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好好聊聊人生/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知道你一直想打拼出成绩,好证明自己并不比我表哥差,我给你推广人脉,你帮我以你的名义跟你二叔借点钱,这不两全其美吗?再说,我又不是不还,你要是不放心,我们到时候可以立个字据。”卓亦凡平心静气的说着。

温随风并不知道他动手打温月欣进医院的事,黄兰芳和温海坤怕影响到他的工作,索性就没说,所以他根本不知道两家已经在商量离婚的事。

卓亦凡来的时候试探了他的反应,发现他看到自己居然没有生气,便猜他还不知道他把他妹妹打进医院的事。

他的表哥高灏,就是把温随风前女友给抢走的男人,说起以前的陈年旧事,他心里的那点恨意不痛快早已经散的差不多,至于他提出的条件,温随风只能冷笑一声。

温随风点了根烟,仿佛听到了天下最可笑至极的笑话:“你还要不要脸了,凭什么以为我会帮你借钱,你攀上的小女友不是家里有钱有势吗,你怎么不去骗几个回来?”

一个出轨的渣男在跟大舅子商量要他给他借钱,真是应了那句,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说到萧晓晓,卓亦凡已经几天没见过她了,上次萧海清约见他,彻底把话给说绝了,可反过来一想,是萧晓晓离不开他,于是,他便有恃无恐。

反正等萧海清把萧晓晓逼绝了,她一定会爆发的,几个月的相处,他把她的性子,是摸透了。

同样,是温随风一而再再而三对他的隐忍,才造就了他的得寸进尺。

卓亦凡上前一把揪住他的衣领口,一双眼睛迸发着阴沉,资金的事一直没有进展,目前,项目已经动工,可手里了一亿多的资金,远远不够,不用多久,肯定会被掏空,能借的他都借了,可数目都不大,而能够一下子借个两三亿的有钱人,他只能想到了温家二叔,毕竟其他人他是连认识的机会都没有,考虑了好些天,他才想着来找温随风的。

温家二叔待温随风一直不错,借钱不难,只要他肯开口。

卓亦凡知道要是以他公司威胁他肯定不够重量:“你要是想你妹妹在我家好过一点,就答应我以你的名义去帮我借钱,要不然她一天待在我卓家,我一天就不让她好过。”

他歪门邪道很多,悄无声息的要对温月欣做点什么轻而易举的事。

他也真是够阴险,一边计划着离婚一边计划着要钱。

“你个畜生。”

温随风睚眦欲裂,恨不得把他当场拧死,一了百了。

“别激动。”卓亦凡拍了拍他的肩膀:“冷静冷静,过几天给我答复。”

他就不信这般威胁,温随风还不识趣做人。

叶美帮不到他,还自己包揽了偷窃宝石的罪名,起初的担忧到现在的不甘心,越想心里就不平衡,所以总想从他们身上捞点好处回来。

*

三月初。

宋老板这段时间,说不上太忙,但是手头里的工作,是怎么都干不完的。

反过来,还是她好些,把安家隐患的问题彻底解决,她挂着董事长的职位,工作上的事并不需要她负责,而她有助理,会隔断时间就跟她汇报公司里的情况,有而琪利亚那边,只有设计出新的设计图了才会定期的麻烦她。

她兴许可以发展一下别的兴趣爱好来充实一下以后的生活。

此时,门铃响了。

饶姨给开了门,发现她手里拎着三个木红色的正方形保温的便当盒,上面还秀有了精致的花纹:“温夫人,你这是做了什么好吃的?”

温妈妈换鞋进来,道:“今天研究了一下寿司的做法,做出来的口感还不错,带过来给小桐尝尝。”

“大少奶奶在画室里画画。”

温妈妈倒是觉得她女儿自从嫁给了宋梓辄,日子过得倒是越发的清闲,而阿辄,惯着她的那股劲,一日比一日深。

两人聊了一会,饶姨就上楼通知了温桐。

她把稍微看起来很乱的画室收拾两下就下去了。

温妈妈做的寿司是用土豆泥做的,配料有火腿鸡蛋青瓜,一口咬下去,口感软软香香,引人食欲大开。

等她吃的差不多了,温妈妈才把另外两个便当盒递过去:“孩子有饶姨在照顾,你现在闲着也是闲着,把寿司给阿辄,小沈送去?你爸跟我报了舞蹈班,下午得去上课。”

温桐点了点头,把这活给应承了下来。

两份便当,宋梓辄的是正常的分量,易沈那份放的比较多,毕竟温妈妈把宋民航的午餐都给考虑在里面了。

把活儿交给了温桐,她就放心了,一脸高兴的走了。

温桐不偷闲,坐着休息会,上楼套了件外套,拎着便当盒就出门了。

是春,整个城市仿佛都带着一股生机勃勃。

她平时鲜少过微购找他,只影出现在楼下的时候,就已经看到了负责来接她的助理,由董事长的助理亲自来接的人,大堂内难免引人注目。

敲了两下便进了他的办公室,她看到了两个高层在挨训,连大气都不敢喘那般。

宋梓辄只穿了一件白衬衫,领口系了一条暗色纹路的领带,那是她今早给他选的,不过,眼下,领带被他解的微松,脖子上的喉结微微滚动,十分性感,宽肩窄腰,双腿笔直修长,在裁剪得体的西装裤衬托下,更显得双腿修长笔直。

很禁欲清俊的男人,然而,他似乎在发火,可他面无表情,所以给人的感觉很压抑。

然而工作中的男人显得更加的有魅力了。

听到推开门的声音,他的视线落在了那抹倩影上,刚刚还冷的掉渣子的眼眸眨眼变得柔和,他把手里头的文件扔还了回去,声音淡漠:“拿回去重做。”

两位高管像被无罪赦免的犯人,浑身一松,拿起文件出去了。

她上前,把便当盒搁在了桌上:“妈让我给你带了她亲手做的寿司,很好吃,你快尝尝,陪你吃完,我得赶着去S大给小沈送。”

听着她的娇声催促,宋梓辄一手扣住她的腰,用力,便把人放在了办公室的桌面上坐着了,他头轻轻的埋在她的肩窝,唇轻轻的触碰她脖子上的肌肤:“你留下来陪我,我让助理去给他送。”

温桐一手搭在他的肩上,一手把玩着他的领带,微微用力一拉,弯着眼睛亲了亲他的下巴,揶揄了句:“这么舍不得我,宋先生?”

柔软的唇,引人想要亲上好几口在尝尝感觉,而他还真就这么做了,浅尝了几口,不在深入,他压低着嗓音,带了几分笑意:“是,一出门就开始想了,要不要来感受一下?”

言语上又占了她的便宜。

片刻,温桐就懂了他话里暗藏的意思,她耳尖发热,直骂了一句坏家伙。

这么软甜的声音骂着,他就只有更想的份。

温桐不敢在跟他斗嘴,哄着人吃完了寿司,她亲了他好几下作为安慰,就带着易沈的那份便当去了S大。

她虽然挺想留下来陪他,不过有她在,男人工作说不定还得分心思,而她上来的时候就发现了他们忙的不可开交,她哪还好意思把送便当的事在麻烦男人的助理。

辗转到了S大,她找地方停车的时候浪费了不少时间。

想想,三月,正是紫荆花开的最灿烂的时候,而S大,整个学校都种植了很多的紫荆树,开花的季节,总会吸引不少人过来这边赏花,这段时间,学校里总会人满为患,而S大,还会搞个紫荆花文化节。

她拎着便当盒,在易沈说的咖啡厅跟他汇集。

一路过去,是繁华叶茂的紫荆花,她都能闻到那股怡人沁香味。

对于在S大出来的学生,要找到易沈说的那家咖啡厅,轻而易举。

十多分钟,她就停在了咖啡厅的门口,推门而入,挂在顶上的风铃,清脆的响了起来。

此时,中午,咖啡厅里的人都坐满了。

目落四周,她就看见了靠窗的位置,宋民航举着手对她晃阿晃:“嫂嫂,这边。”

宋民航在学校里知名度高,众所周知的校草,身为S大的学生进来的时候,就发现了他的存在,此刻听到他欢快的声音,不禁朝他看的方向,悄悄的投了上去。

身材高挑,皮肤白皙,是一个很耐看的美人,羊驼色的宽容毛衣配着长筒的靴子,最令人艳羡的,是她一身淡之若素的气息,举手投足,都像是大世家出来的名门闺秀。

不过,她是宋校草的嫂嫂,说明人家名花有主了。

然而怎么越看,发现眼前的美女跟新来的易教授长得有几分相似。

咖啡店里的通常都是结队而来,此刻想到了才来不久的帅哥教授,他们不禁小声的讨论了起来。

温桐坐在了他对面,把便当盒放下:“怎么只有你在,小沈呢?”

宋民航忙打开便当盒,拿起筷子夹了一块寿司进嘴里,直嚷着好吃,嚼了几下,吞噎下腹,回话:“易大教授刚来电话说系主任找他,晚点才能过来,对了,嫂嫂,你好久没逛过自己母校了,要不待会和我们逛逛再回去。”

正好今天是每年紫荆花文化节的日子,各大社团都有活动。

她想了想就应下了。

宋民航试了一个就没在夹了,显然是有心要等易沈过来一块吃的。

很快,在他们后面一桌,来了几个男男女女。

“你们有没有看昨天晚上发布在校园网关于新来的易教授的帖子啊?”

“看了,博主贴了易教授跟播音系系花在校门口亲密搂在一块的照片,他先前不才给人家系花的选修课的学分扣完了吗,怎么才几天啊,就变了个样,我听播音系的同学说,他们关系好像不简单。”

“斯文败类,真够恶心的,这样的男人,怎么当上的教授的。”

易沈在学校里一下子蹿红,样貌好,年纪轻轻就当上了教授,学校里的女生把他当成男神一样来崇拜,把话说的过度难听的,通常是校里的男同志,而女同志,最多八卦八卦,至于八卦的结果,传来传去,一下子流出了好多个不一样的版本,而学校,想把流言止住,都没办法,那么多学生,就算下了警告,可私底下还是会偷偷谈论。

温桐隐约听到了关键词,抬头:“什么帖子?”

宋民航一愣一愣的,表示毫不知情,他昨天不在学校,今天十点多到的学校,一回到学校宿舍,倒床就睡,压根不知发生了啥事:“大嫂,你等等,我找人问问。”

他掏出手机便问了几个跟自己关系好的同学,一问,才清楚什么事,怪不得系主任把易沈叫了去,兴许,易沈也是一脸懵逼。

等温桐了解情况,嘴唇一勾,她表弟易沈怎么就跟萧晓晓扯上关系了,最重要的是,学校里的流言蜚语都是对他不好的。

明明只是听来的八卦,他们硬是把话说的难听,不堪入耳。

宋民航脸色阴沉沉的,正好一个服务员端着千层蛋糕经过,他伸手抢了过来,也不嫌弃手里的腻歪,另一手揪着自己说话最难听的那个学生的头发,强行的把蛋糕往他嘴里使劲塞。

“瞧你这张嘴说的话跟狗屎一样臭,来,继续说几句给哥我听听。”

被硬塞蛋糕进嘴里的男同学拼命挣扎,抬头一看,发现是宋民航,整个脸都青了,跟他一块来的几个人纷纷闭了嘴,他们是从后门进来的,没料到前面桌坐着的人会是宋民航。

把整个蛋糕塞进他嘴里,宋民航才若无其事的松了手。

男同学被呛的厉害,本来铁青的脸红的像鸡冠花。

其中,有人不服气:“喂,宋民航,我们知道你跟易老师的关系铁,但是我们有我们的言论自由,你凭啥不给我们说。”

“就是,你报复我们,有意思吗?”

“对,大家评评理。”

一时之间,咖啡厅里,满是热议的嗓音,大多数都在说宋民航过分了。

宋民航眉目一横,那种纨绔太子爷的气质给他倾泻的淋淋尽致。

温桐没想到宋民航这么冲动,在众多热议的声音里,她淡淡开了口:“民航,你给人家道个歉,然后去洗手。”

宋民航听到自己大嫂的声音,两眼巴巴的,见她坚持,他不扭捏,大大声声的跟他说了句抱歉,转身寻洗手间去了。

服务员愣在原地,弱弱的问:“蛋糕···”

“记我们的账上。”温桐跟服务员说完,抬起头,看向了刚才说话很恶意的那一桌学生的方向去了:“不过我有义务提醒你们一句,就凭你们刚才恶意抨击的话,会影响到其他人对事实真相的判断,加上是在公共场所,难免会传播出去,单凭这两点,你们是要承担相关的法律责任。”

加上跟易沈挺相似的一张脸,霎时之间,把他们吓得够呛的。

很快,咖啡厅里的人听到,不少人已经没在说下去了。

被强塞蛋糕进嘴里的男同学依然强词夺理,对于宋民航的道歉,他只感觉到了心里添堵的很:“要是不是事实,还怕我们说?摆明了是心里有鬼。”

宋民航洗了手出来,听到他还在满嘴喷粪,恨不得再找一块蛋糕塞他嘴里。

然而,她突然上前,伸手拿起了他搁在桌面上的专业知识书,翻开页面,看了两眼,再优雅的放了回去。

彼时,被播音系系主任叫了去的易沈,推开了咖啡店的门走了进来,他身上飘着冷气,不过还算好,校园里的舆论对他来说影响不算太重。

易沈的声音很平静:“表姐,我来晚了。”

温桐恩了一声,把桌上的便当给收了起来:“换个安静点的地方吃吧,这里太吵了。”

“恩,听得我好烦。”宋民航掏掏耳朵。

这么一说,易沈肯定清楚怎么回事了,毕竟关于他跟萧晓晓八卦满天飞,想到了那个年轻气盛的小女孩,他冷笑一声。

三人出去门口前。

温桐对着易沈来了一句:“刚才说你坏话的学生我看了他的学系和名字,你回头找他系老师好好聊聊人生。”

听见的众学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