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嘘,安静/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德源大师一看便知是个极有内涵,学术造诣很深的大师级人物,他对温桐在瑶琴方面的赞誉很高,温桐大抵是不好意思了,只是唇角弯翘,谦虚对待。

“二位施主,跟我来吧。”

出了庭院,就有个小和尚迎上前搀扶着德源大师,他时而捋捋自己的胡须,步履缓慢,却很平稳。

宋梓辄和温桐跟在他身后,男人的手紧紧的攥着她,“什么时候学的瑶琴?”

“高一的时候,我抽出了时间,跟住在学校隔壁的一位老人家学的。”总有那么一些知识分子,艺术分子,到了晚年,喜欢找安静的地方过完自己的余生,河安虽然只是个小镇,默默无名,可风景优美,是个安享晚年的好地方儿。

忆起以前的事,温桐笑容更甚,颇有滋味的又道,“老人家好严格,可那会难得有一个兴趣可以有人教,我学的可刻苦了,到了大学,一直忙着画画学设计,后面就没怎么碰过了。”她今天弹的时候,明显是生疏了许多,好在学过的东西已经深刻的印在了心底,练练,感觉就回来了。

唯一一次还是在圣安德鲁斯大学留学的时候,赶上了三十周年庆,顶着为班级争光的压力,在台上弹过一次,她莞尔,想起伊诺大师说过,那时,宋梓辄也在的。

她扭头,看着男人,笑着说,“在圣安德鲁斯,你听过的。”

宋梓辄低声说,“当时我听得很入迷。”想必那时候,听入迷的人,不止是她一个人,他肯定,她在台上那么闪耀光华,定是虏获了不少少男心。

然而这一听,她那一撞,他心里就惦记她这人了。

若说后悔的事情,是他没能早点回国与她相遇,没能早点把她护在自己羽翼。

相比德源大师的赞誉,宋梓辄说的每一句话,却更能牵动她的情绪,她从来没想过,生下来便是天生不凡,才华清贵的男人从那时起,就对她起了心思。

温桐以前可没有那么感性,可最近她总是很容易被男人感动,心软软的,却被柔情塞得满满的。

跟着德源大师走了一段路,走到了一座祠堂,里头供奉的牌位,赫然是上百年前,与宋家就已经有了渊源的道长。

祠堂打扫的很安静,布局很简单。

两人,今天出门的时候,饶姨就给准备了不少的东西带过来,比如说酒,鸡,都是供奉拜祭的时候用上的东西,一路他们都带着,彼时,她一一拿了出来,放在了牌位前的供奉桌上。

小和尚上前,不知哪里找来的香,点燃之后,分给了他们二人,来之前,宋家人多少有给他们普及知识,举着香拜了几下,他们再把香给插在了炉上。

拜祭没花多长时间,没有太多的规矩要遵从,大概十多分钟,就完了。

不过,过程倒是发生了小小的意外。

他们已经从那位道长的祠堂出来,宋梓辄手里拿着矿泉水,淋着她发红的手背。

温桐不大好意思,她点蜡烛的时候,被融化的液体给滴到手背,不小心烫着了。

德源大师和小和尚就站在旁边,一眼不眨的看着他们。

温桐柔声的对男人说,“不疼了。”

大概是皮肤很白,手背泛红,很鲜明。

宋梓辄倒完了一瓶矿泉水才罢休,自顾自的拿出纸巾,把她手上的水给拧干。

十指纤长,骨节分明,牵着的时候,软软的,很舒服。

男人轻轻的把她的手凑到了嘴边,对着泛红的手背,轻轻地亲了下,“以后做什么都注意些。”

手背虽然还红着,但只有不碰,压根不会感觉疼,可经男人这么一听,她却觉得整个手背,都泛着麻麻的感觉。

?小和尚十五六岁的样子,他不懂什么男女之情,可眼前的男女,他觉得好般配,彼时,眼里还泛着好奇。

“师傅,那位男施主为什么突然亲女施主的手背呀?”

德源大师笑呵呵的,“表达怜惜之情。”

小和尚恍然大悟,“就好像师傅天天都要把文房四宝擦上好几遍。”

德源大师笑而不语。

小和尚不知道自己解释的对不对,摸了摸脑袋,师傅不说,那他等有空的时候,可以找师兄们问一问。

温桐在旁听着,心里就好像被点燃了小火苗,脸烧的滚烫滚烫的,可心里头,幸福的饱胀感一直没有停歇过。

而宋梓辄在外人面前从来都不会觉得会不好意思,他目光依然沉静,又道了一遍:“小桐,你听到我说的话了吗?”

虽说刚才是个意外,但男人心里惦记,她只好柔声应着,“我听到了。”

跟在德源大师身边,仿佛能跟他谈天说地,怪不得为什么人失意的时候喜欢找大师指点迷津。

两人相貌出众,又有德源大师亲自带着,在华南寺里,时而都能引的好多认回头看上好几眼。

等他们准备下山回去的时候,太阳已经快下山。

德源大师一直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目光放的很悠远,最后隐约投在了暗处一抹见不到的身影身上,“施主,回头是岸。”但那抹影子很快就消失。

小和尚朝那边看过去的时候,只看到了一抹残影,他想了想,说了,“师傅,刚才有师兄跟我说有个很奇怪的男人一直偷偷跟着我们。”

“他已经走了。”

两位好看的施主才刚走,他就走了?

小和尚挺担心的,“那刚才的两位施主会有危险吗?”

“无须担心。”

既然大师都说不用担心,小和尚就安心了,而且,他看那位长得好看的男施主不是什么泛泛之辈。

在这里,他一直很崇拜德源大师,就好比先前离开了他们华南寺一位的师兄,那位师兄一直负责给师傅送信,他写的字,很像师傅的,但听说他利用自己这个本事跟外人做起了勾当,师傅其实早就知道,还给他改过自新的机会,但是师兄可能向往外面的世界,他依然选择了下山,可师傅说过,师兄若是执迷不悟,待在外面不会过得好的。

一路下山,温桐的心情都很好。

夕阳西下,可下山的人依然有不少。

大抵是快到了半山腰,路比较平稳,此时,天色又暗了五六分。

突然,宋梓辄一把把人拉入了林间,离开道路有几米的距离,他把人抵在了树背上,一张脸慢慢的向温桐靠近,直至两人的气息相缠,男人侧了侧头,伸手捂住了她的双眼,她只感受到,男人的呼吸撒在了她的耳边,接着,细细碎碎的吻落下。

温桐还能听到道上,一路走下来的人交谈说话的声音,很快,她气息乱了几分,视觉被男人遮住,她的感官都变得刺激,此时她就像只身在沼泽之地,一步步的随着他沦陷。

她两手攥紧男人腰间的衣服,想要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这儿是什么地方啊,哪能由他胡来。

一阵衣服摩擦的声音,一会后,温桐累的喘息,两人的距离不但没有分开反而因为她的动作蹭出了一片火热,她红着脸,气急败坏,“阿辄?”

但喊出来的声音软的不行。

宋梓辄在她耳边,嘘了一声,示意她安静。

温桐娇躯敏感的抖了两下。

两人身体贴在一起,他自然是感觉到了,眼里含着笑意,亲吻她的发丝,在她肩窝的地方,流连忘返,舔吮出了一个又一个的红印。

温桐眼前事一片黑暗的,她站的不太稳,不过宋梓辄在她肩窝亲了好一会都没有别的动作,就在他这么想着,男人的手,在她身上到处乱摸了。

她愣住了。

发情都得挑个地方,哪有他这么随便的。

心里头想着,突然间,在她后背乱摸的手突然一把扣住她的腰,她整个人被提了起来,瞬间脚又落地,尤其是视线被挡住,她仿佛做了一个有惊无险的过山车,她腿软了。

但下一秒,她就听到了一个男人的惨叫。

温桐心弦了一把,被吸引了注意力。

宋梓辄没有再用手挡着她的视线,她朝前一看,发现地上有个抱着肩膀痛苦呻吟的男人,在地上,有一把小刀。

她定眼一看,怪眼熟的,“是卓亦凡?”

是他。

宋梓辄恩了一声。

温桐,“他一直跟着我们吗?”

宋梓辄恩了一声。

温桐不禁汗颜,有他在身边,她真是太放心了,太有安全感了,居然一点猫腻没有察觉,看地上掉落的小刀,一直没有被警方逮捕到的卓亦凡原来一直想要报复他们。

卓亦凡很不甘心,没想到他是中了宋梓辄的计,他就是恨不得捅他一刀,可人没捅到,自己还被卸了一个肩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