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捂着我眼睛心里想什么?/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力哥一直以为自己没有曝露过行踪,抢包的计划实施的没有任何漏洞,可他并不知道,自己带人去找王耀飞那天,已经曝露蛛丝马迹,成了被怀疑的重点对象。

病房里。

赵佳痛哭流涕了一番,她妈在旁口沫横飞,一直教训个不停。

而旁,温桐在削着苹果的皮,柔柔静静,唇角弯着,还有听她出了车祸,过来探病的几个智腾的高层,他们忍着不笑,从来没想到在公司里雷厉风行的赵经理在自家人面前,是如此的没地位。

“妈,你都当着小桐和我同事的面说了我这么久,你能不能歇会儿。”赵佳一副商量的口吻。

赵妈妈不管不顾:“不说你能长点记性,就你包里的东西,难道比你的命还值钱?”

谈到被偷走的包,赵佳眉头皱的老高:“小桐,我那包还有没有机会找回来了?”

削完皮打算切成片的温桐抬头看了她一眼:“包里放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赵佳眼神飘忽了几下才解释:“也没啥,就像要是能把东西找回来能省不少麻烦。”这个倒是事实,毕竟银行卡和身份证丢失了,她去登记补办确实麻烦,只不过,有些东西,丢失了,就再也没有机会找回来了。

这时,总经理问了:“小佳,保险柜的钥匙没丢吧?”

赵佳摇了摇头:“没,昨天出门把保险柜钥匙拿出来放家里了。”

高层们一听,倒是放心了。

保险柜钥匙?

赵妈妈问:“啥保险柜钥匙?”

总经理笑的一脸亲切回答:“小佳一直是公司里的核心员工,她手里那把保险柜钥匙,关系到公司一件价值三亿的宝石项链···”

赵妈妈一听,三亿?哆嗦着手拍了腿,忙说:“昨天晚上我们家里遭小偷了!那小偷还进了小佳的房。”

顿时,高层们的脸色隐晦一变。

这么明显的来意,分明就是为了偷保险柜钥匙的?

总经理又道:“要不赵阿姨,你回家里瞧瞧钥匙有没有被偷走?”

赵妈妈恍惚了下回神,连连应了几声好,拿了钱包就出去了。

赵佳总算明白,自己历经了这么恐怖的遭遇,罪魁祸首,是公司里那件价值连城的宝贝儿。

智腾的总经理遇事还是能很冷静的处理,保险柜钥匙丢了,他得回去瞧瞧宝石项链在不在,眼下,拍卖会在即,东西丢了,可不好办,高层们跟温桐辞别后,纷纷离去。

他们走前,温桐说了:“刘总经理,小单方面把钥匙偷走,如果没有内部员工做内线,成功率不大,你回头好好彻查集团内部。”

总经理闻言,拘谨了应了一声好的。

他是聪明的,女神的眼泪一直放在31楼的封闭室内,而31楼,全都是设计部的员工,能有机会做内线的人,几率最高的,怕是就在其中。

温桐把切好的水果递给了赵佳,见她魂不守舍的:“给,压压惊。”

赵佳伸手接过,用牙签插了一块送进嘴里:“小桐,别人觊觎你两口子口袋里的钱,你就这反应?”

温桐微微抿嘴笑,他们两口袋里的钱,有这么好牵的?

彼时,病房的门又开了,高若白从外面走了进来。

病床上的赵佳吃着嘴里的苹果差点咬到了自己的唇。

温桐站了起来,手里拿了手机:“表哥,你来的正好,帮我照顾一下小佳,我出去给阿辄打个电话。”

高若白恩了一声。

总经理几人回到公司,马不停蹄到了31楼,此时,已经是午休时间,不过,没想到设计部反而空无一人?问了才知道,他们设计部的员工叶美,今天过生日,请他们部门的人到楼下餐厅吃饭了。

叶美?

去了封闭室的另一名高层按了指纹开了门,女神的眼泪还挂在玻璃橱窗里面的人偶脖子上。

“总经理,项链还在。”

还在吗?

一会,赶回到家里的赵妈妈翻找了一遍赵佳的房间,发现没有所谓的钥匙,立马拿出名片,给智腾的总经理说了。

总经理收到消息后,道:“把项链拿出来,找鉴定师来鉴定真假,然后打电话到警局立个案。”接着,又道:“记住,再找出内奸之前,今天的事不能走漏任何风声。”现在谁也说不准在钥匙被偷走的期间,万一贼来个偷龙转凤,以假换真,把他们糊弄了怎么办?

高层们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纷纷点了点头。

此时。

在暗潮阴湿的小巷,传来沸沸扬扬的叫骂,眼前,分明是在打着群架。

小巷外,一辆跑车停在小巷中间,斯文俊雅的男人倚在车头,眼眸深深,漫不经心的看着前面群架的场景,毫无疑问,是单方面的碾压。

有路人走过,见里头打架,吓得腿一哆嗦就跑了。

几个人,打一群带刀带棍的混混,都不费吹灰之力,而那几人身上,分明带有很重的刚硬的气息,一拳打过去,满地找不到牙。

不远处,停了几辆警车,在旁等候多时的警察一窝蜂冲了上去,把他们都给遏制住,统统压回了警局。

这群人,毫无疑问,是力哥那群人。

起初本来在不远的酒吧,力哥那些人拿了钱,准备尽兴一番,没想到来了找茬的人,二话不说,叫来了一帮人马,和他们干上了,没想到,几十个人对几个人,被他们几个人吊着打。

宋梓辄叫来的人,混混打架没几分真材实料,怎么可能是那些在军队里待过的退伍军人对手,三两下就能打趴一个。

“操他妈的,警察同志,我们打架闹事,怎么抓我们不抓他们,你们眼瞎了是不?”力哥被两警察压着,一脸不服的嚷嚷着,敢情他还不知道自己被抓的原因并不是因为打架斗殴。

“闭嘴,上车。”警察同志见他脏话连篇,翻了个白眼,恨不得一巴掌抽上去。

力哥瞧见不远处说话柔情的男人一眼,呸了一声:“狗娘养的小白脸,你给我等着。”

跟温桐聊完电话的宋梓辄,听见前面不远的人的叫骂声,睥睨了他一眼,一会,风轻云淡的转开。

刚还满面春风的男人眨眼变得十分有逼迫沉重感,他的瞳孔深深,令人捉摸不透。

仅仅是一眼,力哥突然感觉像过了一个世纪,等反应过来的时候,整个人如泰山般沉重,背脊都发凉了。

一名退伍军人挥了挥拳头:“混蛋,还想挨哥的拳头了是吧。”

力哥颇为抓狂,凭啥子他们被抓,而他们则啥事都没有。

一会,力哥被推上了警车。

警察队长在旁看着宋梓辄的背影,冲着刚才那句话,不知道这位爷把人送进了监狱之后,会不会在监狱里直接弄死他,他就觉得兴许有可能,毕竟,他总觉得,站在眼前清俊贵气的男人,是个道貌岸然的家伙。

他上前说了:“宋先生,局里已经收到了贵公司的报案,我们会加急处理的。”

宋老板淡淡的恩了一声。

?另一边,拿了搜查令搜查了力哥老窝的警察,已经找到了赵佳被偷走的包,不止如此,还搜刮了几十台手机,那都是他们偷来,抢来的,所以,宋梓辄还要去警察局拿赵佳丢失的包。

绿地大厦。

某层楼的洗手间。

一个女人站在镜子面前梳理自己的头发,她手里还拿着电话:“亲爱的,东西已经到手了,你什么回来?”

电话那头,听到东西到手的男人,声音里难免透露了一股高兴:“宝贝,你真是太能干了,我下午的飞机,等我回去。”

她听到对方的夸奖,嘴角隐约的翘了起来。

挂了电话,她补了个口红,拎着包包出了洗手间,坐回了一个拼凑了一桌吃饭的人群里,大家一见到她坐了下来,纷纷说了:

“叶美,今天穿的这么漂亮,还特地中午吃饭,晚上该不会是要跟男朋友一块度过吧?”

“拜托,人家生日,不跟男朋友一起过,还跟谁过啊?”

“同事这么久,叶美怎么不带自己男朋友过来给我们见见啊?”

同事之间,七嘴八舌的说了起来,话里里难免有对出手阔达的叶美有好奇之心。

提到所谓的男朋友,叶美乐呵呵的笑了笑:“他开公司的,比较忙。”

还是个老总级别的?

听说是个有钱人,他们就更想知道是谁了,市里面有钱人随便说个名儿指不定还听说过,不过在问,叶美什么都不肯说了。

有人挺艳羡的,有人就一笑而过,遮遮掩掩的,想必关系见不得光的那种。

吃过了午饭,坐着休息了会,他们就回公司继续干活儿了。

叶美回到公司,发现没有任何异常的情况,她便心安自在的坐会了座位上,他们肯猜不到,放在里面的项链,是高仿的了吧。

此时。

警察里。

王耀飞在工作一半的时候,警察找上了他所在的公司,把他带回了警局里。

他面红耳赤的为自己争辩着:“我是被威胁的,不是自愿的,我要请律师。”

警察同志见他那么激动,依然冷着脸问:“他们怎么威胁你了?”

王耀飞努了努嘴,片刻,他认命了那般,把知道的事情都给说了出来:“三个月前,就是智腾集团女神的眼泪刚透出了风声的时候,他们不知道怎么找上了我,让我接近赵佳,要不然就把我是同性恋的事情公诸于世,到了后面,他们更过分,还指使我偷钥匙,不过赵佳并不喜欢我,年前,跟我分了手。”

这些话倒是不假,只不过在这过程中,对于自己挽回赵佳而缕缕遭到拒绝,还受到了高若白的警告,他心里含有恨意,暗中给他们出了这么一计抢包的戏码。

警察同志看了他两眼,没说什么。

等智腾公司那边传来消息,说是真的女神眼泪被人换走之后,力哥等人全成了嫌疑犯被抓起来逼问了一番,加上有王耀飞的供词,想不认罪,都难。

基本上这个偷窃的案子已经在警察的掌控之中,真正的主犯究竟是谁,有力哥的招供,已经锁定了目标。

就在叶美自以为是的想法度过了一个下午的时间,眨眼到了下班的点,她收拾东西,开着自己的宝马车就潇洒离开了。

明天就是情人节,此刻的街道,到处都弥漫着一股甜腻的气息,甚至,已经有在花店兼职卖花的学生,拎着花篮,在繁华的街道,电影院,和餐厅,到处卖花。

叶美做了精致的美甲和吹了头发,彼时,去了一家酒店,开了一间吃饭的包间,在有酒店的帮助下,包间里已经装有了摄像头,可以清楚她在里面的一举一动。

有不少的便衣警察已经在酒店里等候上头的指令,只要一下命令,他们就能立刻冲进去把人抓走逮捕归案,不过看情况,叶美像是在等人,说不定,是另一名共犯?

包间里,叶美无聊之际,她从包里拿出了那条价值三亿的女神的眼泪的项链,鬼迷心窍的戴在了自己的颈项上,一字领的荷叶摆短裙,她又稍微往下拉了点点,酥胸半露,看起来活色生香。

噢?

待会要来的还是个男的。

把包送还到医院的赵佳,转而把温桐接回公寓里的宋老板,两人在书房里,温桐靠坐在旁边,看着她修长的指在屏幕上敲打了几下,很快,屏幕上,出现了那家酒店的一切监控信息,包括警方安插在叶美包间里都被他入侵了。

宋老板一切入,眼前就是这副场景。

还挺有料的,温桐见他看着屏幕,下意识伸手就捂住了他的双眼,要非礼勿视是不是。

眼前陷入了一片黑暗的宋老板不禁勾起了嘴角:“捂着我眼睛心里想什么?”

温桐微微困窘,把捂着他眼睛的双手松开了。

她笑了下:“我能想什么,我还想问你刚看的那么入神,心里有何感想,宋先生?”

宋梓辄闻言,意味不明的看了她一眼,伸手勾住她的腰让她坐在了自己的腿上,面色淡淡的问:“你真想知道?”

此刻,走廊的监控里,出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

是卓亦凡?

------题外话------

有评价票吗?有月票吗?有吗有吗有吗?

没有的话···

明天我再来问一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