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学以致用,挺好(修改)/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是啊,她爱他。

不是只有他一个人情深,不是只有他才想着时刻占有。

她亦是如此。

感情能长久,少不了彼此之间的包容,信任。

温桐莞尔,一手挑起他的下巴端倪几眼,再度轻轻的凑近他的耳边,语气带着调侃可却又认真,仿佛在说着一个誓言,“恩,我会一直对你好的。”

宋梓辄脸上依然没有表露太多的情绪,而他的眼睛,深深地,透着一抹深情,不经意的,心弦被轻轻的撩拨着。

温桐脸上的笑容逐渐扩大,但心里有些小意外,若是往常,男人一定会调戏回来,今天画风不对,然而,这样的他,似乎更有魅力了。

宋梓辄揉了揉她的发,目光紧锁着她,没说什么。

其实,那是我要对你说的话。

从有了想跟你过一辈子念头的那一刻起。

····

他两人的言行举止少不了的亲昵,几缕阳光透过树叶倾斜,他们比美景更加令人想要记录下来,让人忍不住想要用笔描绘他们浓情蜜意,身旁的两人几乎移不开双目。

“你们的感情真好。”身旁的男人笑了一下,不由自主的说出了心中的想法,可同样的,透着些许的羡慕,若是自己的女朋友能够给他付出多一些真心该多好。

女的听到这句话,身子僵硬了几秒,眼中带着诧异,嗫嚅了嘴唇,想说些什么,但无从说出口。

温桐听着,轻轻的说了句,“你也可以。”

他可以吗?自己已经很努力的对她好了,但她好像把自己对她的好太理所当然了,而他是真心的喜欢她,但他其实什么都没有得到。

男的眼睛里透着很多无奈,他家境虽好,自己陆续交的好几个女朋友,无论他对她们多好,总是他付出的最多,而对方的心,并没有向自己靠拢,没有真正的接纳自己,最后,他累了,也就分了。

女的脸色又古怪了几分,看温桐的目光多了几分不善,她转而拉着自己男朋友的手,“刘河,难道我们的感情不好吗?”

叫刘河的男子叹了口气,不知怎么回答,只能敷衍的回了句挺好的。

这时,宋梓辄把钓具给收了起来,“钓的虾够了,回山庄休息吧。”

温桐看了虾篓装的满满的虾,点头恩了一声,先站了起来,等男人起来把钓具拿起,她把他垫在草地下的西装外套给拾起来,挽着他的手臂,一块朝温爸爸那边走去。

“刘河,你干嘛老是看他们。”

“就看看,没别的意思。”

他们在河间差不多待了两个多小时,太阳谈不上毒辣,但在太阳底下晒了那么久,全身都软绵绵了似得,一回到山庄里,就像泄了气的皮球,毕竟,玩,同样浪费精力。

钓虾最多的是最后来的温爸爸,第二是宋老板,第三是易沈,宋傲跟易沈就差了一只虾,其他的马马虎虎,加起来可能都没有温爸爸多,不过,比赛只是为了增加乐趣,他们并没有太较真。

钓的虾交给了山庄厨房处理,他们都点了自己想吃的做法,等到了晚餐时间,就能够吃上美味的龙虾盛宴了。

这一天的时间,他们过的都很充足。

晚上,雅致的包厢里。

服务员开始上菜了,不一会,桌上的虾,以各种做法的形式被端上桌面,一眼望去,全都是龙虾,阵阵扑鼻的香味一直引诱着他们。

“好香。”

“这么丰富的龙虾大餐,少不了啤酒的作伴。”宋傲跟山庄里要了一打灌装的啤酒。

相继给桌上的人的杯子都倒了啤酒之后,他们举杯,“干杯···”

劳瑜语迫不及待的给自己带上手套,“吃虾了。”

一时之间,雅致的包厢里充满了欢声笑语。

温桐看着他们吃虾的畅快,今晚也吃了不少,还喝了几杯啤酒,彼时,她从洗手间里出来,用洗手液洗干净了手,出来的时候,遇见了下午钓虾的时候,坐在他们身旁的女人。

她看到温桐,很快就用责怪的语气,“都怪你,刘河的心情才不好的。”

突如其来的罪名扣在头顶,温桐稍微有些无奈,她莞尔说了,“我对他而言,就只是一个陌生人,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影响他的心情。”

她一听,沉默了。

“你还是想想自己身上的问题吧。”温桐丢下这句话,转身即走,回到了包厢里,然而,气氛,貌似有点不太一样。

大伙都在笑,笑的一脸蛊然,春意荡漾的。

只有小巧,她的脸几乎都要掉碗里去了。

宋傲,他这个平时行为嚣张猖獗的大男人,脸上居然露出了一丝的不好意思?但,他给人感觉,他的情绪应该是高兴的。

桌底下,他紧紧的牵着小巧的手。

温桐以为自己看走眼了,在宋老板身边再度坐下后,问,“我不在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吗?”

宋老板一脸平静,“宋傲跟小巧求婚了。”

温桐恍然大悟,稍微感觉到了惊喜,难怪小巧害羞成这样,但想想,他们感情已经稳定,确实可以结婚成家了,她抛了一个赞的眼神给宋傲。

宋傲默默的给自己大嫂回应了一个眼神。

“那小巧是答应了吧?”

小巧终于抬起了头,伸出已经带上了钻戒的中指,语气依然带着点羞涩,“我答应了。”她喜欢宋傲,嫁给他是自己喜欢上他那刻起就有的想法,那么多年的爱情长跑,她如愿以偿。

宋民航拿起一只龙虾在手里,打趣输了,“可是大嫂,我跟你说,三哥求婚太套路了,他把戒指藏在了龙虾里面,巧姐一直没夹到那只龙虾,他自己急了,自己反倒把龙虾夹巧姐碗里骗她吃。”

易沈附和,“哪学来的,宋傲?”

“就是,三哥你不像这样的人。”宋民航觉得自己三哥嘴巴毒,是个不解风情的男人。

宋傲沉默。

宋民航一刻停不了嘴巴,“这么套路的戏码,比较像大哥的作风,要是大哥,肯定会想尽各种办法套路大嫂的,三哥,你是不是私下偷偷的找大哥给你传授经验学来的。”

原来宋老板在自己兄弟眼里,是个会套路蛊人心的老司机。

吃虾肉的温桐怔了几秒,深有同感的样子,好像是这样的?挖了个坑给她跳。

宋老板漫不经心的瞥了一眼他,“你知道的真多。”

宋民航最怕就是自己大哥那副表面和平,实际心机沉沉的样子,不免讪笑几声,“直觉。”

至于宋傲为人本就不拘小节,没有浪漫细胞,如果他是浪漫的人,指不定早就抱得美人归,但这次跟小巧求婚,大抵下了不少的功夫准备。

宋傲怎么可能跟他们说是自己是百度上搜索的求婚套路得到的灵感吧,他看了眼自己大哥,倒不如直接让他们误会是大哥传授经验的更好。

“你们这么八卦干什么?”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

劳瑜语问,“还真是宋大哥啊?”

给温桐继续剥虾的宋梓辄把一块很鲜嫩的肉放她碗里,淡淡说之,“有一种教科书叫百度。”

宋傲瞳孔瞬间收缩了下,颇为惊悚的盯着自己大哥。

众人恍然大悟,相视一笑。

易沈揶揄着,“宋傲,你行啊。”

宋傲郁闷的很,翻了个白眼,“废话,我当然是哪都行。”

小巧,“······”

晚上一顿饭,大家吃的都很餍足,宋民航和劳瑜语吃得太撑,肚子难受,找了山庄的服务员要了消化肠胃的药片吃,等肚子没那么难受了,没多久就折腾着在房里打起了扑克牌,温桐被抓去凑数,而温爸爸和温妈妈推着安老爷子的轮椅去后院散散步。

宋傲今晚喝了不少酒,可人始终是精神的,此时便想着要找人说说话聊聊天,除了安老爷子几个长辈,年纪相当的人中,只有他大哥是已婚人士。

“大哥,大嫂跟你登记结婚那天是什么感觉?”

宋梓辄听到这个问题,目光逐渐眺望的有些深远。

是什么感觉···

一会,缓缓说:“她终于是我的人了。”

晚上十点左右,温桐和小巧,都被宋家两男人各自带回了各自的房间。

宋梓辄早就给人放好了洗澡水,温桐回房拿了一套浴袍进去,淋浴冲干净身体,就进了浴缸泡澡,水里,男人应该是滴了精油,有一股很淡的清香,很舒服。

洗完澡出来,整一天的疲惫感觉消除了不少,她系着浴袍出去,从包里找到带来的面膜,往脸上一贴。

宋老板已经见怪不怪,温桐皮肤好的原因,除了天生就长得好,少不了她每天坚持不懈的保养。

上了年纪,谁不怕老。

但人始终会老,在清楚这点的情况下,能够与岁月抗衡的,你只能在保养方面费点心思。

敷了大概十五分钟,温桐就把面膜撕下扔进垃圾桶去洗手间洗脸,顺便刷了牙,出来又上了补水的芦荟胶,利索的脱掉鞋子,往床上一趟,翻个身,就滚进了男人怀里。

宋梓辄躺坐着,拿着平板在看经济类的新闻,感觉腰上搭着的手,他低头,问,“困了吗?”

温桐还没有困意,“敷完面膜挺精神的,要不,你陪我聊聊天。”

宋梓辄把平板放下,问,“恩,想聊什么?”

温桐望着天花板想了想,“今天宋傲不是找你谈话了吗,你两聊了什么?他有没有说,什么时候举行他两人的婚礼?”

“婚礼的日子他没说什么时候,不过他倒是问我,跟你领证的时候,我是什么感受。”

温桐头枕在了他结实的胸膛,眼睛一亮,来了兴致,“哦,那你怎么回答。”

谈及扯证的那天,宋梓辄依稀记得,自己手里拿着结婚证书时候的感觉,他心跳的很剧烈,那一整天的风景,不管好的坏的,在他眼里,都是美好的。

他沉着嗓音,“我说,你终于是我的人了。”

那种强烈的情感像是要溢出来,无法抑制内心想要亲吻她的冲动,毕竟,温桐,是他肖想已久的女人,在她还在圣安德鲁斯读大学的时候,在她还不认识自己的时候。

男人的声线平稳,恍惚间带着惑人的缥缈,令人想要一探究竟。

听到这样的答案,那张秀雅的脸,笑的动人。

温桐翻了个身坐在了男人的身上,手揽着他的脖子,在他眉眼的地方,重重的亲吻了几下。

然而,记忆深处,有一处旖旎的画面一直久久不散,是被迫说着那些羞耻的话的一个晚上,想想,她脸上闪过了一丝媚态。

一会,她说了,用着骄傲的神情,勾着唇角,“我是我自己的。”

宋老板眉梢一挑,与她对视,不怒反笑。

温桐低头咬着他的下巴一口,在他滑动的喉结亲了下,气势不弱于宋老板,“你也是我的,不管是你的心,还是你的···身体。”

说完,她自己反倒是觉得有些不自在了。

宋老板饶有所思的看着她。

温桐抿了抿唇,解释:“我刚才说的话,是前天我看了一部剧学来的,这台词是不是很霸气。”

被挑逗了的宋梓辄伸手揽上了她的腰,脸上的笑意不减,逐渐,他的手已经落在了她浴袍系紧的结带上面,带着几分危险的意思。

“待会是不想睡觉了?”

没,其实是要睡的。

温桐伸手护着自己腰间的结带。

宋梓辄只是亲吻她的嘴角,态度很强硬,“看来是不想睡,关于刚才的问题,应该是体力好的说了算。”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度翻身,轻而易举的把人压在了身下,柔软的娇躯,逐渐使他气息乱了几分。

体力好···

她跟他,如何分个高低?

温桐神色略微带着抗议。

宋梓辄将她的表情尽收眼底,不多说任何言语,埋头,苦干。

一夜的旖旎画面,外面的月亮,都忍不害羞的要躲起来。

温桐被支配着,随着男人的动作,一下子处于顶端下不来,一下子坠落,整个人仿佛处于云里雾里那般,隐约之间,男人沙哑性感的声音响起,“学以致用,挺好。”

温桐,“······”

她没力气反驳。

真想咬死他。

······

次日早晨,她们就从桃源般的山庄撤离,回帝都了。

温桐是一路睡回去的,一点知觉都没有,等她醒来的时候,刚好到家,没多久,勇叔却上门拜访了,看起来,是有要紧事要说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