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你嫁给了一个经验丰富的老流氓/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上次宠物店的事萧晓晓耿耿于怀着,在她面前,出糗的人,是她自己,加上温随风那点破事,听她用淡漠的语气跟自己打招呼,萧晓晓浑身难受了。

她两手抱臂,怪里怪气的:“还真是去到哪儿都能撞见你温小姐,阴魂不散的。”

温桐不以为意,瞥了她两眼,面不改色:“缘分?”

“······”萧晓晓愣了愣,还缘分····谁稀罕跟她扯上关系,再说她把话说得那么难听,她居然都不生气?都不在意她说的话,铁定是没把自己放在眼里,不甘心的咬了唇。

温桐自是不知道她在想什么:“萧小姐,祝你今天周末愉快。”于是,往前台的方向走,准备把自己买下来的休闲裤给付款。

萧晓晓气打一处来,朝她背影吆喝了一声:“温桐,管好你家的亲戚,别让他像个疯狗一样到处乱咬人,他要是再找我男朋友的麻烦,我还是会打穿他的脑袋。”

进店买衣服的人纷纷停住了看衣服的动作,目光往她那边伺候了,。

萧晓晓说的那么大声,不是聋子的都能听得见。

温随风的家事温桐本来就不打算管,只不过骂温随风是疯狗,她转了身,好笑的看了她两眼:“要是还有下次,你就在看守护待个十天八天,让警察叔叔好好给你上一堂教育课。”

萧晓晓张了张嘴巴,看着她硬是一句话说不出来,两手捏的紧紧的。

讲完,她不在理会她走到了前台,从包里拿出卡递给了前台的收银员。

收银员忙接过她递过来的一张黑卡:“稍等,小姐。”

在店里,她两名同学早早事情不太妙,往她那个方向过去了,其中一个人拉住她手臂小声的问了句:“晓晓,你怎么和人家吵架了?”

萧晓晓觉得她们三言两语的问东问西烦死了,没好脸色的看着她们:“关你们什么事。”

留下两个脸色尴尬的人站在原地。

给自个男朋友买了一条领带的女生嗤了一声:“跟我们发什么脾气,这种大小姐的性子,我还不想伺候呢。”

另一个一脸悻悻然:“不管她了,她心情不好的时候不就经常甩脸色我们看吗,走吧,我们继续逛街。”

温桐拎着曼迪斯的袋子的标志出了店门,赵佳和向初瑷已经买好了热饮过来。

找了地方坐下来休息一阵。

赵佳拿着手里看了看日历:“还有两星期就春节了,这日子过得贼快。”

“没有男人的老姑娘了。”向初瑷吸了一口热饮,揶揄了她一句。

赵佳闻言,放下手机:“向初瑷,想跟我单挑是不是?”

向初瑷可不吃她狐假虎威的套路:“得了吧你,姐在外面混的时候你还家里写着作业呢。”

两人一言一语的互怼着。

温桐见怪不怪,看着她们打打闹闹。

休息了二十分钟,她们重整旗鼓,继续血拼去。

既然快过年了,赵佳顺便买点年货捎回家。

晚上,找了一家不错的餐厅吃饭,宋老板和姚单,身后跟着一个王耀飞,回到了他们身边。

服务员给他们拿了热毛巾擦手,宋老板擦完后扔回托盘里,坐在温桐身边:“买了什么?”

温桐给他倒了杯水:“我倒没买什么东西,小佳买的最多,初瑷的车子都快塞不下了。”

这么能买?

王耀飞隐隐有点担心他的卡会不会被赵佳给刷爆,他一个高级经理,多少是有点存款的,可要是想说自己的钱用在自己不喜欢的女人身上,他多少有点心疼。

“其实我还想多逛一会,好像落了什么东西没买。”赵佳寻思了会,道。

向初瑷一脸不奉陪:“你要是还想逛别喊我了啊,我腿都快酸死了。”

姚单听闻,今天她出门的时候是穿有增的靴子,他放柔了声音问:“回家给你揉揉?”

向初瑷害臊了一下,不过还是恩了一声。

看来也是个疼媳妇的主儿。

王耀飞对赵佳可说不出这样的话。

晚上,吃了顿饭,温桐没让赵佳住酒店,温爸爸和温妈妈住的别墅还有空出来的两间客房,带他们回去住一晚没多大问题。

把人安顿好,温桐和宋梓辄抱着宋宝回到他们住的地方儿。

温桐抱着宋宝进了屋。

宋梓辄随后跟着进去,他把外衣一拖,往厨房的方向去,洗了洗杯子,从水壶里倒了一杯开水。

温桐把宋宝抱上楼放小床,盖好被子,下楼,挨着他旁边问:“阿辄,那个王耀飞你怎么看?”

宋老板语气淡淡:“不是什么好鸟。”

这样的答案并不意外,她把他手里的水杯拿过自己手里,喝了一口,寻思着明日找人查查他的底细,只不过宋老板这句话其实还含有一个意思,他不打算跟温桐解释。

手里的水杯被温桐拿走,不一会,她把半杯水都喝光了。

宋梓辄眼底藏了一抹柔意:“还要吗?”

温桐回过神才发现自己把宋老板的水给喝完了,不客气把他的杯子递了回去给他:“恩,今晚的菜有点咸了。”

休息了一会,温桐兴致很高,把给他买的裤子让他试穿了一下,墨蓝色调的休闲裤,简单大气的设计,果真的衬的男人的腿更笔直修长,买的尺寸正好合适,温桐看直了眼:“真好看。”

宋老板见温桐的目光都落在了自己双腿没有移走,不禁笑了笑,低沉着声音问:“喜欢我的腿?”

温桐如实说:“当然,就像男人喜欢女人的大长腿一样。”她认为,自己解释的很有道理,现在的年轻人,大多数都是视觉系动物,腿修长,颜好,第一印象才高分,于是,不着痕迹的伸手拍了拍他的腿。

男人好笑的看了一眼。

谁知接下来宋梓辄面不改色又问了句:“男人为什么喜欢腿长的女人?”他眼睛很黑,很深,问的时候嘴角挂着浅浅的笑。

“因为好看。”

宋老板一脸蛊然:“还有?”

难道还有别的原因?

温桐想了想,好奇的抬起头,与他来了一个直接对视。

宋老板知道是自己的话已经勾起了身旁人儿的好奇心,浅浅的笑容逐渐加深,义正言辞的说:“你要真想知道我可以亲自实操告诉你,你不是喜欢我的大长腿?”

调侃宋老板没成,反而被调戏了一把。

温桐脸红了,牙痒痒的:“你就是个假正经的,家里人都被你给骗了。”外人面前清贵疏陌的好男人,一本正经的在她面前胡说八道,一个高贵的流氓痞子?他的那些家人,肯定都不知道他是这样的,也许说出去都没人信。

宋梓辄心情很好,唇角的弧度越来越大,把人抱在怀里,在她散发着幽香的颈项咬了一口,温热的气息洒在她的肩窝:“他们有什么好骗的,我骗你就够了。”

颈项传来的酥痒让她哆嗦了一下,温桐小声嘀咕了一句:“交往没几天就原形毕露了,经验丰富的老流氓。”

两人凑得这么近,宋老板自然是听到了,他道:“恩,你嫁给了一个经验丰富的老流氓。”

温桐拿起沙发上一个抱枕往他脸上砸了过去,脸上红晕未散。

宋老板面色淡然的把抱枕放在旁边,眸里依然含着笑。

她起身,把人撵去了浴室:“赶紧去洗澡,身上有酒气。”

宋老板站在浴室门口几秒,他抬起手嗅了嗅袖口,在酒吧呆了那儿长时间,沾染了烟味,酒味也是正常的事,他闻了后,下意识的皱起了眉。

经验丰富的老流氓出声:“一起?”

“······”温桐把浴室的门给关上前道:“洗干净点,老流氓。”

里头,他笑了好一会,才慢条斯理的把衣服脱了,洗澡。

*

隔天中午吃完一顿温妈妈做的大餐,赵佳跟王耀飞坐了回程的机票,回B市了,她买的那些年货,都交给姚总,吩咐人给她寄到她家的住址,现在物流多快啊,两天准能到B市。

上了飞机,赵佳把王耀飞先前给的卡还给了他:“耀飞,你的卡,谢谢啊。”

见旁边站了一名空姐,王耀飞很大方的样子:“不用了,这张卡你留着,以后出去逛街吃饭都能用。”

赵佳把卡硬塞了回去:“谢谢了啊,不过我还不习惯用男人的钱,再说现在快过年了,回家里,肯定得花上不少。”

王耀飞看他不要,心里郁闷,没在把卡塞回去,他脸上扬着笑容:“小佳,有你这么好的女朋友,我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你花我的钱,应该的,我们不是男女朋友关系吗。”

这时,赵佳觉得他有些虚伪了,不过没说什么,她笑了笑,把眼罩给带上,调整了下姿势,跟周公继续约会。

王耀飞心里依然不知道在想什么。

下午,两人在机场道别,她回到家,赵妈妈连忙追问:“怎么样,好玩吗?”

赵佳在飞机上睡了一觉,很精神,把东西放下,大老爷们的姿势坐在了自家的沙发上:“去找小桐和初瑷,当然好玩啊。”

赵妈妈一巴掌抽她腿上,疼的她呲牙咧嘴:“瞧你的坐姿像个女人吗,给我坐好一点。”

赵佳反嘴皮了一句:“妈,你下手这么重,你像女人吗?”

赵妈妈理所当然的样子:“哦,我是中年妇女。”

“······”赵佳。

赵妈妈挺想让赵佳把她现在交的男朋友给她瞧瞧,毕竟心里不太放心,不过这次她把王耀飞带去见温桐和向初瑷,她想了想,翻找自个女儿的包包:“把你手机拿出来,到家了,给帝都的晓彤和初瑷报个平安。”

赵佳很想说她下飞机的时候就已经告知过了,不过赵妈妈肯定是还有话想问温桐和初瑷,她把手机丢给自家老母,回房,准备洗了澡。

赵妈妈翻找了电话,拨了温桐的电话。

那边一接通:“小桐啊,我是赵姨,艾~小佳已经到家了,我就是想问问,小佳不是带她的男朋友找你们了吗,你们见过了王耀飞,觉得那个男人怎么样?靠谱不?是过日子的男人不?”

温桐抿唇笑着,猜到赵妈妈会给自己带年华,她道:“赵姨不防跟你直说,王耀飞吧,让小佳跟他趁早散了吧,人吧,一般般。”

赵妈妈闻言,皱了眉:“我就知道,小佳个不靠谱的就知道找些中看不中用的男人,待会我就跟她说,让她趁早跟他分了。”

温桐换一个手拿电话:“恩,赵姨,你放心,你说的话,小佳肯定听得。”

赵佳跟温桐&向初瑷一个年纪,如今两人身边都有了伴儿,就赵佳个没出息的:“小桐啊,你身边要是有好的人,可以介绍介绍,现在年轻人,都得谈个恋爱才结婚,照这样下去,小佳何时才能嫁的出去。”

温桐应了声好。

两人聊了会,赵妈妈笑着脸挂了电话。

彼时,昨天就已经回来B市的卓亦凡驾车去到了一所高级公寓楼下,这里有一栋他们家的房产,不过在他跟温月欣结婚的时候,已经转到了她名下,自从他说要跟她离婚,她已经从他们家搬了出来,而孩子,一直交给保姆照顾。

温月欣没想到卓亦凡回来,活生生的站在了她面前,她一脸阴郁的看了他好一会:“你要是过来跟我谈离婚的事,我就告诉你,不用谈了,我不会签字。”

卓亦凡闻言,倒没说离婚的事了:“你瘦了很多,没好好吃饭?”

温月欣很讶异他会这么问,只不过她已经吸取教训了,她嘲讽了一下:“换你遇到这种破事,你会吃下的下饭?”

“好了,我今天过来不是跟你谈离婚的事,我是来接你回去的,离婚的事,你就当我没提过吧。”卓亦凡平静的说着。

温月欣笑了笑,不知卓亦凡又想玩什么把戏,她不是不知道卓亦凡在帝都跟一个很年轻的女人交往,听她哥说,那个女人家里很有权势,当官的,她回头看了他一眼,:“你说真的?”

卓亦凡恩了一声:“你收拾收拾东西,我在门口抽支烟等你。”

温月欣哦了一声,没说什么转身回屋里,东西没多少,她随便塞了几件衣服,拎着包包,关上了门,跟卓亦凡一块回了卓家。

什么都不问就跟着回去,是最明智的选择不是吗,她还没有那个实力跟卓家闹,甚至连两败俱伤的实力都没有,她就想知道他,到底想玩什么把戏。

一年多的时间,让当初那个只知道嫉妒和虚荣的女人多了几丝的沧桑,她终于明白自己为什么从小到大都比不过温桐的原因。

回到卓家,她最关心的还是自己的女儿卓婉婷,早产生的孩儿,比较脆弱,容易生病,好在保姆照顾的周到,在卓家没收到冷落,她抱着孩子,眼里闪过了泪花。

卓婉婷没怎么跟自己母亲接触过,她竟然怕生,张开嘴巴,就哭了。

“宝宝不哭,是妈妈阿,妈妈回来看你了。”

卓亦凡对此刻的场景没多大感触,听到孩子哭的烦心,转身上楼,他拿出手机,发现未接电话有十多个,有两个是小J打的,剩下的,全都是萧晓晓的,他没接,回了条短信而已。

那头,萧晓晓收到短信,抿着唇,心里更委屈了,连考试都没有多大心思考。

而温桐因为心里的疑惑,真派人查了王耀飞,不过倒没查出什么不对劲,可温桐直觉是有什么,所以一直派人盯着他。

新的一年越来越近了。

温桐陪着温爸爸和温妈妈去买年货,大城市,要是到了过年的日子,就成了一座空城似得,车少,人更少。

这时,她接到了赵佳的电话,她的语气仿佛受到了很大的惊吓。

“小桐!”

------题外话------

小剧情与正文内容无关哦。

小剧情都是关于宋宝的多一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