姚单,说起来,她是为了避免王耀飞尴尬才让她们把自己男人叫来吃顿饭。

赵佳高兴地就跑进去了:“小桐。”

温桐嗯了一声,她把菜单递过去:“你看看想吃什么。”

赵佳接过,先跟宋老板和姚单打了招呼。

王耀飞嘴角微微抽了几下,他目光落在了宋梓辄和姚单身上,迟缓了一下脚步,才跟了进去。

“我男朋友,王耀飞。”赵佳有点不好意思的说了。

王耀飞朝他们热情的打了招呼,奈何他们的回应都很有礼貌,可他心里硬是感觉到了自己和他们身上那种格格不入。

三人不能撂了赵佳的面子,一一回应了。

很快,他们了解王耀飞这个男人是B市一家不错的大公司当高级经理,两人是在一次饭局认识的,是王耀飞追的赵佳。

此时,王耀飞神色有些激动,他却刻意压制住了情绪,小声问赵佳:“小佳,那位是你们集团公司的宋总吗?”

可在赵佳眼里,未免有些大惊小怪了。

赵佳呵呵一笑说了:“是我们公司老板,怎么了?”

王耀飞敛了下情绪,说实在话,他对赵佳一点都不了解,就没到她的朋友的身份都那么大有来头,宋梓辄人就算不在B市,可谁都知道有他这么一位大人物,他道:“我之前不是跟你说过,我挺崇拜你们公司老总的吗?今天有幸能见一面坐一起吃饭,觉得有点不真实。”

赵佳忙点头,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不过她怎么觉得王耀飞的话说的有点怪怪的,想了会没头绪就算了。

王耀飞见赵佳一脸平静的跟旁边气质温雅的女人聊着天,他低垂下的眼睑不知思索着什么。

不一会,向初瑷从外面进来了,大大方方的坐在了姚单旁边的位置上:“点菜了吗?”

姚单给她把外套脱下给搭在椅子后边:“点了。”

三人好久没见,一时之间,她们聊得起劲,姚总和宋老板就没多少说上话的机会,他们已经习以为常,就是苦了王耀飞,身上带有一股拘束感。

姚单见状,眉眼轻轻一挑,说实在话,这叫王耀飞的男人,没见的多好,他们在他面前都没摆老总架子,他还唯唯诺诺的。

再看赵佳自个其实没把自己太多心思放在他身上,大家都放心了。

宋老板时而会跟姚单聊起男人之间的话题,不过心思还是落在坐在他旁边的人儿身上,见温桐把一杯茉莉花茶喝的差不多,他端起茶壶,给她满上。

中午吃过饭,在帝都时代广场,三人不约而至选择了逛街,女人组队逛街,男人要是跟在身边多少有点不习惯,于是,索性不要他们跟着,而宋老板他们,自然是能找到地方等她们。

王耀飞想把自己一张信用卡给她用,不过,赵佳推拒了:“耀飞,不用了,我自己有钱花。”

两人交往其实不应该那么见外,可赵佳心里下意识的就跟他见外了,比如钱这一方面,她总是分得很清。

王耀飞见她不收,身旁还站着两位老总,硬塞给她了。

赵佳见他脸色不太好,便收下了,不过肯定不会用,等找个时机,再把信用卡还给他就是了。

等她们走远,为了打发时间,姚单建议:“去喝一杯?”

宋老板闲淡的恩了一声。

“王先生应该能喝酒吧?”姚单问。

王耀飞连忙点头:“能,有时候偶尔会和朋友去酒吧喝喝酒聊聊天什么的。”

姚单哦了一声,把人带到了附近一家叫极致的酒吧。

彼时,三人进了一家包包品牌店。

温桐在赵佳看包看的很愉快的时候,突然就问了一句:“你两接过吻了吗?”

砰的一声,吓得赵佳把手里的名牌包包掉地上了。

一旁的店员表示心疼他们家的包包。

赵佳满脸通红的把包给捡起来:“我像那种饥不择食的女人吗?”

温桐朝她露出一个淡淡的微笑,王耀飞这个男人,看起来不像是对赵佳有感觉,要是喜欢一个人,在细节上就能体现出来,偏偏,在他身上就没有。

赵佳对男女之事太过于单纯,可能察觉不出来,是不是抱着目的接近她,还需要查查。

向初瑷切了一声:“你不喜欢人家就说,男女朋友之间接吻不就很正常吗,怎么你们交往三个月,不会亲嘴都没亲过吧。”

赵佳被说得脸皮挂不住,她又不愿意在她们面前承认自己心里确实对王耀飞没什么感觉,而跟他相处的这段时间,他对她没动手动脚,大概就是满意他这点,眨眼三个月了,以往那些男人,交往一个星期,就想着毛手毛脚,每回那些男人靠过来,她下意识的避开了,然后她就被甩了,甚至还严重被之前处的对象怀疑她是不是拉拉之类的。

------题外话------

今天风骚卷有点事,少了些,不要介意。

总而言之,王耀飞不是什么好人。

推荐好友文文《萌妻凶残》by舒童

京中第一冷少墨逸尘的人生目标就是,宠妻宠上天,操她操到哭!

委屈了,愤怒了,吃醋了,统统抱着娇妻睡一觉!

众下属:低气压时的boss不好惹,少夫人,该你上了!

顾晓晓怒:墨逸尘,你别得寸进尺!悲伤愤怒吃醋我可以理解,为什么开心也要睡?!

墨逸尘勾唇邪魅一笑:因为,喜不自禁。

顾晓晓:……

——亲,你的节操呢?

——节字丢了,操还在!

双洁1v1虐渣宠文,女主重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