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跟着老婆身边不怕没肉吃/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够了。”幸好只是一次性的。

温桐的眸光与他对视,只瞧着那双眸深,波澜不惊,像是要把他瞳孔倒映的剪影给锁住那般。

劳瑜语捧着水杯,眼里含笑的看着他们二人,她与他们生活的世界不一样,她的相对比较黑暗一些,她见过很多始终乱弃的,还有的为了还赌债,甚至能够出卖家里人的,还有,她喜欢的人不喜欢自己,前段灰暗的日子,她差点都不在相信这个世界有爱情这玩意了。

温桐一手摸了摸自己卷柔的发尾,“不是好看吗?”

“是好看,但是烫发会伤发。”宋梓辄舍不得那么柔顺的头发失去了它的光泽感,原生态的,才好,但不想她弄头发的原因,还是自己私心重。

温桐淡淡的哦了一声,不在纠结。

劳瑜语在旁忍不住想窃笑,忍住了后,皱了眉头说了,“宋大哥,烫了发,好好保养,头发受伤的可能性比较低,要我说染发才伤发,刚才洗头的时候,那小姐姐还说我掉发严重了。”

温桐当时就在她隔壁,给她洗发的护理还让她用生姜洗发,知道她心里介意,“你是压力大才掉的头发多。”

两人说的话,宋老板插不上嘴。

菜来了,他给人盛了清汤,搁在她面前,筷子夹的菜,几乎都是先送她的碗里。

温桐是习惯了跟男人吃饭的时候,他的举动,她自己觉得好吃的菜,也会夹给他尝尝。

红烧鲫鱼,她夹了块香嫩的鱼肉凑到了他的嘴边,“吃肉。”

宋老板眸里含笑的看着她,张嘴,把鱼肉吃进嘴里。

温桐眉眼柔柔,夹了几块再放他碗里,她夹多少,他就吃多少,怎么瞧,都有着讨好的味道。

劳瑜语吃的很快,有种给人不拘小节的感觉,等她吃的差不多了,她拿出纸巾擦了擦嘴巴,“我去洗洗手。”拎着包包,寻找卫生间去。

宋梓辄伸手把沾在她嘴角的一粒米饭给刮到自己指腹,当着她的面儿,送进了自己嘴里。

他的动作有着说不出的优雅和性感,不禁看得她耳根发热,她喝着碗里最后一口汤,“今天中午怎么想着找我一起吃饭?”

“跟着老婆身边,不怕没肉吃。”

宋梓辄见她喝完把碗放下,拿出纸巾,正要亲力亲为的时候,温桐伸手拿过,她的皮肤很白,随着她的动作,他能看到她的耳朵,颈项,都透着淡淡的红。

“平时又没人虐待你不给你吃。”

他想吃什么,难道还有人敢不许吗?

宋老板好笑的看着她,刚才他说的话,绝对没有要调戏占她便宜的意思,彼时,他回答:“有的。”

说完,她沉默了几秒,隐约想起了自己跟他发的最后一条短信,关于荤素要均匀的话题,他指的人不就是自己吗?

这···她都把自己绕了进去。

她侧了侧身子,不想面对男人,只想冷静小会。

·····

“喂,有没有点素质?”

去上一趟卫生间回来的劳瑜语经过某个餐桌的时候,不小心被祸及,一股冰凉的感觉涌上心窝,她低头一看,才发现自己衣袖和小腹处的衣衫,都给弄湿了,她转而目光落在了前面坐着的女人身上。

一瞧,发现是先前在学校撞见的女人,劳瑜语脸色更不好了,“原来是你,怪不得都不把素质带出门。”

萧晓晓气势很凌人,她泼水是给坐在自己对面的女人,没想到祸及了路过的,瞧样子,好像还认识她,但她没印象,“你谁,我认识你吗?”

劳瑜语冷着脸,不耐烦,“不记得就算了,快点,道歉。”

温月欣脸上滴落着水珠,她拿出纸巾慢慢擦着,之后,拿出干净的资金递给了劳瑜语,抬起头看她,“抱歉,小妹妹,不小心连累你了。”

劳瑜语没接,她自己有纸巾,“不关你的事,泼水的人是她。”

萧晓晓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我泼的又不是你,要怪,就怪你是自己倒霉。”

唷。

她好心跟她讲道理,反倒不给脸吗?

劳瑜语上前,揪起她的衣领口,一巴掌就甩了上去,立马,萧晓晓的脸上又浮肿了起来。

萧晓晓挨了一巴掌,整个人都愣了,脑袋嗡嗡嗡的作响,脸颊上传来火辣辣的疼,她才缓慢的反应回来,她指甲都快陷肉里了。

她又被打了?

“道歉不就完事了吗,非跟我犟,我体内的洪荒之力,不是我自己能控制的,现在我们扯平了。”劳瑜语不是吃亏的那种人,她看萧晓晓没有要道歉的意思,还不如她自己亲手讨回来,要是在澳门遇到这种人,看她怎么收拾她。

讲完,她很嫌弃的摸了摸自己湿掉的衣袖,抬步就想走。

萧晓晓起身,双肩气的在发抖,“你给我站住。”

她活了二十年,第一次敢动手打她的人是温桐,没想到自己第二次被打,是个看起来和自己年纪差不多,却拽的个十万八千里的女人,要不是她一副学生妹的模样,她还以为是哪来的小太妹。

餐厅里人本来就多,出了情况,他们的眼睛,都往她们看去了。

劳瑜语顿步,转身,“怎么,你还想挨巴掌?”她活络了下筋骨,流里流气的盯着她。

“你给我等着。”

萧晓晓自己肯定不敢上前跟她发生口角,她拿出手机把自己父亲安排跟着她的保镖给叫了进来,这些保镖不是为了保护她,而是为了限制她的行动,不给她去见卓亦凡,她今天能够出来,还是她母亲给她求情的。

她出来见谁,她父母并不知道,温月欣给她打电话的时候,萧晓晓同样很吃惊,卓亦凡的前任妻子给自己打电话,说要与她见面,光是为了卓亦凡,她凭什么不去,情人相见分外眼红,她一下子,就把温月欣化为了敌人。

劳瑜语丝毫不在意,“好呀。”

温月欣皱起了眉头,萧晓晓有钱有势,她倒是怕眼前的小妹妹吃亏。

不一会,两个穿着西装的男人出现了,萧晓晓指着劳瑜语,下达了命令,“你两个把她给我压住。”

保镖挺为难的,然,在看到萧晓晓脸上的伤的时候,他们挺慌的,她的母亲,很溺爱她,指不定肯定会找他们算账。

迟迟不见他们动,萧晓晓气的跺脚,发难了,“我让你们把她给我压住,听到没。”

餐厅里的经理知道餐厅里有客人发生了冲突,带着几个人上前,想要做和事老,可惜,萧晓晓不买账。

劳瑜语发笑:“还以为你有多大的本事。”

“压着她!”萧晓晓气的声音高了好几个分贝,她恨不得一巴掌扇回去解解恨。

就在保镖想要上前压着劳瑜语的时候,餐厅外面,来了好几个面色不善的男人往他们走去,同样是西装革履,但他们给人的第一感觉,就像是混道上的,他们把保镖给围住。

劳瑜语一个人来帝都,她爹自然是不放心,一贯的都会派人跟着她,免得出意外。

萧晓晓脸都白了,不可思议的盯着劳瑜语。

餐厅经理心里打着小九九,他们要不要报警处理比较好?

而宋梓辄起身去前台埋单,在前台小姐把卡递还回去给他的时候,他慢条斯理的把钱包收回了裤袋里,往前走,眸眼一挑,漫不经心的问:“上完洗手间了还站这里干什么。”刚温桐还念着她怎么上洗手间这么久,都准备去洗手间找她了。

劳瑜语本来还想吓吓她的,但没想到温桐家那位没丝毫预兆的站在了自己身后,她立马换上了一副乖巧的面孔,“有人找麻烦,不让我走。”

宋梓辄?

温月欣一愣,视线再度落在了劳瑜语的身上,心里疑惑她跟宋梓辄什么关系。

萧晓晓脸色霎时之间就变得惨白,浑身发颤,险些一屁股跌坐回位置上,从她的反应看,她是非常害怕他的,甚至想落荒而逃。

宋梓辄似乎也发现了温月欣的存在,眸光一落。

“好久不见。”温月欣率先跟他打了招呼。

宋梓辄淡淡的应了一声。

温月欣沉默的看了劳瑜语一眼,问,“温桐还好吗?”

语毕,温桐就从别处走了过来,她手臂上挂着一件男人的西装外套,走到男人面前,把西装递过去催促,“先把衣服穿上。”

宋老板乖乖的穿上西装。

温桐帮他理了理衣领,定眼一看,看见了温月欣,还有她旁边的萧晓晓。

萧晓晓才醒起,那日在学校里,跟着她跟易沈旁边的女人就是她。

“温桐。”

温月欣轻轻的喊了声,大抵是不太好意思的。

温桐点了点头,对她不算冷漠,但也不热情,“身体康复了?”

她一愣,没想到温桐还知道自己受伤的事,她笑里多了丝悲凉,摸了摸自己脑门留下的伤疤,恩了一声,“没多大碍了。”

温桐噢了一声。

劳瑜语索性把她父亲派来保护她的人给遣散走,等他们离开后,她手搭在了温桐的臂上,“待会陪我去买套衣服吧。”

温桐瞥见她衣袖和小腹的地方都湿了,如今,外面天气还挺凉的,便道,“事不宜迟,现在就去买。”她发现温月欣衣服也是湿的,比劳瑜语的还严重,“你要不要换身衣服?”

她怔了几秒,“要,要的。”

于是,他们一道出了餐厅,徒留腿软的萧晓晓在原地。

宋梓辄牵着温桐的手,两人并肩走着。

劳瑜语笑的很乐,跟着他们旁边,问着:“宋大哥,那个女的怎么那么怕你呀,她一看到你,就像见鬼了一样。”

温月欣也发现了,不过宋梓辄本身就不好相处,不好惹。

温桐后来才过来的,所以没机会看到萧晓晓变脸的瞬间。

宋梓辄沉声回:“有我这么帅的鬼?”

温桐抬头端倪了他的脸,确实很帅,看了一会,满意的收回了目光。

“比喻比喻而已,你再帅她还是很怕你啊。”

“你不怕我吗?”

劳瑜语被噎了一脸,“怕。”

于是就没下文了。

出了餐厅,搭乘电梯到了下面一楼,就是各种品牌的专卖店。

门口,温桐对着男人,“你回公司吧,开车慢点,路上注意安全。”

以她的力气,想要推动宋梓辄是有点困难的,“这么急赶我走?”

“早点把工作做完,晚上才能早回家,我是为你好。”

清丽的眸瞪得圆圆的,配着她清秀的脸,很生动,宋梓辄莞尔,心里虽是不舍,但温桐说的没错,他确实该回公司了。

果不其然,他搁在口袋里手机响了起来,应该是助理打过来的,他没有要接的意思。

温桐踮起脚,趁着周围没什么人,她在男人凉薄的唇上轻轻的碰了下。

软软的,他手覆在她的腰上,把人拉近了下,在她唇咬了一口,手摸了摸她的发,“恩,我回公司了。”

唇齿里,仿佛还残留男人侵袭的味道。

温桐慌张的看了眼四处,好在真的没人。

一会,他摸了摸她的头发,道:“要是真想换个发型,就去弄吧,不过要找专业点的理发师弄。”

温桐噗嗤的笑出了声,可能是饭前,她跟劳瑜语聊的都是关于这方面的话题,没想到,宋老板以为她真想烫发,她不打算解释,只好恩了一声,再度踮起脚尖,在他脸颊上落下一吻,凑近他的耳边:“老公,你真好。”

软柔的声音,天生带酥似的。

不可否认,宋梓辄感觉自己被电到了。

温桐撩完就走,她进了店里,在男人看不见的地方,她伸手摸了摸自己发烫的脸颊。

站在原地回味了下,男人才不紧不慢的迈开脚步离开。

等温桐进了店里,劳瑜语已经挑了一套清新亮丽的衣服给换上出来的,她对着镜子照,还对着全身镜,自拍了好几张,拍完后,她又跑去挑衣服了,“我再选几套带回澳门穿,小桐姐,你过给我搭几套。”

很快,温月欣换上衣服出来,她挑了一件紧身的橘色毛衣,配着长裤。

店里的员工把她们湿透的衣服给用袋子装好。

劳瑜语拿卡要埋单,温桐不让,笑说,“你都喊我一声姐了,我怎么还让你埋单。”

她开心的把卡收了回去,甜甜的又叫了几声。

温月欣倒没有跟温桐套近乎了。

没多久,温随风赶到了店里,显然是来找温月欣的,他来之前,温月欣已经说了温桐也在,所以看到温桐的时候,他没有很吃惊。

温随风,“你来帝都怎么不跟哥说一声,哥可以去接你。”

“我来就是想瞧瞧是哪个女人居然看上了卓亦凡,这么一接触,反过来是我好些。”她毕竟不是因为心里有卓亦凡才跟他结婚的,两人发生了关系,她恰好怀孕,还看上了他家的有钱,而萧晓晓,却爱他,眼瞎的可以。

“你跟他了了关系就好,但是你怎么联系的上萧晓晓。”

“卓亦凡在家的时候,我偷看了他的手机,把她号码给记了下来。”

温随风来寻了人,准备带着她离开了。

走前,温月欣对温桐讲了句,“我会让叶美在警察面前承认卓亦凡是偷窃宝石的主犯的。”

温桐看着她。

温月欣又说了声谢谢,然后和温随风走了。

······

萧晓晓肿着半边脸回家,容茵发现,自然会追问原因,在得知她女儿是被温桐身边的人打的时候,气的拍桌,“这次妈一定去给你讨个公道回来。”

“讨什么公道,我的人说了,是她先泼了人家水,不肯道歉,才被打的。”

回到家里的萧海清知道真相,冷声说了。

“我没泼她水。”

“你不是泼她水,你泼的是谁,你朋友?你为什么要泼你朋友水,泼人家谁,你还觉得自己很对了是吗?”

萧晓晓不说话了,她爸妈都不知道跟她吃饭的人是卓亦凡的前妻,

“海清,你心里还有没有她这个女儿了,都不帮着她点,还劲说她的不是,万一是她那个朋友把晓晓惹生气了,她才会气的要泼她水呢?”容茵心里对萧海清的做法多少起了埋怨之心。

萧海清很累,“还要我怎么帮,她闯了祸,难道我还要袒护她吗,你这个做母亲的,就是这样把她惯坏的。”

“我疼女儿怎么了,你有本事当着你父亲的面说。”

“我不想跟你吵架。”

萧海清冷脸,闷着脸上楼了。

萧晓晓眼里泪水打转着,“妈,你看爸他,就是这样,我在她眼里,到底是不是他亲生的。”想哭,但很快的,她心里头干呕的劲又冲上了心头,不一会,她很委屈似的,又哭了。

她不肯打了孩子,容茵心里一直很着急,这几天里,被萧晓晓软磨硬泡,算是对萧晓晓妥协的了,她想了一个办法,一个能够让萧晓晓和卓亦凡暂时在一起的办法。

出国的手续已经办得差不多了,她后天就要上飞机去新加坡留学。

卓亦凡已经出院了,暂时回到了自己住的高级公寓里,她母亲正在给他收拾衣服进行李箱,笑的很开心。

王姝说了:“亦凡啊,晓晓的母亲让你跟着晓晓出国陪着她,算是承认你了,只要她孩子一生下来,不怕他们萧家不认你这个女婿。”

卓亦凡倒水喝药,他自然明白这个道理,抬起手看了看时间,已经可以出门去机场了。

萧晓晓,已经是他的囊中之物。

门铃突然响了。

王姝去开门,没想到,却是两名警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