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老婆说的话我当然铭记于心/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被卸了一个肩膀的卓亦凡已经没有还手之力,只过几分钟,便有几个穿着警服的警察走进了林间。

卓亦凡很快就步入了绝望。

他父亲有让他去警局自首,依他的话,再找个优秀的律师给他打点,最多就坐一年半载的牢狱,可他性子傲,觉得他父亲说的话简直就是在把他推入地狱,后又听到消息,说是萧晓晓的孩子没了,一时之间,他怒火攻心,起了想要报复的心思,没想到才一跟踪他们,就被宋梓辄逮个正着。

卓亦凡之前能逃脱警察的追捕,大抵是背后有人帮忙,加上能藏,能逃,一时之间公安局是没办法确定他真正的位置,幸好,宋梓辄临近中午的时候,就已经跟他们警方打过招呼,所以番禺区这边公安很快就派了人盯梢他,要不然警员也不会这么及时的出现。

不过这里人多,他随身携带了利器,怕惊慌了民众,所以暂时没有出手。

“走。”

警员给他铐上了手铐。

他们走之前,带队的警察说了,“真是麻烦你们两位了。”

宋梓辄与他握了握手,面色沉静的跟他交谈,仿佛刚才的事,没有发生过那般。

温桐站在旁边,脸依然有些烫,好在林间的光线很暗,大抵是没有人能够察觉的。

过了一会,他们终于走了,走之前,他们似笑非笑的看了温桐一眼。

林间里只剩下温桐和宋梓辄。

温桐抿唇,“你怎么不告诉我卓亦凡一路都跟着我们?”若是给她提个醒,她不至于刚才那么手忙脚乱,这么的羞愤窘迫,警察离开最后投过来的眼神,让她只想捂脸,他们定然是一直关注着这边的动静的。

宋梓辄笑看着她,“不说,是怕坏了你的兴致。”

“······”

一阵无言,她若是提前知道卓亦凡一路跟着他们,指不定会分出几分心思在他那里。

男人又道,“还有刚才表现的很好。”

下一秒,温桐脱口而出,“我那是真以为你要干坏事。”偏偏她被压制,反抗是一点效果都没有,所以···卓亦凡信以为真他们真的要野战,以为这是个偷袭的大好机会。

宋梓辄抬起手,在她发烫的脸颊轻轻抚摸,用着轻描淡写的语气,而那双像墨般浓郁的双眸,点缀着神秘,“刚才是差点就把持不住了。”

温桐红着脸骂了一句流氓。

宋梓辄从来都不会否认她骂自己的这个词语,他缓缓说:“我是流氓,小桐你就是被流氓吃干抹净的兔子。”

“你才是兔子。”愤怒的声音。

“流氓兔。”

呱~

温桐觉得有什么东西破碎掉在了地上,可嘴角却因为他说的流氓兔三个字忍不住发笑,毕竟,流氓兔是真正存在人们的生活里面,尤其是孩童的世界,它是韩国金在仁创造的卡通萌星。

宋梓辄的指尖落在了她的唇间,用指腹轻轻的摩擦了几下,眼眸一身而过的幽深,他柔声问,“不恼了?”

温桐勾了勾唇角,淡淡的恩了一声,本来就谈不上有多恼人,她只是有些不好意思而已。

“回家?”

温桐喜笑颜开,“恩,回家。”

温桐站了一会,腿已经没有那种软软使不上力气的感觉了,正准备迈步离开林间,映入眼前,是他宽阔的背。

她没多想,跳了上去,轻轻的压上了他的背,双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他身上舒服的味道让她无比的安心。

出了林间,一路往停车场的位置过去,以他们的速度,大概还要十多分钟的时间。

夜色朦胧,将男人的身影拉的高大,在他背上的人时而凑到他的耳边轻声细语的跟他说话,天地间,仿佛只有他们两个人。

·

次日早上,劳瑜语很早就起床了,她收拾好行李,因为她今天要回澳洲了,摄手摄脚的下了楼,正好碰到才起床的饶姨。

相处有几天时间,饶姨对劳瑜语的印象还是很好的,年轻,有朝气,还很善良,听说她是澳门的,而家里生意是做赌场生意的,做的很大的那种,在以前那种年代,可以说是混黑的,饶姨知道的时候,还有点诧异,因为她看起来并不想出生于那种家庭的女孩。

“饶姨,早。”

“小语,早,不过你今天怎么起的那么早?”饶姨问。

劳瑜语笑嘻嘻的,“想跟饶姨一块做个早餐给宋大哥,小桐姐吃。”

饶姨见她是真的想跟着她一块弄早餐,就应下了,厨房的灯,饶姨开了,两人走了进去。

醒得早的还有宋梓辄,他做了简单的洗漱换身运动服就出去慢跑了,温桐还处于熟睡的状态。

临近四月,天气有些闷热,床上的人只用了被子的一角盖住了肚子,秀美的腿裸露在外面,压着被子,丝质的睡裤大抵是太宽松,卷到了大腿处,她头侧枕着,三千青丝微微乱开,遮不住的的颈项依旧残留着淡淡的红印。

八点多,隔壁房间的宋宝已经醒了,在饶姨给他换了新的纸尿裤,洗了个脸后,劳瑜语把他抱在怀里亲了一口,“宝宝,漂亮姨姨带你去喊你妈妈起床。”

宋宝眨着漂亮的眼睛,表现的很欢腾。

进了他们的房间,劳瑜语就把宋宝放在了床上。

宋宝被养的粉雕玉琢,加上不挑食,体重都比同月大的小孩要重些,他爬了过去,动作慢吞的,可阻止不了他要爬到温桐身边的兴奋感。

晶莹的口水从他嘴里要掉不掉的,劳瑜语瞥见,赶紧用小手绢给他擦口水,要是宋宝的口水掉他爹的床上,被知道的话,那画面一定很惊悚。

“妈~妈~”

自从那次在公园,宋宝听到别的小孩呼唤自己母亲的时候,他整个人好像就开窍了,一开始叫的还不是很顺,但最近的发音已经很顺了。

比正常小孩早了两个月学会说话,宋宝的情况,大抵是他的智商远超正常的小孩,所以脑部发育的会比他们快上一些。

宋宝叫上瘾了似得,在他叫第二声的时候,温桐已经醒的差不多了,她撑起身子,把宋宝抱坐在了她的腿上。

“早。”刚醒,温桐的声音带着一丝慵懒的沙哑。

劳瑜语应了一声早,“既然你醒了赶紧去洗漱了,我带宋宝下楼玩去。”

温桐反应有些慢,一会,才恩了一声。

等她洗漱完,整个人清爽了,下楼,发现餐桌上的早餐格外的丰盛,恰巧,宋梓辄晨跑回来,发梢上挂着晶莹的水珠,他用干净的毛巾擦了擦脸和颈项,上前,在温桐的眉眼间,亲了一下。

“今天早餐很丰盛。”

温桐,“是瑜语很早起床和饶姨一块做的。”

劳瑜语在旁不大好意思,“我就打打下手。”她从来没有找厨房自己弄过吃的,早上的时候差点没帮倒忙。

然而,等宋梓辄冲了澡换了身衣服下来吃早餐的时候,他显然吃的比平时多上了些,给足了劳瑜语面子。

吃过了早餐,他们送劳瑜语去机场坐飞机会澳门,连易沈和宋民航都来给她送行。

劳瑜语心里浮现了淡淡的悲伤,时间差不多了,朝他们挥了挥手,道别。

人已经没影了,易沈还看得出神。

宋民航挤眉弄眼,“易大教授,这几天相处,你该不会是看上劳瑜语这小妮子了吧?”

易沈没说话,没承认,但也没否认。

温桐的目光浅浅的落在了易沈的身上,也没说什么,加上宋梓辄要去公司了,她跟两人打了招呼,就被男人牵着手,离开了机场

宋民航继续唠叨,“她有喜欢的人的,你问大嫂啊,大嫂知道的,好像是她爸收养的儿子,一个叫劳勇的男人。”

“劳勇,劳勇,他的名字,让我一下子就想到了勇叔,你说我要不要告诉他,让他改个名字啊。”

易沈翻了翻白眼,转身即走。

宋民航从此多了一个称呼,话唠小王子。

阳光很明媚,温桐站在机场门口,一手抱着男人的手臂,抬头望着澄澈的天空,莞尔,她低下头,看着宋梓辄清冷如玉的容颜。

“我跟你一块去公司吧。”

宋梓辄爽快的应下了,他自然是想把人栓在自己身边,紧紧地。

时间飞逝,眨眼就到了六月份了。

彼时,宋宝在他七月个月大的时候就没有在继续喂母乳了,在温桐的细心教导下,他已经不止是会叫妈妈了,会喊爸爸,虽然经常会喊成趴趴,外公喊成公公,所以在宋老板眼里,他依然是个蠢儿子,跟温桐养的宋胖墩不相上下。

谈到六月,自然是很快到了她高考的时间,劳瑜语回了澳门后,一心想要把理科给学好,本来温桐以为她回了澳门之后,跟易沈应该是没有了联系,但没想到,两人私底下就加了微信,易沈还经常晚上给她补习。

天气很炎热,正好,去年学会了游泳的温桐,在夏季终于可以大显身手了。

她日子过得充实,不会像向初瑷,赵佳那么忙,本想找两人到海边别墅玩两日,奈何,他们都没有时间。

还有露茜现在名气越来越大,几乎成为了时尚圈最受关注的新锐设计师,而他们三个人的感情生活如何,温桐就不太清楚了,自然,不会过问太多,顺其自然。

在这段时间里,最大的好消息便是宋傲跟小巧婚期的日子定了下来,八月初,婚礼会在梦幻巴厘岛举行。

宋家又一位少爷结婚的消息,很快的就在帝都里传开了。

天气很闷热,温桐为了生活能充实些,她报了摄影,准备把摄影的知识在学的深入些,刚上完课她就接到了露茜的电话。

她似乎很急躁,“小桐,我该怎么办。”

温桐疑惑的恩了一声。

那头,露茜一脸郁闷,“小桐,完了完了,陆阿姨真的以为我跟陆成远有一腿,说我两交往有段时间了,说我们工作都那么忙,平时肯定很少时间相处,要我们干脆住一块算了,当是婚前磨合。”

同居,婚前磨合,露茜听到的时候,就好像胸口被人放了一块石头,压着难受。

主要上次的事情陆成远闹得太厉害,她根本不可能说出两人其实根本没什么的话。

陆成远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居然就同意了。

而她则用了需要考虑几天的理由敷衍过去了,但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她迟早要给陆阿姨一个交代。

“陆成远怎么说?”

“他说,这样刚好,等住上一两个月,到时候就有理由分手了。”

话是没错,但她心里依然觉得很惶恐。

温桐斟酌了下,“那你就依他的话吧,反正你最近工作那么忙,在帝都呆着的时间怕是很少。”

说到工作,露茜觉得是自己自作孽不可活,谁让她得罪了宋老板这么一尊大佛,所以心底里是没有任何怨言的,不过唠叨两句还是可以的吧。

“小桐,我工作行程拍的那么忙,说起来,跟你家那位脱不了关系。”

温桐眨了眨眼睛,跟宋老板有关系?

“在纽约的时候,我不是让你又当了我一次模特吗,宋老板不是很介意当时我设计的那件衣服吗,我以为他不记仇的,但我估错他了。”

温桐愣了几秒,恍惚想起,为什么她说要给露茜找助理的时候,宋梓辄说他来安排人,既然是宋老板安排的人,他自然是可以轻松的调配她的工作。

“我回去跟他说说。”

“别了,别了,其实他还是对我手下留情了的,至少每个月有四五天的休息,不至于累成一条狗,再说,我已经有了妙计,让宋老板龙颜息怒的好妙计。”

温桐莞尔,想问是什么妙计。

但很快,那头,露茜被助理催促了。

“小桐我得上飞机了,要去米兰参加一个时装周,对了,我听陆成远说,宋老板准备要带你去度蜜月了,我想你们是该去了,毕竟你两结婚有很长一段时间了。”

之后,他们又因为怀孕的事,给耽误了。

温桐哑然,她还真不知道宋梓辄在计划度假的事。

跟露茜聊完挂了电话,她转而去停车场,开车出来,回家。

晚上,宋梓辄从公司里回来,外界的闷热似乎对他起不到有一丝的影响,待在他身边,都觉得是清清凉凉,舒舒爽爽的。

“我们要去度蜜月?”温桐问他。

宋梓辄进厨房拿出水杯,打开冰箱,倒了一杯冰水,仰头喝了几口,才道:“恩,等子阳和艾琳娜过来暂时接手我的工作,我们就去度蜜月,是露茜跟你说的?”准确的说,是把他们的婚后就该去的蜜月夹起给补回来。

至于他为什么知道是露茜跟温桐说的,是他前不久陆成远找他,他恰巧说起。

温桐促着眼眸,站在男人面前,抬头看着他好看的唇形,“恩,今天露茜打电话说起的,你什么时候开始计划的?”

“很早之前。”宋梓辄确实很早之前就经常用平板看旅游攻略了,但因为工作行程的缘故,一直在排时间,“我原本还想给你一个惊喜,倒没想过被他们两个家伙给破坏了。”

听到男人这般语气,温桐突然醒起今天露茜说的那番话,宋老板的心思,就跟墨水一样黑,“你别又整他两。”

男人喝水的动作一停,若有所思的看着她,勾了勾唇角,“老婆说的话,我当然铭记于心。”

于是,那两家伙幸运的逃过了一劫。

度假,温桐以前便有过想要和宋梓辄一起到别的国家到处走走看看的想法,她很高兴,主动的又靠近了男人,“那我们先去哪里?”

宋梓辄的目光浅浅的落在了她的身上,因为天气太热的缘故,即便室内有中央空调恒温,但总觉得闷,她穿了一件很宽松到大腿的T恤,头发卷成了丸子头,露出白皙的颈项,此刻,她的眼睛很亮,彤彤有神的。

他缓缓说,嗓音很低沉,“先去马尔代夫陪你游泳,游够本再去别的地方。”

温桐勾唇,她想,只要有宋梓辄在,先去哪里,都没关系。

只要他在,她的世界,就会很美好。

(正文完,题外要看)

------题外话------

正文就先在这里完结了,他们的感情已经很稳定了,也很甜蜜了,后面陆续会有他们的番外送上的。

不过,在男女主番外之前,我会想写表哥,姚单,陆成远他们的番外先。

缓一缓。

嘿嘿。

推荐【枭宠之霸妻要上位】菜卷泪/文

?(萝莉+养成+血腥变态属性缺乏人生观的黑暗杀手遇上更加变态腹黑外加人生观不是那么正常的男主+内附硬汉帅大叔与萝莉杀手的cp,来看文我就告诉你是哪种cp。)

收藏吧,收藏吧,基友的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