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学会咬人了/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车里的人是萧晓晓,听到父亲的催促,她不情不愿的推开车门下车,没当场给自己父亲难堪,要是在外面了她还跟自己父亲负气,她铁定会被人笑话不懂事。

萧海清说了:“小女比较怕生,见笑了。”宋家这位管家,听外人说,宋家这位管家,就算是宋家那些小少爷都得尊敬的称呼一声勇叔,想必他在宋家的地位普通身份的佣人是没法比的,所以,萧海清跟他说话,倒是客气。

勇叔没说什么。

萧晓晓脸上挂起了笑容:“勇叔叔,新年好。”

勇叔回了句新年好,做了一个请的姿势:“两位里面请。”萧海清倒是心细,避开了多人来拜年的时间,来的时间不算太早,又是最先来的一位,带的礼,似乎还不差。

同样是世代的名门家族,萧海清自认为他们萧家的底蕴和实力都不如宋家,瞧瞧宋家,占山为王,这大宅子里头的东西,哪件不是世间罕见的奇珍异宝,还有一点,他们宋家子孙满堂,每个宋家男儿在帝都各个领域都有不凡的成就。

古色古香的典雅房间透着一股淡淡的清香,勇叔把人带了进去:“两位先坐会。”

通常来拜年的都会先是面见宋老爷子。

彼时,宋老爷子正在后院里打太极锻炼筋骨,花甲的年纪,而他的身体还是十分健朗。

勇叔:“太老爷,有人来给您拜年了。”

宋老爷子霍了一声,便问:“谁啊?”

“不久前来市里新上任的市委书记萧海清。”

L省榕城的萧家?

宋老爷子的语气平平,继续慢悠悠的耍着太极,一会说:“哦,他们萧家当官都当到帝都来了。”

于是,勇叔就去忙自己的事情了。

萧海清是个沉得住气的人,等了将近二十分钟,都还一副没事人的模样,倒是萧晓晓坐不住了,忍不住问:“爸,怎么还没来人?”宋家的人未免太嚣张了吧,她心想。

萧海清数落了:“我们要见的人是宋家的老太爷,沉得住气方可海纳百川,平时让你修身养性有耐性,你都听哪里去了?”

萧晓晓本来就不太想来宋家拜年,指不定还会遇上温桐。

一会,宋老爷子推开了门,穿着唐装,精神奕奕的推门走了进来:“不好意思,两位久等了,没想到这一大早就有人给老头子拜年。”

萧海清站了起来,客套了起来:“宋老先生,打扰了,初来乍到的,我就想趁着年有时间能过来和您老人家打个招呼。”

“有心了。”

一边,萧晓晓忙跟着起身,嘴巴甜甜的说了:“宋爷爷,新年好,祝您老人家福如东海长流水,寿比南山不老松!”

彼时,安老爷子的目光才落在了萧晓晓身上,瓜子脸,眉清目秀,五官透着一股清纯稚嫩,他看了两眼自若的收了回去,方在他们对面的木凳坐下:“小丫头嘴巴倒是挺甜的,老头子谢谢你吉言了,来,都坐吧。”

眼前看起来随和的老人,目光时而的锋芒,直叫萧晓晓背脊发凉,浑身不自在,不怒自威,她偶尔会看到自己爷爷身上有时也会透露出这种气息。

围着木雕的栩栩如生的茶桌旁坐下,宋老爷子身后的架子,放着瓶瓶罐罐的全都是不同品种的茶叶,想来,他是个爱茶之人。

喝茶,向来喝的是意境。

“你父亲身子骨可还好?”宋老爷笑问了句。

“劳宋老先生惦记了,父亲一切安好,他还让我给您带了礼物,让我捎个心意给您。”萧海清回。

萧晓晓拿出身旁袋子里的锦盒,双手递了一个锦盒,锦盒的盒身,雕刻了一条霸气威武的青龙,里面的东西怕是价值不低:“宋爷爷。”

宋老爷子倒不是很想承他们萧家的心意,这不摆明了想要跟他们宋家交好吗,都说当官的心眼多,果真如此。

“这心意要是太贵重我可不敢收哎。”

“不贵重不贵重,是我父亲收藏的小玩意,宋老先生不用介怀。”

宋老爷子不明意味的笑了一下他才接过锦盒,倒没有打开看,反而搁在了身旁的凳子上,他拿出茶叶,开始泡茶。

几分钟,水已经煮沸腾,宋老爷子拿出一个陶瓷罐倒了些茶叶入壶,一会,袅袅的清香缕缕飘溢。

“宋爷爷,您泡的茶叶是西湖龙井吧。”

宋老爷子闻声,不禁多看了她两眼,眼里多少带了几分赏识:“小丫头光靠闻就知道是什么茶叶的品种了?”

萧晓晓唇角翘了翘,语气颇为谦虚:“宋爷爷我还没有那么高的境界,您倒茶叶进壶的时候我观了两眼,略懂些皮毛。”

只是看了两眼,就能识别茶叶的品种,有这样的眼力,说明平时没少接触茶道。

萧海清对于自己女儿一点,还是很满意的,萧家给萧晓晓必修课之一便是茶道,她念初中的时候,就已经让她跟一名茶道的大师学习,她聪慧醒目,学起东西来倒不马虎。

彼时。

宋家又迎来了熟悉的面孔。

一抹清秀颀长的身影,车门一开,他长腿一立,斜飞入鬓,配着细长的眉眼,身上流露了一股风流韵姿,他见着前面不远向他们走近的清丽人儿,迈着步伐,上前轻轻一拥,用力一喊:“表姐。”

易沈向来对温桐很热情。

温桐淡淡笑之:“小沈。”易沈的面貌跟起码她有五六分相似,两人站在一块,宛如亲生姐弟,难怪易沈会这么亲近她。

易世明携着妻子顾黎,而顾黎旁边,是拄着拐杖的易老爷子。

“舅公,舅舅,舅妈。”

三人表情甚喜,纷纷应了一声,好些日子不见,他们都挺挂念对方的,一时之间,少不了的嘘寒问暖。

宋家今日比较清静,宋家几位叔昨天带着婶儿回娘家了,身为他们的儿女,自然跟他们一块回外家了。

宋宝刚醒,发现自己被老太太抱着出现在客厅,客厅很多人,他睁着湿漉漉的水雾眼睛,发现了温桐,忙咿呀咿呀的想要温桐抱他。

温桐从宋老太太手里抱过他,轻柔的拍了拍他的背。

宋宝缩着身子,两手抱着她的颈项,头埋在她的肩窝。

等他适应了氛围后,他开始东张西望,微张着小嘴,嘴巴一直流着口水。

“宋宝,来,太舅公抱抱你。”

宋宝眼前是个眉目慈祥的老爷爷,敞着双臂,宋家几位叔婶要抱他的时候没少这么做,他下意识的身子往前倾。

温桐顺势把他送到了易老爷子怀里,给他抱住。

一会,迟迟不见宋梓辄出来,顾黎问出心里的疑惑:“阿辄今天不在家吗?”

温妈妈笑着解释:“没,他在家,一早的他跟他爸在击剑室玩击剑了,勇叔已经去通知他们父子两了。”

易沈挺崇拜宋梓辄这位表姐夫的:“表姐夫真能干,会好多玩意。”

一旁,温桐笑的柔柔。

勇叔通知了在击剑室打的激烈的父子两,转过身去通知了茶室的宋老爷子。

他敲了敲门,才轻手轻脚的推门进去,他不禁看到年轻的姑娘话语清脆,正大腹便便的在跟宋老爷子讲起了茶,见到他进来后,她腼腆的笑了笑,住了嘴,没在说了。

勇叔说了:“太老爷,易老爷一家都来了,在外面客厅歇着。”

宋老爷子喝了口茶,挺高兴的:“好,知道了,待会我就过去。”

萧海清是识趣的人,见宋老爷子这副模样,那易家大概跟他们宋家交好,要不然宋老爷子怎会露出高兴的脸色:“宋老先生,既然您家来了重要的客人,我们这就不打扰您了。”

宋老爷子脸上笑意更甚:“哪里的话,你们能来看我老爷子是我的荣幸。”一会,他直接吹捧了句:“海清啊,你这闺女还是不错的,年纪轻轻对茶道有如此深悟,好好培养的话,会是颗好苗子。”

萧海清闻言,愣了几秒,笑了两声。

萧晓晓可听不懂,她经常会从老一辈的人物嘴里听到这种夸词,她习以为常,便不会深究他们说的话。

勇叔听到他们聊话的内容,就伫在了门外面等候。

片刻,宋老爷子出来了。

勇叔负责送客,带着人出了茶室,此时,萧海清的司机已经在门外恭候了:“萧书记,这是我们太老爷给您父亲的回礼太老爷的心意,您拿好。”

萧海清能说一个不吗?“噢,好的,我会转交给我父亲的。”宋老爷人情做的真是滴水不露,今天一趟拜访,交情没拉近,无功而归。

而萧晓晓早就想着离开了,加紧了脚步往自家的车过去。

迎面而来,是一抹清秀的身影。

易沈他手里提着东西,忽然眼前出现的人影马上要撞上自己了,他不着痕迹,一把避了过去。

萧晓晓差点摔了,踉跄了两步才站稳。

易沈嘴巴毒,张嘴来了句:“你眼睛看天还是在看地啊,我这么大一个男人在你前面,你当空气的往前撞。”

这么明显的讥讽,萧晓晓听着恼羞成怒了,她抬起头看了眼前的男人一眼,瞳孔猛地收缩,眼前的男人,跟温桐长得很相似,不可否认,是个貌美肤白的美男,她突然问了:“你跟温桐什么关系?”

易沈看她年纪应该不大,可张嘴直接称呼他表姐的名字,问的口气还不好,他呵呵一声:“关你啥事?”

萧晓晓受不了他的态度:“你····”

瞧这趋势,好像要吵起来了节奏。

萧海清意识到不太对劲,跟上前,喊了萧晓晓一声。

萧晓晓如梦初醒,发现她父亲一脸严肃的看着自己,她气势弱了几分,没敢说什么,咬了咬唇,打开车门进去了。

勇叔在后面叫了他一声,发现他手里还提了东西:“易少爷。”

易沈脸色变得柔和了:“勇叔。”

萧海清目光浅浅的打量了他几眼,他身上张扬着高贵和优雅,偏偏带有一股世家的书香气息,宋家的管家称呼他易少爷,所以是易家的人?

易沈打过了招呼,没在意他们是谁,拎着东西往屋里去了。

等离开了宋家,车里,萧海清闷着脸:“晓晓,刚才在宋家家门口你就使性子,你怎么回事?”

“爸,分明是他说话太气人了。”

萧海清太了解萧晓晓的性子,用着严厉的口吻:“你要是能好好说话,人家会对你甩脸色?错了就是错了,你给自己找借口,有什么用?”

萧晓晓捏了拳,红着眼,只要是跟温桐扯上关系的人或事,她就觉得自己特别倒霉,常常还会被自己父亲训斥。

“好好反省。”

车里,很快一阵沉默。

回到了家里,萧海清查了易家的背景来头,很快便得知,原来,他们是樊城的第一大生意家族,宋家长媳真正的外家人。

若是他萧海清的女儿能在帝都找一个厉害的夫家,该多好,只是,他这女儿太难管教了,容易坏事。

易家来帝都,玩了两天,易世明带着妻子顾黎先回了樊城,易世明身上担子重,易家的生意是他在打理,休息了这么多天,该回去好好工作上班了,而易老爷子和易沈,还停留在帝都,跟着温爸爸和温妈妈,到了初九,估计会和两老回河安过年例。

初五,在M国的何向晚终于搭乘了早上的班次回国了,次日初六早上,应该能抵达帝都机场。

六点左右,时间还早,暗蓝色调的房间,那张大床上,两人安安静静的睡着。

一会,床上的男人睁开了泼墨般的眼眸,他吻了吻在自己怀里睡得香甜的女人的额头,把搭在他腰上的手轻轻的拿开,看样子,应该是要起床了。

稍微有了动静,还在睡梦的人儿就醒了,她手攥紧了他的睡衣不松开,脑袋拱在了他的肩膀处没动,一会,她问:“几点了?”柔柔的声音带了些刚睡醒的性感嘶哑。

宋梓辄大手搁在了她脑后,三两下的亲着她的额头,见她还发困,柔柔道:“还早,你多睡会。”从春节到现在连续几天,温桐都是晚睡早起,每天夜里还要起身看看宋宝,他要是醒了,可能是饿了,然后要喂奶,她的睡眠时间,只有五六个小时。

温桐翻了个身,在他怀里躺的舒服些:“你陪我,这几天你起得太早了。”这一个星期,他比平时起的早了一个多小时,晨跑回来吃了早餐,就在书房里处理工作上的事了。

宋老板闻言,愣了几秒,把人抱紧了些,声音低沉,含着笑意:“年三十那晚不知谁跟某些人起哄我腻歪你,现在是谁腻歪谁了?”

温桐脑子还有些蒙,有些反应迟钝,她不知说什么,下意识愤愤的在他脖子侧些的位置咬了一口。

酥痒有点疼,湿润和唇的柔软在他颈项传来,席卷了他的感官,被子下,宋老板伸手在她臀部不客气的拍了一下:“怎么还学会咬人了?”

温桐身体颤了两下,睡意没了,瞪着眼睛,恼羞的看着他,低头,沿着刚才她咬的牙印,下嘴又咬了一口,没好气的来了句:“跟你学的,老流氓。”一会,她露出羞涩的模样:“”还有,你陪不陪睡了?”

宋老板心都软了,哪会不从:“陪。”

温桐心情好了,嘴唇弯了弯,不一会,睡意又席卷上了心头,很快,踏实的睡了过去。

本来时间就还早,他就没赶着起床,陪着她在睡会,等差不多时间再起来去机场接何向晚。

温爸爸和温妈妈自然高兴了,他们跟何向晚差不多有一年没见了,上会听说她在美国可能出事担心的睡不着觉,幸好只是虚惊一场,当天,还准备了几道正宗的川菜招待她,谁知,易沈也很能吃辣,两人一拍即合,他们压根都是无辣不欢的人。

年初六一过,离河安镇的年例的日子不远了。

温爸爸和温妈妈准备年初七就收拾东西回河安了。

当天晚上,温桐跟赵佳说了她明天回河安的事,而赵佳隔了半个小时才回了她:【我已经回公司上班了,初九那天,我可能没时间回河安镇过年例了,你要是有时间,来公司看看我,我带你看价值三亿的宝石】

价值三亿的宝石?

------题外话------

过渡过渡,下面剧情要发展高氵朝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