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我又不是唐僧/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高若白一听说有个奇怪的女人站在自己家门口,眉目一皱,“长什么样子?有没有具体的样貌特征?”

赵佳回忆了一下,“挺瘦的,穿的整整齐齐,身上有股茉莉花的味道,看起来是那种弱柳扶风的女人,不过啊,她看我的眼神,挺奇怪的。”还挺渗人的,她在心底里偷偷的补了一句,作为高若白如今的交往对象,若那个女人真的是喜欢他的人,那她用什么眼神看着自己她都不觉得奇怪了。

高若白印象里倒是有那么一个人,挺符合赵佳描述的形象的,而那个人,可以说是他以前,最讨厌的一个女人。

赵佳见他出了神,心里挺冒酸的,她把盘子放回了桌上,盘着腿看他,踌躇了一会才问,“高若白,是你认识的人吗?”

听到她的语气,高若白飘远的思绪终于拉了回来,眸光一落,怔了几秒,“还不太确定。”

为了确定是不是他,高若白得去保安室那边调监控记录出来看看,如果真的是她,那她寻来的目的定然不简单。

不管过了多少年,有些人丑陋的面孔和心,就算是用清洁剂都没办法抹干净。

赵佳,“高若白,我两不在一个城市工作,所以我没办法每天在你身边,我告诉你啊,你要盯着点,别给外面的狐狸精钻了空子占你便宜。”

高若白可是优质级别的男人,多少女人肖想他,她心里也是明镜似的,作为他的女朋友,叮嘱两句是应该的。

她是信任高若白的,但她不信任外面招数五花八门的女人,都是女人,自然知晓女人的心思最多。

高若白眯了眯眼睛,听着赵佳说的话他心里自然是极其舒服,她在意他,还表现的这么明显,“我又不是唐僧。”

而狐狸精,眼前就有一个。

不知给他施了什么法术,让他硬是惦记了他那么多年。

“差不多了。”赵佳是这么认为的,唐僧,妖精们天天想着怎么吃唐僧肉,而高若白,某些女人天天想着怎么接近他。

唐僧,在高若白眼里可是个很弱的男人,事事需要别人保护,他难得露出一个笑容,虽然很浅,恰巧被赵佳看到了,她心漏了一拍,尊臀往后挪了几下。

高若白上前,握着她的手一拉,赵佳就跨坐在了他的大腿上,这个姿势对她来说极其不利。

“我跟唐僧的差别,你要看看吗?”

赵佳颤颤兢兢的,“你说话就好好说,我,我还要吃西瓜。”

时隔一个多星期,赵佳还没那么快适应跟高若白之间的亲密,虽然说,两人已经滚过床单了。

高若白也没放过她,手落在她的后背,把她往自己怀里按了按,两人看起来更是紧密不可分了。

赵佳双手放在他的肩膀,胸口两处柔软抵着他如石头般坚硬的胸膛,她脸轰的一下,晕乎乎的差点找不到东南西北。

刚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实在是太热,她就没用穿内衣,本来是想等空调把室内的温度降下来后,她在去穿内衣的,可没想到,本来说是要晚点回来的高若白,却回来的那么快,睡衣很薄的,高若白肯定看出来她里面其实什么也没穿。

丢人啊。

高若白轻抚她的后背,上回尝过的销魂滋味,如今回想,体内的火在全身窜了起来,他浑厚的声音喑哑的可以,“要说狐狸精,我家里就有一个。”

她的衣服凌乱的开了几个口扣子,吞噎着口水,怎么觉得高若白比第一回滚床单的时候还要吓人。

高若白那时候确实是压制着自己,就怕她第一次难受,怕弄疼她。

“我···饿了。”

高若白的手放在了她的肚子上,“下午五点多的时候,不知道是谁跟我在说在服务区点了很多东西吃,还给我发了照片。”如今隔了一个多小时而已,她就跟自喊饿了,摆明是找借口,借口用的还不高明。

赵佳表示她真的忘了,憋着一张脸“·····”五点多的时候她确实饿了,途径服务站她索性在那停车休息,找了家肯德基餐厅里点了汉堡,薯条,麻辣鸡翅之类的,她平时倒是很少吃,不过那会真的饿了,服务区没什么东西好吃的,她就点了。

隔着衣服她感觉到了高若白手心的温度,他轻轻的按了按她的肚皮,神情没多大变化,不过那双眼睛像虎一样充满了野性危险,“肚子还鼓着,运动完在吃也不迟。”

在客厅的沙发上空间始终太小,高若白把人挑逗的浑身没力了,轻轻松松的把人抱着回了房间继续侵占享用。

断断续续的呻吟一直持续到了快十一点还没断。

房间里赵佳脸上还挂着因为承受不了他的冲击脸上挂着泪痕,她感觉自己就像坐在了一艘船上,本来海上是波光粼粼怕很平静的,没想到一下子就狂风暴雨,海水把她飘啊飘,不停的撞击着那艘船只。

高若白是食髓知味,哪会这么轻易放过她。

于是,这场欢爱足足做了三个多小时。

赵佳软在床上,身上有刚沐浴后的清香,她脸上浮着不正常的红晕,脑海里一直荡着高若白要她的画面,挥之不去,房间里一直有他的味道,很强烈,她缓了一会,跑去靠窗,把房间里的味道,先散了散。

高若白餍足了,整个人的表情都没有那么冷峻严肃,此时,在厨房里,给赵佳弄着夜宵。

“高若白,你电话。”

赵佳拿着他的手机从房间里出来,把手机递过去。

高若白看了一眼屏幕上的来电号码,没有备注,但显然他对这个号码并不陌生,“你帮我接,说我没空。”

赵佳哦了一声,滑开屏幕,接了。

电话那头传来震耳欲聋的声音,“请问是您是曲小姐的朋友吗?她在我们酒吧里喝酒了,您能过来接她一趟吗?”

酒保挺忐忑的,收了钱就得好好办事。

“她开车没?”

酒保愣了,怎么是个女人的声音,“我不知道。”

赵佳继续说了,“不知道吗?不知道就算了反正没关系,既然你能拿她手机给我男朋友打电话,你就顺手点开她的微信,点开钱包找个滴滴打车给她叫辆车。”说完,她转头问高若白,“你知道曲小姐的住址吗?”

“梅花园别墅129号。”

赵佳把地址对着电话那头的酒保复述了一遍地址。

酒保说了句好的,赵佳就把电话挂了。

酒吧里,酒保再把手机还给了对面坐着的曲湘奈,“曲小姐,很抱歉帮不了你啊,接电话的是个女的,应该是这个号码主人的女朋友吧,说是让我给你叫辆车送回去得了。”

曲湘奈也不是喝的烂醉,她头脑还是清醒的,听到酒保那么一说,气的胸口此起彼伏的,那个女人,居然这么晚了还跟高若白在一起,也就是说,她在高若白家里。

孤男寡女在一块,能有什么好事。

一想到这,她嫉妒的快疯了。

赵佳挂了电话,心情很愉快的把他手机给揣在自己睡衣的口袋里,丰大集团的曲千金接近高若白的手段也太俗气了点,想着,肚子空空的起了抗议,她催促高若白,“我好饿,你快点。”

高若白会做饭她不觉得出奇,初中那会她去温桐家里找她的时候偶尔会留在她家一起吃饭,她那时就吃过他煮的饭菜,时隔那么多年,他亲手给她做吃的,赵佳心里就觉得非常满足。

“去外面等,这里油烟味重。”

她恩了一声,跑了出去。

宵夜,高若白弄好了之后,饿的饥肠辘辘的赵佳食欲大增,再说,高若白做饭,实打实的好吃,吃饱了她就主动洗碗,总不能说高若白给她做了好吃的还让他洗碗,这样显得就不够厚道了。

只不过,等她吃饱了之后,高若白又要了她两次,都是在浴室,等他们出来,已经快凌晨一点。

高若白抱着她给她穿上自己的衣服,把房间里的空调调高了些,搂着她,一觉睡到天亮。

赵佳过来找他,一半是他授意,所以他自然是不可能白天把她扔家里,自己回公司上班的,他休了假期,第二天一早,就带着没睡饱的人出了门,去了x市。

X市是很多人旅游必选的一个城市。

这还是他们在一起快两个星期的第一次约会,赵佳玩的很开,在高若白面前,完全不掩饰她的天性。

白天要玩,晚上还要面临高若白的索取,好在高若白都是释放了两次就不做了,要不然,有赵佳好受的。

玩了两天,两人晚上吃了顿饭在酒店里吃了顿饭才离开X市,回A市去。

回了A市赵佳又停留了一晚,次日她准备回B市了,离别的时候,赵佳挺不舍得的,不过以他们两人目前的状况,对于他们之间的相处情况,她觉得已经很好了。

“路上小心,到了给我发个短信。”

高若白在她额头上落下一吻,“过几天我有时间了再去B市找你。”

赵佳进了车里把安全带给扣上,她恩了一声,把脑袋凑出窗外,反过来在他唇上亲了一下,“我回去了。”

她的主动,高若白非常喜欢。

赵佳离开后,高若白回公寓里洗了个澡换了身西装重新出门,去了公司。

他一到公司,很多丰大的员工都觉得他们一向冷漠的总经理假期回来之后,他们居然觉得他没那么可怕了。

到了他办公室的楼层,高若白询问助理他不在的几天工作上的进度,还有他的工作行程。

“总经理,你不在的时候,公司里有个项目出了点问题损失了三百多万,当时开会曲董事长都来了,听说总裁被教训的很厉害。”

“是总裁执意要跟茂发合作的那个项目吗?”

助理,“总经理你怎么知道的。”

“猜得。”

助理想,总经理真是料事如神。

高若白之前跟丰大如今的执行总裁提过的,跟茂发的合作希望他停止合作,如今出了事,是他咎由自取的。

丰大的执行总裁是曲董事长妹妹的儿子,曲湘奈的表哥江流,管理能力一般,做不成什么大事,性子优柔寡断就算了,嫉妒心还重,虽然挂着总裁的职位,但实权还没有高若白的大,所以在公司里,他一直很高若白不顺眼,还怕他抢了丰大集团去。

高若白才进办公室坐下,江流敲都没敲门就闯了进来,“高总经理舍得回公司上班了。”

高若白头也不抬,“有事吗?”

“瞧你这语气,不欢迎我啊,可我就赖在这里了,你女朋友的身材还真不错,想不到你这个正经的人原来骨子里也那么浪漫多情的啊。”

江流拿出手机,在相册点了一张照片扔到了高若白的办公桌上。

高若白瞥了一眼,是他跟赵佳在水里接吻的照片,索性拍这照片的人站的比较远,所以照片是看不清赵佳的脸的,但是她玲珑曼妙的身段,是最引人注目的,“谁拍的?”

“谁拍的我就不清楚了,你在A市也是个名人,在X市被这边的人去那玩的有钱人认出来也是正常的事,这下子,你有女朋友的消息算是彻底在A市传开了,真是祝贺你了,高总经理。”江流知道他有女朋友自然是最高兴的,这样的话,他舅舅想要他做曲家女婿的想法就可以熄灭了。

高若白,“谢谢。”

江流嗤了一声,心里不屑着,有什么女人还能比事业地位重要,不过他放弃了丰大对他而言是件好事,他巴不得高若白跟丰大没有太深切的关系。

等江流走了,高若白就找人查了是谁拍的照片,查出来之后,得到那个人的消息,打电话让他把照片和发了微博朋友圈的说说给删了。

拍了照片的人也挺爽快的删掉了,他发圈的目的不过是想表达一下激动的心情,谁让高若白在A市那么有名气,他刚发出去的时候,不知多少人给他电话发信息问照片的事。

高若白休假和女朋友去X市玩的消息传到了曲董事长的耳朵里去,加上他女儿日渐憔悴,在家里闷闷不乐,身为父亲他很心疼,于是让自己的助理联系高若白到高尔夫球场见他。

高若白去了。

曲董事长带着帽子,人看起来精神奕奕的,丢了高尔夫的球杆给他,“来了,和我打一局。”

高若白接过球杆,恩了一声。

一局打的不快不慢,不知道高若白是不是有意让他,曲董事长赢的时候,称不上多尽兴。

曲董事长,“若白,你在丰大也做了好几年了,说实在话,我很欣赏你,你的能力非常出色,丰大如今发展的这么好有你一半的功劳,而且,想必你也听说了我有想法让你入股东会的事。”

“听说了。”

“那你就没有什么想法?”曲董事一直打量着他。

“我很谢谢曲董事长对我重用,至于董事长想我入股的事,我没细想,也不曾有过这个念头。”

是啊,正因为如此,曲董事长才愁,高若白是个人才,他肯定是要想尽办法让他留下不被别的公司挖走,可他始终保持着一种距离和捉摸不透。

曲董事长把话说的更直白了,“那你现在不妨多想想,也不用拒绝的太快,这对你来说,是个上升的机会。”

高若白嗯了一声,从他的反应来看,对丰大的股份明显是不太感兴趣的。

曲董事长心里骂着他的不识好歹,“我听说你休了两天的假期陪了一个女人去了X市,不过公司这段时间很忙,你不在的时候就出了岔子,接下来你的重心不要放错位置了,知道吗?”

“董事长,工作上我的出色是你最满意的地方,但我想跟你提一下,公司一年365天没有哪天是不忙的,别人休息的时候,而我还在为公司到处奔波,我想休息两天难道不应该吗?”

曲董事长没想到他会反驳,顿时没反应回来。

“至于在我休息期间跟谁去了哪里都与公司,与任何人无关。”

“若白我也没别的意思,就是提醒一下你而已。”

“那还真的是谢谢曲董事长的提醒了。”

高若白的脸色很冷峻,显然曲董事长打着为公司好的幌子在指责他不务正业,把心思花在女人身上,这能不触到他的雷区吗?

曲董事长脸黑着。

高若白摸索着口袋想抽烟的时候,但刚想从烟盒里抽出一支烟缓解一下郁闷的心情的时候,莞尔想起赵佳说抽烟不好的话,他遂把烟给扔到了垃圾桶,为了健康,为了能更好的传宗接代,他戒烟。

“董事长若是没别的话要说,我回公司了,手里还有工作要处理。”

等高若白走了之后,曲董事长气的差点掀桌,对高若白真是又爱又恨,他压不住高若白,更控制不了他。

高若白走了没几分钟,打扮的美美的曲湘奈踩着高跟鞋就来了,“爸,高大哥呢?”

“走了。”

曲湘奈一下子拉了脸,“爸,你怎么不留住他,我,我还想跟他说说话呢。”

曲董事长,“你要是能加把劲把他拿下,爸也不至于这么费心思的拉拢他,现在倒好了,他对我这个董事长,还真是越来越不放在眼里了。”

“爸,如果高大哥是那么容易驯服的人,我就不会看上他了。”

曲董事长不知她女儿骄傲什么,“你现在看上他有什么用,他又看不上你,他为了那个女人,可是跟我顶嘴了,本来他还想抽烟的,但不知想到什么,最后都把烟盒给扔了,能让一个男人戒烟,想必他很在意她。”

要不然怎么会听一个女人的话不抽烟。

曲湘奈被他父亲的话给打击到了。

“爸,有你这么说话的吗,他看不上我是他眼瞎,我才不稀罕。”曲湘奈气的脸都扭曲了,不想跟自己父亲再多说言语,踩着高跟鞋,走了。

曲湘奈离开之后,也不知道去哪里,打电话询问自己富二代的朋友在那里,她说在某养颜美容的会所里做指甲,“哦,那你等等我,我过去做个脚甲。”

她开快车一路狂奔,也不管有没有超速驾驶,她一路狂奔去了那家会所。

“曲大小姐,你今天心情好像不怎么美丽,让我猜猜,是不是因为你公司那位高不可攀的高总经理啊。”

曲湘奈,“行了,在笑话我朋友都没得做了。”

“没想笑话你,就觉得他眼光不怎么样了而已,连你都不要。”她手机里保存着高若白和赵佳在水里拥吻的照片,“脸蛋虽然看的不清楚,也就身材好些,我敢保证,她还没你漂亮。”

“你有病啊,拿她跟我比,我看上高若白,是他好命,再说我又不是非他不可。”

两人聊着天,而此时在给曲湘奈做脚甲的女人突然说了,“曲小姐,你家境好人有漂亮,那位高先生不选择你,实在说不过去,不过男未婚女未嫁,曲小姐何必在意他是不是有女朋友,说不定你再表示一下诚意,时间久了,他会被你打动了都说不定。”

曲湘奈的目光落在了给她做脚甲的女人脸上,长得倒是清纯,但是很瘦,“你倒是会说话,叫什么名字。”

“金花。”

“这么土的名字,不过你说的话倒是挺中听的,给,赏你的。”曲湘奈从钱包里抽出了几张毛爷爷,扔给了她。

金花把钞票给一一收了起来,她笑了笑,“谢谢曲小姐,不过曲小姐,我知道你身份高贵,但网络上常说,想追一个人,没皮没脸成功率最高。”

曲湘奈斟酌了下她说的话,之前她确实是有些放不下身份。

而在旁边的另外一名会所的员工见她有小费收,心里挺羡慕的,余光瞥了一眼金花,金花是新来的,她作为老员工还给她做过培训,没想到自己反倒不如她会说好话。

这时,她旁边的好友说了,“我找人给你查查她身份,看能不能查得出来。”

知根知底,才好办事,万一高若白这神秘女友也是个富二代,曲湘奈自然也就没什么可比性。

没几天就已经是六月底,天气愈发的炎热,赵佳在B市市城区广场做宣传活动,晒的整个人都有些晕了,她躲在帐篷下,手里拿着一个小风扇对着自己吹,一手拿着手机给高若白发短信。

今天广场的活动搞得比较大,赵佳不放心进展,就过来看看。

“老大,你今天的心情好像挺不错的啊,这么热都能笑得出来。”

“我有笑?”赵佳摸了摸自己的脸。

“有啊,笑的春心荡漾的。”

赵佳捏了捏自己的脸,大概是高若白说下班之后要来B市找她,她太开心了吧。

下午,高若白送丰大集团的客户走,他站在大厦外面,迎面扑来一个闷热的气息,他把衬衫的纽扣给解掉了两颗,瞧了瞧时间,还有十分钟才到下班时间,他索性不上楼了,打电话给助理吩咐了些事,准备去车库。

彼时,手机再度响了起来,陌生号码,他没接,挂掉了,但对方锲而不舍,又打了第二遍,他接了。

“若白,好久不见,你还记得我吗。”

对方传来女人柔柔阴阴的声音,高若白身体顿了顿,这把嗓音,在隔个几年他都能听出来是谁的。

“我就在你公司对面大楼的晴天咖啡馆,过来坐坐如何。”

“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

“高中同学一场,要不要这么不给面子,不过也对,你急着去找赵佳,哪还会搭理我这个旧人。”她的语气幽幽怨怨,说的跟真的似的。

高若白目光落在了对面大楼,用着沉厚的嗓音道了,“我跟你从来就没有关系,你脑子有病就赶紧去治治。”

电话那边,赫然传来玻璃碎掉的声音,不太相信这是高若白会对她说的话那般。

“若白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谁知,高若白挂了电话,金花的脸瞬时就变得阴郁起来,她透过窗看向外面,突然平静的笑了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