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给大哥吃鸡屁股/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宋家地方大儿,在房子的后面,沿着小路过去,有一片果园地。

夜幕时分,快将近了零点,等过了零点,新的一年真正来临。

晚上的寒意入骨,果园地的中间有个小木屋,这个木屋是供给夏日给果树打农药的佣人躲避太阳的,此刻,给他们正好排的上用场。

小木屋泛黄的灯暖暖的亮着,门外的地儿,沏了砖头,把干柴堆放里面,烧的正烈。

离得稍微选一些,宋傲等人围在了一块,朝园林黑处散发黑亮的光的地方儿喊了声:“民航,你找黄泥土怎么那么磨蹭。”

在果园暗处用手机照明,他旁边有个用竹子编制的篮子,上面放了不少的黄泥块,他一个黄泥土扔向了自己那几位哥哥:“滚,老奸巨猾的东西。”居然合起来计算他。

宋祁等人不慌不忙的躲了过去,继而不禁放声大笑。

宋傲:“分明是你智商不如我们。”

彼时,宅里,温桐哄宋宝睡了觉,洗了澡,把睡衣换了暖暖的毛衣,披了一件外衣,往果园小木屋的方向去了。

宋家几位爷,他们倒是好的兴致,晚饭过了段时间,说想要窑鸡当宵夜吃。

夜晚很安静,远远地,温桐就看到坐在火柴堆旁儿的身影,他坐在矮小的凳子上,亮着的光影照耀着他俊美的侧脸,棱角分明,少了几分凉薄,多了几分柔和的美意。

他发现了她。

宋梓辄头转看向了她那边,深邃的眼眸仿佛带有一股深情款款的劲儿,坠入他的眼睛里,平稳的心跳忍不住重重的跳了两下,他声音压得低沉悦耳,对着她说:“过来。”

听到他的声音远远传来,站在原地不动的温桐脸色窘了一下,迈开步伐,朝他走了过去。

靠着柴火的边儿,整个身子都暖呼呼了起来。

“刚才···”

走到了他身边的温桐立马欲盖弥彰:“刚才怎么了?”

宋梓辄愣了几秒,唇角不禁勾了几分,他的笑容,似是能让阳光猛地从云层里拨开阴暗,温和自若,他轻道:“没什么,刚才看到有个傻乎乎的人站在那吹冷风。”一边说,一边牵起她的手,把她拉着侧坐在了自个腿上,两人贴得近,姿势十分亲密。

温桐:“······”被色所迷的代价就是被男人抓到了把柄狠狠地调侃。

不远,宋傲他们就在堆黄泥,稍微一个回头就能把这边的情况看的一清二楚了,在他的兄弟面前,她还没那么镇定自诺的坐在他腿上,指不定他们还会笑话她一番:“我坐旁边的凳子就行了。”

搁在她腰上的手禁锢着,宋梓辄眉梢一挑:“硬邦邦的凳子能有我的腿坐的舒服?”

凳子表示不服气。

她一手锤了锤他的胸口,咬牙一说:“被他们看见了说不定还以为我有多腻歪你。”

宋老板轻轻一笑,还是不肯撒手,他倒是想自己老婆能多多腻歪他。

“放我下来。”使劲儿挣脱了一会儿,发现没什么用处,她脸有点红,一会,感觉身体都要出汗了。

稍微拉了一下的嗓音多了缕缕的性感,他眼里尽是柔柔的笑意,亲了亲她的耳垂:“不···放,我想抱着你。”

温柔的话语,不免使她的心里像灌了蜂蜜似的,奈何不了宋梓辄,只好再次惯着他了。

这会儿,宋烟雨小跑回来,见到了自家大嫂被她大哥抱着坐腿上,她嘿嘿一笑,眼里意味不明的看了他们一眼:“大嫂,你来了。”

温桐恩了一声:“有需要帮忙的吗?”

她连忙摆手:“不用不用,我过来拿点干柴过去就可以了,你跟大哥坐着烤火等吃就行了。”

于是,她进小木屋里抱了几块干柴,就跑了回去。

温桐不禁笑了,疑惑的看着他:“你怎么有这么好的福利待遇?”

宋梓辄朝他们看了眼,脸上淡然如水:“猜拳赢了。”

难怪如此大架子的。

温桐远远的看着他们,明明出生名门,家境好的少爷此时围在一块窖鸡,真难想象,她抿嘴笑着说:“你们兄弟感情很好。”她是独生女,小时候经常希望能有个弟弟妹妹什么的。

宋梓辄只能说感情是打架打出来了,作为宋家的少爷,他们任何一人都说上是很优秀,而同样优秀的人基本都会相互看不顺眼,架没少干,他下手最狠,所以他们骨子里对他这个大哥心存敬畏。

至于他同父异母的弟弟宋礼贤,小时候就喜欢跟他作对,整不过他还不愿服输。

跟他时不时搭嘴聊天的温桐,眼睛清澈透亮,闲恬的笑一直挂在嘴边,弯弯的,像一弯月牙,他忍不住,噙住了她的唇,舌头侵进去肆意翻搅扫荡。

两人的呼吸缠绕在了一起,男人突然亲她的举动,让她两耳一轰鸣,外界的声音全都屏蔽了那般,只剩下自己跳如擂鼓的心跳声。

一会,她喘着息,脸烧的火辣辣的:“你抱着就抱着了,怎么还亲上了。”

宋梓辄亲了亲她的眼睛,知道她心有顾及,说的话不过是为了掩饰自己的羞意,他的声音依然放的很柔:“你知道的···情不自禁。”

那边,宋烟雨把干的柴火捡了过去,他们在堆成的窖洞里点了火,干的柴火,立马熊熊的燃烧了起来。

听大人们说,黄泥土要烧的黑黑的才能把鸡放进去,再把土给砸碎。

火再烧,他们往小木屋的方向走了回来,见在自个大哥腿上坐着的温桐,他们喊了一声大嫂,纷纷围着火堆坐了下来。

谁知,接下来的事有些出乎了温桐的意料。

宋祁瞥了一眼:“大哥,不是我说你,你这么腻歪着大嫂是不行的。”

温桐听到他的话,不禁愣了两下。

宋民航在屋里洗了把手出来:“就是,大嫂一来你就粘着她,以后大嫂要是有事不在你身边,你可怎么办?”

宋烟雨哈哈大笑:“千里追妻啊,大嫂去哪,他就跟着去哪。”

于是,温桐噗嗤一声,跟着笑了起来,用手肘撞了撞他:“听到没,不能这么腻歪我。”

宋梓辄一脸沉稳,对于自己弟弟和妹妹的揶揄调侃没多大反应,不过,怀里的人,倒是跟着得意起哄了起来。

要说脸皮,他没的彻底。

当着几人的面,吻着她柔软的唇,不怀好意的舔了舔还咬了一口才笑着说:“你怎么还得意上了,他们没老婆没男朋友羡慕了才这么说,你看宋傲说什么了没有?”

果然姜的还是老的辣。

宋傲拿着手机,埋头专注的给小巧发微信。

他们就是如此轻易的败下了阵,宋烟雨,宋民航两人没谈朋友的经验,看到自己大哥当着面儿亲他们大嫂,脸都红了。

温桐呼吸一窒,感觉嘴唇传来的感觉,都是酥麻的。

单身汉的宋家男儿红了眼,他们大哥怎么就那么让人牙痒痒得想揍他一顿,可惜怎么都没有那个骨气。

这会儿,宋梓辄把温桐放了下来,他跟着起身,牵着她的手,拎起放在一旁的烟花袋子,笑意沉沉:“宝贝儿,走吧,我们放烟花倒数新年去。”

心里掀起了惊涛骇浪的温桐愣愣的被牵着离去。

宋家男儿想对他大哥说赶紧滚吧,把大嫂留下。

宋民航买的烟花是那种点燃就像火花一样绽放的那种。

刚才烤火烤的暖暖的,现在身子一点都不冷,他们离小木屋不是很远,只见宋老板把烟花一根根的插在了地上。

温桐站边目不转睛的看着他。

离零点还有一分钟。

宋梓辄从口袋里掏出了火机,把手里的一根烟花给点燃,火星四射,他动作很迅速的把地上倒插的烟火棒子给一一点燃,在夜色里,点缀着温暖。

温桐看着地上的烟火逐渐形成的形状,唇边的梨涡笑的很深。

她轻轻的往他身边靠了过去:“真漂亮。”

点燃的的烟花烧的很快,一会儿,便稍纵即逝,缓缓熄灭了,她觉得烟花虽然美,不过她的漂亮只是一瞬间的事,就像某些事物,某些人的爱情,总是经不起岁月的试炼。

幸好,她身边有他。

“新年快乐,宝贝。”零点,他的声音,伴随着风闯入她的心扉。

温桐扬着笑脸:“新年快乐,阿辄。”

接下来,烟花烧了一波又一波。

温桐唇角一直禁不住往上翘,她手里拿着一只燃烧着的烟花棒子挥了两挥,十分惬意的把玩着,她的手机在叮咚叮咚的响个不停,想必少不了网友群发的新年祝福。

这时,在旁边的宋梓辄不知哪来的烟,站在一旁的树下,姿态随意而雅致。

宋老板抽了烟,不可否认,他抽烟的时候样子很帅,然,抽烟大抵对身体不好,手里的烟花一烧完,她上前在他身上开始摸寻着,道:“身上怎么还带烟了,藏哪了?”

那是宋承泽给他的烟,既然都要了,放在身上不抽了浪费,正要手里还有打火机。

那双软绵的手一直在他身上不停的摸索着。

“抽烟对身体不好。”

“没带烟,是承泽给的。”

于是,摸索着的手停住了,温桐脑海里浮现宋承泽那张干净的脸,一脸意外:“承泽还抽烟?”

宋梓辄恩了一声,慢悠悠的将没抽完的烟熄灭,他一手用力扣住她的腰拉近怀里,带着淡淡烟草气息的吻就压在了她的唇上。

温桐而被吻得腿软筋麻,整个人都有点轻飘飘的。

“阿辄?”

宋老板纠正:“叫老公。”

夜色里,两人依偎着,男人的东西顶着她心慌意乱的,一会,嗫嚅的唇轻轻的唤了一声。

宋老板心满意足,平稳了下气息,揉了揉她的发:“继续放烟花,烧不完就浪费了。”

闻言。

温桐躲在他怀里笑出了声:“你这烟花买的都天价了。”而宋老板,她很难想象,他会陪着她耍着老掉牙的浪漫。

宋梓辄俊俏的眉梢一挑。

烟花很快就能烧完,这会,他又问:“有什么新年愿望吗?”

温桐窝在他怀里,点头,抬头看他说:“每一年的新年都要一起过。”

片刻,她听到了宋梓辄应了一声好。

等两人再度回到小木屋的时候,他们刚好把窖好的鸡给拿了出来,空气中,都能闻到一股香味,诱的人直流口水。

他们喊了:“大嫂,快过来。”

温桐拉着男人加快脚步走了过去:“来了。”

“我要给大嫂吃鸡腿,给大哥吃鸡屁股。”

“这注意好。”

······

有宋家几位爷在,春节总会不怕寂寞的,他们会变着花样带着温桐玩,人多,果然是热闹的。

年初三。

宋家迎来了一位贵客,一辆银白色的高级轿车停在了宋家的大宅门前,勇叔出门迎接。

中年男人下了车,笑脸迎上:“新年好。”

勇叔脸色拘谨,朝他微微一笑:“萧书记,新年好,请进。”

萧海清年三十回了一趟L省,跟家里人过了节,年初二就马不停蹄的回帝都这边了。

萧海清应了一声,这时他转过头,司机开了车窗,他朝里面喊:“还不快下来,坐在车里做什么。”

------题外话------

最近天气冷,暖暖你们。

我总觉得,两人虽然结婚了,但模式更像是在谈恋爱,o(╯□╰)o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