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少了一个蛋蛋/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J手搂着一个美女的细腰推开了办公室的门,两人甜甜蜜蜜,有说有笑,他发现在办公椅上坐着的卓亦凡发愣,表情惆怅若失。

“亦凡,下午不是有个饭局吗,你怎么还愣着?该不会在想你家萧妹妹吧?”

他的心情不错,还有心情开卓亦凡的玩笑。

卓亦凡没理他,握着手机再度回拨温随风的号码,可响了两下,那边只有冰冷的女声: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他的号码被温随风拉黑了。

温随风对他态度转变,是不是意味着在他背后已经有人为他撑腰了,很有可能就是他一直畏惧着的两人····

他的惶惶不安,仿佛世界末日了那般。

心就像沉入了冰水里,他只能痛苦的呼吸着,怎么会,他一直都做得小心翼翼,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小J跟他说话,他一声不吭的。

不禁小J露出了狐疑的眼色,他上前,坐在了办公桌上,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喂,卓亦凡,你想···”

与此同时,办公室的门被敲的作响。

没等回应,蓝天集团的一名负责跟进他们新项目的经理一脸急色的推门而入,张嘴来了句:“卓总,出事了。”

卓亦凡和小J不约而至的看向了他。

经理顶着压力:“719项目工程,我刚收到了上面下来的文件,说是项目不让继续搞了,得马上撤回,过两天上面就派人下来视察。”项目原本进行的很顺利,只是这下来的通知,把他们搞的措手不及,没法子应对。

前期投进去的钱就意味着要打水漂了,估摸一下,好歹一个多亿在里面了,毕竟前期是要一下子投入那么多的资金去开发。

小J张大着瞳孔,粗气一喘,嚷了一句:“什么?”

经理唯唯诺诺的把话再说了一遍。

项目不让搞了啊,这么难懂?“两位老总,到底要怎么处理啊,若是上面不让咱们干,我们干不下去啊。”而他打探过了,政府那边给的理由都是那么的冠名堂皇,再问都问不出什么来,经理心里打着小九九,猜想是不是他们老板背地里得罪了什么人。

卓亦凡呼吸一滞。

等他回神的时候,小J已经两手揪着他的衣领,一脸阴郁,因为生气,他整张脸都涨的通红:“卓亦凡,你到底在搞什么鬼,当初你不是再三保证项目没问题的吗,这才动工几天,就出了问题,你玩我们啊。”

他们手头里的闲钱都砸了进去,白白损失了好几百万,不心疼才有鬼。

卓亦凡心有点虚,他总不能让小J他们知道项目搞不成问题原因出在自己身上吗?

他烦躁的小J推到一边去,理直气壮地:“别搞得出岔子是我愿意是的,要是项目真废了,我的损失比你们还严重。”

小J烦躁的抓了抓头发,急中生智的,忙道:“萧大小姐家里不是当官的吗,你找她说说,看能不能帮上什么忙。”

找萧晓晓,是个不错的主意,萧海清虽然对他有意见,不待见他,可是她家里其他人,她不是一直说很疼爱自己吗,若是她能在她妈和爷爷面前说说,兴许萧海清就算不乐意但他都得帮自己一回。

“成,晚点我找她。”

两人最近联系都是小心翼翼的,大多数都是用微信保持联络,就算萧海清守着她女儿平时生活的动向,他总不可能连她网络隐私都要偷窥。

只不过到了晚上,他发微信过去,那边一直没有回复。

他一个饭局谈的,已经晚上十点多了,从包厢里出来,他摸索着裤袋里的手机,脸颊喝的微醺,他晃了晃晕沉的脑袋,正要拨萧晓晓的电话,手颤着,些许拿不稳。

彼时,几个男男女女喝醉了酒,在走廊吵吵嚷嚷,他心烦的很,往楼梯间去了。

电话响了好久,都没接。

他一阵心烦意乱。

隔了几分钟,有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闯入,他没有犹豫,很快就接了,那头,萧晓晓是用自己母亲的手机给卓亦凡打的电话,毕竟她母亲疼自己,一番责骂追问后,少不了的心疼。

这回,她彻底的被自己父亲关了禁闭,她只能趁着自己母亲去了楼下,偷偷拿了她的手机给卓亦凡通了电话。

“晓晓。”

萧晓晓眼睛哭的红肿,声音沙哑,依然带着哭腔,她就哭着,一句话都不说。

卓亦凡听得心慌慌,忙追问怎么了。

“你还问我怎么了,卓亦凡,你这个骗子,都跟别的女人结婚了还来招惹我,我什么都给了你,你就这么对我的?”她的情绪甚是激动,紧拽被子的手青筋隐现,可她的质问,心里却还是期盼卓亦凡能够给自己不一样的答案。

卓亦凡没想到在自己不知道的情况下,萧晓晓已经把他隐藏的秘密给发现了,他顾不上她是怎么知道的,情急之下,只想着怎么挽回她。

“晓晓···”

突然,电话那头传来一声不怒自威的声音:“萧晓晓,你在干什么。”

下一秒,就是嘟嘟嘟的一阵忙音。

不知不觉,卓亦凡对萧海清无形之间存了一丝的心理阴影,听到他的叫喊声,自己着实跟着心跳重重的跳动了几下,他脚一后退,随着哐当的一声,他整个人是往后仰去,人高马大的男人,狼狈的翻滚下楼梯。

痛苦的闷哼声持续着,片刻,他忍不了那种致命的痛感,晕厥了过去。

隔了差不多半个小时,跟他出来谈生意的商人迟迟不见他回去,便出来打他电话寻他,没料到,他已经摔在了楼梯间里,昏迷不醒。

某个商人把他翻转了过来,瞧着他裤裆那块沾满了血,有不少摔碎的酒瓶,他脸色诡异的一变,一时半会不知说什么好,沉默几秒才道:“这玻璃扎的还真是···”

其他几位面面相觑,有的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卡裤裆,悻悻然道:“老子看的都有些疼的扎心了,哎哟卧槽,不敢看了。”

别的连忙催促了:“赶紧送医院吧。”

小J脱下西装外套盖住了他的受伤部位,几人合力,把他抬走。

隔天一早,医院就传开了一个消息,无非是昨晚送来一名醉酒的男人,意外的受伤,虽没有真正的祸害到他传宗接待的地方,可因为伤势严重少了一个蛋蛋,卓亦凡醒来的时候知道噩耗,二话不说,再次晕了过去。

他这意外伤势真是独的上天恩宠,说起来,在医院算是新鲜事儿,据说还是个公司老总,长得还挺帅的,医院里的护士自然更嘴碎到处聊了。

临近中午,一阵愤怒的咆哮声从某间高级病房传了出来,护士端进去的饭菜被他摔在了地上。

护士吓了一跳,瞧着撒在地上到处的饭菜,油腻腻的,没说什么,出去拿了扫把拖把进来,安安静静的清扫完,关门出去。

“什么啊,别的断肢残腿的都没来脾气,他不就没个蛋儿,瞎折腾什么劲。”

少了一个蛋儿,对卓亦凡这种隔几天就在女人床上的男人而言,应该比断肢残腿还严重。

*

这一天,宋梓辄在外面,依然有应酬,来谈生意的几个老总都是酒罐子,喝起酒来,既是爽快,偏还喜欢∑最烈的酒,那茅台,简直当白开水喝似的。

有个老总胃不好,喝不得太多酒,喝了小半杯的茅台,他就换成了啤酒,啤酒纯度低,对他们这些经常饭局的人来说,喝半打都醉不了,胃的承受能力更好些。

“宋总,喝,这回不喝够本,不知何时才能再有机会再同台共饮了。”

“想一块去了,来,干了。”

一名长相豪迈粗犷的商人在他的酒杯里再倒满了一小杯茅台。

拒绝不了他们的热情,宋梓辄再度浅饮了几口,喉咙处,便是白酒的辛辣,缓缓入腹,向来他温凉的体温,都变得炙热无比。

难得他不回家吃饭,温桐扒了几口饭,感觉就饱了。

厨房里,醒酒汤的味道一直飘散着,应酬少不了喝酒,温桐怕宋梓辄今晚上喝多了回来难受,便让饶姨熬着。

吃过了晚饭,她踩着点,带宋宝出去散步。

与此同时,还在应酬的男人,酒意一直在体内翻腾,白皙的骏颜,难得露出了一丝红晕,本就生的俊的人,此刻带着一股禁欲的美感。

宋梓辄对他们之间谈论的话题谈不上感兴趣,偶尔说上两句,不至于把气氛搞得尴尬。

很快,又一瓶茅台见底。

其中,一名商人晃了晃手,抵制在继续喝下去,他笑着说了:“不喝了,不喝了,在喝下去,指不定我就变成了第二个蓝天集团老总了。”

有的人不知道,便问:“啥意思啊?”

听到蓝天集团,宋梓辄眉梢一挑。

“还能有啥就是那蓝天老总,昨天夜里应酬喝多了摔伽蓝KTV的楼道里,被玻璃刺伤这儿了。”说话的人指了指男人裤裆的位置再道:“听说,少了一个蛋。”

众人一听,难免哄笑一堂。

“他还真够倒霉的啊,以后还能举不?”

“谁知道啊,不过听说还挺年轻的。”

聊到这种话题,他们兴致焕然,同情倒是有几分,奈何,同情不能当饭吃。

宋梓辄眼里一抹深意拂过。

卓亦凡倒好了,他们都还没对他做出该有的惩罚,他自个出了事。

应酬过后,助理把人送回家里,看着他们老板在迷离的夜色中,进屋,他才上车,远去。

晚餐,温桐没吃什么,怕晚上睡觉被饿醒,她煮了面,有点烫,她便搁在了桌面上,自个坐在了沙发上,双腿曲叠,拿着手机,聊得欢快。

柔和的灯光将她的眉目映的特别柔和。

听到玄关处传来的动静,她起身,上前,稍微靠近,就闻到了他身上的酒味,混着他清冽的气息。

宋梓辄把外套脱了,领带早已经松开,手腕处的袖子挽的老高,他今天穿的是深色系的衬衫,所以,温桐很容易就发现,他颈项,微微泛红,还有耳根。

温桐把他衣服拿在了手里,语气稍微带着几分埋怨:“今晚怎么喝这么多酒?我还叮嘱你了,宋先生。”

男人的声音喑哑的性感,笑着解释:“今晚的几位老总比较热情。”

温桐感觉自己的耳朵被他的声音线条电的酥麻,她轻声笑道:“我看不是热情,他们压根就是酒鬼吧。”

宋梓辄回眸一笑,一副你明白就好的表情。

温桐跟他齐肩并走着,双手自然而然的缠上他的左臂:“喝这么酒,胃难不难受?难受要跟我说,我给你拿药去,下午的时候,我让饶姨准备了醒酒汤,待会你喝一碗。”

柔柔的声音在旁念叨着。

宋梓辄就安静的听着,并没有一丝厌烦,反而很享受她的关心。

深邃的眸里满是深情,他把人圈在怀里,细细柔柔,偏带着侵占性的吻了起来。

喝了酒,身体就像着火那般令人炙热,怀里的人的柔软,不禁让他呼吸乱了几分。

酒的味道,甘甜却又辛辣。

温桐挨着他,被他滚烫火热的气息包裹着。

突地。

进房休息了的饶姨出现了,看到眼前吻得情深的两人,不禁笑了笑,准备回房的时候,腿一个不小心哆嗦了一把,撞到了旁边的桌椅上,发出了声响。

霎时之间把温桐的意识给惊了回来,她慌张的推开男人,脸冒着热气。

饶姨怎么说都是长辈,被撞见了两人亲密,终究会觉得不好意思。

“饶姨···”

“大少奶奶···”

两人同时开了口。

宋老板眸里含笑的看着发窘的某人。

饶姨倒是很快没觉得什么了:“大少奶奶,你别害羞,你跟大少爷本来就恩爱,在家里亲个嘴啥的,很正常的,我啊,就是有点老花眼,没看清楚路,撞到了。”

温桐刚才就是吓到了,现在多少都释怀的差不多了,只不过宋梓辄在旁边笑着看她,她才····

“饶姨,你撞哪儿了,我给你拿药油擦擦。”

饶姨想说不用。

奈何温桐已经吧嗒吧嗒的跑上了楼找医药箱,找药油去了。

等她把药油拿给饶姨的时候,宋梓辄已经在厨房,拿了碗,乘了一晚醒酒汤,悠然自得的喝了起来。

年纪大了,磕到的地方很快淤青了,饶姨擦了药油便把温桐给推出自己房间了:“大少奶奶,你去陪大少爷吧。”

------题外话------

感谢铃鹿紫霞 送了21朵鲜花,还有一颗钻钻~

WeiXin18155a9978 送了6朵鲜花

我来守着云开 送了2朵鲜花

]WeiXin18155a9978送的3朵鲜花。

还有送评价票和月票的宝贝儿,感谢,(*^__^*)

月底啦,手里的票票不要忘记了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