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如果我知道我会这么爱你/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勇叔递上了一封信。

宋梓辄伸手接过,坐在沙发上,顺手拆开。

温桐挨着他,想知道信的内容到底写了什么,纸张用的是很普通的宣纸,落笔的人写的字,却令温桐不得不称赞,字内敛而透着苍劲,行云流水间透着对世间万物的领悟那般,这人对书法一定有不一般的领悟。

还有那墨香,清新飘逸,久久没有散去,想必,墨水,一定是极好的。

温桐轻轻呢喃角落的脸落笔人的名字,“德源大师?”

勇叔说了,“德源大师是华南寺一位得道高僧,岁数已过百,信佛之人都说他是最有仙风之姿的一名和尚了,华南寺跟宋家有些渊源在里头,以前,太老爷很喜欢找大师卜卦说命感悟人生。”

华南寺,温桐还是知晓的,是国内五大名寺之一,跟A市的寒山寺齐名,香火一直很旺盛,受信佛之人的膜拜。

而这位受人敬重的德源大师要邀请他们上山。

宋梓辄看完,把信折叠好,“我会抽空带小桐去一趟华南寺。”

勇叔闻言,点了点头,“我今天的任务就是负责给大少爷你送信,大少爷跟大少奶奶刚游玩回来,想必累了,我就不打扰你们休息了,先走了。”

温桐起身,“勇叔,我送送你。”

一路送勇叔出门,她问,“勇叔,华南寺跟宋家有什么渊源?”

勇叔,“大少奶奶想必知道宋家子孙气运极强这件事,百年前告知宋家那位道长就是出自华南寺的高僧,后来每当宋家的子孙迎娶了易娶的媳妇入门,婚后没多久都会上一趟山,去拜祭那位高僧。”

“本来啊,前几日太老爷就跟我提起,让我跟大少爷提提上山拜祭的事,没想到,昨日,便收到了德源大师名下弟子送来的书信。”

温桐莞尔,“拜祭的事,我跟阿辄,不会怠慢的。”

勇叔点头,有大少奶奶督促大少爷,他已放宽心了,随后上车,离开了他们的住处。

只过两日,一大早的,还有晨雾萦绕,温桐与宋梓辄已经准备出门前往华南寺。

饶姨做了饭团装进饭盒里,“大少奶奶,给,饿了可以吃。”

温桐结果,手里拿着一个,她咬了小口,香香的,“好吃。”

宋梓辄今天穿着休闲,一套运动服,穿着球鞋,英姿飒爽,很是干练,他拿过钱包钥匙,“走吧。”

温桐三两下的把饭团吃了,洗洗手,跟了上去。

饶姨一路送他们到院子外面,“大少爷,大少奶奶,路上注意安全。”叮嘱完,目送他们离开,等车子开远她才回屋,开始准备宋宝早上要吃的粥食。

华南寺在比较偏远的番禹区,去到那边,要花两个小时左右。

有导航,一路很顺畅的到了华南寺。

华南寺比之寒山寺,多了要爬山的一段路,它坐落于山顶,而来烧香拜佛的人,不管是自己开车还是坐缆车,都只能到达半山腰,在上面,就要自己爬上去了。

宋梓辄的车停在了半山腰的停车场上,不知是时间过早,还是什么别的原因,此刻,华南山,人很少,寥寥可数上山的人,很是清静。

温桐从车里下来,呼吸了下空气,整个人心旷神怡,彼时,传来一声洪亮的钟声,十分悠远。

两人开始上山。

爬到山顶,对于平时经常运动的他们而言,怕是气都不用喘,就能到达山顶。

他们身影隐入了晨雾中,很快,有一辆白色的面包车随后也停在了停车场的空位置上。

那么大一座寺庙,一派幽静、肃穆气氛,大门口,一位较为年轻的和尚正在扫地,放远目光,古木参天,松柏森森,秀竹郁郁,芳草青青,风一吹,便有股香的味道,淡淡环绕,不曾散去。

华南寺很多年前就已经翻新过,但这里的一砖一瓦,都透着雅致的古风气息。

宋梓辄立身于此,他干净清贵的气息,仿佛与这里融为一体了。

温桐只能感叹这里建筑的宏伟庄严,佛门圣地,是神圣不可侵犯的。

两人一进去,便是有一位年长的和尚迎上前,“两位施主,德源大师今日早上有个禅坐要讲,嘱咐我带二位先到处转转。”

温桐有些讶异,他们貌似没跟德源大师说过今日会来,他们也都没有自报家名。

宋梓辄嗓音清冷,“麻烦师傅了。”

“不麻烦,应该的。”

寺庙内还很幽静,路过不少祠堂,许多墙壁和碑石上还保留着历代名人的诗词。每间佛殿门媚正中高悬金匾,门上雕刻着精美的神仙、花卉图案,富丽堂皇。

跟着那位和尚,他们走进大雄宝殿,映人眼帘的是三尊大佛像,担露胸膛,双膝盘坐,双手合着,面泛笑容,惟妙惟肖,生趣盎然。

既然走一趟,温桐按照习俗,捐了香油钱,烧了几支高香,每座殿堂,都有几名合上盘腿打坐。

寺庙很大,随着太阳腾起,不知不觉,已过去了半个多小时。

温桐笑的眉目清浅,像一颗明珠般,灼灼其华,观之,并不觉得累。

最后走着走着,进了一座院门,院门口有一颗很高的大榕树,榕树下,是供人坐着休息的椅子。

和尚进屋端着一壶茶出来,待他们坐下来,给两人倒了一杯清茶,“二位在此休息下吧,德源大师的禅坐快结束了。”

温桐喝了口幽香的清茶,她手撑着桌面,支着自己的下巴,隐约间,她听到了很多鸟儿再叫,真是十分的应景,她转而看向了一路不怎么多言的男人,清雅的容颜在光晕的衬托下,更显得净白出尘。

一会,宋梓辄嘴角噙着似有似无的笑意,目光辗转落在了自己身上。

温桐才醒起,自己又出神的在欣赏他了。

“我进去里面看看。”温桐指着那座修建风雅的屋子,把茶杯里的清茶给喝光,起身,往里面走去。

宋梓辄的目光落在她纤细的背影,不知在想什么。

温桐踏脚而入,恍然间,还以为自己走进了古代里的雅间,这儿,怎么看都像是招待客人的休息之地。

油然,还在外面院子,榕树下静坐的男人听到屋内有一股优美的琴声流出,他愣了几秒,被琴声吸引了那般,随着声音的根源,他悄然无息的进了屋内。

他站在门口,视线一落,便看到了温桐坐在一架琴前,十指修长白皙,她拨弄着琴弦。

宋梓辄是知道的,温桐弹的一手好瑶琴。

记忆,恍恍惚惚,回到了圣安德鲁斯,三十周年庆的那一天,他依稀记得很清楚,就在那一天,他见到她那一刻的,心动。

圣安德鲁斯大学的周年庆,搞得很隆重,那次,很多校董事都前行参加了,他也不例外。

中午,他刚结束一个在西雅图的会议就匆匆的赶去了英国,到达圣安德鲁斯大学的时候,校周年庆,已经开始了,跟校长和其他的校董打过了招呼,应了校长的邀约,留下来看会表演。

台上学生在表演,台下子,校董之间商谈的话题他从来不会去参与,当时也快临近毕业,校里的导师都在推选自己坐下优秀的学生,给他们争取毕业后出来社会,能够在他们名下的企业上班。

圣安德鲁斯又是设计最为闻名,当时有不少的校董是有涉及时尚这一方面,他们便问了伊诺大师,有没有推荐的学生。

伊诺大师当时已经很出名,在时尚圈,早已经巩固了自己的地位,在设计上,他同样有着过人的天赋。

都说搞艺术创作的,脾气相当古怪,伊诺大师算在其中。

宋梓辄还记得,当时伊诺大师用着气急败坏的语气在说着自己那位学生不识好歹,明明在国外发展的机会多,偏偏选择回国,但不管如何,伊诺大师的话语里,充满了对他这位学生的喜爱和容忍。

他当时并没有太在意。

直到,她出现的时候。

那时在舞台上,她穿着素白的旗袍,挽着头发,灯光落在她身上的时候,她似乎因为台下太多人而稍微有些不适应,可依然保持着一抹很清淡的笑,浅浅的,很勾人心,还很舒坦,明明没有很耀眼,却让他对她印象深刻。

她在异域的西方国家,演奏着在他们国家最古老的琴。

那是他坐在台下,唯一入了心去看,去听的才艺表演,像着魔了那般。

“她就是我学生wing,来自中国,她有很高的创作艺术天赋,可惜,她很快要回国发展了。”

“跟着我一起发展不好吗,她为什么不留下来。”

一曲过后,他就听到了伊诺大师跟别的校董事念叨。

而他,还对她在台上演奏的曲子念念不忘,他觉得很不可思议,居然因为一首曲子而关注其了一个女人。

于是,本该看一会就走的表演却拖到了表演结束。

于是,再度被校长邀请上台与那些表演才艺的学生留念合照。

他不喜欢多人的场合,那时很大的舞台,却因为太多学生,显得非常的拥挤。

宋梓辄站在暗处,已有了离开的念头。

突然之间,却有个人影像是被绊了一脚,撞进了他的怀里,他当时稳住了她,低头随意一瞥,本就不喜与人靠近碰触的他,意外的没把人推开,而是看着她,即便当时灯光很暗,他却仔仔细细的看了她一遍。

她的眼睛很清亮,睫毛也很长,人看起来很乖巧,可又不好相处,不好相处这点跟他有些像,不过在宋梓辄心里,她始终有些像高贵的贵族猫。

还有她不太喜欢和陌生人接触,没一会就淡然的跟他保持了距离,带着歉意的说了句对不起,没入人群,走了,重要的是,看都没看他一眼,宋梓辄觉得当时的心情很奇妙。

宋梓辄哑然失笑,第一感觉,这个女人有些地方和他挺相似的,手搂着她腰的时候,感觉,挺柔软的,想···在抱紧一些?

于是,他意识到,自己很顺眼她。

活了二十几年,肥环燕瘦,姿色倾城的女人都见过不少,但能让他觉得顺眼的,只有她,顺眼到都有龌蹉的小心思了。

然后,心中就生出了一股想要接近她的冲动,这股冲动一直在他体内横冲直撞,久久不息,非常强烈。

有校董事这个头衔,他轻而易举的得到了她的资料档案,知道她的中国名字,知道她,是个很优秀的人,知道她还没有喜欢的人,还清楚的了解,她即将要回国发展。

那晚发生的事情,仿佛一抹云烟散的很快。

宋梓辄忘不了那股强烈的冲动。

之后他因为校内的事,又去过了几次学校,最后一次见到她,是他车子经过校外咖啡厅的时候停下,当时,天气有点差劲,下着雨,助理下车去给他买咖啡时,意外见到的,在他的助理买咖啡要出来的时候,雨势突然变得很大,而她,似乎有事要离开了。

换做普通人,大概不会对他要冲向雨幕中的助理有半点要帮助的意思。

然而,他的助理很幸运,得到了她的帮助,一路被她的伞护送到进入车里,而助理给他买的咖啡,一点都没有淋湿。

于是,第二印象,也很好。

······

“不好意思,让两位施主久等了。”温和清明的声音,响起。

门口,站了一个很仙风道骨的和尚,他双手交叠在背后,眉目慈善,一双眼睛,藏着笑意。

宋梓辄回过神,莞尔,朝德源大师微微笑着,“德源大师。”

德源大师目光落在了宋梓辄身上,眼里带着赞许,“宋家人,果真都是器宇不凡,前途无量之人。”

温桐听到声音,琴音断了,她站了起来发现门口,宋梓辄在,还有,一名陌生的和尚,她猜想,他应该是德源大师,她上前,“不好意思,没经过同意便动了这把琴。”

德源大师,“无碍,施主弹得很好,再说这里本就是供人休息的地方,这把琴放在这里,虽说是供人欣赏,但若是会弹曲之人,想必都有弹一弹的念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