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你不是想看吗?/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会,赵佳发了一张图,图中,一颗祖母绿宝石躺在锦盒里,它的质地纯正,颜色鲜亮,光泽生动。

祖母绿宝石在世界上的产量一直很稀少,在四大宝石中产量最低,每100万颗绿柱石矿物中仅有一颗是祖母绿。作为绿宝石之王的祖母绿是国际珠宝界公认的名贵宝石之一,是五月的诞生石,很受西方人的喜爱。

而这颗绿宝石出矿的时候,就被智腾集团买下,早些日子已经运回了B市,而现在这颗祖母绿宝石,智腾公司已经找手艺好的工匠大师精心雕刻做成项链,最初市价估计为三亿,若以拍卖的方式出售,便不止这个价了。

再不懂行情的人此刻都能看出来,这颗祖母绿的宝石的价值连城。

【我一定要把祖母绿宝石项链的宣传搞得漂漂亮亮的。】

即使赵佳不在她面前,温桐都感受了她身上那股干劲,她嘴瓣儿弯的像恬静的明月,回了句:【恩,你好好干,时间很晚了,你早点睡。】

温桐躺在床上,眸里氤氲淡淡的水雾,眼皮有些沉了。

等了会儿,赵佳没有回复。

等宋老板洗澡出来,躺床上的人儿睡着了,手里还拿着手机。

他坐在床边,拿起她的手机,把她搁在外面的手放进了被底下,一会,叮咚的响了生。

赵佳刷完牙出来回复:【等等····有我这么勤快的好员工,老板娘你怎么不表示表示?】

过了两分钟,她收到言简意赅的四个字:【小桐睡了。】

赵佳默,潜遁。

次日早晨,他们一起吃了早餐,才不匆不忙的坐了九点的航班回B市,下了飞机,宋老板已经吩咐人派车过来,他们拿了车,直接开回了河安。

新年新气象。

不过这个年过得不是滋味的还是温大伯一家,温随风被打破头住院的事没告诉他们,只是跟他们说今年公司忙不回家过年了,而温月欣,生了女儿后,卓家就完全变了脸色,对他们女儿甚是刻薄,前段日子都恼着离婚。

年初九,一早的,外面的鞭炮声已经震耳欲聋,漫天的烟雾围绕,宛如身临仙境。

温月欣抱着她的女儿回了河安,她是自己回来的,卓家给她配了一辆一百多万的宝马开回来,而卓亦凡,在年初七,就去了帝都,听说在帝都创立的蓝天集团有重要的工作等着他处理。

“姓卓的一家子真不是东西。”黄兰芳悔到肠子都青了,当初自己一时贪念虚荣,借着自己女儿怀孕就顺水推舟,把她嫁了进去,谁知道,卓家一家子,个个狼心狗肺。

温海坤听她嚷嚷着就不耐了:“一大早就说有的没的,你烦不烦,就你这大嗓子,也不怕邻居听见。”

黄兰芳爱面子,家里的丑事可不想乡里知道,就连温老太都不晓得他们已经跟卓家闹的不可开交,她很快闭了嘴。

刚回到家的温月欣则一声不吭,她没把卓家对她态度稍微转变的事告诉他们。

之前她心里就一直不踏实,某天夜里,她打电话偷偷找温随风倾诉卓家对她态度的转变。

温随风沉默了一会,跟她说了:“年前,我喝醉酒跑去打了卓亦凡,他那小情人抡起酒瓶把我脑袋打穿了,没想到的是,温桐当时在那家餐厅吃饭,她送我去了医院,二叔二婶隔天来医院看我了。”

可以说,他因为温桐才避开了麻烦。

“他大概怕把我逼急了,怕我跟二叔二婶告状坏他的好事。”温随风倒想跟他来个鱼死网破,可他没那个勇气,而卓亦凡心里确实担心这个,要不然就不会先妥协跟他谈起了条件。

一会,温随风又沉道:“月欣,哥还没那个能力跟卓家对着干,你在忍忍,我一定会帮你出口恶气的。”

那会,温月欣挺想哭的,但是她已经哭不出来了。

这时,孩子哭的呜咽声把她的思绪给引了回来。

她忙低头看孩子,轻拍她的背,柔声的哄着她。

温桐的姨丈高奕围和表姨白安菀都来了,高若白没跟着来,听说他现在公司业务也挺忙的,一时抽不开身。

此时,帝都。

蓝天集团。

小J坐在沙发上两脚搭在了对面的茶桌上,他手里晃着载有红酒的高脚杯,问:“亦凡,六亿的动工资金我们去哪里筹,就我们这几位股东,身上闲钱是有些,这么多的数目,可真拿不出来。”

他们根本还没有能力实施需要耗费六亿资金的工程项目。

“想做出成绩不能急于一时吧。”

卓亦凡抬头问他,皱了皱眉:“让你们出资五百万都拿不出来吗?剩下的资金,不用你们担心,我来想办法。”

其实小J他们就是不相信卓亦凡能够拿出好几亿的动工资金,五百万,对他们而言,打水漂可是要心疼好久。

“你能有什么办法,你父亲肯给你赞助那么多的资金?”小J心里对卓亦凡的办法挺好奇的,钱,难不成还能从天上掉下来不成。

卓亦凡眸光闪过一丝不明的光芒,他用温和的口吻解释了:“我父亲会给我赞助一亿的资金,让你们投钱,只是想到时候项目赚取的巨大利润你们能够分一杯羹。”

谈到钱,小J心动了。

卓亦凡倒没压迫他们一定要投资,分明是让自己选,从这点看,他确实是比以前只知道风花雪月的时候的模样强太多了。

“亦凡,我跟你也认识了快三年了,我发现现在的你,真的变了很多。”

“要是你有了想要的东西,你也会变得。”

男人想得到的东西无非是金钱地位权势,不知是什么原因,这三样东西在卓亦凡的心里膨胀发酵,小J突然想起萧晓晓,卓亦凡接近她的原因他们兄弟心知肚明,正想问两人最近处的怎么样了,还没问出口,办公室的门就砰的一声,被推开了。

萧晓晓站在门口,一脸委屈的看着他。

“晓晓,你怎么来了?”卓亦凡站了起来,看着她。

小J识趣的笑了两声:“我看我还是先出去好了。”

门关上那一刻,萧晓晓三两步走到他面前,抡起拳头往他胸口砸去,哭的梨花带泪的:“卓亦凡你混蛋,这几个月来的感情你说放弃就放弃。”

卓亦凡就是喜欢她的小女人姿态,连哄带骗的安慰:“我没有放弃,对不起,最近冷落了你,别哭了,乖。”

萧晓晓眼泪止不住,好像要把自己受到的委屈都给发泄出来,不管是感情,还是近几日的烦心事。

卓亦凡觉得闹心,干脆一把吻住了她的唇,忘我的亲吻,一阵邪火烧到了心口,他把人压在了一旁沙发上。

他本来是不打算做不到最后,可他突然想起那天她给萧晓晓打电话,她不经意暴露的某些信息,她的父亲萧海清肯定说了让她别跟自己来往的话了,他几次跟萧海清撞见过,那次他不是给自己甩脸色的。

这么一想,他心里不悦了。

眸眼一眯,伸手把她的内裤猛地一手扯掉。

翻云覆雨,好生快活。

欢爱过后。

萧晓晓难言心中的羞耻,她居然跟卓亦凡在他公司的办公室里就做了,两人挤在沙发里,开始跟卓亦凡讲起自己这几天受到的委屈:“亦凡,温桐那女人太讨厌了,还有她的那些亲戚,我去宋家那天因为一个姓易的男人给我爸说了我一顿,明明是那家伙嘴巴贱,说话那么难听。”

姓易的,卓亦凡知道是谁,那是温桐真正的外家人,在樊城是第一大生意家族,很有钱。

“我在榕城的时候有我爷爷在,我爸从来不敢多说我。”

*

下午,落日余晖,镇里依然热闹着。

在河安镇的学校门口,因为初九年例的关系,大门敞开,进进出出都是一些已经出去工作的社会人士,他们都是河安镇学校读过书出来的学生。

此时,河安镇篮球场,围观了不少人,时而会发出惊叫和鼓掌的声音。

温桐拉着男人的手走进篮球场,发现场上,正展开了一场篮球比赛,温桐瞧着打球的人的面孔,身穿蓝衣的队伍成员,都是学校的老师,而红衣的,大概是学校里以前毕业的学生,有熟悉的,有陌生的,看看趋势,是老师的队伍更胜一筹。

宋老板见温桐这么高的兴致想看篮球比赛,倒没有阻拦。

在河安的日子,有种宁静祥和,在这里生活的人,活的真实淳朴。

清隽颀长的男人伫在那儿,总是特别抢眼,频频惹人回头看他。

一会,温桐扭了扭仰着有些发酸的脖子:“人真多。”

以宋老板的身高,视线落在篮球场上一览无遗,不是什么事儿,他轻笑的问:“真想看?”

温桐觉得看看乡亲打打篮球挺惬意的:“前面挡的人太多了,我脖子仰的酸了。”

于是。

站在她旁边的男人,绕到了她身后,双手搁在她的腰上,一用力,她整个人被提了起来。

对于宋老板来说,把温桐给抱提起来是件轻而易举的事。

突然的凌空,视野的广阔,还有旁人投过来的视线,她羞的想捶胸顿足。

“你举着我多难受。”

宋老板笑的意味深长:“不难受,你不是想看吗?”

她不想看了!

不一会,镇里的人都知道传了个遍,温桐因为身高不够高,被她老公举高高看了一场无比精彩的篮球赛。

晚上,向初瑷跑去找她了,问:“小桐,乡里的篮球赛打的精彩不精彩?是老师们赢了还是校里毕业出去的学生赢了。”

温桐哪知道,她没看完就跑了。

大家谈到宋梓辄,镇民率先想到的就是正在开发中的度假村,目前,度假村已经快建造完工,屹立在山上的别墅氏酒店,目前正在装修,等装修完毕了,就可以真正的开放了,到时候,整个河安的经济都会有说提升。

初九一过,温爸爸和温妈妈他们还打算在河安停留两日,而向初瑷和姚单,因为还有工作在身,得带着云云回帝都了,这次,她的母亲一道跟去了帝都。

吃早餐的时候,温桐问:“阿辄,你要不要去公司看看?”宋老板很久都没有去过智腾了。

温爸爸却替宋老板回答了:“阿辄昨晚答应跟我一块去钓鱼了,你不是去找赵佳吗,阿辄跟着你,多不方便。”

所以,早餐过后,她开了先前自己给温爸爸的那辆保时捷上B市了,车子停在绿地大厦的停车场,往里面去了。

大厦门口放了两盆桔子树,有一两个保安站在门口,显得冷清,她站在电梯前,按了三十楼。

当初,前台已经换了人,不在是以前养眼的小美女王思思了。

温桐给赵佳发了短信,说自己已经在门口了。

“温小姐。”

她抬头,发现是以前的前台王思思。

“赵经理让我过来接你,温小姐,好久不见。”王思思心里一直记得温桐,且不说,她还是他们智腾集团老板的妻子,公司里的老员工都知道的,去年公司里所有高层还去参加了他们婚宴的酒席。

温桐对她微微笑了笑,说了句好久不见,跟她一块走了进去。

赵佳的办公室门半敞开着,桌上堆了不少的文件。

“你这桌真乱。”

“这不忙麻,就懒得整理了,你先坐会,待会啊,我带你去看宝石。”

这时,王思思又抱着一束很新鲜的百合花进来:“赵经理,今天又有你的花。”

赵佳百忙中抽空抬起头:“按照平时的处理方法就成。”

没等温桐开口问,她就先说了:“是王耀飞送的,都好几天了,我没跟他说我知道他是同的事,小桐,他该不会是想挽回我?”

“要不然怎么天天给你送花。”

“那他太不厚道了,一开始虽然我两互相利用,这事也就扯平了,他既然是同,怎么还缠着我,该不会是想借我的名义,不想被外人发现他是同,不过理由有点牵强。”

温桐淡眉一挑,赵佳身上有什么可图的东西?

两人三两句的聊着,一会,赵佳带着人上了三十一楼。

录入了指纹,进了一间封闭室,透明的玻璃柜,在里面挂着的正是市价三亿的祖母绿宝石——女神的眼泪,此时,它已经被工匠大师雕刻成了一条精美项链。

赵佳走到一个保险柜,拿出一把钥匙,打开保险柜取出了另一把钥匙。

透明玻璃是防弹玻璃的材料制作而成的,需要钥匙才能打。

能打开保险柜的公司员工只有三个人,而其中一个人是赵佳。

透明的玻璃柜一开,赵佳把女神的眼泪小心翼翼的拿了出来,递给了温桐。

温桐一手接过,单手举起来瞧了两眼,只见头顶灯光的照映下,祖母绿的宝石精粹透着莹澈的绿光,市价那么贵的石头,果然不是浪得虚名的。

“来,我给你带上看看。”

赵佳把项链拿过,绕着温桐雪白的颈项,给她带上了。

女神的眼泪贴着她白皙的肌肤,更衬得温桐清雅的妻子,赵佳看着,道:“真合适。”

温桐笑着:“你这二话不说往我脖子套,除了想看试戴效果,还有什么?”

赵佳嘿嘿一笑,前方突然就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赵经理,这价值三亿的项链你带在你朋友的脖子上,不太合适吧,万一给总经理知道了,准会说你一顿的。”

“要是说出去了,指不定别人还以为女神的眼泪多掉价呢,什么人都能试戴。”这句话难免有几分挖苦的意味在了。

她平时在公司雷厉风行,脾气火爆的类型,很少见有人到公司寻她,今天有人来公司找她,公司上下,传的快速。

听到声音,两人不约而至的看了过去。

站不远处的,是一个手里拿着保温杯,打扮挺美艳的一个女人。

温桐曾经接触过珠宝设计的设计师,那时候还没有她在,应该是新来公司的。

赵佳扫了她两眼:“叶设计师,是你啊,我的事就不劳烦你关心了。”

叶美目光落在了温桐脖子上的祖母绿宝石上,听着赵佳的话,站在原地没动,赵佳好笑的看了她两眼:“叶设计师,你怎么还没走?”

她牵动了一下嘴角,走了。

“新来的,听说刚来的时候挺惹人注目的,她来上班那天,开了一辆几十万的宝马,平时身上拿的都是名贵的包包,对同事贼慷慨大方。”不过赵佳可不喜欢这种表面一套背地里一套的女人了。

温桐没多在意。

“你在这里等我一会,我去拿单反,给你拍几张照。”想来这才是赵佳把项链往温桐脖子上套的原因了。

赵佳拿了单反过来,正好,智腾的总经理来了。

她手里捣腾着单反,问:“总经理你怎么来了?”

“小佳,不是我说你,我听说你把···”总经理眸光一转,看到了不远处站着的温桐,而她的脖子上正挂着女声的眼泪,下一秒,他脸上堆起了笑容:“小佳,不是我说你,总裁夫人来了你怎么不通报一声。”

果然,下层打的小报告就是听不得。

总经理上前跟温桐寒暄了起来。

最后还是赵佳把他给撵走,开始忙活,顺道说了:“那个叶设计师,就是这样的人。”

叶美一直有注意这边的动静,只是,总经理过去了一趟,很快就出来了,出去前对设计总监说了一通:“不是我说爱说你们,工作在忙,桌面好歹要整理一下,乱七八糟的。”

紧接着,总经理助理室很快下达命令,让各个部门的卫生给整理整理,搞得众员工以为今天有什么领导要来公司视察。

叶美觉得奇怪,总经理居然什么都没有说,赵佳带来的是什么人?

------题外话------

《萌妻凶残》by舒童

京中第一冷少墨逸尘的人生目标就是,宠妻宠上天,操她操到哭!

委屈了,愤怒了,吃醋了,统统抱着娇妻睡一觉!

众下属:低气压时的boss不好惹,少夫人,该你上了!

顾晓晓怒:墨逸尘,你别得寸进尺!悲伤愤怒吃醋我可以理解,为什么开心也要睡?!

墨逸尘勾唇邪魅一笑:因为,喜不自禁。

顾晓晓:……

——亲,你的节操呢?

——节字丢了,操还在!

双洁1v1虐渣宠文,女主重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