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老做那种梦(表哥篇)/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别···唔~”

是男人侵略的气息,强烈的荷尔蒙袭来,简直在她的感官里横冲乱撞的,让她的气息乱成了一团,唇舌交缠好久,他才放过她,给她喘息的机会。

她双眼充满了氤氲的雾气,睫毛颤抖着,直视着眼前轻薄自己的男人,男人的眼睛很深邃,双眉平阔,鼻梁挺直,他的眼神显得很凌厉,原本就显得冷峻的人,此刻,有几分不可言说的野性霸道。

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跪站在她的双腿之间,双手撑着在她脑袋两边,莞尔,他伸出手,充满侵犯的用着他的指腹描摹她的五官,轻薄的茧,弄得她脸麻麻痒痒的。

“给我。”

她软成一滩烂泥,轻轻喘着息,男人身上炙热的温度几乎要把她灼伤了。

她说不出话,只能摇头。

她看不清他的神情,可她觉得他似乎已经恼了。

此时,在她脸庞细致描摹的手开始逐渐往下,滑过她的颈项,引起了她一阵阵的颤栗,先是停在了她的胸间,一路沿下,瞬息之间,抓住了她T恤的衣摆往上而推,在她恍惚之间,内衣的扣子似乎松了,很烫的手掌心覆上了她的肌肤···

突然之间,一阵天旋地转。

夹着被子睡在床上的赵佳翻滚落地,她脸上浮现不正常的红,呼吸大乱,背后出了一身的冷汗,明明房间里开着空调,她却像出去外面的运动场跑了好几圈回来的感觉,热,非常热···

等她终于清醒,她双手捂住了自己脸,很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没救了。

自从高若白以强硬的姿态再度接近自己,很快,她睡梦里,都快被他的身影侵占,她不知道自己是第几次梦到和他的春梦,她一个黄花大闺女,还没开荤,结果···自挂东南枝的念头越发的深。

颓废的坐在地板上一会,赵佳等自己心思终于冷静了,从地上爬了起来,去衣柜里找了一套衣服,进了浴室。

上回的车祸,好在温桐及时把她拉了出来,要不然就不只是轻微的外伤和轻微脑震荡这么简单了,假如温桐没有出现,晚了一步,指不定她毁容半身不遂,在重一些,英年早逝。

那一瞬间,她脑海里浮现很多东西,零零乱乱的,但大多数都是跟高若白那个男人有关。

明明,在她十六岁的时候,经历了那一件事之后,她就发过誓,再也不喜欢他了,只当他是朋友,只当他是温桐的表哥来对待,可现在倒好了,活了二十六个年头,他在自己心中的地位,居然还没有别的男人可以攻破。

想来挺可笑挺可悲的,她赵佳活的还真是一日不日一日。

苦恼的是,加上他这些日子以来他对她的攻势,离她缴械投降还有多远?

冲了个澡,她清爽的从浴室里出来,把弄湿的发用吹风机吹干,隐约,她母亲的声音在外面隐约传来,“赵佳,出来吃早餐。”

“就来了。”

早餐是豆浆,油条有黑米黑豆粥。

赵妈妈发现赵佳只是简单的吃了一根油条,喝了一杯豆浆,粥反倒是没碰,“粥喝一碗,补气血。”

赵佳看了大碗里的黑米黑豆粥,摇头,“我饱了。”

赵妈妈的态度很强硬,“吃这点东西能饱?你当你妈三岁小孩这么好骗,必须吃一碗。”

赵佳张了张嘴巴,她若是再说一个不字,指不定她妈一个巴掌就上来招呼她了,叹了口气,舀了小半碗,狼吞虎噎的吃下腹。

赵妈妈满意了。

赵佳心里苦逼着,她最近老是做那种梦,再补气血,她还要不要活。

吃过早饭,她回房里准备换身衣服去公司,阔腿裤,V领的雪纺衬衫,踩上一双不太高的裸色高跟鞋,她对着镜子照了照,没怎么化妆,就上了个口红,五官隐约多了一抹冷艳,腰身的曲线婉转柔美,她把长发给绑了起来,带上之前生日,温桐送的表,拎起包包出门。

出门前,在厨房里洗碗的赵妈妈探出个头,“你开车小心点。”

“知道了。”

赵佳答了一声,开门,关门。

车祸大抵是给赵妈妈留下了心里阴影,每次赵佳出门去上班,她妈准会叮嘱她一遍开车要小心,就怕她再出什么意外事故。

智腾集团在珠宝这一块的发展,是越做越好了,公司里的主力设计师,别的珠宝公司,一直想挖掘不过。

不过设计师要是眼睛没瞎,是不可能离开智腾的,也不想想,智腾集团,是谁的公司。

到了公司,赵佳踏脚而入,就有宣传部的员工跟她打招呼。

“赵老大,早上好。”

“早上好。”

赵佳是个尽责任的人,只要是上头吩咐她的工作,她都会很尽职的去完成,珠宝宣传这一块,都是她在负责了。

她的年纪在高层职位来说是年轻的了,公司里自然有人说她是靠关系才坐上经理的位置,不过她倒无所谓,是不是靠关系她心里清楚得很,再说,温桐从来不会干涉她的工作,她更不会借着他们之间的关系在公司里巩固自己的地位。

“赵经理。”人事部的小美带了一个三位新面孔往赵佳的方向过去。

赵佳点了点头,“新员工?”她看了一眼,两男一女,其中,有个倒是挺引人注意的,长得很高,看起来挺帅的。

人事部的小美笑说了,“恩,新来的。”后又对着他们道,“介绍一下,这位是宣传部的赵经理,你们的上司,要好好干活唷,这样子赵经理才会好好地疼爱你们哦。”

赵佳,“······”

三人统一跟赵佳问了好。

等宣传部的员工来齐了,赵佳让他们自我介绍,大家好认识一下。

“大家好,我是李爱妮···”

陆续一番介绍,赵佳把他们的名字记在脑子里,彭宇彦,楚帅,李爱妮···

宣传部男女比例还是很均衡的,不过帅哥倒是没有,全都是粗汉子一个,彭宇彦长的高,穿着挺有品位,他的皮相也好,至于楚帅,不算帅,但也不丑,人开朗说话幽默,笑起来很阳光,所以一时之间,部门里那些老油条都挺兴奋地,谁说他们部门是与帅哥绝缘的。

安排新员工工作倒不用赵佳亲自上阵,有副经理给安排,等他们介绍完,她转身进了自己办公室。

副经理的助理给他们安排座位,带他们熟悉环境。

楚帅,“刘助理,我想问问,咱们经理几岁啊,看起来好年轻。”

刘助理推了推眼镜,“年龄是女人的秘密,不过赵经理岁数算不上大,但也不小了,已经到了适婚的年纪。”

楚帅哦了一声,他也就单纯的问问。

李爱妮一脸崇拜,“这么年轻的女经理,好佩服啊。”

至于彭宇彦,话就比较少,但至少他们三个新人,相处的还是不错的。

眨眼时间过去半个月。

赵佳对于三位新人的情况还挺满意的,尤其是彭宇彦,各方面表现的都很优秀,长得又帅,工作能力又好,人也挺好的,公司里不少单身的女同事对这位新来的帅哥很觊觎。

彼时。

赵佳在32楼开完一个高层会议,手拿着资料从会议室出来,她的电话就响了。

“喂,小桐。”

赵佳一手拿着手机,往电梯的方向过去,在她背后,不少高层听到赵佳称呼电话那头的人小桐的时候,他们竖起了耳朵,眼睛露着好奇。

温桐的嗓音很柔,听起来很舒服,像沐浴在清风里那般,“最近忙吗?”

赵佳,“下半个月估计挺忙的。”珠宝这边,准备又上新的款式,她可必须得忙上好一阵子了,温桐这么问,大概是想找她玩耍的,认识了这么多年,这点认知还是有的。

温桐听着,便知道自己想邀约她过来帝都这边去海边度假玩几天的计划没戏了。

“等我忙完再找你?要不你问问初瑷,看她近期有没有空。”

温桐语气倒没有太大的失落,毕竟她没抱太大的希望,“问过了,跟你一样的答案。”

如此的默契。

赵佳脸上浮现了一丝笑意,手抱着文件,从电梯里出来,拐弯进自家部门。

拐角处。

她差点跟新来的员彭宇彦撞一块了,好在她反应够灵活,及时停住了脚步,不过她抱着文件的手臂倒是因为靠墙太近,退后的时候,把手臂给划着了。破了皮,有小血珠冒了出来。

彭宇彦的嗓音很温和,“赵经理,你没事吧?”

这点小伤,赵佳并不是很在意,“没事。”越过他,迈步往里面走。

彭宇彦看了她一眼,“经理你手划伤了,伤口虽然不严重,不过还是要处理一下才好。”

赵佳恩了一声,回过头说了句谢谢关心,至于伤口,她没放在心上,回到办公室,用纸巾擦了擦伤口,埋头工作了。

到了下午,王思思收到上层的通知,敲了赵佳的办公室门,“老大,上面下通知,说是A市那边有个客户要你过去商谈一下合作的事。”

听到A市,赵佳握笔的手一抖。

“什么大客户非要我去?”

“说是有意要合作的代理商,优聚,市场部万经理的老婆生病住院了,他去不了。”

优聚在A市还是挺有名的一家企业,主要是通过代理各大品牌的珠宝,在推销过程获得高额佣金,手里掌握很多零售商资源,而且他们的珠宝在A市目前是销售量挺高的一个城市,而智腾下半年的计划,就是将他们的珠宝品牌打入全国珠宝行业市场,从分销模式渠道进入,是他们第一步。

赵佳原进宣传部(推广部)之前,在市场部待过半年左右,后来才跟上面申请的调部门,她是不怎么想去A市的,但是,去A市是为了工作,她必须得去。

赵佳哦了一声,“什么时候去?”

王思思,“明天。”

赵佳要出差,下班前,推广部的同事说是要聚餐,说是要趁忙之前好好犒劳自己一顿,她被拉着去了。

吃了饭,去了KTV,一杯啤酒气都不喘一下下腹,她总算清凉了不少。

“老大,你把啤酒当饮料喝啊。”

“这么牛。”

赵佳又倒满了一杯,“天气太热了,冰镇的啤酒喝了凉快。”私底下,她倒不会再摆上司的架子,没一会,就和他们打成了一遍,玩起了骰子,推广部里不少玩骰子厉害的老司机,就算是她也讨不了多大的便宜。

喝了酒她可不敢开车,让KTV给联系了代驾,明天是周末,他们休息,不用上班,但是她要跟推广部几位同事出差,跟部门同事道别,她脸上微微透着红晕,可脑子是清醒的,她站在KTV厅门口等代驾过来。

“赵经理,这个给你。”

在门口等代驾过来的赵佳,突然眼前出现了一片创可贴,是彭宇彦递过来的。

赵佳愣了愣,“给创可贴我干嘛?”

彭宇彦,“晚上洗澡的时候经理贴着伤口会比较好。”

好吧。

赵佳沉默片刻,伸手接过,又说了声谢谢。

代驾很快过阿里,她跟彭宇彦挥手拜拜,上车。

次日醒来的时候,她头有些痛,庆幸的是,她昨晚是一夜无梦,一觉睡到天亮,吃了两片止痛药,在楼下小区打了去机场的的士。

机票钱由公司报销,虽然走高速两个小时足以,不算长,但坐飞机还是迅速些,一个小时就可以到达那边。

蓝天白云,A市,机场。

赵佳,还有推广部三位同事出了机场门口,便有优聚的人过来接机了。

优聚派来接机的事他们行政部的经理,王姓,同样是女人,两者比较下,优聚这位王经理显得比较女人味些,她身上有着爱马仕的高级香水味,耳环手表,衬托出她冷艳的气质,画着精致的妆容,反观赵佳就随意些,牛仔裤,白色衬衫,凉鞋,但气场还是很足的。

“你好,赵经理。”

“王经理。”

王经理,“你能过来一趟真是太好了,想必几位坐飞机应该是累了,我带你们去酒店放放行李休息休息。”

“麻烦王经理了。”

“不麻烦。”

两家公司刚见面的时候是少不了客套的。

上了她的车,去他们来之前就订好的酒店,速8。

速8坐落于A市中心,周边很多办公楼,通常,来这里入住的都是来谈生意的。

路上没有堵车,花了大概半个小时的时间,到达速8,彼时,在办理住房手续。

大中午,速8酒店的人挺多的,几乎都是西装革履的人士。

办完住房手续,他们准备坐电梯上去,才敢转了个身,优聚的王经理突然两眼放光,露出一脸意外的样子,她张嘴立马喊了一声,“高总。”

他们疑惑,一同看了过去。

赵佳也不例外。

只见在几个男人里头,赫然,那张棱角分明的脸,随着他的走进,愈发的清晰。

高若白在人群里,一直都是抢眼的存在,伟岸壮实的身躯,整个人看起来一丝不苟,他面色很严峻,跟人说话的时候,面部才会显得柔和些,毕竟,跟他谈话的人,是客户。

春梦的对象没点预兆的就出现在你眼前,赵佳赫然吓了一跳。

几人停在了他们面前。

“这位是?”

王经理拿出自己的名片一一派发过去给何高若白一起出现的几个人。

他们看了名片之后,“原来是优聚的王经理。”于是,很快他们把自己的名片也给她发一份,当然,还有赵佳他们。

高若白也接过名片,看了一眼就踹兜里了,“幸会,王总。”说完,目光落在了赵佳的身上,赤裸的,仿佛要把她贯穿。

赵佳被他看得一阵发虚。

王经理脸上含着笑,“高总挺忙的啊,前几日在尚何,你和我们老板都没能好好聊。”当时,陪着她们老板饭局的人,是她,不过高若白有没有记得她,就说不定了。

“最近是挺忙的。”

高若白没跟她说几句,旁边的几位见她长得可以,忙跟她接话。

赵佳就觉得这王经理不厚道了,她今天的首要任务是招待他们,瞧她跟着别的公司的人打着交道把他们冷在一边,赵佳偷偷的翻了个白眼,但没说什么。

“不知他们是?”

王经理莞尔想起什么似的,脸上的笑容一顿,“介绍一下,这位是B市智腾集团的赵经理,她身后的,也都是智腾集团的员工。”

智腾集团?

几人一听,目光骤然落在了赵佳的身上。

赵佳朝他们笑了笑,“几位老总好。”然后从兜里拿出名片,一一派发。

听说是智腾集团的,他们对赵佳霎时之间充满了热情。

赵佳跟他们客套着。

忽而,站在赵佳身后的推广部的小亮侧了侧身子,手臂不小心撞到了在他前面的赵佳,赵佳没站稳,往前扑去。

见她要摔倒,忙有跟着高若白一起来的男人上前想要扶她一把,不过,还是离她近些的高若白,上前,给她当了肉垫。

赵佳的牙齿磕在了他的肩膀,差点就咬到了舌头,一呼吸,呼吸之间,是淡淡的柠檬清香,下一秒,她触电那般,反应极快的把搭在她腰上的手给甩开,跳出了他怀抱。

小亮尴尬的挠了挠头,他刚才是给人让让路的,没想到自己一手把赵佳给顶出去了。

“赵经理,我不是故意的,刚给人让路。”

赵佳平一下心跳,“我知道,没事了。”

高若白静静的看着她。

其他人的目光带着打量,奇了怪了,高若白在A市可是吃香的很,是他们男人的头号公敌,居然还有女人这么嫌弃他,一副巴不得躲得远远的样子,于是乎,他们内心里偷着乐了。

王经理侧过头瞥了赵佳一眼,怎么摔的人不是自己。

赵佳抬头,发现高若白看着自己,她心里瘆得慌,但还是硬着头皮说了,“那个,谢谢高总了啊。”

高若白,“不客气,赵总。”

“一直伫在这里说话也是不方便,我们过来这儿是准备吃饭的,赵经理,王经理,倒不如一块?”

那王经理立马接话了,“我本来也是准备等赵经理放了行李在酒店里顺便解决一下午饭,我倒是没意见一块吃,人多热闹嘛,不过,这还是得看赵经理他们的意思。”

赵佳的一句不用就卡在了喉咙里。

“赵经理,一起吧?”

“是啊,让我们几位为你们接风洗尘啊。”

几人太热情,赵佳招架不住,她笑的有些发虚,“几位这么热情,我怎么好意思拒绝,不过我们得先放放行李,麻烦几位老总稍等片刻。”

“能跟赵经理吃顿饭是我们荣幸,等一会不碍事,对吧?”

“那是自然的。”

优聚的王经理一听,笑的跟朵花似的。

赵家很明白她为什么笑的这么开心,多看她两眼,愈发觉得她的笑容很刺眼。

他们的房间统一在12楼,隔得不远,赵佳和推广部的助理陈一间房,两个男同事住一间,都是双人套间。

只是来这边两三天,行李不多,够换就行,再说夏天的衣服轻薄,很容易带。

才来A市就撞见了好些日子没见的高若白。

她坐在床边发愣,陈助理一进房间就跑厕所里,说是闹肚子,过了十多分钟,她赫然收到了高若白的短信:【出来。】

赵佳没敢回。

平时她胆子挺大的,脾气还大,要不然在公司里也不会有人称呼她母夜叉,但在高若白面前,就很容易怂。

又过了一分钟。

陈助理从厕所里出来,开始烧水。

突然,门铃响了。

陈敏离得近,以为是小亮他们过来了,正想去开门,赵佳起身,“找我的。”

“赵经理在A市有认识的朋友吗?”

赵佳恩了一声,拿起手机和包包,“恩,有啊,我看你脸色不太好,你先休息会,我出去跟他说说话。”于是,迅速开门,迅速关上。

高若白一言不发,看着她很不自在的站在自己面前。

------题外话------

(怕你们不看题外,在这说下,正文先完结,会把表哥,姚单,陆成远的番外写写,再补上男女主的番外,配角番外字数不会太长,番外同样基情满满,^_^)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