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让你一个手都逃不了/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于他,她从来都是如履薄冰,小心翼翼的对待,问这话的时候,明明刚才有喝过水,却觉得无比的干涩,抓着他衣角的手却颤抖着。

不过问完这个问题她就后悔了,她的不肯定因素绝对不是因为不相信高若白是真的喜欢她,而是很多年前就留下的一个阴影,导致后来慢慢的变成了心结。

说到底,她就是想从高若白的嘴里说出喜欢她的话。

心里闪过羞涩,不知是不是喝了酒的缘故,她整个面部都是红色的,很娇艳。

此时,她心里既是紧张又是踌躇,但想都没想就追出来,赵佳是不后悔的。

“赵佳,你果然是笨。”

赵佳舔了舔唇,眼睛里的小火苗再次被点燃了,以至于她想起她初中那年第一次在温桐家见到高若白的时候,他同样说自己笨的话,在他眼里,她已经背负笨这个词十几年了,“我笨?”

高若白往她在靠前一步。

赵佳感觉到危险,下意识的往后一退,高若白伸手,直接把她带进自己怀里,身体紧密不分,搭在她腰上的手,强稳有力的。

“不笨怎么会问出这样的问题,你别忘了,我还被你拒绝过的,我这么死缠烂打,你还问我是不是喜欢你,我做的还不够明显?”高若白低头,俯视着她,不过,黑亮的眸似乎闪过了一抹柔光,让他看起来没那么像把食物困在了怀里准备食用的危险感。

赵佳想起自己那时还打过他一巴掌的事,顿时觉得那个打过他一巴掌的手心都是麻的,她那时候只是太震惊了,没想到他会在温桐家的厨房就莫名的亲了她,如今想起,那股狠劲,仿佛是昨天发生那般。

她莞尔抬头看着他的脸,不经然伸出手摸向他的脸,小声的说了句,“对不起。”说完,她整个人的心情豁然开朗了,在厚厚的黑云,一道光线穿透而过,心境一下子明亮了,年少时候留下的心结仿佛没那么重要了,只要高若白现在是真的喜欢她的,就够了。

都说先爱上的人,在爱情里总是卑微的,那么她就是这场爱情的追逐里面,最患得患失的那一个,说到底了,她就是不相信高若白会喜欢她,但是现在,她真的相信了,并愿意去接受了。

尽管他总是很严厉,很死板,很毒舌。

赵佳的手没在他脸上停留太久就放了过来。

而因为她的这个举动,高若白幽黑的双眸遂然收缩,而后,化为浅浅的柔光,臂力一用,把人仅仅的拥进怀里,彼时,赵佳已经看不见他的表情,她脑袋拱在他的胸膛,一颗心仿佛要跳了出来。

呆愣出神的时候,高若白浑厚低沉的嗓音缓缓传来,非常认真。

“我喜欢你,赵佳。”

如果赵佳只是想让他亲口承认自己喜欢她,很简单,她要是想听,他自然会说,只要能够得到她。

赵佳又愣了一会,心里莫名的满足,偷偷窃喜,原来高若白也会有这么煽情温柔的一面。

“要不要我?”

她想都没想就回答了,“要啊,我要你···”

话一毕,赵佳感觉抱着她的高若白双臂用了很大的力道,她感觉自己的腰都快要被他给捏碎了,她伸手在他后背拍了拍,“你···你轻点抱啊,我疼。”

她分明是用幽怨的语气,可外人一听,却觉得她的嗓音,带着一股娇意。

赵佳在他怀里乱动乱蹭,硬是把火给撩的难以浇灭的那种。

高若白松开了她。

赵佳得以喘息的机会,不过一会,她就被自己身上湿透的礼裙弄得不舒服起来,黏腻的,她低着头蹙着眉,“刚才水都倒我身上了,我得换件···啊!”

高若白双手落在了她臀部,用力一提。

突然处于一种脚不沾地的情况,赵佳只能攀附着眼前的救命稻草,双手揽住她的肩膀,双腿夹着他强劲的腰。

赵佳出来前把人甩的很开才不导致于门锁上。

高若白抱着她,推了门闯入,门吧嗒的关上,他抵着人靠着门,凶狠的亲了上去。

赵佳眼睛瞪得圆圆的,傻掉了,梦里果然和现实都是相反的,她做梦梦到高若白亲她的时候明明很温柔,然而现实,却猛凶的像个野兽。

牙关被他的舌头抵开,他勾起赵佳软柔的舌头,舔过她的贝齿,之后用力的吮吻舔咬她的唇,她连喘息的机会都没有,只能任由他夺取,加上姿势,她就已经处于一种劣势。

赵佳轻哼了一声,搂着他脖子的手微微收了收,想起以往自己交的历任男朋友她都没有给过他们亲嘴的权利,除了不爱是原因,但更多的部分是她在抵触。

她真无耻。

不管历任男朋友是不是真的因为喜欢她而追求她,赵佳心里都觉得挺有愧疚感的,她都没有付出真心,怎求他人对自己用心。

而且她也没多余的心分给别人了,老早的就挂在了高若白的身上了,只是那时,她迟迟不肯面对而已。

带着薄茧的手滑向了她的大腿内侧,赵佳一个激灵,飞远的思绪跑了回来,身体都僵直了。

高若白,“还敢一心二用,想什么这么出神。”

赵佳了解他的脾气,可她总不能跟他说自己想的是他吧,“没想什么,就是被你亲的喘不过气了,以为快断气要嗝屁了。”说完,她抬头与他对视,却发现他的眼神里,充满了侵略,被他摸上的大腿,软了。

“你放我下来,我要换身衣服,湿着难受。”

“晚点再换也不迟。”



赵佳脑海里闪过好几个问好,而高若白搂着她的腰,往床的方向过去。

赵佳脑袋一片空白,猛地想从他身上下来,与他保持距离,好歹跟自家开武馆的爸练过,自然是有些套数的。

衣服传来窸窸窣窣的摩擦,赵佳挣脱不成,反而被压制的厉害。

高若白冷峻的脸居然闪过一丝玩味,声音喑哑,“让你一个手你都逃不了。”

赵佳黑了脸,想起温桐说过,她表哥初中的时候就已经是跆拳道黑带,还拿过奖的那种,她落在床上,没了窜逃的机会。

她道,“高若白,我们才刚开始,这样发展是不是太快了。”

赵佳压根没有做好跟他滚床单的心理准备。

快?

高若白看着她,伸手在她额头弹了一下,沉着声音说了,“不快,我想上你很久了。”到底什么时候起的念头,他已经不记得了,在他想要得到她的那种念头,生理上他越是难受,现在,在他有能力保护她的情况下两人终于走到了一起,他怎么会放过眼前这么大好的机会。



赵佳的胸口,就好像被人猛捶了几下,颇为晕眩。

高若白则回句话,对她的冲击力还真大,一下子血槽就空了。

不用在等她说什么,高若白单手扯开领带,单手解着自己的衬衫扣子,露出精壮的身躯,他的肤色是很健康的小麦色,常年锻炼而练出来的腹肌马甲线,处处都是他强烈的荷尔蒙的味道。

赵佳顾虑着,“等,等一下···我同事···”

高若白压了上去,亲吻她的嘴角,语气笃定,“不会回来。”

赵佳抓着被子的手紧了紧,果然,她在A市的一举一动,他都知道的,就连她身边的同事的底细都给他摸得一清二楚。

“别怕,我尽量不让你太疼。”

声音温柔如水,滚烫的身体,赵佳总觉得像在做梦一样,就像她经常做的那些梦一样,好不真实,可现在,却是真实的。

·····

撒落一地的衣服,男人的西装裤,皮带,衬衫,混着女人的衣服缠在一块,如同他们的主人。

赵佳睡醒过来的时候不知道是几点钟了,外面的夜色还是黑的,陈助理果然没有回来,她全身的骨头像被碾碎了那般酸痛,没有哪一处是不痛的。

她一动,就感觉到了她身后靠着她睡着的高若白,她的背正亲密的抵着他的胸膛,脑海里顿时浮现那些旖旎的画面,她吸了吸鼻子,希望自己不要流鼻血。

高若白一开始的时候动作还是很温柔,可等她适应后,动作反而愈发的强劲,有一瞬间,她是以为自己的腰要断的了。

她小声的骂了句,“混蛋。”

“还有力气骂人?”高若白的声音在黑漆漆的房间里突然响起。

赵佳吓了一跳,他大腿一缠过来,“你别来了啊···我就是痛醒的,现在还困着,还想睡得。”

高若白嗯了一声,他虽然还想再来,但还是明白事理,没被色欲冲昏头,赵佳确实承受不了他的冲击,“睡吧,我不碰你。”

*

第二天,等赵佳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压根就不是在酒店她住的那件房间里,她猛地起身,打量了几眼房间,干净,宽敞,这里,应该是高若白住的公寓住处吧。

没想到她一觉醒来已经被高若白抱回他自己地盘里了。

她忍着身体的不适出了房间,彼时,书房的门半开着,她摸了摸自己的脸,确定没有眼屎的情况下往书房里去,“高若白,有没有新的牙刷和毛巾,我要刷牙洗脸。”

高若白带着耳塞,听到声音摘了下来,“有什么事待会再说,先挂了。”

赵佳错愕的盯着他。

“恩,刚才是公司的同事找。”

此时此时,那位公司的同事呆若木鸡,刚才她要是没听错的话,他们总经理那头有女人的声音,其实,今天早上,身为高若白的助理在得知他要给自己上司送一套干净的衣服过去的时候,他也是震惊的找不到东南西北。

赵佳脸色稍微变了变,哦了一声,既然两人已经确认关系,自然不需要躲躲藏藏,别人知道就知道呗,反正又不知道她是谁。

“牙刷有新的,毛巾没有,你暂时先用我的。”

赵佳哦了一声。

“身体好些了吗?”

“也没多大事,就是一开始太痛了,现在睡一觉起来没多大感觉了,就腰跟腿挺酸的。”说完,她还揉了揉自己发酸的腰。

高若白看着她不动。

赵佳嗫嚅了下嘴巴,“反···反正我没事,你不用担心,我去刷牙了。”

洗漱完,填饱了肚子,赵佳原本想要回酒店在处理一下跟优聚之间的合作,不过高若白不肯让她离开,说她第一次需要休息,至于她不在酒店,只要跟他们说自己是在朋友家里就好了,反正他们也不敢揣摩太多什么,就算觉得不对劲,但绝对不敢过问她的事。

她留在高若白家里,询问同事他们跟优聚的合作进展之后,核实确实没多大问题了,她也就心安理得的赖在高若白家里,光明正大的占着他的床又美美的睡了一觉。

至于他们什么时候回B市,时间也订好了,明早八点半的飞机。

下午的时候,高若白出去了一趟,但很快的就回来了,回来的时候手里多了好几份文件,应该是他助理给他整理送过来的文件。

两人才在一起,赵佳就要回B市了。

晚上,赵佳大汗淋淋,本来她要回酒店的,但没想到高若白压根不放人,于是,面临着他们还要住一个晚上的情况。

“你,你怎么还来····我明天早上的飞机,这样····会···会睡过头的。”

“乖,把机票退了,明天我送你回去。”

“······”

最后,赵佳压根没有力气跟陈助理说她要退机票的事,还是高若白拿过她的手机给那位陈助理发的短信。

陈助理收到短信的时候准备睡了,脸上闪过一丝古怪,但最后还是把赵佳的机票给退了。

第二天早上,高若白先是去酒店给赵佳拿她的行李。

陈助理开门的一瞬间,“高总,怎么是你?”

“小佳的行李,我过来替她拿。”

陈助理哦了一声,就看到了高若白进了房间,把他们赵经理的东西给一一收了起来。

“高总,请问你跟我们赵经理是我想的那种关系吗?”可当时在酒店大厅里见面的时候,他们看起来分明像不认识的,怎么···

高若白收好了赵佳的东西,“恩,之前闹了些小别扭,现在和好了。”

果然···

怪不得赵经理那次吃完饭后一直闷闷不乐。

高若白拿了行李,买了早餐回到自己住的公寓,把她叫醒吃了早餐。

赵佳吃完早餐,在车上一路睡回到了B市。

*

跟高若白交往分开的几天,她还来得及有太多的感慨,就恢复了忙碌的工作生活。

她虽然在B市,但对温桐的消息却还是很灵通的,听说她跟宋老板已经去了马尔代夫度蜜月了,赵佳本来想跟她说自己跟她表哥搞上了,但既然她在国外了,就暂时先不告诉她了,等她回来,自己在亲自找她和向初瑷,当着她们的面告诉她们。

在公司里,赵佳的转变,公司上下有目共睹。

比如说,他们赵经理更注意自己的形象了,比如说,她看起来更漂亮了,那种迷人的光彩,简直要亮瞎他们的眼睛。

推广部的陈助理回来后有跟自己处的比较好的同事说过赵佳有男朋友的事,有男朋友自然会比较关注自己的外在形象,不过智腾里头向来不喜欢太过于八卦的员工,赵佳有了新任男朋友的事情,也只有在推广部里流传,再说,他们工作那么忙,有时间八卦,还不如好好工作,提升业绩。

而在丰大集团,高若白有了女朋友的消息,在各大部门传开,甚至,有不少别的公司里的人都知道了,那些看上她的女人多少觉得惋惜,但更想知道是谁把高若白拿下的。

高若白约了某个项目的负责人打球商谈合作的时候,曲湘奈找来了。

“唷,曲大小姐,来找高总的吧。”那项目的负责人打趣了。

“恩,我找他说两句话,不会耽误池总太多时间的。”

池总看她是丰大集团东海市长的千金,自然会给她面子,“好,那你们先谈,我回避回避。”然后,就走开了。

高若白擦了擦汗,拿过矿泉水拧开,仰头喝着,“曲小姐,找我想说什么?”

曲湘奈一直觉得高若白是个很有男人味的男人,虽然他是自己父亲公司手下的员工,但她绝对是她认识的这么多的男人里面,是很优秀的一个,“公司里的人都在传你有女朋友了,这是真的吗?”

高若白就算再受欢迎,公司里从来没有传过他跟女人的谣传,然而,现在却有了。

“我的感情生活曲小姐跑过来问会不会太过了,不过既然你问了,我不隐瞒什么,公司里传的,是事实。”

曲湘奈备受打击,她追了他这么久,等来的结果却不知他被哪个女人给抢走了。

“高若白,我之前就说过,你若是找女朋友就优先考虑我,但现在我发现,你根本没有把我的话听进去。”她的声音很是幽怨,有着执着和不甘心。

“你现在的这个女朋友,能带给你的利益好处有我多吗,若是跟我在一起,以后整个丰大集团都会是你的。”

高若白看着她,“我不稀罕。”

丰大?

能比得上他日日夜夜都想要的女人要来的重要,两者比较的话,丰大是一文不值。

“你会后悔的。”

曲湘奈说完,负气离开。

高若白丝毫不在意。

那位池总站得远,见曲湘奈一脸不甘心的走了缓缓上前,笑着说了,“高总,你这样得罪你公司老板的女儿不太好吧,至少对你的前程来说指不定就是个阻碍,我可是听说,曲董事长想送份大礼给你。”

而这份大礼,赫然是曲湘奈和丰大的股份。

高若白,“池总就不用替我操心了。”

“就是稍微觉得可惜了,高总大学毕业后打滚摸索才爬到如今的位置,要是一切跌到了起点,太不值得了,若是高总在丰大做不下去了,我这里倒是很欢迎你的加入。”

高若白在A市那些公司老总眼里,其实是没多大背景的男人,既然有那么好的机会不去把握,多少为他可惜,不过他工作能力这么好,多得是公司抢着要他。

“多谢池总抬爱了,时间还早,再来一局?”

“呃···哈哈,好。”

新品推广,在赵佳忙碌了一个多星期,手头推广的工作不在那么紧张要安排了,她把六月的假期给调到了一起,一下班,回家捡了几套换洗的衣服,就准备去A市找高若白。

赵妈妈去超市回家,发现赵佳在收拾东西,“要去哪?”

赵佳没有看赵妈妈,继续收拾东西,“跟朋友约了去玩,最近工作太忙,我要放松几天。”

她跟高若白交往的事情,还不打算跟家里人坦白那么快,至少先处个两三个月再说吧。

赵妈妈哦了一声,“注意点安全。”

赵佳连连点头,收拾好东西,兴高采烈的出了门,开车,先去加了油,转而开去A市的导航。

两个小时,赵佳到高若白住的公寓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

高若白正在回来的路上。

赵佳哼着小曲坐电梯上了楼,高若白住的公寓,挺高级的,她出了电梯,就看到了在高若白的公寓门前,一个背影很瘦弱的女人顶着门发呆,感觉挺诡异惊悚的。

忽而之前。

她回头看向了赵佳。

赵佳同样看着她,很瘦弱,很苍白,她看了赵佳好几眼,才掠过她身边坐电梯走了。

赵佳被她看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她是不认识她的,但赵佳感觉她认识自己似的,会不会是喜欢高若白的女人?但是应该没有多少人知道她就是高若白的交往对象吧。

等那女的终于坐电梯下去了,赵佳才在包里找到高若白公寓的钥匙进去,钥匙是上回高若白给的。

过了半个小时,高若白就回来了。

赵佳洗了澡躺在了沙发上,见到他,稍微有些不好意思,她把自己切好的西瓜用牙签戳了一块,“要不要吃。”

高若白咬过她用牙签戳起来的西瓜,一会,说了,“怎么不坐飞机过来?”他记得自己有跟她说过让她坐飞机过来的。

赵佳原本是想让他把牙签一起拿过去的,没想到他只叼走了西瓜。

“开车来回都方便,你不用担心,我开车技术可以的,考驾照的时候教练都说我是学员里开的最好的,上回车祸,完全是个意外,要不是那小偷抢了我的包,我也不至于急着追上去。”

高若白撇过去一眼,“你包里的东西还比你生命重要?”

赵佳摸了摸鼻子,“是有一样东西挺重要的。”为了不让高若白问她是什么东西,她又道,“对了,我来的时候,有个奇怪的女人一直站在你家门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