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就没再想要我身上其他东西了?/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说出来的话把萧晓晓气的嘴唇哆嗦,恨不得把能砸在他身上的东西都往他身上砸去。

别的任课老师最多说两句,这易沈倒好了,他直接把这这门课的学分给她挂空,还要通知她父亲,太过分了。

易沈把教科书夹在了臂弯下,五官俊逸,身形修长,如伫立在茫茫沙漠中的一颗白杨树,下面的女学生的眼睛恨不得贴在他的脸上了,他对着下方座位上的学生,声音醇朗:“下课。”

等他走后,教室爆发出了声声兴奋尖叫,新来任教的老师,帅的惨绝人寰啊。

萧晓晓想哭。

原本心里满满期待的甜蜜情人节,硬是变了个味。

空降在S大的易沈很快成了炙热可口的校园大人物,选修社会心理学的学生偷偷拍了他一张侧脸照传到了校园网,引起了各系学生的注意力,但是,他们不敢太造次,毕竟听说他脾气不太好,逃了他一课的系花萧晓晓,那门课的学分给挂了。

回到了办公室的易沈给萧海清打了电话,接电话的是他的助理,听到对方是S大的老师后,便把电话转给了萧海清。

萧海清向来很忙,不过萧晓晓的学业,他还是会多几分心思。

易沈简单的跟他讲述了萧晓晓逃课的事,自然,她选修社会心理学的学分不会给她的事他照样说了。

萧海清对自己女儿逃课的行为是气愤的:“易老师,所谓子不教父之过,等她今天回来,我会好好跟她说说。”

易沈恩了一声,挂了电话。

电话一阵忙音,萧海清沉思着,今个给他打电话的老师声音听起来很年轻,以往,那些任课老师都会看在他的面子上不会为难萧晓晓,他对旁的助理道了;“去查查社会心理学的老师是谁。”

助理收到指示抬脚出去。

到了下午,萧海清的助理就到了校门口把她接回了萧宅。

萧海清见她一脸不情不愿的回到家里,冷声问:“你今天逃课是不是去找那个姓卓的男人了,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让你不要再跟他有任何往来,你当我的话耳边风是不是。”

萧晓晓眼眶里泪水打转着,可她同样是倔脾气的人,心里认定了卓亦凡,她道:“爸,现在提倡的是自由恋爱,你那一套在我身上不管用,还有,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你不就是想给我塞个门当户对的男人,好让你的仕途走得更高更远。”

萧海清一股火在心里窜着,他是有这个想法,可若是她不喜欢的东西,他从来没有强求过在她的身上。

“萧晓晓,一个相处了才几个月的男人你就对他掏心掏肺的,你就为了他,还对你父亲大呼小叫,没大没小。”他的声音如雷贯耳,贯彻了整个萧宅。

萧晓晓就是吃软不吃硬的人,他父亲越是怼他,她就越想跟他作对,此时此刻,她一声不吭。

看她不说话,他冷声:“今天你就好好待家里,哪也不许去。”之后,便上了书房。

她一听,急了:“我不要呆家里,我要出去。”

可就算她怎么哄,偌大的大厅都没有人会理她,而她父亲身边那些保镖,绝对不会让她踏出门口半步。

他助理跟在他身后,劝了:“书记,您也别太生气,小姐才二十岁,叛逆期,你好好跟她说,她肯定明白的。”

萧海清东西看的通透,叹气:“这性子再不改改,在外头铁定吃亏,指不定还惹祸上身,都怪以前在榕城,给她母亲爷爷他们惯坏了。”

那头,易沈跟着宋民航,一块离开了S大。

虽然说今天是情人节,但对他们而言,说不上有多特殊,对于老夫老妻的宋夫妇而言,应该是已经把情人节过了。

一伙已经聚在了温爸爸和温妈妈住的别墅,就等着吃上一顿美味可口的晚餐,除了有未婚妻的宋傲,这会儿,已经跟小巧在泰国普吉岛。

温桐一回到帝都的家,随便冲了个澡换身干净的衣服倒在床上盖好被子就睡过去了,醒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她起身漱口,抱着胖墩,和宋梓辄,就过去父母那边,而先前,饶姨已经抱着宋宝过去了。

胖墩被养胖了不少,体积大了一丢丢。

被主人抱着的时候,它伸出舌头,舔了舔温桐的手指。

一进屋,是欢声笑语。

他们围在桌上。

映入耳帘,是宋民航的声音:“易沈,你跟嫂嫂真的好像,说你们是表亲,肯定都没人信。”

易沈笑了笑,这也就是他为什么这么亲近温桐的缘故了,他简直就是想把温桐当成亲生姐姐那般伺候。

“大哥,大嫂过来了。”

“表姐···”

温桐朝他们露出个暖暖的笑,见在安老爷子旁边的婴儿车里,是长得粉雕玉琢的宋宝,她把胖墩放下,蹲下身子,亲了宋宝一口。

胖墩在原地打了个转,摇着尾巴。

宋宝看见温桐,眼睛都亮了。

一会,胖墩伸出舌头又舔了舔宋宝露在外面的脚丫子,宋宝的脚丫子一缩,还咿呀了一声。

宋胖墩表示,它就尝尝味道而已。

宋梓辄离他们不远,声音淡淡的:“你们在看什么?”

“在看嫂嫂以前的照片。”温爸爸把很早之前照的相片都保存在了一本相簿里,时间久而久而,相簿里的照片越来越多。

“大哥,你要不要过来一起看?”

宋老板抿了下薄唇,毫不犹豫的上前,跟他们一块看了起来。

小时候,温桐的身上就带着一股淡淡的书卷气息,她大多数的时候都是安静的,嘴角挂着浅浅的笑,脸上有着未脱去的稚气,怎么看,都是一个惹人惜爱的乖巧孩子。

原本,相簿是宋民航拿着的,后来,不知道怎么的就跑到了他大哥手里,到了他们大哥手里就算了,关键是,他们大哥,看大嫂的一张照片,能看好久,他们想接着翻页看别的,都没办法,所幸没多久,温妈妈就喊可以吃饭了。

“阿辄,一时半会你也看不完,先吃饭吧,今晚拿回去,你再慢慢看,啥时候看完了再给我送回来。”

坐在沙发伤捧着相簿的宋梓辄恩了一声,合上,洗了手,随后入座。

一顿饭吃的其乐融融,过后,温爸爸和温妈妈携手出去散步了,而他们,耐不住寂寞,换个法子寻乐子去。

晚上,给宋宝洗了澡陪他玩了许久的温桐把人哄睡了后,转而去了书房,发现宋梓辄还捧着她家的相簿看的入迷,只见他长腿交叠,灰色的棉质衫,他很随意,偏偏浑身带着一股优雅的贵气,深邃的五官,简直祸国殃民。

她上前把相簿给收了起来:“哪有人像你,看个照片,都能看这么久的,不给看了。”

手里的相簿被抽走,男人抬起了头,嘴角挂着笑:“看你,怎么都看不够。”相片,能看出很多快乐有趣的事,所以,他乐不思蜀的想要窥探他不在温桐时光里的过往。

听他的话,温桐是止不住的害羞,她眼眸灵动:“满嘴跑火车,不给。”

宋梓辄哼声一笑,把人箍进了怀里,双腿并着她的腿不给她动,她整个人就被他锁在了怀里,而她把相簿护在怀里。

他的唇在她耳后轻轻磨着,声音格外的性感:“给不给?”

温桐抖了抖肩膀,一阵酥麻的感觉,心口一颤,柔柔的声音变得更软了:“公平点,我也要看你的。”她还记得在M国的时候,何向晚说过照片的事,心里一直惦记着,不妨今天跟他磨到底。

宋梓辄伸手捏了捏她的脸,轻描淡写的来了句:“以前脾气不好,不小心全烧掉了。”

脾气不好?

温桐顿了几秒,抬头眼神描绘着映在眼底的俊脸,她亲了亲他有点碴人的下巴,一路沿下,停在了他滑动的喉结。

像安慰他一样的亲吻。

“以前没有的就算了,以后,我们可以有很多。”温桐听他的话,心里不禁就开始心疼起他了,毕竟,宋老板的曾经,肯定说不上有多美好的,毕竟,有一个曾经恨他存在,想方设法要毁掉他的女人存在。

宋梓辄听着眸里尽是笑意,在她白皙的颈项,轻轻的啃咬了一口,她白皙的肌肤很快被他留下了一个淡淡的红痕。

室内的温暖,抵过了初春的寒意,夜空里,一辆飞机再次降落在了帝都机场。

他动手打了温月欣是事实,而报警的人,是她的父母,而他的母亲王姝本就与他们不和,在警察里的时候,避免不了唇舌之战,而他母亲,借着他闹出的事提出了离婚,黄兰芳和温海坤同意了,只要他们同意,温月欣在离婚协议上签字的日子就不远了。

时间不算太晚,下了飞机,卓亦凡给可能生气的萧晓晓打电话,没想到,接电话的人却是他的父亲萧海清。

萧海清远比他想象中的排斥他,以前可都没有这么严重。

“卓先生,关于晓晓的问题,抽个时间出来谈谈如何。”

卓亦凡应允了一声,谈好了时间地点,对方的人匆匆的挂了电话。

过了几天,温桐给讨厌洗澡的胖墩艰难的洗了个澡,弄完后,她上楼换了身干净的衣服。

午后的阳光很暖,金灿灿的。

外出的宋梓辄归来,恰巧瞥见这一幕,停在原地,欣赏着。

温桐换好衣服就发现伫在了那儿的男人,吓了一跳。

她踩着碎步上前。

宋梓辄便把她往怀里抱着亲上两口,解解馋。

唇被男人亲的红润,她眼里含着水雾,怕他在使坏,稍微拉开了下两人的距离,问:“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

知道她的心思,男人便不在造次了:“待会还要出去,给你带了爱吃的甜品。”

瞥见他手里还拿了本书,她指了指:“那这个呢?”

“也是给你的。”

听闻,温桐伸手接过,笑着把书捧在了怀里:“哦,那我待会看看里面的内容。”

男人淡淡的应了声好。

没一会,他又出门了。

温桐送他出门,转身到了客厅,把宋梓辄给她带的甜品端进了书房,一边吃,一边翻着书本的内容,她看得很仔细。

书不是新的,有一股放了很久的陈旧味道,页面的四角有磨损,应该是男人看过的一本书,想着,既然是宋梓辄看过的书,她也要好好看看里面的内容。

两个小时后。

等她翻看到了中间的时候,一张保存的挺好的年旧照片就掉了下来,落在她的脚边。

温桐顿了顿,下意识的伸手捡了起来。

照片上的人,不难看出来是谁,分明就是宋梓辄十五六岁时候的样子,他坐在钢琴前,穿着干净的白色衬衫。

男人在少年时期,与现在的气质截然不同,他那般的年纪,一双黑眸冷漠的像冰渣子,嘴角一掀,有股不易察觉的阴损,和些许的放荡不羁,一看就不好相处的样子,然而,那时候,他的样貌,就已经生的很漂亮了。

温桐看着照片,突然就笑了,她哪里会想到,宋梓辄把她的话惦记在心里,还真的找出了一张自己年少时候的照片出来给她。

他把书本给她原因,原来是因为这般。

二话不说,起身去拿手机就给宋梓辄打了电话。

电话很快接通,那头传来他低沉的嗓音。

温桐眼睛很亮,她举起拿着照片的手:“照片归我了?”

“你想要的,都给你。”

胸腔里的心跳震动着耳膜,她轻哼了一声。

一会,那头的男人又问:“还有没有别的想要的?”

温桐想了想:“没有,今天收到这张照片已经够了。”

“就没再想要我身上其他东西了?”

宋宅,除了打扫房间的时候会进的大少爷的房间,此刻,很凌乱,原本,在宋大少爷眼里很珍惜的书本像失去了光环,到处撒落,勇叔正一本一本的给收回书架。

宋君庭路过的看见便问:“我听说阿辄这几天都回来了,怎么都没见过他?”

勇叔回:“大少爷是回来找东西的,找到东西他匆匆的就走了。”

此时,已经出院的温随风,回公司上班好几天了,不过,下午的时候,他的公司,很快来了一名不速之客。

卓亦凡不知道发什么神经来找他,他把人带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一会,温随风的声音带着不可思议:“你疯了?帮你借钱?不可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