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王老吉都救不了他/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室内灯光灿烂,照亮一室温暖。

温桐洗浴出来,只瞧屋内没人,反倒是在阳台外面的摇椅上,余光瞥见一抹清俊的侧影。

三月春的夜晚,带着些微的凉意,她见宋梓辄穿的单薄睡衣,拿过一件披肩,便在他旁边坐下,用披肩把两人给裹住,一同看远处光景,从他们的放远的视线,夜色中有若隐若现的灯火闪烁,透着一股寂寥。

“穿得这么少就坐在这,不怕着凉?”

“吹吹风,醒醒酒,再说要是感冒了能有你照顾,怎么说还是我赚了。”沉吟片刻,对视她的眼眸,便道。

“你分明就是想偷懒。”温桐小声嘀咕。

闻言,宋老板眉梢一挑,亲昵的把人揽着靠近自己怀里,笑问:“你怎么知道我想的什么?”

她嗫嚅了嘴巴,娇哼了一声:“就是知道。”说完索性靠着他的肩膀,感受着他在自己身边传递过来的踏实感。

宋老板沉声:“都成我肚子里的小蛔虫了。”

温桐:“······”

宋梓辄看她一脸吃瘪,心情愉悦,下颚轻轻的磨了她的秀发,在她鬓颊间落下一吻。

他宠溺般的动作,温桐索性不跟他计较了,双手缠上他的腰,说起今天自己知道的消息,她看着男人的侧颜,语气散漫:“今天季泠跟我说,卓亦凡受伤住院了。”

卓亦凡住的医院,正是季家所开,季泠在医院里,有什么风吹草动,他都能知晓一二,况且,卓亦凡,对他们来说,身份算是比较特殊,当季泠知道他少了一个蛋的事情后,自然会忍不住跟温桐提。

宋老板倒不怎么上心他的事,随意的回了句:“今天谈生意的时候,听他们说了。”

“都传的人尽皆知了。”温桐莞尔一笑,声音带着淡淡的喟叹:“他以后恐怕走到哪儿都摆脱不了少了个蛋儿的阴影了。”

他这意外受的伤,还真是令人嘀笑皆非,就好像老天爷给人提醒,坏事干多了千万别走夜路。

宋梓辄低垂下眉眼,像发现了什么新大陆那般:“你在幸灾乐祸?”

被男人说穿了心思,温桐倒不尴尬,大大方方的承认了:“他是叶美的情夫,叶美偷项链那天在酒店等的人,我相信肯定是他,虽然说赵佳受伤是因为为了追抢一个包,可事情起因,终究还是他先起的头。”

既然是他先起的头,没道理还让他逍遥法外。

“还有他意图借温随风的手欲想坑爸妈的钱,一肚子坏心思,他都没有三头六臂,还敢这么肆意妄为。”

光是这两点就知卓亦凡是心术不正,心思险恶,况且他还是个不顾家庭妻女的坏男人,才少了一个蛋蛋,又不是不能人道,算便宜他了。

宋梓辄眸光泛着柔意,伸手在她眉眼间轻抚几下,她向来对无关紧要的人抱着避而远之的态度,不过问不给予评价,可对卓亦凡,她心生厌恶之意倒是厉害,可见他的人品真不是一般的渣。

他都把主意打在了他们身上,宋老板自然是不会跟他客气了。

“小人心思,你要是讨厌他,我把他赶走便是。”言语之间,透着一股对怀里人的娇宠。

温桐心头一甜,像被一股清甜的泉水浇灌,她唇角绽放一抹笑意,晃了晃头:“没有那么严重,教训教训就好,再说,他这样的人,你看都不用你出手,报应就来了。”

再说,萧书记都还没出手。

萧晓晓是傻,不懂人情世故,但萧海清不一样,他怎么可能容忍的了卓亦凡此般行为,他为了什么接近萧晓晓,他怕是心知肚明。

宋老板唇边勾着笑容,不知心想什么。

忽而,他全身的注意力都落在了某个位置,瞳眸微微收缩,薄唇微微抿着,低下头,不可思议的看着她。

温桐一手不知何时落在了他象征着男人的部位上,只见她翘长的睫毛如蝉翼,眼里分明带着羞涩,她不敢用力,只是轻轻搭着,但即便如此,她都感觉到了那沉淀的重量,温桐不敢看他,抿嘴说了:“其实他的事就是在告诫你们这些老总,以后少喝酒,喝酒···伤身。”讲完,她用手肘推了推男人的手臂:“还有···你以后少点欺负我,知道不。”

手轻轻的握了一下,她就麻溜的松开了。

两人是夫妻,身体碰触经常的事,再说,亲密的事他们都干了,她这般动作,也没什么的吧。

身体才沉下去不久的安静,再度有了翻腾之意。

温桐要是知道她这么轻轻一碰,男人反应这么大,她肯定不会轻薄他。

本就喝了酒,心里便有一缕浮躁之意,被温桐这么一出,火上浇油,烧的旺起来了,宋梓辄把她抱起坐在了自己腿侧,头伏在她的肩窝:“小桐,你真会挑火。”

温桐顿了几秒,一脸不好意思:“冰箱里放了王老吉,我拿过来给你降降火。”

王老吉都帮不了他。

宋老板轻笑出声,撅住她的唇,磨咬着:“我不要它,我需要我老婆。”

此番,就算今晚的夜色静寂没啥看头,在某人心中,今晚的夜色,铁定是最美的。

······

卓亦凡受伤住院的事,在B市的王姝收到了帝都亲戚的告知,心急如焚的赶了去帝都。

只是,感觉男性尊严受到了侮辱的卓亦凡,在医院呆着的几日,脾气不好,经常打翻东西泄气,再说,他都没脸面在帝都待下去了,现在圈子里,谁不知道他少了一个蛋的破事。

除此之外,他害怕萧海清不知何时会来找自己算账。

出了气,他问王姝:“妈,我跟温月欣离婚的事,她签字了吗?”

王姝答:“还没,她说要孩子跟她,你爸不太乐意,所以一直僵持着。”

卓婉婷毕竟姓卓,就算是个女娃,怎么都得跟着他们卓家。

卓亦凡握紧拳头,那晚上受伤的时候,那种痛不欲生的滋味,至今还缠绕在心头,医生说没有伤害到根本部位,可他能不能举,还是个问题,万一以后都他那个地方都站不起来了,岂不是卓婉婷是他唯一的孩子了?

病房的门被打开,小J面色有异的走了进来,“亦凡,你跟萧晓晓,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我今天去了学校找她,可是她同学那边却说,她要被她父亲送出国念书了。”

出国念书?

卓亦凡的心思甚是复杂,虽说一开始他是看中了萧晓晓的身份才接近她的,可相处的时日,他早就把萧晓晓当成了自己未来身边的女人,纵使他风流花心,可萧晓晓,在他心里的位置,还是最重要的。

卓亦凡一动,某个部位立马传来撕裂般的疼痛,他睚眦欲裂的冷抽了一口气,他情绪不受自己控制:“妈,你赶紧让那个女人跟我离婚,都是她害了我,要不是她阻碍着我,我跟晓晓,早就名正言顺的在一起了。”

彼时,他把错全都怪罪在了温月欣的头上。

“亦凡,婚是一定要离的,你别急,妈回头,一定让她在离婚协议上签字。”

“妈,那个孩子,她要是要,你们就给她,不就是个孩子吗,我卓亦凡,又不是不能了。”

在旁的小J总算把事情撸清楚了,大概是卓亦凡背地里隐瞒的事,被人家发现了。

小J脸色隐晦的变了变,神色不明的看着他。

项目还没开始实施就已经亏损,卓亦凡得罪的人,他还能在帝都混?他说了句我可不管你了,就走了。

王姝察觉事情的严重性,心里急,可是又帮不上忙,再说,他们卓家在帝都无权无势,她儿子,只有受欺负的份,还有那什么萧家,虽然是他儿子不对但要是能家长之间好好谈谈,不是不行,但,只有离了婚,他们才有那个资格去跟人家谈。

·····

又是一个周末。

胖墩养了几天,又能活蹦乱跳的走动了,此时,它在温桐脚边打着转,摇着尾巴,一脸蠢萌,时而用舌头舔一下自己高贵的爪子。

此刻,劳瑜语提着一个小行李箱,跟在温桐后面进了门。

时隔一年多,她又来帝都了,而这次,她是得到了自己父亲的准许,光明正大的过来的。

饶姨抱着宋宝下楼,发现自己大少奶奶带了一个年轻漂亮的姑娘来到了家里。

劳瑜语咧嘴:“阿姨,你好,我是劳瑜语,你可以叫我小语,我是小桐姐的朋友,这两天,可能要在这里小住几日。”她不是第一次蹭住,有了开头,自然会有第二次。

“你是大少奶奶的朋友,欢迎。”饶姨笑呵呵的道。

劳瑜语放下行李箱,她还见过温桐的儿子,迈着小碎步上前,看着饶姨抱着的宋宝:“长得真好看,嘴巴像小桐姐的。”

温桐端了杯水从厨房里出来递给她,劳瑜语伸手接过,并说了声谢谢。

“说吧,这次来帝都,想做什么?”

劳瑜语手捧着杯子,低头看了眼地板,好几秒,才重新抬起了头:“以前不懂事高中没毕业就不念了,我想要参加今年的高考,过来帝都,就是想看看这边的学校的情况,再说,我在这边不熟,就跟你认识,就想让你带我去看看学校。”

帝都,除了S大,还有两所学校,C大,和X大,都是全国知名的高等学府。

温桐问:“你过来这边念大学,不追你喜欢的人了?”

劳瑜语嘿嘿一笑:“努力过了还追不到,我想想那就算了吧,感情上的事,勉强不了。”她语气看似轻松,但总是偷着用一股心酸。

温桐拍了拍她的肩膀:“对你来说,他已经是老男人一个了,你能放得下就好,明天,我带你去看学校。”

劳瑜语点了点头,咧嘴一笑。

宋老板倒是知道劳瑜语要来,当天晚上,两人带着她过去温爸爸和温妈妈那边吃饭。

劳瑜语是真心想要上大学的,在学习方面的事,温桐,都能给予她很好的意见,一上午的时间,两人逛了C大,X大,如今,准备去S大。

在S大附近的餐馆吃过了午饭,温桐带着她往S大校内溜达着。

“S大是你的母校,要不我第一志愿就填S大好了,而且你还说你表弟在这里当教授,以后我想干点什么,好照应啊。”劳瑜语道。

温桐笑着:“S大各方面的专业都不错。”

劳瑜语皱着眉头:“S大录取的分数线,对我来说还挺为难的。”

与此同时。

萧晓晓,还有她的母亲,正陪着她一起回校办理一些出国的手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