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我煮的粥这么难吃?/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张照片拍的真是太喜欢了。”赵佳拿了单反的储存卡出来插进了电脑,在文件夹里搜索出了刚才抓拍的照片,只见有张照片色素柔和,暖色羊绒的小V领毛衣,青丝垂落,祖母绿的宝石项链在白皙的皮肤衬托下,散发着粹澈的光,宛如碧波深潭那般的绿。

温桐依靠在她办公桌的旁边,余光突然瞥见她桌面上的一块玉,她的这块玉的红绳看起来就知道是带了很多年的那种:“你怎么把你祖传的玉佩给摘下来了?”

赵佳瞄了一眼拿了起来说:“前些天我照镜子的时候突然发现它裂了一条细缝,我都不知道怎么跟我妈解释,不知是不是最近趴桌子睡觉,把它压裂了还是怎么地。”

温桐皱了皱眉:“你还是把它带着吧,万一搞丢了赵阿姨说不定鸡毛掸子伺候你。”

赵佳一听,忙把自家祖传的玉佩再度挂回了脖子上,她妈的鸡毛掸子打人贼疼。

“女神的眼泪什么时候进行拍卖?”

赵佳一笑而过:“2。14。,这个伟大的日子。”选在这个日子拍卖,是智腾集团高层一致决定出来的。

中午,还没到中午下班的点,智腾的总经理很殷勤的就打电话给赵佳了:“小佳,你也别忙了,这个点你该带总裁夫人出去吃饭了,我啊,已经订好了餐厅位置。”

赵佳应了声好的,挂电话后把桌面整理了下,拿起外套包包:“走吧,总经理订了餐厅位置,叫我带你去吃午饭了。”

智腾总经理订的餐厅位置离大厦不远,是个高级的西餐厅,有专门的大厨给当面做菜。

一顿饭下来,赵佳吃的津津有味。

两人吃完饭,智腾的午休时间差不多都过去了,温桐的车还停在绿地大厦的停车场,她跟赵佳一块回去取车,她准备去琪利亚一趟。

“你晚上要是早下班就过河安,一块吃晚饭。”温桐对她道。

赵佳点了点头:“下午我看看,回不回都给你个信息,你开车小心点。”

温桐恩了一声,脑海里又想到了赵佳祖传玉佩裂掉的事:“这几天你自己也注意安全。”

当温桐出现在琪利亚门店的时候,可是把员工给高兴了一顿。

琳姐笑了:“我就说刚才怎么有人送了下午茶的点心过来,大家都以为送错了,原来是你点的。”

“恩,难得有空闲,就想说过来看看。”

“老员工都怪想你的,还有露茜,也好久没时间回来了。”对于露茜在时尚界闯出的一片天地,琳姐感到欣慰,同时挺想念她的,有她在的时候,工作室里总是笑声不断。

温桐微微勾着唇:“露茜一直有工作在身。”

打从M国回来,温桐就给她聘请了助理跟在身边,而她因为华美大赛夺得季军的关系,杂志邀约,访谈,参加各种秀场的邀约,一直没断过,她这么红,连带着琪利亚在国外时尚界都一并走红了一把。

跟琳姐聊着,大抵都是工作上的一些事。

时间一过,很快便是下午。

而跟着温爸爸去钓鱼的宋老板已经回到家里,给还在B市的温桐打了电话,男人沉沉的声音闯入耳里。

她一手执着电话,在员工们的视线下,跑回了办公室里。

“夫人,该回家了。”

温桐抿唇笑着:“恩,待会就准备回去了你就打电话来了,你跟爸出去钓鱼,有没有大丰收?”

钓鱼,要心静,不能轻浮气躁,同时也很能锻炼一个人的心境。

“恩,钓的鱼可以做好几天的全鱼盛宴了。”

等挂了电话,温桐把外套和包包都带上了,跟琳姐她们道别了才驾车离去,回河安。

而赵佳,给她发了短信,说自己今天没时间回河安和她们吃饭。

彼时,已经回到河安的温桐看到了赵佳信息,往下一拉,还有董先生给她发的,王耀飞去了绿地大厦?她皱了皱眉头,进屋,听到表姨说今天高若白来B市出差,于是,把照片转发到了他的微信,怕他没功夫看手机,还特地发了几条短信过去。

太阳已经下山,天已经渐渐暗了下来。

赵佳准备出去吃点晚饭再回去赶工,人刚到公司楼下,就看到了站在绿地大厦门口的王耀飞拎着便当盒,把她给吓了一跳。

六点,大厦里的公司陆陆续续的到了下班点,出来的人目光都会落在他身上,人长得出错,穿着昂贵的西装,戴着名表,别人一看,便知他是经济型的优质男。

王耀飞见到赵佳,抬腿上前喊了一声:“小佳。”

赵佳面色古怪:“你怎么来了?”

王耀飞:“听说你最近工作忙天天加班,肯定没好好吃饭吧,给你点了湘遇的饭菜带过来了。”

彼时,正好给他们公司下班的员工看见笑着便揶揄了:“赵经理,艳福不浅啊,有帅哥带饭过来给你吃。”

赵佳一脸黑线,她咬了咬唇:“谢谢了啊,站着说不是个事,你跟我上去一趟吧。”

王耀飞恩了一声。

重新回到公司,嘱咐还没下班的王思思泡了一杯咖啡进办公室,赵佳把外套利索的一搭在办公椅背上。

王耀飞一直打量着智腾办公的环境,不得不说,宽敞明亮的办公室,高级配置的电脑,就连茶水间,都比别的公司高档了不止一个层次。

“小佳,你吃饭吧。”

赵佳:“耀飞,之前我已经跟你说的很清楚了,我们两既然都不喜欢对方,就不要浪费时间了。”

王耀飞:“我不知道你对我有什么误会,只是,感情,是可以培养的,我们可以尝试努力一把,这几天,我对你的诚意,你还不够清楚吗?”

培养感情?从一个喜欢男人的男人嘴里说出来,赵佳汗颜,至于诚意,派人每天送一束鲜花来,什么鬼玩意儿?

王耀飞见她不说话,寻思着赵佳是不是被自己的说辞说的动容了,正想着上前一步接近她,突然,关上的办公室门被啪的一声打开了。

再度把赵佳吓了一跳。

没有刻意梳办的头发带着一股随意的潇洒,他倚在门口,一手插着裤兜,身材笔直挺拔,西装勾勒下的身材,是令人极有安全感的肌肉线条,他五官俊漠,一丝不苟的严肃。

赵佳见门口的人,突然就结巴了:“你怎么来了?”

王耀飞见到门口的人一瞬间怔住了。

高若白声音平缓:“刚好在B市出差,小桐让我过来带你去吃饭。”

赵佳头有点闷胀,哦了一声:“那走吧。”她把刚脱下的外衣又横搭在了手臂上。

高若白闻言,冷漠的脸似乎有不是很明显的笑意。

王耀飞听到小桐,有了上次帝都的经历,他就想到了温桐,他突然想到了什么,问:“等一等,他是你新任男朋友?是不是你那叫温桐的朋友给你介绍的。”

难怪了,赵佳一回来没多久要跟他分手,原来背地里是她朋友在搞的破坏。

好一个美丽的误会。

赵佳正想说不是。

高若白冷漠脸看他,回了句恩。,并警告了句:“以后别来烦她。”

以为他乐意啊,要不是···王耀飞愤愤的想着。

高若白睥睨了他一眼:“还不滚?”

王耀飞真怕眼前比自己壮比自己高的男人突然动手,他道:“赵佳,我真是看错你了,水性杨花的女人。”

莫名被骂的赵佳:“······”

他把自己带来的便当盒拎着出门,哪知,高若白横脚,他立马狗啃式的滚倒在了地上,哎哟一声,像是磕摔到了下巴和肩膀,他大骂:“你神经病啊。”

高若白冷道:“骂我可以,但就是不能骂她。”

王耀飞要是再敢说一句赵佳不是,他自己保证眼前的男人一定会揍上来一拳,他咬着唇:“我说的就是事实,谁不知道她换男朋友比换衣服还勤快。”一讲完,赶紧跑了,出了大厦,他呸了一声,嘴里嚷嚷着给他等着。

一下子安静的办公室,高若白看着她:“拿了东西还不准备出来吗?”

赵佳如梦初醒,有些不太敢面对高若白。

高若白见她没动,上前,一把把她拉出了办公室。

等他们走后,办公室里还有加班的员工对另一名员工道:“赵经理的男朋友好帅啊。”

另一名直接点了头。

赵佳心里堵得难受,出了大厦,她眼睛泛酸的不敢看高若白,甩开了他的手:“我不饿,刚才谢谢你了啊,我回去忙了。”

高若白停下脚步回头看她:“赵佳,你别惹我生气。”

“我怎么惹你生气了,谁要你管了。”

她只是不想,在高若白面前,把自己最难堪的一面给他看到而已。

高若白的眼睛突然像绵绵的锋芒,冷然的视线,简直像冰掉的渣儿一样,令人浑身难受,身体的温度都逐渐的跟着冷下来,这种眼神,在去年年初九那天,她同样经历了一次。

那个时候,他掉头就离开了。

这个时候,他恐怕一如当初。

赵佳不敢看着他离开,她自己先掉头走了。

突然,她被一把抓住了手,握着她的力道,简直要把她骨头捏碎了一样,猛拖拉拽,高若白一直把她往前拉,出了大厦。

这会。

赵佳真的怕了。

天知道高若白生气到底有多可怕,刚才心里头塞得满满的难过复杂的情绪都抛之脑后了,她现在不敢跟他呆一块了。

“表哥,表哥,我错了,我错了,你拽的我手疼了,轻点轻点,有话好好说。”赵佳怕的把初中那时跟温桐喊高若白的称呼都给用上了。

要说赵佳为什么这么怕高若白生气,她初中那会,皮的很,那那时候她还没意识自己喜欢他,有一次似乎真的惹他生气了,吓得她自个摔下了楼梯,摔的手骨折了,血淋淋的教训,多深刻的领悟。

听到她喊表哥,高若白阴郁的脸上瞬间顿了几秒,没说什么,拉着她走的脚步更快了些。

到了自己车前,一把把她塞进了副驾驶的位置,而他绕了车身,上了主驾驶的位置。

车里的气氛很惊怵。

赵佳弱弱的说:“表哥,我们去哪吃饭,别太远,我待会还要赶回去加班。”

高若白没说话,拿起放在车头里的烟,点了火,把车窗打开,两指夹着,有下没下的抽着。

赵佳偷偷的抬起了头,见他冷硬的轮廓线条,不知说什么,又惴惴的低了头。

等了会,高若白的一支烟快抽完,他拧灭在车里的烟灰缸里。

她见他的大腿上不小心落了烟灰,黑色的西装裤,烟灰特别明显,她伸手过去给他拍了两下,一边拍一边说:“烟少抽点吧,万一得了肺病就不好了。”

忽的。

她的下巴给高若白一手捏住,赵佳觉得有点疼,不过倒不碍事,他微微抬高,吻了下去,力道时重时轻的吸吮舔咬,仿佛要将她碾碎吞腹了那般。

“能让我戒烟的,只能是我女人。”

*

几个吊儿郎当的男人坐在车里,他们的车改造过的,所以停在大厦门口的时候,频频惹人注意。

王耀飞脸上带着伤,一脸阴沉的出了大楼,他这几天过得一直很压抑。

那几个男人见到他出来,其中两个下了车,往他的方向走去。

王耀飞的脚步一顿,闷着一张脸,跟着他们一块上了车,他道:“我不是说了我需要时间吗,你们突然出现在我公司楼下,是哪样?”

回应他的瞬间是一个拳头。

其中一个黄毛的男人道了:“你嚷什么劲儿,恶心巴拉的同志,让你办的事现在都还没搞成,是想过两天你朋友和公司里的人都知道你是个变态了是吗?”

王耀飞得态度立马软了下来:“没,力哥,你千万别这么做,之前的计划一直被她的朋友打乱,而赵佳这个人,比较严派,很难近她的身。”

黄毛的男人叫阿力,耳朵串了好几个耳洞,身上纹身也不少,看起来贼凶狠不好惹,他们又不能明目张胆的去找赵佳的麻烦,上回她晚上下班,他找了几个兄弟去堵他,他那些弟兄被揍成猪头送去了派出所:“少说废话,我过来不是听你讲废话的。”

王耀飞吞了吞口水:“我有个计划,力哥,要是布施的好,赶在宝石拍卖之前,一定能偷天换日。”

眨眼,又是下雨的天气。

三点多,宋梓辄回到家,进屋,发现屋里很安静。

前两天,他们已经离开了河安,回了帝都。

屋里清冷,他换鞋进屋,把沾了些雨水的外套给脱了挂在衣架上,他转而上了二楼,主卧室的门推开,床铺的平坦,没人。

男人转让往隔壁的屋去。

只见在宋宝旁边不远,盖了一张毛毯便睡着的人。

男人皱了皱眉,走到她旁边,想把她抱回隔壁屋睡。

一触碰,发现她整个身体都是滚烫的,她淡秀的眉微微蹙着,嘴巴微张,没多想,立马就把人抱回了房里。

最近天气变化大,温桐不经意就着凉了。

宋老板给她捂得严严实实的,转身打电话给季泠,让他过来一趟。

捂着她的被,兴许是她体温太烫,双手双脚总是窜出了被子外面,男人一遍一遍的给她塞回去。

温桐受不了,意识混沌:“热。”

宋梓辄低头用温凉的唇吻住了她,缱绻的亲了会儿不怕被传染了:“乖,你发烧了。”

于是,被窝里的人儿安静了。

季泠很快赶了过来,给她量了温度,39。5,高烧,给开了退烧药道:“明个要是还不退烧,带她到医院打吊水,最近天气转变温度大,医院有一大堆感冒发烧的病人。”

宋梓辄恩了一声。

“行了,你照顾你老婆吧,我回医院了。”

“外面雨大,开车注意。”清冷的声音多了几丝人情味。

季泠一笑:“行了,我可是珍爱生命的人。”他提了急诊箱,就走了,上车后,他不禁想起宋梓辄提醒的话,放声笑了两声,这薄情的兄弟,总算知道开口说关心他们这些哥们的话了。

等季泠走后,他把房间里的室温给调高,倒了水,扶着人起身喂她吃药。

吃了药,温桐双眼迷离,脸颊上的肌肤都透着一阵红晕,她两手缠上了男人的腰,软绵绵的挂在他身上,发热的脸抵在了他的肩窝,触及那一丝温凉,才舒服的眯了眯眼睛。

宋梓辄眼里藏了一丝笑意,在她发热的耳根舔弄了几下,声音喑哑:“小桐,躺好。”

她的声音软糯病秧着语气:“阿辄,头疼。”

对于那近乎发颤的娇弱的语气,宋梓辄垂怜无措的亲着她,把她重新塞回了被窝里,调好了时间,自己随后躺了进去。

温桐一个劲的往他身上贴。

不一会,男人的体温像是要赶上她的似的。

睡得迷迷糊糊的人,感觉到热,像靠近火山旁边那种滚烫的热,她翻了身想要睡隔壁去,继而被宋老板一手捞了回来,禁锢住,很快,她脸上冒着细汗,发丝都有些湿透了。

过了一个多小时,宋梓辄起身给她再量了一下温度,稍微低了些。

隔壁屋的宋宝像是醒了,或许也饿了,哭声传了出来。

宋梓辄过去他房间,开了灯,把他从婴儿床抱了起来。

他见到爸爸,立马不哭了,还咿呀了一声。

“饿了?”

“咿呀咿呀~ba~”

跟咿呀不同的音节,宋梓辄愣了下,唇角勾了勾,然后,抱着宋宝下楼,给他冲奶喝,把他喂饱了搁在婴儿车里,摸了摸他的脑袋,淡道:“乖点,爸爸去给你妈妈煮粥。”

他开了客厅里的电视,转身进了厨房,宋宝目不转睛的看着电视里的画面。

熬了清香的粥,叫醒了温桐。

温桐这会意识总算清醒了些,没那么昏昏沉沉了,睡着的时候,她总是感觉自己断断续续的在做梦,梦见了什么,她自己倒记不起来了,坐直了身子,想要伸手接过粥的时候,发现未能如愿以偿。

宋梓辄坐在旁边,笑着亲了亲她的唇,伸出舌头勾着她的舌缠绵戏耍一会才道:“烫,再说你还有力气端着碗?”

她轻轻的呼吸着:“我感冒了你还亲啊。”

男人若无其事:“我不怕传染。”他用汤匙舀起一口粥,凑着唇边吹了下,才喂进她嘴里。

粥的温度刚刚好,粥煮的也很香滑。

她抬头看着宋梓辄柔和的侧脸,心里一颤一颤的,鼻子一酸,就想哭了。

宋梓辄察觉她的异样,把粥放下,好笑又无奈的看着她:“小桐,我煮的粥这么难吃吗?”

温摇了摇头,桐伸手缠住了他的衣服:“没,很好吃,就想着以后要是没了你可怎么办啊?”话一出口,她就先自嘲了下,他们还年起啊,她怎么突然就末雨绸缪了。

兴许是当自己难受的时候第一眼睁眼就看到了他,心里万千感慨不知如何述说。

宋梓辄,已经是她世界的一片天了。

男人闻言,伸手摸了摸她的脸颊,说了:“生老病死,万古不变的定律,不过我答应你,不会有那么一天的,我会等你先闭了眼,守着你离开。”

然后再去寻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