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五千字的检讨书/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含苞待放的玫瑰花站着晶莹的水珠,为了不显得玫瑰花单调,特地用了鲜嫩的枝叶做装饰,用了粉色不易湿水的纸张精致的裹着,温桐听到男人说里面还放了东西,特地搜寻了下。

是一张精美的卡片?

店家还真是用心良苦。

折叠的卡片正面是大大的笑脸,仔细一闻,还有一股淡淡的茉莉香味,上面印着调皮的字样:满意请给店家五分好评噢~

既然是用了折叠的卡片,那里面应该还有内容,想着,她已经打开,目前浅浅的落在了上面。

瞬时···

一阵晕眩感如层叠的海浪席卷而来,脸上都腾起了一股闷热的气流。

这店家····

难道就不怕被人举报吗?不过想想,他们这么用心良苦,怎么会有情侣举报他们,说不定,感谢都还来不及。

卡片上普及的是,关于情人之间,独享天乐的几大蚀骨销魂的姿势,还带有示范的小人图。

一定是她打开的方式不对。

宋老板岂会看不出她脸上微妙的神色变化。

他靠着椅子,抬着头,眸里睥着她:“上面写了什么?”

温桐回神,把手里的卡片用力攥紧了些,低垂了一下眼睑,淡淡说之:“没写什么。”

闻言,男人脸上已经露出了一抹耐人寻味的笑意,他道:“没写什么你把卡片藏得这么紧做什么?”

温桐知道,自己那点小动作早就暴露在了他的眼皮底里,可是卡片里的内容,不知怎么的地,还真不想给他看见,于是,她睁着水眸看他,为自己辩解开脱:“没你说的那回事,不能辜负店家花本钱免费送的玫瑰花,我找个花瓶装起来。”

然后,找机会把卡片毁尸灭迹。

宋梓辄却没让她走,哪会让她得逞呢。

从背后把人圈在了怀里不能动弹,刚洗完澡,他身上的热气都未消散去,连带她最近偏低的体温都给带了上来,一会,低沉暗哑的嗓音贯穿了她的耳际,铮铮的响着:“小桐,你都学会唬弄你老公了。”

好大一项罪名的帽子扣在了她的头顶。

偏偏,她还没法子反驳他,只好软了软态度,继续哄:“真没写什么,你快吃点东西,不然待会凉了。”

宋老板见她态度尚可,最终在她白皙颈项轻轻啄了一口,把人松开,坐在了椅子上。

温桐不愿意给他看的东西,他总不能把人惹毛了都要看。

温桐眉目变得柔然,在他脸颊上轻轻的落下一个吻,转个身借着要花瓶的理由离开了原地,把卡片毁尸灭迹,再去寻花瓶。

桌上搁置的大师兄那家店的食物,同样包装的很好,宋梓辄盯梢了两眼,才慢条斯理的把食物拿出来。

等温桐找了个瓷白的小花瓶倒了点水进去,把玫瑰花拆了放进去,她搁在了餐桌中间,满意的坐在了男人旁边。

她还是第一次看到男人吃东西的时候会拿手机,稍微觉得意外,便问:“阿辄,你在看什么。”

宋老板轻轻一笑:“没看什么。”

温桐愣了几秒,怎么···还反过来了?

宋老板就是故意的。

即使知道是故意的,但还是引起了她的好奇心。

她没说什么,把男人面前那碗飘着清香的粥挪到了自己的面前,舀了一口进嘴里,尝了下味道,煮的还不赖,一家有厨艺又懂得搞些小玩意的店,难怪会是食客app上成为销量最高的一家店。

宋老板目光一放,便发现他身旁的娇妻拿着他的汤匙吃的津津有味,不禁嘴角一勾。

等她吃的半饱的状态,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角,她终于忍不住凑了过去,身子微微倾斜,胸口不经意会摩擦到男人的手臂,软柔的手握着他拿手机的手腕,把他的手机屏幕很强势的对向了自己。

身旁坐着的人儿是自己老婆,既然她想看,万一阻止了,指不定还把人惹毛了,得不偿失,若是给她看了,还是会把她惹毛了,两者之间衡量,还是选择了后者。

淡淡的粉颊像滴了血那般红。

空气沉闷,有种说不出的躁动味道逐渐弥漫。

刚才喝了粥,唇明明是湿润的,可她仍然觉得口干舌燥了起来,她抬起头,正好就对上了他那双深色的眼眸,男人,表现的,还很无辜。

不由的舔了舔唇。

她冷静了一会,颇为郁闷。

宋梓辄看的,毫无疑问,是这个叫大师兄的店的微信订阅号平台,它装食物的盒子上印有平台的二维码,而他浏览的,则是他们今天发表的文章内容,而她看到的卡片内容,实则真是小巫见大巫,捶胸顿足已经不足以表现她现在的心情。

不言而喻的事实。

他觉得温桐这个时候的模样很难得见到,忍不住凑上前,在她红润的唇上,亲了一口,唇齿留香,引人更想一探里面的芳泽,松开她柔软的唇问:“还要不要吃饺子?”

温桐直说:“不吃了。”

宋老板一脸的和颜悦色,把手机给放下搁在了桌面上,吃起了宵夜。

她抿了抿唇:“你吃完收拾一下。”

房间的门被她轻轻的关上,她惆怅若失的靠着门站了一会,把门反锁了,才飘飘然的往浴室的方向,刷牙洗把脸。

等宋老板收拾好了休息一会,在他准备进房的时候,却发现门是反锁的,眉梢微微一挑,男人清隽的脸上,立马透着一股宠溺的笑意。

他倚着门,敲了敲,喊了一声里面人儿的名字。

温桐道:“你今晚睡客房。”

门隔着,宋梓辄还是听得清清楚楚。

于是,从交往,结婚,到两人过第三个情人节的前一天晚上,他终于收到了来自于爱人的指令:睡客房。

门外。

“老婆,我还没刷牙。”

房间里把被子快裹到了头顶的温桐:“······”

一会确定里面的人不肯理自己了,宋梓辄才转身,再度出了客厅,眼里的笑意很满,他找了备用的牙膏牙刷,至于所谓的睡客房,他权当夫妻之间的情趣。

还没定下心来的温桐,自然没那么快睡得着,没有半点睡意,开着床头的灯,靠坐着,拿了本书,品着。

结果,她发现,连书里的内容都看不进去。

思绪都快给外面客厅的男人给占了去,想着想着,她无奈一笑,有他在身边,对于这样的事情,她哪里能坦然待之,他分明知道,偏偏还逗着自己,活该睡客房,是不是?

就在她心思想的沉的时候,在客厅外面的宋老板,给她打电话了。

门的隔音很好,她刚才说话还是靠喊的。

温桐想了下,接了。

那头,先是传来他低沉爽朗的笑声,宋梓辄问:“真不给我进去了?”

温桐恩了一声,声音软软。

“再想想?”他又问。

“宋先生,你要自我检讨一下了。”

宋梓辄没脸没皮的继续说了:“要不这样,明日,我送上一份五千字的检讨书?”

温桐沉吟了片刻,道:“要手写的。”

宋老板笑着恩了一声,继续哄着人给自己开门,他有时间,慢慢的给人顺毛。

把温桐给哄高兴了,于是,她起身掀开被子,穿好鞋子,把反锁住的门给开了。

咔嚓一声。

蓦地,在昏黄柔亮的灯光,颀长挺拔的身影一闯而入,蓦地,腰被他大手一勾,用力的把她一揽而起,一秒钟的功夫,她被他抱了起来,男人的唇,都快碰到了她的鼻尖,呼出来的气息,很是灼烫。

惊呼之余,温桐下意识双腿缠住他的腰,双手勾住了他的脖子。

男人的眼神,充满了温柔的掠夺。

上去了就下不来了,搁在她腰间的手,收的紧紧的。

温桐没法挣脱,一下子弄得自己香汗淋淋,像条咸鱼一样搭在了他的身上。

宋老板手在她背后轻轻抚着。

这种形势跟上了砧板上的鱼没啥区别,而她则放虎归山了。

逐渐,他另一手覆在她的脑后,亲了亲她的眉眼,一步一步的往床上过了去。

把人放在床上身子便压了上去,温柔的桎梏着人亲缠。

唇舌辗转的彻底,他探的很深,仿佛都快抵到了她的喉咙深处,两人的身体紧贴的没有一丝空隙。

耳边是他明显变的粗重而又无比性感的喘息。

她眼里泛着水光,余光瞥见他伸手拉开了床头的抽屉,她睁着眼睛,好一会才看清楚是什么。

宋梓辄的唇贴着她的耳边,说啥买一送一····

*

卓亦凡被警察叫到了警局里做调查问卷,大抵问的问题,是离不开叶美的。

“卓先生,据我们调查,你们二人相处了一年多的时间,她有没有跟你提过自己有什么困难的事?”警察会这么问自然是好奇,叶美不久前才成为智腾集团里的珠宝设计师,在这之前,她就是一名挺有丰富经验的设计师了,家庭背景并不缺钱,怎么会无端端的想要偷窃现在自己所在工作的公司的宝石项链?

警察的声音问的很冰冷,眼前这个叫卓亦凡的富二代,结婚快两年了,外面情人无数,而叶美,是跟他最久的女人。

卓亦凡冷声说:“我跟她就是床伴的关系,没你们想的感情好。”

在警察眼里,就算他跟偷窃的罪名扯不上关系,他都是玩女人的一个人渣。

警察问完他话,就放他离开了。

而叶美,在盘问的过程中,把罪名一切揽在了自个头上,纵使他们怀疑那个富二代是共犯,在没有任何证据证明的情况下,他们没有办法像采取进一步行动。

卓亦凡现在最烦的是,要怎么跟小J他们解释项目资金的事,以他的能力,就算像银行贷款也借不了几亿数目的钱。

在房里喝了不少的红酒,一边还要跟萧晓晓打电话甜言蜜语。

温月欣突然开了门走了进去:“亦凡,爸喊你过去书房一趟。”

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他一跳。

电话对面的萧晓晓听到女人的声音,尖着嗓音问:“亦凡,你身边怎么会有女人?”可是听到对面的女人声称他的父亲为爸爸:“是你家人吗?”

卓亦凡冷眼看着她。

温月欣说完话就走了,把他气的够呛想说脏话,可却硬生生的卡在了喉咙。

而他胡乱的恩了一声,毕竟先前他没说过自己家人的事给萧晓晓知道。

萧晓晓听着,心里才松了一口气:“叔叔叫你去书房,你去吧,不过,你什么时候带我见见你的家人啊?”

听她提到说要见自己父母的话,卓亦凡脸色僵硬了几秒,缓了缓才说:“等有合适的机会,一定带你见见,乖,早些睡,明日我回帝都找你。”

挂断了电话,他捏紧了手机,猛地摔门而出。

瞧这架势,应该不是去卓飞书房的。

温月欣跟他结婚没多久就分房睡了,他一把推开了她的房间门,阴沉的盯着她:“温月欣,我不说离婚,你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是吗?”

“我怎么了,爸让我叫你去一趟书房,我只是顺势传个话而已,你心情不好,又想找我撒气了?”

卓亦凡脸色狰狞着。

“还是你怕我的存在,让你外面的女人知道了,不过纸包不住火的,你结婚的事,能瞒多久?”

t她的话,像根刺一样扎进他的心里面。

两手抓起眼前椅子,举起来,朝她的方向摔了过去。

这个大的动静,卓飞想不知道都难。

等他去到的时候,发现自己所谓的儿媳妇很是狼狈,脸上留着血,很是恐怖,他呵斥了一声:“卓亦凡,大晚上你发什么神经。”

卓亦凡狠啜了声。

随后王姝赶来,见状是吓了一跳,但眼里,只有冷意。

卓飞道:“你跟我来书房,听见没。”之后对王姝道:“还愣着干什么,打电话送医院。”

------题外话------

哈哈哈,昨天的提问,我找到了一批志同道污的小伙伴,╮(╯▽╰)╭

然后,奖励潇湘币的时候,有个忘记调数目了,奖励了888,==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