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又不是三岁小孩/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雨势突然变得滂沱,一股热流伴随着震荡迎面扑来,被震碎的玻璃四处飞溅。

拖着人出来的温桐已经跪坐在了滂沱的雨势中,在她的腿边躺着的人是昏迷过去的赵佳,清秀温雅的脸庞,苍白如斯,却有一种风吹雨不倒的气息,雨珠滴滴滑落,隐隐约约,她的双手在轻微的颤抖。

在一声爆炸后,加油器就冒着火了,有经验的加油站员工从里面拿着灭火器出来,把即将要燃烧起来的火势给迅速扑灭,好在接下来,没有在发生爆炸。

面包车停在远处看了一会,听到了远处传来的警笛声和救护车的声音才在雨幕中逐渐远处。

救护车很快来到了加油站,把两人送去了医院。

事后,B市的新闻快报有播报了这条新闻,所幸是紧急措施做得好,加油站员工迅速把火给扑灭,才没有造成更严重的事故,若是晚几步,说不定会引起更严重的爆炸事件。

在医院的通知下,赵爸爸和赵妈妈很快赶到了医院,先前说赵佳是从垃圾桶捡来的赵妈妈双唇发抖,眼眶红红的,好在先前医生说受伤情况不是很严重,要不然她非得急死。

赵妈妈碎碎念:“你说这孩子,被人偷了包偷了就偷了,怎么还傻乎乎的开车上去追,她爸,你说女儿脑子是不是进水了。”

赵爸爸向来是个沉默寡言的人,他揽着赵妈妈的肩,无声的给着安慰。

温桐换了一身干净的病服,她身上有被震碎飞刮过来的玻璃弄到了脸,手臂,皮外伤,给护士处理上点药就没事了。

“赵叔叔,赵阿姨。”

两人闻声,朝温桐的方向看了过去。

赵妈妈上前拉住了温桐的手,想要说几句感谢的话,哪知,一触碰,发现她的手很冰:“小桐,你这手怎么这么冰?”于是,二话不说,把自己的外套给脱了下来披在了她的身上。

袭来的温暖,温桐轻轻的说了句:“大概被吓着了,阿姨,谢谢你的外套。”

若是她在晚上几秒,没有人把赵佳给拖出来,车里一爆炸,她会怎么样?兴许会受伤的更严重,兴许会连命都没有。

赵妈妈:“小桐,是阿姨和叔叔真的不知道怎么谢谢你好,小佳这次意外能避凶趋吉,是你及时把她拖了一把。”

一会,温桐抿着唇说了:“不是意外。”

先前在机场里听到赵佳说有人碰瓷,她心里就起了古怪,加上赵佳的包被偷,乍看之下,他们应该是窜通好的,是不是她想的那样,还需要查证。

两人一听,脸色转而变了,赵爸爸开口问了:“小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是有什么人要害小佳吗?”

“我不太确定,叔叔,阿姨,你们放心,小佳现在是安全的,我会处理这件事。”

两人面色颇为严重。

以温桐现在的身份,做起事来,绝对比他们这些小老百姓要来得好。

很快,医生和护士出来了,昏迷的赵佳被送到了病房,所幸冲撞不是很可怕,避免了肺腑肝脾受伤,除了身上皮外伤,和轻微脑震荡,好好休养一段时间便好。

两人跟着护士去缴纳医药费。

温桐索性进了赵佳的病房,拿起干净的纸杯喝着热水,她是彻底的放松下来了,脑袋嗡嗡嗡的发鸣,躺在沙发上一会,心神一松,恍恍惚惚,睡着了。

两人回来,发现她跟着在沙发上睡着了。

赵妈妈叫了两声没醒,睡沙发始终不好,她便让赵爸爸去开多了一间临时病房,把温桐安置在隔壁睡了。

下午五点左右。

宋梓辄到了医院,跟赵爸爸和赵妈妈打了招呼,赵妈妈把他带到隔壁病房,男人一进去,视线落在了病床上,侧躺身子睡着的温桐,她呼吸很轻,窝着,像极了一只猫儿,一张睡颜被三千青丝给遮掩住,他伸手给微微撩开,指腹轻轻的摩擦了下她的脸颊,而薄唇微微抿着,有几缕凉薄。

“叔叔,阿姨,我带小桐先走了。”宋梓辄把躺着的人儿给轻轻的扶坐了起来。

赵阿姨见温桐身上穿着病房道了:“要不阿姨先给她换身衣服?她内衣应该还没换,刚才她店里的员工来过,拿了几套干净的衣服过来。”

宋梓辄沉声的回了句:“阿姨,不用了,我给她换。”

赵妈妈露出了一个笑容应了声成,转身出去,顺带把病房的门给关上,回到赵佳睡得病房,自言自语了句:“小佳要是能找个像小桐老公这个靠谱沉稳的男人过日子就好了。”

赵爸爸无奈的看了她一眼。

坐趟起来的人儿靠着男人的肩,清秀的眉紧锁不松,睡得不舒服似的,在他肩窝靠着的脑袋挪了挪,寻找着熟悉的气息。

明眼人要是看到了,肯定知道这是一种惯性动作。

修长的十指解了她的的病服扣子,白皙细腻肌肤突然裸在了冰凉的空气,身子颤了颤。

冷的一哆嗦,宛若蝴蝶羽翼的睫毛儿抖了两抖,茫然的睁开了眼睛。

睁开眼睛,却发现,宋梓辄把她先前湿透了不少的内衣给脱扔在了一边,他正在给她穿着干净的内衣,她光滑的背,时而能感受到他手指的触碰,温温凉凉。

而被触碰的肌肤,隐隐发烫,肩胛骨微微缩了缩。

她的身体,太习惯了男人的触碰了。

宋梓辄感觉她身体的变化,给她扣好内衣扣子后,在她背上亲了几口,

温桐虽然把湿透的外衣给换了,但里面换的医院并没有,她又不习惯里面什么都不穿,只好等琳姐把干净的内衣衣服带过来了再换上,没想到她睡着了。

男人从她的背,亲到了她锁骨,之后拿过一件料子柔软的毛衣给她套上,他压着语气问了:“醒了?”

温桐小声的应了声,伸手抱着他的脖子,头埋在了他的胸口,一会说了:“我要是晚了几步,小佳可能就没命了,那些计划偷她包的人真是群混蛋。”

宋梓辄刚下飞机的时候就收到了新闻,还有别人给他传来的消息,都说他老婆不顾危险把人从车里拖出来。

他看着她身上有几道细小的伤口,心里就像被刀割了个口似的,知道这种事情是避之不及,所以就没有说什么,只不过,没能在温桐身边护着她,他心里难免扭曲了。

宋梓辄一脸淡淡:“那些混蛋就留给你老公收拾。”

听着男人发沉的语气,温桐勾唇恩了声,道:“上回小佳说的流氓,警察留了案底,今天偷包的那群人说不定跟上回的人是一伙的,朝着这查查,兴许能找到他们。”而且,还能知道,王耀飞跟他们,是不是同流合污,而盯上赵佳的目的就能够露出了水面。

男人眼底露出的寒光,一闪而逝。

彼时。

他把人抱着坐在了自己的腿上,指尖一勾她宽容的裤头往下一滑。

温桐脸都红了。

见他还要给自己换内裤,她羞的一把抢过他手里干净的内裤,从他身上站了起来,往床上一坐,背对着他,麻利的自个穿上。

宋老板伸手摸了摸她的脸,声音喑哑,含着笑意,终于忍不住当着她的面问:“怎么还这么爱害羞?”

温桐穿着外套,瞥见男人那张清隽的脸,小声的嘀咕:“这种事,害羞不是正常的吗?我又不是三岁小孩。”

宋梓辄没在说了,深怕再说她会不会挖个洞把自己埋了。

带着温桐和隔壁病房的赵爸爸和赵妈妈道了别,两人离开了医院,先是找地方吃了个饭,而跟来的助理吃过饭已经被男人派去干活儿了。

以前住的公寓会经常有家政阿姨定期过来打扫,两人索性回去那儿住,等解决了赵佳的事在打算回帝都。

赵佳出车祸,心急如焚担心她的人还有高若白,当天晚上抛却了一个饭局从A市赶了过来,而这饭局,貌似还挺重要的。

晚上。

一辆有牌的面包车停在了荒废的野外一间废弃的工厂,很快,一辆宝马标志的车子随后跟到,从车里下来的,是个女人。

“东西呢?”

力哥把包抛了过去给她:“在这。”

她双手接过,立马把包里的东西给翻到在她车头上,钱包,耳机线,口红,纸巾,一串家里的钥匙····

女人把她包里的东西翻找了一遍,脸色一变:“为什么没有保险柜的钥匙?”

力哥一听,卧槽了一声,没钥匙岂不是白干了一天。

女人的声音尽是责怪:“抢了包就不知道先看看有没有钥匙吗?”

力哥抽了口烟:“我哪知道她今天没有带保险柜的钥匙在身上,再说我也没见过保险柜的钥匙是什么样的。”

女人默,烦躁的把倒出来的东西给装了回去,甩手一扔回去:“包你自己看着处理,还有,你们今天的事没有暴露行踪吧?”

“没,我们把车开刀了偏僻的地方就换车离开了,警察哪有那么神通广大查得到是我们干的。”要是警察那么有能耐,他们这些混混在市里还混得下去吗?“没有保险柜的钥匙,要怎么办?”

“要不你们半夜去她家找找?”

力哥想了想,没应。

她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了一叠厚厚的钱。

力哥爽快道了:“成了,偷东西,我们兄弟里头,多得是在行的人。”

两人商量好,她把钥匙的大概模样上网找了张类似的给力哥看,谈满意了,她才开车远去。

赵佳住院,赵爸爸和赵妈妈在医院呆到了很晚,两人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是凌晨,洗洗就休息了。

到了半夜,果然有小偷闯进了他们家。

赵爸爸多年练武,他自然是比一般人要灵敏,听到外面有窸窸窣窣的声音,穿起一件外套就出了房间,他一出来,借着微弱的光,就看到了一个黑影从他女儿的房间里出来,小偷似乎也被吓了一跳,见赵爸爸肌肉发达,很凶猛的样子,原本,他是从正门溜进来的,这会只能风险一些,往阳台的方向逃去。

赵爸爸冲出阳台的时候,九楼的高度,他很快就窜到了地面,骑着一辆自行车,就溜个没影了。

他只好打电话给物业,顺带报了警。

“你进女儿的屋检查有没有丢失什么,待会警察来了好跟人家说。”

赵妈妈进屋里细细的看了遍:“她上回买的手表不见。”几千块的表,八成新,二手卖出去都能有几千块。

而小偷,表其实是顺带的,最终的目的,是保险柜的钥匙。

然而即便把钥匙偷了,等待他们的,是毁灭。

次日,有温桐提供的信息,警局那边查起东西来,是麻溜的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