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给老公的/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过向初瑷说得对的,男女之间你依我浓是在正常不过了,而她对男女之间的亲密避如蛇蝎,怪不得自己频频被甩了,不过她倒无所谓。

没有喜欢,哪来的有所谓。

赵佳嘿嘿一笑:“确实是没有啊,怎么着了?说起来,我就是喜欢王耀飞这一点,他看起来很尊敬女性啊。”交往三个月,两人拉拉小手的次数十根手指头都数的过来。

向初瑷不知道赵佳为什么要跟自己不喜欢的人交往,兴许是家里催的急,这或许是原因之一,至于还有没有别的原因,她不太了解,这一点,恐怕只有温桐心里才有底,毕竟,在她不在的日子,温桐跟她接触的时间是最频繁的。

她一脸疑惑得问:“你两真的交往三个月小嘴都没亲过?你确定他喜欢你吗?”一个男的对你展开追求,先不谈喜欢,那肯定也是对你有兴趣才会接近你,两人交往三个月了,那个叫王耀飞的男人居然连亲吻都不要一个。

听向初瑷这么一问,她把手里的包包放下,拿起另外一个颜色的瞧了瞧,沉吟了几声才说:“平时小手都没拉几次,他应该不喜欢我吧。”

其实赵佳还是心知肚明的这点的,她感情线再大条都感觉出来,王耀飞对她是没什么男女之情的,继而她又道:“不过我听说他跟我交往之前失恋没多久,我想,他心里大概还想着那个女生,没放下吧。”

向初瑷彻底的鄙视赵佳了:“你该不会真的为了应付你妈才跟他交往的吧?”

赵佳收到向初瑷投过来的眼神,心虚的把包包放下,避开她的眼睛,转身背对她拿起别的包包假装观看:“你不是不知道我妈那个性子,我越是跟她唱反调,她就越跟我急。”

向初瑷:“你活该,要我说,王耀飞要是真的为了忘记他前女友才追求你,那他跟渣男没什么区别了,我告诉你回去后赶紧跟他散了,没事就别这么折腾。”

赵佳狗腿了一脸:“遵命,皇后娘娘。”皇后娘娘是向初瑷高中的时候被班里同学取得,她那会虽然叛逆,可学习还是没有落下的,她又是班里的班长,大小事都管,要是那些男生不听从指挥,准会被她收拾。

一旁,温桐莞尔轻笑,赵佳的心思在她眼里,真是漏洞百出,一下子就摸透了。

把所谓的男朋友带过来给他们瞧瞧,一估计是为了方便她回B市的时候可能好应付赵妈妈,要是她两说不行的男人,赵妈妈肯定觉得不行,毕竟赵妈妈对她们看男人的眼光很信任,第二,估计跟她表哥高若白有关系吧,比如,希望他知难而退之类的?

要说高若白绝对是优质男一枚,赵佳读初中的时候,还说喜欢他来着,不知怎么的后来就没见她提过了。

高若白有段时间,因为父母工作经常调动的原因,他有在河安读过两年书,之后姨父姨妈的工作稳定了,他高三才回去A市里的高中念书。

“小佳,比起外面不知根底的男人,你不妨考虑一下我表哥若白,他应该喜欢你吧。”彼时,温桐突然把话题转到了高若白的身上。

赵佳差点把手里的包包又摔在了地上,幸好这次她抓紧了些没掉。

向初瑷震惊了一下:“若白喜欢小佳?”

温桐嗯了一声。

高若白喜欢赵佳的事,几乎没谁知道,而她也是偶然之间才发现高若白对赵佳有那种心思在。

向初瑷还真不知道两人何时又勾上了一腿了,以前那会赵佳天天追在高若白身后,简直像甩不掉的牛皮糖,她笑了笑揶揄着:“小佳,我记得你初中那会就说喜欢若白了?”

那段日子,高若白在他们镇上不知多受欢迎,学校里的那些女生个个把他当成了男神,不过他确实对得起这个称呼,学习好,人长得又帅,话不多,但是很照顾人。

赵佳不太想说起以前跟高若白的事,她道:“我那时候还说喜欢犬夜叉他哥哥,还说要嫁给他,我嫁成了吗。”

唷!小样反应挺大的啊。

向初瑷问:“那这么说,你现在不喜欢他了?”

赵佳被噎了一脸,心里堵了口气,以前是她黏着他,现在换成他黏着自己了,在她生活无孔不入着。

她口是心非着:“不喜欢了,不喜欢了。”

两人不约而至的微微一笑。

赵佳见两人默契十足的笑脸,突然觉得空气都好压郁,随后拿起一个包包往前台收银的方向去:“结账。”

前台收银:“好的,小姐。”

等她把包买下来,她又想哭了,看着手里的发票,三万九,憋了一张脸,叹了口气,包的价格拿的贵就算了,颜色还吐艳,她心灰意冷,嫌弃的看了两眼,她还是拿回去孝敬自己母上大人吧。

接下来,温桐倒没有再把话题牵扯到情感上,把人逼急了会跳墙的。

过了一个多小时,极致酒吧。

白天,大概是周末的缘故,来酒吧里的人不少,没有震耳欲聋的DJ,只有放的很轻松慢摇的爵士音乐。

在吧台旁边,放置了两张台球桌,为了打发时间,宋老板和姚单切磋起了球技。

宋老板一枪把黑球打进洞,蓄发的力道很猛,他慢条斯理的把杆给竖起来才朝姚单看了一眼:“承让了。”

姚单见黑球进洞,眼里稍微充满了些许的遗憾,他道:“好久没玩过这个玩意都生疏了。”

王耀飞坐在吧台边,看着两人打球他莫名的兴奋了一样,在看到旁边不少人把目光落在他们身上,突然觉得自己跟他们一块来的,心里顿时升腾起了一股虚荣感。

姚单觉得不好冷落了他:“王先生,会打吗?”

王耀飞摇了摇头:“我技术很烂的,就不在你们面前丢人现眼了,你们继续,我喝喝酒。”

姚单本来就是问问而已,见他说不玩,跟宋老板直接又来一局。

他看的很入迷,这时,一个身体较为强壮的男人西装革履,他坐在了他旁边:“先生,看你好像很无聊的样子,一起喝一杯聊聊天?”

王耀飞一个人呆着他确实很无聊,抿了抿唇犹豫了一下,才说:“当然可以。”

宋老板余光落在了吧台上跟一个男人聊得愉快的王耀飞,卓飞还在进球,他站在一边突然想抽烟了,他并没有烟瘾,不过跟姚单打球实很过瘾,难得碰到劲敌,他淡淡的问:“有烟吗?”

姚单顿了几秒,笑了笑,从兜里把烟和打火机拿了出来:“温桐还给你抽烟?”他现在跟向初瑷在一起,烟少抽了,但是一时半会戒不了,所以身上还会带有烟和打火机。

说起温桐的时候,宋梓辄的目光总是很柔和宠溺的,接过打火机和烟,恩了一声。

一会,淡淡的烟雾缭绕,他修长的两指夹着烟,闲淡的道:“心情不错的时候抽抽。”

姚单闻言,不禁一笑,哪个男人不是心思烦躁的时候才想着抽烟,宋梓辄倒恰恰相反了,他俯身,摆出击球的姿势。

彼时,温桐子一家男装服装店里看着衣服,她挑的很认真,多半是给宋梓辄选的,而向初瑷跟着赵佳一块去洗手间了。

导购员见温桐看他们店里一条裤子很长一段时间了,她上前问:“小姐,你手里这件男士裤子是本店最新一季的新款,小姐,请问你是想买给男朋友穿的吗?”

温桐手里拿着裤子又看了看:“给老公的。”

“小姐你按着你老公平时穿的尺码购买就可以了,这个款出的量不多,每个码数都只剩下一件了。”

宋老板不缺穿的,衣柜里总会有他经常用的一个品牌的衣服,他要是想买衣服,只要打个电话,就有那个品牌的人专门把他们新一季的款式给送上门,不过她喜欢宋梓辄穿她买的衣服的时候的样子。

寻思着觉得好看会衬的腿修长,她就没有犹豫说要了,之后挑了一件适合宋老板的尺码。

身为服装设计师,平时不用量,她双手抱着的时候就知道腰围是多少了,反正,摸过的地方,大抵都知道尺寸。

导购员挺开心的又问了:“小姐还需要看看别的吗?”

这会,她手机响了起来,是赵佳打来的,她跟服务员示意了下,点了接听。

“喂,小桐你在哪家店?”

“曼迪斯。”

曼迪斯是挺有名的一家男装品牌,赵佳听到她说曼迪斯,问:“好,我们买点热饮就过去找你,不过小桐,给自己男人买衣服什么感觉?”

温桐言简意赅:“爽。”

在她跟赵佳瞎聊几句的时候,外面进来三个女生。

“晓晓,你今天可一直都没笑过,怎么了,是跟你家亲爱的亦凡吵架了?”

提到卓亦凡,萧晓晓就觉得心里委屈,不想在她们面前说起卓亦凡要跟她分手的事,她语气不是很好:“想太多了吧你,你不是要给你男朋友买生日礼物吗,还不快去挑。”

在学校里,萧晓晓结交的是他们系称得上比较富裕的同学,平时没事出去逛逛街吃吃饭,不过,向来都是她请客,如果萧亦凡在,通常都是他埋单。

“好吧,那我去挑了,你等我会。”

另一个女生随后道:“我跟你一块看看。”

萧晓晓本来今天不想出来的,奈何先前已经答应了他们,所以知道陪着她们一块来买东西,她们都是有男朋友的人,一路没少在她面前和男朋友恩爱的聊天,说的那些话都快把她肉麻死了。

她想想,心里更舍不得卓亦凡了,拿出手机打了卓亦凡的电话。

不过卓亦凡的电话显示打不通,她的眼眶更红了。

她转而把电话打给了卓亦凡的朋友,接通后,她离自己朋友远一些才急问:“小J,亦凡在哪,他手机为什么打不通了?”

小J听到她着急的语气,心里啧啧叹了一声,卓亦凡的把妹技术,他可真是自愧不如:“你别着急,亦凡今天有事回B市家里一趟了,这个点,他还在飞机上吧。”

萧晓晓语气闷闷的:“他什么时候回来?”

小J:“估计还要几天。”

萧晓晓没说话了,直接挂了电话。

小J听到嘟嘟嘟的挂断的声音,他耸了耸肩就没理了。

一旁,温桐已经挂了电话,她早就注意到她了,毕竟嘴里一直挂着卓亦凡的名字,上回她被问妈妈说了一番后,对卓亦凡这个名字,倒是敏感了些。

看她的样子大概是卓亦凡怕被人知道点什么,故意跟她保持了距离,好一个缓兵之计。

萧晓晓似乎发现了她。

两人的目光直接对视了。

“是你,温桐。”萧晓晓愣了一会,看她的时候,眼睛里流露出了一股敌意和一抹责怪。

温桐朝她笑了笑:“萧小姐,好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