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小桐不许再乱动了/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警察同志有什么事吗?”王姝对警察印象不好,上次情人节,破坏了自己儿子去帝都的大好时机,今回,她儿子就要跟着萧晓晓一块去新加坡了,谁知,怎么警察又找上门了。

两名警察盯着她一会,其中一人严声开了口:“我们是来找卓亦凡的。”

听到是找卓亦凡的,王姝神经变得很紧张,看着眼前两名警察藏针似的,“你们找我儿干什么?”

屋里的卓亦凡,站在柜子后面,透着一点缝看到了外面的两抹身影,浑身一僵,怎么是警察?他隐约间猜到了什么,神情变得恍惚,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上。

警察同志对视一眼,“王女士,B市价值三亿宝石被偷窃一案,据其中一名犯人透露信息,您儿子有参与那次偷窃罪案,若您儿子在里面,还请您不要妨碍公务,我们要带您儿子回警局接受调查。”

王姝嘴唇抖动,她的心像一片落叶,瞬间被一披风吹进了深渊的泥潭,前一秒她还美滋滋的想,等萧晓晓肚子里的孩子出生了,她儿子的未来将是一片光明,而她还能跟着沾沾光。

“肯定是她诬陷我儿子,你们警察不是搜查能力很厉害的吗,那你们应该知道我们卓家压根不缺钱,我儿子脑子又没抽筋,怎么可能会去偷东西。”

在B市的时候,她不是不清楚智腾集团,价值三亿的珠宝项链被偷龙转换的消息,当时,还上了新闻,后来听说,在某酒店,把偷了他们宝石的女人给抓拿归案了,在情人节那日的拍卖,女神眼的眼泪以十六亿的价格被A市某个上市公司老总夺得。

偷东西的女人,她听说是叫叶美的,据说跟他儿子保持了快一年的情人关系,那会,卓亦凡还被警察录了口供。

“诬陷不诬陷还有待查证,但我们接到消息,叶美那有证据证明您儿子是共犯。”

卓亦凡心口震成了碎块那般,居然是叶美把她供了出来?为什么?

王姝像块木头愣在了原地。

警察没在跟她多讲,把门再推开多一丢,进去了。

卓亦凡伫在那,双脚麻木的,只看警察从腰间掏出了手铐朝他走了过来,他恍恍惚惚听不清警察说了什么,在手铐即将把他的双手给拷住的时候,他不知哪来的力气,手猛地往后一抓,抓到一个烟灰缸,便往其中一个警察的脑门砸了去。

警察同志没想到他突然反击,不经意,给他有了机会往外逃走。

被烟灰缸砸中脑门的同志神志不清的倒在了地上,疼的他曲着腰,血模糊了他的脸,跟他一块来的同志连忙通知了在外面等候的伙伴,通知完后,自己打电话联系了救护车过来。

袭警,卓亦凡再度被添了一条罪名。

卓亦凡乘坐电梯下去的时候,他整个人是晕圈的,看见警察过来,他第一个反应是逃,现在,不免有些后悔了。

但他迈出了那一步,已经没有退路了。

为什么叶美好端端的会把他给供出来了?是不是有人给了她什么好处?他脑海里盘旋了各种可能性,他开着辆车从地库里逃了出来,想起了他跟温随风最后通话时他说的话。

等着哭吧···

那句话不停的在他脑海里播映倒带。

很快,他把今天发生的一切矛头指向了宋梓辄,温桐。

眼睛充血了那般红,他不想坐牢,他想要跟着萧晓晓出国,如果她和她家里人知道自己丑陋的过往,会怎么看他?明明他有大好前程的却毁在了宋梓辄他们夫妻手里,各种怨恨不甘盘旋心中。

机场等候室。

萧晓晓显得心不在焉,碍于她父亲在旁边,不敢摆出太明显的情绪。

“怎么了,晓晓,是不舒服吗?”

容茵挺担心她的,怀孕了,其实不太适合坐飞机,大气层的气压随时有可能会导致流产。

“没···”她总不能说自己刚才跟卓亦凡偷偷发信息,中途他没有再回复自己突然就不安心吗?因为不是第一次发生这种情况,每次联系不上,她都有不好的预感。

容茵瞒着萧海清背地里帮着萧晓晓跟卓亦凡铺路,她是对卓亦凡相当不满意的,只不过她疼惯了女儿,不忍心她为了情爱而日渐憔悴,她甚至不知道自己这么做,是对还是错。

萧海清一通电话回来,“快到点了,上飞机吧,到了那边会有人接你到住的地方,就在你住的学校附近。”

行李托运,萧晓晓身上只背了一个包包,她手里拿着护照和机票,慢吞吞的朝登机通道去,若不是她母亲答应她会让卓亦凡陪着她去新加坡,她绝食都要跟自己父亲抗议到底。

“我去上个厕所。”

容茵找了借口离开,到了洗手间,她打了卓亦凡的手机号,响了好一会,那头终于是接通了。

她的语气不太好,“飞机都要起飞了,你怎么还没来?”

只是,接电话的人是王姝,她唇没丝毫的血色,沉默片刻,匆匆说了,“亦凡···他···他去不了了。”

怕容茵问起原因,王姝很快挂了电话。

嘟嘟嘟的一阵忙音。

王姝瘫软的坐在沙发上,“作孽啊。”这下好了,他儿子跟萧晓晓是彻底没戏了。

容茵气的差点摔包包,“好一个卓家,给了机会不好好珍惜,日后要是还敢肖想晓晓,一定让他好瞧,不要脸的东西。”她骂了起来,最怕的就是萧晓晓去到了新加坡问起卓亦凡,她该怎么去跟她解释,会受得住打击吗?越想越不放心···

去了洗手间出了机场,在穿着制服的保镖给她开了车门,她坐了进去。

萧海清在阅览手里的文件,见她回来,没说什么,示意司机开车。

警车在街道四处巡逻,那么大动静的出警搜寻,可能是在抓什么人,很快的,记者都收到了风声,听说是B市价值三亿宝石被偷窃一案,还有名共犯,是个男性,B市人,姓卓,与被捕的犯人据说是情人关系,当时这个案件在帝都不少人都略有耳闻,毕竟智腾集团,大家清楚是宋家大少开的一家分公司,在B市很有影响力,而跟宋家人牵扯,能不引人注意吗。

到了晌午,午间新闻随后播报,微博,不少报社的认证V号都有在转发,像QQ,腾讯新闻订阅号的,都做了文章,推送。

和畅的清风再吹,花草树木蓬勃的散发着生机,三月,繁华盛放的季节,某处山庄,以桃花林闻名,因而,被人广泛称之为桃源圣地。

他们刚到的时候,已是中午,把行李放好,便在山庄员工的招待下,到他们所谓的膳堂解决午饭。

“用桃花酿的酒,果然很香很甜。”

宋傲端着杯子喝了小口,笑说了。

在他旁边,是安安静静夹菜吃饭的小巧。

跟着温桐和宋梓辄来此处山庄的,还有易沈,劳瑜语,宋民航,温爸爸和温妈妈带着安老爷子一块来了,安老爷子虽然行动不便,但他们是开车来的,称不上麻烦,而饶姨也跟着来了,她跟来的义务,是想给他们分担照顾宋宝和安老爷子的压力。

“我听说这儿还可以钓虾,逛完了桃林,下午我们可以去钓虾。”易沈舔了舔唇道。

此山庄除了桃林,据说更受欢迎的是这里的钓虾宝地,有处河间,他们养殖不少虾,每逢到了钓虾的季节,很多人都爱来这里钓虾娱乐。

三月中旬,春季,虽说四五月份才是钓虾的好日子,现在临近三月底,不差那几日。

宋民航还没钓虾过,很好奇,便问,“我没试过,是不是比钓鱼难?”

温爸爸喜欢钓鱼,对钓虾自然有几分见解,“不难,跟钓鱼差不多,不过难度是比钓鱼大些。”

劳瑜语,“网上有网友说,这儿的大厨做虾特别好吃。”

温妈妈笑说了,“有你们温叔叔在,不怕晚上吃不了龙虾大餐。”

一说到海鲜,他们都舔了舔唇,巴不得现在吃的就是海鲜大餐。

虽然没有钓虾的经验,可对吃虾,非常的热衷。

温桐在喂宋宝吃粥,宋宝吃东西很慢,有时含在嘴里,好一会才肯噎下去,到了陌生的地方,他圆溜溜的大眼睛眨的很亮。

“饶姨,你不用吃那么快,吃那么快消化不好。”

饶姨本来想自己先喂宋宝吃完粥自己在吃,但温桐让她先吃饭,她执拗不过,只好先吃,她知道宋宝吃东西向来慢,就怕耽误了温桐吃饭的时间,所以吃东西的时候,都快了几分。

“宋宝吃东西慢,快的话都要将近二十分钟,慢的话,半个小时,就怕耽误了你吃饭的时间。”

温桐笑之,“没关系,车上吃了点零食,还不饿。”说完,再喂一口粥进宋宝嘴里。

饶姨不听,吃饭的速度依然快,但没有先前那般猴急了。

他们这一桌,不缺俊男美女,齐齐坐着,怎会不成为亮点,十有八九过来吃饭的,视线一投,准时落在了他们这桌上。

然而,宋梓辄自己吃了什么,他尝了,觉得好吃,都会夹给温桐吃。

明目张胆的给自家爱妻投食。

来来回回,温桐哪里会饿着,肚子很快有了饱腹感。

易沈捂着一边脸颊,“不知怎么的,我这牙,明明菜是咸的,我却觉得甜的牙疼。”

大家都听得出他的言外之意。

宋傲有小巧陪着身边,他扬了扬下巴,嘴脸得瑟,“羡慕啊,羡慕找个去呗。”

易沈是有感而发,他这高富帅,怎么可能会担心身边没有人,呵呵笑了,“急啥,我就喜欢看你们发糖,多发点,看能不能把我甜蛀牙了。”典型的找虐。

他的话,逗得人直想笑。

吃的七分饱,他们就不吃了,据说留着肚子晚上吃吓,很快,他们几人借着消化肠道的理由,跑了出去。

此时快活,但在帝都内,某些人,不见得今天过得舒坦。

卓亦凡被捉住,是迟早的事,当萧海清,容茵看到新闻,萧海清的神色谈不上有多大变化,可容茵,整个脸都都是扭曲的。

她女儿喜欢的男人,到底是多差劲啊,眨眼之间,还成了全城通缉偷窃钻石的罪犯,她还傻不拉几的想要把人安排在萧晓晓的身边,那么大的一个祸害,莫名的心塞,堵得她难受。

“这人家里在B市不是开公司的吗?”

萧海清冷笑一声,“是开公司的,家境也是比较殷实,但卓亦凡,歪心思多,自己在帝都做生意,旁门左道,得罪了不少人,表面看着稳重,但自己能好哪里去,简直就是社会的蛀虫,这样的人,我怎么可能会让他跟晓晓在一起。”

自己女儿虽然骄纵,可年纪小,兴许过几年,指不定就开窍了,送她出国念书,算是给她另一种人生的历练。

容茵都想一巴掌往自己脸上抽了,自己对萧晓晓的仁慈,不单没帮到她,反而还害了她,想着她肚子里还有卓亦凡的孩子,她脸色就更惨白了。

不一会,她的手机响了。

是帝都航空公司那边打过来的。

那头传来甜美的声音,“请问是萧晓晓的家人吗,我们这边是帝都航空公司,您女儿在去往新加坡的飞机上晕倒了,索性飞机还没起飞,我我们已经联系救护车把人送去了附近华联医院,麻烦你们抓紧过去一趟医院。”

容茵的手机惊的都掉地上了,连忙让司机开去华联医院。

萧海清有听到电话那边传来的声音,疑惑的皱了皱眉,紧张的问,“晓晓晕倒了?”

容茵恩了一声,

他瞥见她雍华的脸苍白的,目光一冷,“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我···”她想说没,但此时此刻,平时说谎不眨眼的她却心虚了。

“你真是气死我了。”

他们离开没多远,没多久就去到了华联,当医生在萧海清和容茵面前提及了滑胎,胎儿不保的事情之后,萧海清整个神色都是狰狞的,一股压郁的气息在手术门口笼罩着。

萧晓晓怀孕那段时间情绪一直不好,吃的也少,登机后她还在玩着手机,不知看到了什么,突然之间脸色大变,接着腹部传来一阵绞痛,她忍了一会,冒着冷汗,还哭得厉害,就晕了过去。

“这么大的事情你居然不告诉我,还想让她带着那个人渣的贱种去新加坡生下来吗?”萧海清气急,也不顾周围有人,直接训斥了起来。

容茵哭丧着脸,“我这不是心疼女儿。”

“慈母多败儿,她胡闹就算了,你还跟着一块胡闹,疼女儿,你看你把她疼成什么样了,她现在的样子,你满意了把高兴了不,看她以后还有脸面见人不。”

容茵都快把唇给咬破了。

萧海清真是快被气死了,该死的卓亦凡,居然还敢糟蹋了他女儿,但他知道,自己怨不得他,若不是萧晓晓一厢情愿,他能得逞。

等萧晓晓被安置在了病房里,萧海清离开了医院,记者神通广大,指不定会挖出她女儿跟卓亦凡苟且的一段来往,他不不能让外人知道,萧家,丢不起这个脸。

·····

山庄,桃花林。

他们逛了一圈桃花林,还没把整个园林逛完,宋宝很快就在宋梓辄的怀里,小脑袋搭着他的肩膀,就睡着了,饶姨怕有蚊子叮咬,就把人带回山庄他们定的宿舍。

温爸爸和温妈妈带着安老爷子逛了一会,怕他累着,索性跟着饶姨先一块回去。

安老爷子今个脸上都是笑容,“这山庄里的桃花养的不错,有生之年,还能跟着你们一起出来,我也是心满意足了。”

温妈妈听到不禁有些心酸,“以后出来的机会多得是。”

温爸爸年过半了才和自己亲生父亲相遇,相处这么久的日子,还有血脉相连这种奇妙的关系,安传瑞在他心里,在她心里重量越发重要了,“阿素说得对,爸,日后我们常出来。”

安老爷子欣慰的笑了笑。

风一吹,桃花瓣飘落,带着淡淡的幽香,美极了。

来这桃林里拍古装艺术照的人挺多的,大抵是先前播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电视剧,带动了不少的热度。

劳瑜语玩的挺开心的。

温桐的单反相机了,拍了不少她的照片,每张照片里,笑的都很甜。

劳瑜语心玩野了,“跟着你们一块,我都不想回澳门了。”

易沈瞥见她的模样,忍不住手搭在了她的肩膀,“等你考过来这边,想怎么玩不行?”

“我知道我知道。”

宋民航心里想着钓虾,“走吧走吧,我们去租工具钓虾了,我问过山庄里的前台,她说,下午很多人会去钓虾的,我们得去霸占个好位置。”

彼时。

宋梓辄坐在一处凉亭。

温桐站在凉亭外面,拿着单反,对准亭内,按下快门,现在的自然光线很好,她拍完,看了看自己刚才拍下的照片,只见,男人长腿交叠,背靠着椅,不是很走心,迎着这里的景色,把人衬的出尘俊逸,却又带着几分清冽,毋庸置疑,他天生的高贵,十分逼恹。

他的眼眸像极了深沉的海的颜色,深不可测,若含着神情的时候看着她,总是令她很心动。

天地间,她眼里仿佛再也容不下一粒沙子,容不下被人,就只有他。

等她感觉到脸上的温热,温桐才回过神,不太好意思的别了别视线。

宋梓辄执起她的手,“走吧,去钓虾了。”

温桐眯了眯眼睛,任由他牵着离开。

路上,宋梓辄问,“刚才怎么一直看着我。”

温桐翘着唇,反问,“你不看我怎么知道我在看你。”

难得的,他被温桐这句话堵得无话可说,顿了几秒,他饶有兴致的摸了摸下巴。

两人牵着手回了山庄,碰到了已经租到了钓鱼的工具的易沈一行人,于是,便跟着他们一块去钓虾的河间。

他们算来得早,河间周围没什么人,但已经有人早早的就过来钓虾了。

宋梓辄找了块比较阴凉的地方,不用在阳光下钓,用了细细的鱼钩,把蚯蚓给勾缠住,把西装外套往地下一垫,坐了下去。

几人见宋老板把那么贵的西装外套随随便便的垫屁股下坐竖起了大拇指。

温桐笑弯了眼睛,她手里同样拿着钓具,跑到了宋梓辄那儿,有模有样的学着他,弄好后,她推了推男人,“分点给我坐。”既然都把外套这么垫了,她不占点位置,岂不是浪费,希望回去,烫斗还能把西装给抢救一下。

宋梓辄曲着长腿分着,“坐前面。”

温桐瞧了眼,走过去,便在两腿中间空出来的位置坐了下去,靠着男人的背,偶尔微风吹过,挺舒服的。

宋梓辄的手搭在了她的腰上,两人的样子,看起来倒不像是来钓虾的,而是来浪漫的。

一会,兴许是坐的不太舒服,她隔三差五的挪了挪身体,企图坐的更舒服些。

“怎么还没有动静?”温桐平静的看着河里。

宋老板低下眸子,闪过一抹笑意,看着她的侧颜,声音带着几分喑哑,“小桐,不许在乱动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