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是把你当闺女养还是当老婆养?/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天才刚亮,赵佳平时睡多了早早就醒了,医院里的早餐很清淡,几乎没有什么味道,她尝了两口,等医生检查完身体状况,她去了医院外面的小花园的长椅上坐着了。

起初,她还有发晕想呕吐的症状,不过今天醒来,感觉好了很多。

发呆了会,电话一响,是高若白打来的。

才接通,赵佳就听到了他低稳平静的声音:“去哪里了?”

说起来,上次在车里又被他吻了,她都不知道怎么后来是怎么吃的饭,然后是怎么跟他分的手,只忆的,自己整个感官,都是充满他淡淡烟草气息,还有他身上残留的沐浴露的香味,她想问什么牌子持香这么久。

思绪飘远,她赶紧就拉了回来:“我在下面坐着。”

高若白丢下一句让她上去就挂了电话。

赵佳摸了摸鼻子,灰溜溜的准备回病房了。

才刚踏进去,就看到了远处来了两个挺熟悉的身影,两人似乎也认出了她。

黄兰芳脚步一顿,手捏了捏包包:“是赵佳呀,你怎么住院了?”

赵佳从小就很讨厌她,谁让她逢人就爱说温桐的不是,还爱斤斤计较:“车祸。”

黄兰芳听到她冷漠的声音,讪笑两声,倒没有以往那般嘴巴刁钻。

温海坤在旁没说话。

等了电梯,三人一块上楼。

最后,还一起出了同一层楼。

经过他们所进的病房,赵佳余光瞄了一眼进去,发现里面坐躺着的人是温月欣,头上缠着纱布,看起来很虚弱的样子。

回到自个病房,她不太好意思的问了:“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就来了?”

高若白沉声回:“给你带早餐,过来趁热吃。”

赵佳慢吞吞的过去他旁边坐下,慢吞吞的吃起了早餐。

项链已经成功的找回,拍卖活动可以如期举行了,而B市迎来不少来自五湖四海的富商,慕名而来,而智腾,自然是盛情款待,把他们安置在了酒店里,等待拍卖开始。

此刻。

窗帘严密的遮住了外面的光线,没有任何外界的干扰,躺在床上的人,侧着身,几缕发丝遮住了一半的脸颊,她翻了个身,突然就醒了。

她手绵绵的抓了下被褥,不舒服的闷哼了一声,等意识清醒的差不多了,扶着泛酸的腰,下床。

站起来懒绵绵的打了个哈欠,感觉胃隐约传来的空虚感,才走没两步,合上的门就被推开,宋梓辄已经走了进来。

他笑吟吟的看着她,上前牵起她的手,往浴室的方向去,拿起她的牙刷,给她挤了牙膏,再递过去,之后,伸手探在了她的腰后,给她按揉着。

温桐伸手接过牙刷漫不经心的往嘴里塞去,腰后传来的舒服感让她缱绻的眯起了眼睛。

她刷完牙。

宋梓辄就开热水打算弄湿毛巾再给她。

温桐把毛巾给抢了过来,娇嗔的看了他一眼:“你出去,我自己来。”

男人摸了摸她蓬松柔软的头发:“你还有力气拧毛巾?”

温桐:“······”她打他的力气都有,信不信。

洗漱完,出去客厅吃早餐,早餐是杂豆粥,据说是养胃养身体,她饿了,吃起东西来津津有味,一吃还是两碗。

“吃饱了碗留着,我给你洗。”

吞了一口杂豆粥的温桐,眨了两下眼睛,不禁,最后笑出了声:“你把我当闺女养啊?”这语气颇像她爸,啥苦,啥活都不想她干。

宋老板可不赞同这个说法:“是把你当闺女养还是当老婆来养,你再想想?”

温桐哪还用得着想,她刚才就是开玩笑的,逞口头之快,她总是甘于下风,于是,风轻云淡的就转移了话题:“五千字的检讨书写了吗?”

宋梓辄答应她的事,向来会做到。

像检讨书这样有违原则的事儿,他还是干了:“写了。”

听着,秀雅的脸上笑容浅浅,两旁的梨涡,却很深,轻轻的哼了一声。

等吃完粥,男人真的动手把她的碗给拿起洗了,她坐在餐桌,看着厨房里那抹清隽的背影发怔,恍恍惚惚,她想,再这样下去,男人可真的要把她养娇了。

两人在B市呆了两天,温桐准备再去医院探望一下赵佳,便和宋梓辄一块回帝都。

她去了医院跟赵佳道别。

赵佳看起来精神很不错的样子:“哦,成,回到了就给我通个电话,我都想出院了,在医院里闲的我骨头都发疼了。”

温桐道:“好好养着,等医生说可以出院了在出院,免得日后落下病根子。”

赵佳闻言,像泄了气的皮球,两人聊着,她就聊到了这两天智腾公司发生的偷窃案去了:“上回你也见到了那个叶美了,我没想到会是她啊,她犯神经啊,不缺钱还偷东西,我听公司里的人说了,她的情人,是个结婚的富二代,叫卓亦凡吧,她也是傻,一个结了婚的男人她还眼巴巴的凑上去。”

偷窃一案,经过记者的大肆宣扬,在B市里已经传的很火了,之后又因为牵扯上卓家,就更火了,不过报纸上没有报道叶美跟卓亦凡之间的事,兴许是被卓家打压了下来,不过在圈子里,已经不是秘密。

她自己说着,突然醒起姓卓?觉得好熟悉。

温桐把她的疑惑尽收眼底,好心提醒:“是月欣的老公。”

赵佳恍然大悟,又道:“她住院了,今早我碰见她爸妈过来看她,你说她受伤,会不会是她老公打的?”

不是没有这么可能。

可这是温月欣自己选的路,至于该怎么结束这段失败的婚姻,终究看她如何选择。

在医院陪赵佳好一会,宋梓辄的助理来医院接她,她跟赵佳拥抱了下,离开了医院。

助理接了温桐,停车在了万豪酒店,他道:“夫人,你等会儿,我上去接董事长下来。”

既然宋梓辄来了一趟B市,便应承了智腾的要求,出席一趟,此时,坐在车里的温桐恩了一声,瞥见两边停放的数辆豪华名车,看来这一块祖母绿的宝石,还是抢手货。

过了十多分钟。

助理陪着宋梓辄出来了,给男人开了后座的车门,他上了副驾的位置,司机等他们坐好了,才发动车子赶去机场。

到机场的路倒是很顺。

在机场,卓亦凡的脸色一直不太好,他买的票点还没到,而他的母亲王姝在旁陪着他。

“儿子啊,妈知道你在帝都谈了个家世好的姑娘家,你怎么还跟以前的女人勾三搭四,要是她知道了,伤心跟你分手了可怎么办,还有你温月欣这个便宜老婆,赶紧把婚离了,别给她阻了你的大好前程。”王姝多少是知道自己儿子的一点事,不过不太全面。

卓亦凡一直觉得温月欣变得跟以前不太一样了,以前她总会生气和自己吵架,现在她变得特别隐忍,所以他才再度把人带回家里,让人看着,要不然她自己一个人住外面,他放心不下,总怕她不留意就给自己捅了一刀。

“妈,你不是不知道她都不肯离婚。”听他的口吻,明显对王姝比较亲近。

王姝的心不免比较自私,原本她对温月欣这个媳妇就不满意,在她知道自己儿子在帝都交了一个听说家里人都是当官的姑娘的时候,就时常让卓亦凡跟温月欣离婚。

“不肯离都得离,我不承认她这个媳妇她一天就不是你的老婆,你放心,妈一定让她在离婚协议上签字。”

两人说着这些话,机场人来人往,他们不怕人听见似的。

这时,去给温桐买饮料的助理提着袋子回来,经过他们的身边,把水递给了温桐:“夫人,你的饮料。”

温桐跟他说了声谢谢。

本就离的不远,卓亦凡惊悚般的回头,就看到了坐在他们身后后两排的两人,不正是宋梓辄和温桐吗?瞬间,他大惊失色。

王姝看他儿子回头,她跟着回头看,她自己没多少机会见到温桐,身后清雅秀丽的女人,拿着水小口的喝着,解了渴,头就懒散的搭在了身旁男人的肩膀上,凑上去跟他一块看起了文件,两人说说笑笑,很是亲昵。

这温桐啊,真是好命。

而母子两说的话本就上不了台面,更没想到,跟温家渊源很深的温桐就坐在了他们身后,他们两人之间谈话的内容,不知她听到了多少。

温桐发现前面投来的两道目光,抬起头,朝他们看了过去,淡漠一笑,辗转低下头。

一会,助理提醒可以登机了。

宋梓辄收拾东西,提着行李箱,牵着她的手,往登机口去也。

“亦凡,你也别发呆,赶紧去登记。”王姝催促儿子。

卓亦凡本想提着东西去登机口了,奈何,警察就找上来了:“是卓先生吗?”

卓亦凡的神色立马变得严肃。

王姝连珠炮弹的询问:“警察先生,你们找我儿子干什么?”

民警公事公办:“今早接到报警卓先生你家暴自己妻子,请跟我们回警局一趟。”

王姝一听:“哪个天杀的报的警,这根本就是误会,我儿子今天要去帝都,哪有什么美国时间跟你们回警局接受调查。”她没忘今天是情人节,据她所知,她儿子今天去帝都,就是为了跟她一块过情人节,如今因为温月欣的事把时间耽误了,她心里格外不爽。

“有误会就回警局里说清楚,还望卓先生配合一下,这样大家都能节省不少的时间。”

卓亦凡心里有股劫后余生,他还以为叶美把他捅出去,警察来抓他了。

而萧晓晓,这般年纪,还处于很崇尚浪漫的年纪,她掐着时间去机场接机,却被卓亦凡告知家里还有点事没处理好,可能要晚些才能回帝都,心里对他的幽怨就更多了几分。

站在帝都机场门口,她气急败坏的跺脚两下。

正好,温桐和宋梓辄下了飞机,出来的时候,恰巧看到了这一幕。

不得不说,这是她们之间第三次巧遇了。

因为温桐身边的男人,她主动打了招呼,并且不敢把话说的难听,兴许是宋老板身上那股淡漠凌人的气息让她感觉到自己和他们之间年龄的差距,使她感到了畏惧。

“宋大哥,温··桐姐姐,你们好呀,没想到在机场都能遇见你们。”她语气听起来有些尴尬。

一声温桐姐姐,把温桐愣在原地几秒,硬是给逗乐了。

而她称呼宋梓辄为宋大哥,心里想着自己爷爷跟宋家爷爷认识,这么称呼是应该的。

宋梓辄疏陌的睥睨了她一眼,没应。

温桐好笑的看了她一眼:“晓晓妹妹,你不用上课?”今天虽然是情人节,可并不是周末。

萧晓晓不禁嘴角僵硬了几秒:“没课。”

在她说完自己没课,突然就收到了同学打来的电话,让她赶紧回学校上课,说是她们选修的社会心理学的新任老师识破了他们帮点到的伎俩:“你快回来,不然要扣掉这个学期的学分了。”

萧晓晓咬牙:“知道了,我这就回去,挂了。”

对于萧晓晓是翘课来接机这一点,温桐觉得多少有些不应该了,就光为一个卓亦凡?出于她豆蔻的年纪,还有她了解事态情况下,温桐便对萧晓晓说了句:“你年纪还小,还是多把重心放在学习上的好,至于你现在的男朋友,劝你不要把太多感情投入在里面。”

萧晓晓抿着唇,这女人是怎么回事,她不过是假心假意叫了她一声姐姐,她就给自己说道理了,还有最后一句,她是在说卓亦凡不是好男人吗?是不是好男人,她自己会看不出来,卓亦凡对她的好,她是可以感受到的。

“呵呵,谢谢温桐姐姐的关心。”

然后,她接着还有事的理由跟他们告辞离开了。

温桐自然是听出她话里的敷衍,她不以为意,该说的都说了,她听不听的懂言下之意,是另外一回事。

萧晓晓回到学校课堂,课已经上的差不多了,她看见新上任的社会心理学老师,居然是那天在宋家,说话很毒舌,姓易的,是温桐的亲戚,不紧,脸都白了。

易沈很早在国外就已经修选了两个博士的学位,他在文学界一向有名,是出了名的才子,在樊城教书腻歪了,索性今年换了地方,他去S大任教当教授,可不会埋没了教授这个称呼。

他笑眯眯的:“原来你就是翘了我的课的学生,我会打电话通知你的父亲,还有这门课的学分,你就别想要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