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最贵的烟花(温馨)/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贴在耳朵边的手机温桐放远了些,她好笑的问了句:“小佳,你经历了什么灵异事件惊成这样?”冒冒失失的性子,一直都没纠正回来。

完了!

难得温桐有心事跟她开起了笑话都没办法拯救她。

赵佳语气幽幽:“就算遇到灵异事件都没有这个来的可怕。”

温桐跟在温爸爸和温妈妈后面,从包里拿出耳机线往手机孔里插入,弄好了才淡淡的问她:“遇上什么事了?”

“不就是王耀飞的事吗,我今天跟公司里的人出来酒店吃饭,没想到无意间碰见他了,他身边还有个男人,两人看起来···”赵佳不知怎么形容他们之间那种氛围,若换做普通的大老爷们,她肯定不会想歪的。

“看起来什么?”

“像一对儿!”赵佳加重了语气。

温桐淡眉一挑,对于她的看法不予置评:“这事你就一惊一乍的,你把你跟他的事说清楚就成,他的事,你少在意,反正跟你也没关系。”

听她这么说,赵佳心里怪怪的感觉少了几分,她摸了摸鼻子:“好吧都怪我堂妹,经常在我耳边唠叨什么小攻小受,可能是我想多了。”说不定今天奇怪的感觉,被她堂妹熏陶的多了,她的三观都被带歪了些。

万一真是她想的那样,她也不会对他有所责怪,怎么说两人之间存在着相互利用的关系,扯平了。

温桐嘴角勾了勾,恩了一声。

赵佳知道她今天跟温爸爸&温妈妈出街了,她道:“你跟叔叔阿姨在买东西,我就不打扰你了,先挂了,拜拜。”

温桐说了拜拜。

挂了电话,温桐还在寻思着刚才赵佳说的话,两人看起来像一对儿吗?想想,女人的直觉一般挺准的,说不准王耀飞真是同性圈子里的人,想想,她眯了眯眸,她倒不会歧视同性之间的爱。

一会,她发了条微信给让盯着王耀飞的董先生,让他查查王耀飞去酒店是单纯的吃饭还是开房,她要证实一下赵佳的猜测,如果她是对的呢?

平时董先生都是秒回微信给雇主,不过这会儿没有回信息给温桐,大概在忙。

温爸爸和温妈妈提前买了带回河安的年货,大多都是送给河安交好的街坊邻居,补品,名贵的茶叶,药材,没在少数,他们对河安镇上的老友,心里倒是惦记的很,她把手机塞回包包里,一手推着婴儿车。

他们出门,不放心把宋宝一个人留在家里。

宋梓辄因为把美国公司的事务都交给了碧昂斯,碧昂斯一时事务繁忙,把一直负责中国这边生意的艾琳娜给调遣回M国了,于是,在家闲了没几天的宋老板要亲力亲为处理艾琳娜年前留下来的工作,所以没有时间在家看孩子。

等温桐彻底闲空下来,已经下午六点了。

打开微信,咚咚咚的信息提醒,温桐打开来看,是王菲刚给她发的,她说吴寻已经答应当他们琪利亚男装的广告代言人,现在在拟定合约,等合约出来了,真正签约后就进入推广阶段。

温桐挺高兴的。

琪利亚在市场的反响一直很好,设计师的作品都能够创新佳绩。

在她跟王菲聊着天的时候,外面传来了车子的声音,兴许是今天早晨出门去公司回来的宋老板了。

温桐放下手机,踩着碎步去开门,门一开,便看到了西装革履,黑色碎发沾染了几许雾气,离家门口不远的宋梓辄,她迎了上去。

宋梓辄见她穿的单薄就跑了出来,临近过年,天气虽然有所升温,不过白天夜晚的温度转换大,白天可能二十多度,到了晚上,就十二三度了,他把人拉进怀里,度些温暖过去:“怎么穿这么少就跑出来了?”

温桐想了想:“妻子迎接丈夫回家?”

宋老板闻言,嘴角往上挑了挑,牵起她的手,先进屋。

温桐索性把他手里装着文件的公文袋给拿了过去,她掂量了下公文袋里的资料,稍微有点厚沉:“今天还有这么多资料要看?”

宋老板嗓音低沉,语气颇淡:“这边的生意不经意越做越大了。”听他的口气,仿佛生意做得越来越好还是件麻烦事儿了。

温桐笑骂:“得了便宜还卖乖。”

显然,宋老板想偷懒怠工。

两人携手进屋,温桐索性把今天赵佳打电话跟她说王耀飞跟一个男人出入酒店的事儿告诉宋老板了,她说的随意:“我已经让董先生查他的酒店消费记录,如果是开房,那就证明了小佳了猜想。”

往客厅沙发上靠坐的宋梓辄轻描淡写的回了句:“他这么快就露出马尾了。”

这话说的,难道宋梓辄早发现他不对劲了?

及腰的长干用了发圈绑了起来,很蓬松随意,脸颊两边偶有青丝垂落,她从厨房里出来:“你早看出来了?”

宋老板应了一声是。

王耀飞过度刻意打扮自己,他用的香水,还有修剪过的眉,还有在酒吧的时候,他跟一个男人眉来眼去的,即使他表现的只是普通的聊聊天,可他偶尔流露出细微的表情动作,已经出卖了他。

这会儿,她手机叮咚的一声响,董先生微信给她发了王耀飞在酒店里的消费记录,她挑了挑眉梢:“宋先生,好眼力,还有什么事儿能瞒的过你的慧眼。”

宋老板没皮没脸的应承下她的夸奖:“夫人过奖了。”

温桐说不过他,发微信跟赵佳说了一声,转身进厨房做晚饭去。

男人的视线落在她背影,要说怎么看出王耀飞是个同,兴许是因为他在国外呆久的缘故,又或者是他身边就有一位性取向不太一样的好友,至于当时怎么没跟温桐提,他觉得没那个必要,毕竟他是不是同对赵佳来说不是什么重要的事。

赵佳看到温桐发来的微信的时候,人已经在家了,今天她喝了不少酒,公司年会一结束,她就驾车回家了。

是同就是同吧,今天她心里一直惦记着这件事,两个小时前,她打电话给王耀飞,约在了酒店旁边的咖啡馆,提了分手的事,彼时,她劈里啪啦的敲打屏幕,回温桐微信:【我已经跟他提了分手,在我眼里,恋爱都是平等的,我祝福他。】

彼时,酒店里。

王耀飞一直表面的心不在焉。

在他旁边的男人穿着浴袍,翘着双腿,手里夹着烟吐了一口烟雾出来:“怎么?你一个弯的还惦记着刚分手的女朋友?”

王耀飞努了努嘴,解释:“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对她可没什么感情,就是我跟她分手,不好跟我某个远房亲戚交代。”这才是他烦恼的主要原因,跟她谈的时候他一直在做挽留,可赵佳铁了心似的,一下子转变的态度他都跟不上节奏了。

吃人手软拿人嘴短,要不是他得到了什么利益,怎么会烦恼要给人交代。

那男人听他这么一说:“想不到你心倒是挺黑的啊。”

纵使是玩笑的语气,王耀飞听着,心里不太舒服了,脸色微微一变,好在那男人也是会看脸色的人,立马摆出笑脸哄了他几句。

萧晓晓在考完试,就被他父亲送回了L省榕城,所以她年前,是没有任何机会能够见到卓亦凡的。

萧海清明白她的心思,自小她就不怎么爱听自己的话,他把萧晓晓送回榕城,希望她母亲说的话她能够听得进去一些,不过他还是低估了卓亦凡在她心里面的位置了。

*

又一年春节来临。

此时,除了帝都本地人,整座城市静谧的可怕。

今年年三十,两家人还是凑在一起过了,宋家的几位婶儿一边包着各种馅儿的饺子,一边看着春晚,春晚的小品倒是不错,都能逗得人笑的欢乐。

只不过,沙发上,坐着几个样貌清俊的男人坐在沙发上,他们的表情一致,目不斜视,落在屏幕上,这画面,实在让人忍俊不禁。

宋祁突然问:“礼贤,你放几天假?”要说他们几个兄弟里面,最少见面的还是宋礼贤。

“五天。”宋礼贤道。

宋民航啃着瓜子:“才这么点假期。”

彼时,一旁坐着的宋君庭皱了皱眉问:“怎么不申请多几天?”

宋礼贤想了想,说:“不知道。”

宋少将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这么应付自个父亲,是想皮条伺候了。

木讷的宋承泽推了推眼镜:“我后天回研究室。”

宋家等人:“······”

宋礼贤是个单一没什么趣味的男人,所以他很适合军队,外面的花花世界根本吸引不了他,以前,他经常请假回帝都的理由是裴素清,现在,他找不到什么理由请假了,有一段时间他甚至很迷茫。

而宋承泽,研究狂人,根本不懂所谓假期。

春晚播了好一会,季宁朝宋家男人们喊了声:“吃饺子了。”

他们年三十的晚饭,是各种馅料的水饺,去年吃的是火锅,今年就换个花样。

勇叔把煮好的水饺给盛出来,每碗水饺都冒着腾腾的热气,离晚饭时间过去有一会儿了,这时候大家都已经饿了,相继起身去洗了手,纷纷坐到了餐桌面前。

温桐脸上占有面粉。

宋老板伸出指腹给她擦了擦。

好一会,男人的手掌心还停留在她脸上,温桐已经想尝尝饺子的味道了,她问:“擦干净吗?”

宋老板摸了摸她的脸:“恩,吃吧,小心烫嘴。”

温桐嘴角勾了勾,甜甜的恩了一声。

宋礼贤的目光落在了两人身上一会儿,他大哥,还是一如既往的对温桐事无巨细,温柔宠爱。

宋老板发现后,看了回去,两人对视了几秒,没下文了。

这时,宋民航大概吃了芥末馅的饺子,他脸憋成了青色,从小教导的修养,吃进嘴里的东西是不能吐出来的,芥末的味道呛得他猛咳嗽,他痛苦的把芥末馅的饺子吞入腹:“怎么还有芥末馅儿的饺子。”

二婶苗雅抿嘴笑:“你承泽哥爱吃,他那一碗全都是芥末馅儿的。”

芥末馅儿的饺子包的形状跟其他馅儿的不一样,很好分辨。

宋承泽吃的津津有味。

温桐碗里也有芥末馅儿的,她道:“芥末馅儿的不错。”她平时少吃辣,但偶尔还会喜欢寿司沾芥末,她还是第一回吃到芥末馅儿的饺子。

宋民航碗里还有几个芥末馅儿的:“承泽哥,我这还有芥末馅儿的,给你?”

宋承泽默不吭声的挪了一下碗:“我不吃你的口水。”

于是,整锅芥末馅儿的饺子都被宋民航和温桐吃了。

吃完饺子,温桐上楼漱口了,不过嘴里的芥末味道,暂时还没有散去。

等她下来的时候,宋老太笑眯眯的给她塞了两个红包:“一个给孙媳妇的,一个是给祖孙儿的。”

温桐双手接过:“谢谢奶奶。”老太太给的红包向来分量很重。

一会,几位婶儿都拿出了红包递给了温桐,她一一说了些谢谢,每个红包都很厚,这都是给宋宝的压岁红包,她拿着感觉沉,都放在了他的婴儿车里。

彼时,宋家还在念书的有宋烟雨和宋民航。

温爸爸和温妈妈给他们派了压岁红包,两人开心的接过。

按道理来说,结了婚,到了给红包的阶段了,宋烟雨不跟宋老板客气,在他旁边坐下讨要红包,她的声音清脆响亮:“大哥,新年快乐,恭喜发财,祝你跟嫂嫂在新的一年里恩恩爱爱,缠缠绵绵。”

新年贺词,宋老板一听,眉梢一挑,心情不错。

一旁,温桐听得都不好意思了。

他直接在支票本子上填了一位七位数,手一撕,放进红包里,递给了她:“新年快乐。”

宋烟雨脸上笑开了花:“哈哈,谢谢大哥。”

宋民航眯了眯眼睛,拎了一代各种各样的烟花放在了宋梓辄面前,他显然早有准备:“大哥,我买了烟花,你跟嫂嫂今晚可以一边放烟花,一边倒数新年啊。”

温桐看着两人花样百出的,硬是一句话说不出来。

等宋民航接过红包,宋老板手里已经多了一袋烟花。

这绝对是最贵的烟花,没有之一。

------题外话------

求票票~

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