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加油站起火/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病来如山倒,温桐在家躺了两天,有宋梓辄细心照顾,她发烧总算好了些,送走了来探往她的宋傲等人,她眼角泛酸,有晶莹的小水珠挂在长翘的睫毛上,兴许是吃了先前吃了感冒药的缘故,她总容易乏困。

这时,楼上下来一个面相淳朴的阿姨:“大少奶奶,你要午睡了吗?”

饶姨是在宋家干了好几年的佣人了,宋老爷子知道温桐病了,还得照顾孩子,怕她累着就安排她过来了。

温桐脸上有着一抹恬静的柔意:“睡会,吃药的劲还在,老困了。”

饶姨便说让她去睡吧,这儿有她。

宋梓辄照顾了她两天,手里又堆积了不少的工作,今天他去了一趟公司,不过他说会早些回来的。

躺回了床上,呼吸里仿佛嗅到了跟宋梓辄身上那股熟悉令人安稳的味道,她侧了个身,呼吸平缓,浑然不觉就睡着了。

*

彼时,蓝天集团,小J那几个股东,聚在了卓亦凡的办公室。

“亦凡,咱们几个弟兄可都把五百万的资金转到了公司的账户下了,项目什么时候进行?”小J问。

卓亦凡看着当初一起入股的几个朋友:“我筹备的资金数目大,需要花点时间,不出意外的话,三天后,项目就可以正式启动了。”

几人听说过两天项目就能执行了就没在追问了,不约而至的举杯共饮。

对于卓亦凡的资金是怎么来的,他们心里是好奇,不过钱是敏感的话题,他们自然不会问。

喝酒聊天的尽兴。

“对了,亦凡,听小J说你终于忍不住碰了萧大小姐了。”

“卓少风流倜傥,再说,萧晓晓是个小美女,身材还正点,把持不住应该的。”

几人话语里少不了的戏谑,对于他们而言,女人,都是玩玩的而已,就看玩不玩得起而已。说到这,他们倒是挺佩服卓亦凡,家里还有位姿势正点的妻子,在外面,还有萧晓晓这个一位家大势大的小情人。

小J笑说:“他回在B市没几日才开的荤。”

几人闻言,直嚷着卓亦凡介绍女人。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难怪他们能混在了一块儿,不过都是一路的货色。

*

温桐醒来的时候,就再也没睡意了,感觉身上微微的黏腻,她无奈的叹了口气,怎么最近老是做些奇奇怪怪的梦,是心绪不宁的缘故?

洗了个澡,换了身干净的衣服下楼,饶姨在喂宋宝喝奶:“大少奶奶,你睡了不到一个钟,怎么不睡了?”

温桐走到她的身边,揉了揉宋宝柔软的头发,他安静的喝着奶,手晃的时候,戴在腕上的银铃手镯会发出清脆的响声:“做梦醒了就睡不着了。”

饶姨笑着说了:“大少奶奶,梦跟现实都是相反的,你别往心里去。”

温桐倒想知道自己梦见了什么,她好斟酌一下梦境,可是,她醒了,脑袋一片空白,压根不知道梦了什么。

早上还有太阳的天气,到了一两点,天空中就覆盖了一层厚厚的阴云,她索性拿起了手机看看微信,这两天身体不舒服,她都没有机会跟手机接触上。

一会,她不知看到了什么信息,脸色隐约的起了丝变化,上楼拿了外套包包,就准备出门了。

饶姨问:“大少奶奶,你去哪?”

温桐穿了鞋:“去一趟B市,总觉得有些放不下心。”

饶姨一脸困惑,不放心什么?她跟着急着,毕竟温桐才感冒好了些,可抱着孩子,她只能问:“大少奶奶,你跟大少爷说了吗?”

“刚给他打电话,刚接通就断开了,手机应该是没电了,我给他留了信息。”

而她则是因为看了董先生前天给她发的微信,她雇佣董先生的时候是给了一个月的费用,即便王耀飞跟赵佳没有来往了,董先生还是会照常把他的动向给她报备一遍直到过期,王耀飞居然有跟那些不良的男人接触,他一个大学毕业,大公司里的高级经理,没有欠债,怎么跟那些人接触一块去了?对他而言,该是避而远之才对吧。

她网上买了一张机票,打车去机场。

中途,给赵佳打了电话。

电话响了一会,接通了。

她声音听起来有点沙哑:“小桐?我刚睡醒,前几天都加班,累死了,所以上面给我批了休息的假,对了,你感冒好些了没?”

“小佳,最近你身边有没有什么可疑的人跟着你?”温桐听说她在家,紧锁的眉松了些。

可疑的人?

赵佳想了想:“可疑的人倒是没有,前段时间倒是碰到了几个地痞流氓,被我打趴送进了局里。”她爸是开武馆的,以前读书的时候,总是被她父亲以锻炼身体为理由天天压着学招,虽不精,不过对付几个地痞流氓,还是绰绰有余的。

这会。

的士的师傅对讲电话的温桐道了:“小姐,机场到了。”

电话那头:“小桐,你要去哪儿?前两天不才感冒,怎么不呆家里好好休息。”

温桐麻利的给师傅掏了钱下车,说:“找你,快到了登机的点了,先挂了,你今天要是能在家,就别出去,等我去找你。”

找她啊。

下一秒,赵佳瞪了瞪圆润的眼睛,睡意醒了几分,起身刷了牙,出了闺房,她妈端着热汤往桌上一放:“她爸,奇了怪了,今个不用我叫她自己先起床了,平时一休息,拿鞭子抽都不肯起。”

赵佳忍不住翻了翻白眼,望天。

赵爸爸默。

赵妈妈见状,啧了一下:“还敢给你老娘我翻眼珠子了,信不信我让你跪榴莲。”

赵佳坐在她父亲旁边,翻起了今日早报:“妈,我是不是你亲生闺女啊,你每天见到我,恨不得把我卸了一样的。”

赵妈妈转身进厨房:“垃圾桶捡的。”

赵爸爸嘴角抽搐了两下。

一会,吃午饭的时候,赵佳才跟两人说,温桐要从帝都回来找她,现在人估计在飞机上。

赵妈妈问:“初十你两不是才见面了,还有,小桐前两天不是生病了,怎么还千里迢迢来找你,没问什么事?”

赵佳扒了口饭:“她倒没说什么事,就让我在家等她过来。”

赵妈妈道:“那怎么行,等差不多点了你去接机场接她,吃过饭你就开车出去吧,你那辆车到了检修的日子了,你顺路去汽修中心给人看看。”

赵佳应了声成。

而宋老板问了助理要数据线给手机充电开机,就收到了温桐发来的信息,他眉头一锁,薄唇抿着。

助理见他神色不太对劲:“董事长,是数据线不合适吗?”

宋梓辄轻描淡写的说了句不是,心里担心着感冒才好就自己一个人跑去B市的娇妻。

“订去B市的机票。”

助理想说下午的行程挺紧张的,但话到了嘴边却是:“我立马去安排。”

外面,阴云连绵,一会,大雨滂沱,倾泻而下。

此时,已经到了机场的宋梓辄,因为雨势过大,马路上的车辆都减了车速,一时之间,去往机场的路,堵得水泄不通,寸步难行。

“董事长,我们可能要改航班了。”

宋梓辄看着外面敲打车窗作响的雨水,恩了一声。

而B市,天气已经跟着晴转多云,倒并没有下雨,赵佳掐着点拿了车钥匙出门,准备接温桐前先去一趟汽修维修中心。

启动了车子,开出了小区,一会,她就觉得刹车用的不是很灵,不过慢点开倒没多大碍。

等红绿灯,眼见还剩十秒就红灯了,就想跟着前面的公交车一块过,总比挡在人行道要的好,心想着,便想要踩油门往前开,谁知,车前突然晃出了一个人影,做出了被撞倒的姿势,她吓了一跳,忙踩了刹车,深怕真的撞到了他。

碰瓷这种玩意,她还真是第一回撞上。

她上去的时候,已经有一拨人围在了一块,她推了推,见到地上躺着的是一个五十多岁的大爷,抱着自己一腿,装出很疼的模样。

“大爷,你伤哪儿了?”

“小姑娘开车不好好开,人家年纪不小了,骨头要是伤到了真不好办。”

“赶紧送医院的。”

帮着说话的说不定还是一伙的。

大爷一直嚷嚷着疼。

赵佳看了一眼,回车里拿出手机准备报警处理,刚拿起手机,手机先响了:“喂,小桐,你到了吗?”

温桐往机场门口走,听到赵佳那边传来很多汽车的喇叭声:“你在外面?”

“恩,我妈让我去机场接你,哪知道在的德康路遇上了一个碰瓷的,正准备打电话报警处理。”

“我打车过去,你先处理事。”

挂了通话,赵佳重新走到了碰瓷的大爷面前:“我已经给报警还有叫了救护车,大爷,您放心,到了医院,咱们先做检查,万一真磕到哪儿了,医药费都算我的,您看看,要不我打电话通知您家里人过来?”

碰瓷这玩意,玩的就道德绑架,新闻没曝光之前,多少车主被讹诈了多少医药费,还得被那些不明白情况的路人叽叽歪歪的指责数落。

就在她跟地上躺着的大爷说话的时候,一个贼眉鼠眼的男人打开了她的车门,把她搁里面的包给拿走了。

“小姑娘,有小偷偷你包。”

身后传来一个老婆婆急急的声音。

大家很顺其自然的往后一看。

赵佳回头一看,便看到了小偷手里拿着的居然是她的包,他把包夹在腋下,飞奔的往前跑了,赵佳视线往前看,发现他利索跳进了一辆面包车。

地上躺着的碰瓷的大爷不知道什么时候溜了。

雨,突然就淅淅沥沥冒了下来。

赵佳啥都没想,转身上车,发动车子就追了上去。

面包车见她追的紧,一下子就窜到了自己的右边车道,这么紧张她的包,那保险柜的钥匙,肯定在包里,开车的男人猛地用车身一撞。

赵佳的车头镜被撞得支离破碎。

她红着眼睛。

不知包里是不是有什么贵重的物品。

车子你追我赶,此时,天桥底下。

一个男人冒着雨骑着自行车从旁边的马路蹿了出来。

白色的面包车再度撞向小轿车,赵佳稳控住车子,忽的,前面的身影,她瞳孔猛地收缩,方向盘一转,因为刹车,轮胎磨着马路,发出刺耳的声音,还有身后一直在响的喇叭声,雨声。

赵佳呼吸一窒,一瞬间,全所未有的恐惧一夕之间把她塞得满满的。

要死了啊。

此时此刻,她才清醒了过来,自己不顾三七二十一的追上去,简直是用生命在挑战未知的危险。

砰的一声,车头猛地撞在了加油站的某个加油器上,受到的冲撞,让她头猛地磕在了方向盘上,晕头转向,找不到北,内脏的肺腑都要撞到挤压在一块的错觉。

这么大的动静,吓得加油站的员工猛地跑了边去,不敢接近。

撞到了加油器,里面的油漏了出来,受到热气熏染,是会爆炸的。

所以是没有人敢上前去救人。

忽而,清冷的雨幕中出现了一个纤细的人影,她冒着雨,冲了上前,靠近车身,开了车门。

车里,有血的味道,赵佳咳嗽的厉害,头晕沉沉的,眼前晃动的人影,很熟悉,瞬间,她就失去了意识。

雨水滴滴的沿着她的轮廓往下滑,温桐解开了她的安全带,两手勾着她的腋下,抿着唇,把人从车里,一点一点的拖着出来。

远处看着的人心急如焚,有心想要冲上去却没那个胆量,就是不知什么时候会爆炸。

就在他们想着这个问题的时候,果然,被撞坏的加油器,砰的一声,很快,车子剧烈的晃动,车头冒着烟雾,起火了。

------题外话------

血与泪的教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