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我不止鼻子灵我还喜欢咬人/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学生跟新来的老师闹出这般流言,是大忌,校内的领导自然是关注,若是一般的大学老师,奈于压力,说不定直接开除了,可,易沈,学校要是不给他一个交代还觉得为难。

把帖子传到校园网里的不知道是谁,IP地址是校外一间网吧,校里还派人去查过了,不过查不到什么,那个电脑的区域还是监控盲区,但拍照片的学生,校领导叫去问过了,说是当晚见到萧晓晓从易沈的车里下来,她站的远,没看清,不过两人拉拉扯扯,她觉得两人有猫腻,就用手机给拍了下来。

拍下来之后,她没藏着掖着,不一会的功夫,就流传了出去。

播音系系领导找了萧晓晓,希望她亲自出面澄清这个误会。

萧晓晓今天打扮的很漂亮,甜美的日系风。在这么多年轻的姑娘里面脱颖而出,她乖巧站着:“系主任老师,为了我的名节,我会主动在校园网发个帖子,证明我跟易老师没有任何关系。”

他们系主任听她这么说心里也就放心了:“好孩子。”

等她出了办公室,萧晓晓嘴角就翘了起来,撅的都可以挂油瓶了。

“能整出这些幺蛾子的还能是谁,照片可能是偶然被拍到的,可传出去的人,我百分百确定是她。”没接触多久,易教授就已经把萧晓晓的为人给摸清了那般。

宋民航打了一个饱嗝,问:“你怎么就跟她牵扯上了,这种公主病那么严重的小女生,报复心还这么强,这性子不治治,以后还得了。”

“是她父亲先找我谈了她的问题,有一种病,叫青少年心理疾病,他认为自己女儿的心理可能存在某些问题,想让我开导她,当时我就拒绝了,没想到那天萧晓晓会来找他,接着,萧海清让我顺路送她回学校一程。”

萧海清当时的口气很好,易沈不好再拒绝就答应了。

一旁,温桐安静的听着。

萧海清心里想什么,还是挺好猜的,要是认为她女儿心理上有问题,大可请一个有名气的心理医生给她疏导,萧家这么有权有势,难道还请不起?怎么偏偏就选了易沈?指不定,是看上她表弟这个人了。

“不管她有病还是没病,给沈哥弄出这种影响声誉的事,就该让她吸取教训好好学学怎么做人,对不对,嫂嫂?”

温桐笑着,恩了一声。

易沈一脸幸福,上前揽住了温桐的肩膀,一副我终于有姐姐爱护的模样,令人止不住的想笑。

“沈哥,你把嫂嫂抱得这么紧,我要当小人,我要打小报告。”宋民航很无耻的说了句,他想看自家大哥变成大醋桶的样子。

易沈瞬间黑化,语气变得很轻佻:“打小报告,让你每个选修的课扣十分,信不信哦~”

宋民航浑身鸡皮疙瘩冒起,易沈顶着一张斯文儒雅的脸,可性格,分分钟黑化,可怕程度,中级。

萧晓晓跟卓亦凡约在了校里比较人烟稀少的地上见面,校里校外,她的行踪都被萧海清掌控着,不过,今天文化节,助了她一臂之力,有机会跟卓亦凡见面,还不会被发现。

卓亦凡开车停在枝繁叶茂的一颗大树下,他下了车上前,双手用力抓住她臂,激动地问:“晓晓,你跟那个姓易的是怎么回事?”

不可否认,他在知道事态后,认为萧晓晓可能移情别恋了,要知道,易沈这个男人,长得帅,家境比他好,有权有势,简直就是女生眼里的梦中情人,嫉妒心在心里发酵。

萧晓晓委屈着:“亦凡,你弄疼我了,你是不是不相信我。”

卓亦凡被问的心虚,松了力道,顺势把人抱进怀里:“没,我只是害怕。”

“我跟他,能有什么呀,我最讨厌的人就是他了,校园里那些流言蜚语,是我弄出来的,他欺负我,我还不能整回去吗?”萧晓晓骄里娇气,报复过后,心里有源源不断的快感涌入。

他是老师,对他教书生涯,最重要的不就是清誉吗,流出这样的照片,对她来说,是整死他的一个大好契机,她怎么舍得放过。

卓亦凡听了,心里大呼做得好,不过表面上还是做了虚伪的一套:“萧晓晓,你这么做会不会太鲁莽了,万一查出了什么···”

“不会,亦凡,你不用担心我,我做的很小心,没人知道的。”

两人你依我浓的,分开了这么多天,对她这种被恋爱冲昏了脑子的小女生,受不了这么多天没见的思想。

卓亦凡好几天没抒发心里的压力和生理需求,光是亲吻,已经是没办法满足他了,连哄带骗,把人哄回车里,美美的干起了正事。

下午。

体育馆中心,里面已经挤满了人。

宋民航参加了校园十大歌手的比赛,这是文化节的活动之一。

站在舞台上,穿着黑色铆钉风衣的他,上了舞台之后,变得很耀眼,他的歌声,有着年轻蓬勃的朝气,而嗓音醇朗,有惑人的力量,混着摇滚,澎湃人心,就好像挣脱了牢笼,展翅高飞的鸟儿。

他适合站在那个地方儿。

台下学生的追捧,评委听得入迷,校园歌手的第一名会是谁已经悄悄的浮现了水面。

温桐在自己曾经毕业的地方,再度踏下了她的脚迹,她拜访了曾经教过她的老教授,老教授还记得她,见到她的时候,挺高兴的,扯着她说了很多。

就在大伙儿把心思都落在了文化节上的时候,萧晓晓在校园网上发的帖子,再度引起了关注热议。

【易老师和我之间是很纯洁的师生关系哦,之所以那天跟着易老师一起回校,是因为那天他跟我父亲见面,我正好有事去找我的父亲,我们两人不小心碰上了,然后是我父亲拜托易老师送我回来的,抱在一起完全是误会呐,我那时差点摔了,易老师好心的扶了我一把(调皮)】

像是在解释,可牵扯出来的内容,已经足够那些脑洞大开的大学生浮想联翩了。

妥妥的玛丽苏爱情的味道。

尤其是,这两人还是师生关系。

本来还没这么容易让人想歪,毕竟萧晓晓有个富二代男朋友,可这段时间,发现那男人没有来找过他了,众人都在想他们是不是分手了,然后萧晓晓跟易沈之间,要擦出爱情的火花?

可师生之间谈感情,本就是禁忌关系的存在。

她把帖子发出来,易沈很快收到了通知,上了校园网,大致的看了。

温桐当时还在他的身边,没漏掉她这么精彩的解释,她看了之后,让易沈不要在意。

易沈装可怜:“表姐,下面评论的都说我想老牛吃嫩草。”

这么年轻人,太梦幻主义了,虽然有学生为他不忿,但是少数,谁让他刚来,人气还没积攒够。

而外人始终不太清楚他的岁数,那些学生,一般以为他年龄已经三十岁左右了,事实上,他大不了他们几岁。

温桐笑的淡淡,安慰他:“哪里,她连给你提鞋的资格都没有,明日你联系他父亲来学校亲自帮你澄清,她这伎俩,翻不起大浪。”

易沈知道要怎么处理的,他恩了一声。

文化节,到了晚上,依然热闹。

只不过,温桐看着时间就回去了。

宋梓辄在家等了她好些会,温桐才在灯火阑珊时,缓缓而归。

饶姨还在厨房里做菜。

男人就缠着她了。

在她锁骨处轻咬吮吸,一会,白皙的肌肤留下一个鲜红的痕迹,深沉的眸愉悦眯着,辗转流连舍不得松嘴,好一会,他道:“有花香味。”那是,不属于她的味道,但混在她身上,出奇的让他喜欢。

“胡说,我怎么没闻到。”温桐嗅了嗅自己衣袖,什么味儿都没有,但他埋在她颈间呼出来的气息,酥酥痒痒。

宋梓辄目光深深地锁着她,在她秀发间徘徊:“有。”

“你属狗的,鼻子这么灵。”

他道:“我不止鼻子灵,我还喜欢咬人。”

两人说说笑笑,在厨房的饶姨听到外面传来的声音,心想大少爷跟大少奶奶的感情真好,她得在厨房里多呆一会。

沙发,宋梓辄倾身把人压在身下,困在怀里不给她动弹,挑起她的下巴,侵袭进她的檀口。

彼时,温凉的手掌,滑进她的衣服里抚摸了她细腻的肌肤,一转,停在了她的肚脐眼把玩。

饶姨在厨房里,随时有可能从里头出来,温桐清眸泛着水雾,呼吸渐渐不平稳了,见男人还没有收手的迹象,急了。

“便宜占够了,你快起来了,准备可以吃饭了。”她压低声音在他耳边说。

“夫人是在提醒我吃饱了就能饱暖思淫欲了对吗?”

温桐薄怒,被噎了一脸,此时,男人已经松了力道,她轻轻一推,就能把压着她的男人给推坐旁边,她心脏承受能力,不知不觉中,比以前,强大了些许,总而言之,能坐怀不乱,已经很不错了。

吃过了晚饭,两人带着宋宝出去散步,去到小公园,她把宋宝放在了沙子堆里。

小公园里很多小孩,童稚的声音响个不断。

在沙池里,还有另一位看起来挺年轻的妈妈,她看着温桐和宋宝,还有离站不远的宋梓辄,不禁,跟她聊起了天:“你老公对你和孩子很好吧,我经常带孩子来这儿,每回都能见到你们带着宝宝出来散步,真羡慕啊,哪像我老公,整天忙着家里生意,能抽空带着孩子出来玩的时间都没有。”

宋宝手里抓着沙,眼睛亮盈盈的。

温桐眼里很温柔,淡然说之:“每个男人对待家庭的方式都不同,听你的语气你也没埋怨你老公,你老公平时对你和孩子应该很好。”

“是啊,不过女人不都贪心,希望自己老公能分出多点时间陪陪自己和孩子,你宝宝多大了,真可爱啊。”

宋宝是九月九出生的,她摸了摸他软软的头发:“六个月了。”

对方挺热情的,两人挺聊得来。

这时,她三岁大的孩子从滑梯那边跑了过来,一边跑,一边叫着:“妈妈,妈妈,我们回家吧,我想看喜洋洋和灰太狼。”

“好,不过要洗完澡才能看。”

“来,和小弟弟说再见。”

三岁的小男孩看着宋宝飞了一个吻,不知何时,宋宝也在看着他了,兴许刚才被他的声音吸引了。

对方抱起孩子,拿着他的玩具,就回家去了。

宋宝眼睛睁的很亮,像一颗璀璨的黑宝石,他抬起了小脑袋,看着温桐,发出一声有些模糊的音节,声音很奶气:“麻···麻?”

温桐怵然低下了头,愣了几秒,瞬间,内心很快被喜悦的情绪给覆盖。

“宋宝。”

宋宝回应:“麻~麻。”这次发音比刚才的好了些许。

“阿辄!”

远处,男人闻声,立马转头看了过去,他和那些上前过来交谈的其他孩子的父亲说了句失礼,就往她的方向过去了。

身材高挑清俊的男人在她旁边蹲下:“怎么了?”

温桐高兴的在他眉眼亲了几口,语气颇为自豪,她迫不及待的跟他分享:“刚才宝宝会叫妈妈了。”

身边的娇妻,秀雅的脸上满满的高兴,男人的心跟着软了起来,捧着她的脸,亲了几口,所谓的礼尚往来,你亲了我,我肯定要亲回去。

刚才的叫声,早已经引来了不少人的注意。

被男人这么一亲,她反应回来,脸颊微微泛红,她把宋宝从沙池里抱了起来,拉着男人的手,离开了公园。

走后,两人准备过温爸爸和温妈妈那一趟。

快到了他们的住处,远远一看,有个男人的声音从里面出来,上了停在他家门口的车,往前面开远,走了。

温随风因为脑部受伤,头发已经被剪了,此刻,留着板寸头的他很容易被认出来。

进了屋,和家里人打了招呼,而安老爷子就把宋宝抱到身上了,老爷子对他好,宋宝表现的也很亲近他。

“妈,刚才来的人是随风?”

“是随风那孩子,他带了些东西来探望我们,气色看了起来是好了不多,不过人倒是更加清瘦了,我跟你爸,都觉得他有什么难言之隐,可他硬是不说,坐了会,他就说还有活没干完,回去了。”

两人多少对温随风的性子有些了解,比较傲,从小自立有想法,长大后,对事业很有野心。

“小桐,怎么说随风一直对你都挺不错的,虽然上次你妈妈骨折的事,他帮着黄兰芳跟求情,不过站在他的立场想想就好理解他了,要是他真有什么事,你看能不能帮个忙。”温爸爸道。

两人都开了声,若温随风真有什么困难,温桐没了坐视不理的理由,她应承了下来。

他们来这边的缘故,就是想分享一下宋宝能叫妈妈的事儿。

这么一说,一家子都乐了。

温随风来探望两人,实在是卓亦凡把话说的话狠了,他没办法不在意,一念之间,他还真想要妥协找他二叔二婶要钱,不过见了两老,他反而说不出口了。

他在两老面前都不肯说出自己的难处,温桐索性懒得问,找人去查,比从他嘴里说出来的快多了。

次日中午,温桐手里拿了一个牛皮袋,去小区附近的顺丰物流寄了当地急件,填写的到货地址是帝都S大,寄完件,她心情很不错,再开车去一趟温随风的公司。

婚纱公司,装修的很文艺。

当助理通知有人找自己,他出去一看,发现是温桐的时候,他很震惊:“小桐,你怎么会来?”

温桐感觉到他的拘束,眯了眯眼睛:“你让我站着跟你说?”

“进我办公室说吧。”温随风说完,又让助理泡一杯茶待会端进来。

助理感觉到他们老板对眼前秀美的女人的重视度,转身去茶水间泡茶了。

他的办公室不算大,办公桌上的烟灰缸有很多烟头,瞧办公室干干净净的,垃圾桶也没什么垃圾,加上有未消散去的烟味,她道:“一上午就抽这么多烟不怕得肺病?”

“只是最近工作上的事比较烦,抽的比较厉害而已,要是烟味你闻着难受,我们去会议室说。”

温桐笑了笑:“不用了,阿辄偶尔会抽烟,烟味,不碍事,只不过是不是工作上的事,你心里清楚,我都查过了,姓卓的,威胁过你对不对?”

------题外话------

谢谢y2y2y 送了2朵鲜花

QQ448776092b41bb 送了1朵鲜花

WeiXin18155a9978 送了3朵鲜花

]138**8621 送了1朵鲜花

jean7022 送了66朵鲜花

134**6264 送了9朵鲜花

感谢打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