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你不想跟我结婚?/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市城区的宣传活动结束,已经七点多了,赵佳让大伙儿收拾收拾,就找了一家餐厅带她们先吃顿饭,好好犒劳他们。

餐厅的包间里,他们围着大圆桌,点了菜之后,少不了啤酒。

“老大,我看这次的宣传活动反响挺好的。”

宣传活动,要在各大城市都举行,在B市只是先试试水,之后估计各个城市要到处跑,线下活动,赵佳不至于要自己亲自出马,但是上广告,还有联系代言人铁定是要她亲自跟人家谈的,至于新品的代言人,上头倒是有看中的女明星,是新晋的花旦吴涵。

赵佳,“接下来的日子可能要辛苦大家了,加油。”

“加油。”众人齐声的回答。

彼时,赵佳还特地的询问王思思新人的工作情况,副经理早先前就把新人的工作情况给汇报了,“他们已经适应的差不多,工作能力都不差。”

赵佳嗯了一声,现在新员工也才做了半个月,离转正还远着,不过,有新员工的加入,他们部门不至于每天都加班太晚,接着,她开始收拾东西,一副要走的样子。

大家一副疑惑的面孔看着她,老员工都还没问,彭宇彦就率先开了口,“赵经理,你不跟我们一块吃吗?”

赵佳,“你们吃吧,我约了人,帐我已经结了,要是不够你们再点,回头告诉我。”

“赵经理,该不会约的人是你男朋友吧?”

“就是,你看口红都补好了。”

他们心里猜测着,挤眉弄眼的看着赵佳。

赵佳对他们的问题并不理会,没有回答的意思,“好好吃你们的饭,还敢八卦我的事了。”出了餐厅之后,她才露出雀跃的神色。

广场到处都是人。

赵佳目前正在广场某家商场里面,高若白已经在外面等她了,出所以她的脚步略微急促。

刚走出商场,在一处路灯照亮不到的地方,那儿靠近广场的一个喷泉,平时一般都是情侣喜欢坐在那儿聊天,她走那边过,隐约听到一个女人哭的声音,她因为好奇,就瞥过去看了一眼。

“给我松手,你这女人真恶心,看你一副文静清纯的样子,没想到你居然不是个处,就这样吧,我们分手,没什么好说的了。”男人话说的很大声,看着拉着自己手臂的女人的时候目光带着嫌恶。

“阿正,你听我解释,我可以解释的。”

“滚。”男人反手就推开她。

她一个没站稳,整个人踉跄的往后仰。

赵佳眼疾手快,大步一迈,上前把她给扶住了。

她扶住了她,神色愣了愣,目光落在了脸上挂满了泪横的女人身上,记忆仿佛又倒退回到了年少时候,赵佳记得她,高中的时候跟高若白一个班的学习委员,文青青。

文青青读书的时候,人缘很好的,她开朗,学习好,高若白当时刚转到镇里的高中读书,赵佳就听说文青青是唯一一个能跟高若白走近的女生,赵佳那会儿好奇什么人那么厉害还特意打听了下谁是文青青。

当时她中了高若白的毒,隔三差五的跑去高中部找高若白,有时是去看他打球,有时她体育课都跑过去他班级外面偷看他,自然是每回都能看见文青青,因为文青青坐他后面的位置,偶尔还能看到他们交流,讲的基本都是课题上的事。

文青青跟他交好,但很快大家都说文青青喜欢高若白,再后来,文青青就出了那档子事,被同年级的一个男的给糟蹋了。

“谢谢。”

文青青的声音拉回了赵佳的思绪,她擦了擦眼泪,抬起头,看见赵佳的时候,她也愣住了。

赵佳皱着眉头,“不用客气。”

“真是晦气,文青青,我今天找你出来,就是告诉你,我们完了,你以后别来烦我。”

赵佳眼神直勾勾的看着眼前长的挺高,面目斯文的男人,她替文青青觉得不值,“哥们,直男癌也是种病,大家都是成年人,你不是处人家姑娘都还没嫌弃你,你以为自己是天皇老子啊,架子摆那么高。”

这喷泉,来来回回经过的人不少,路过的那些人都把视线给投射了过来,有的交头附耳的对他指指点点。

那男的是个很要面子的男人,见周围的人都看了过来,黑着脸道,“多管闲事。”就走了。

文青青呼了口气,理了理衣服,她脸色看起来不太好。

赵佳心里啧的一声,文青青就是那种脸色尽管看起来苍白但就是令人心生想要保护的那种女人,连她都忍不住为她不平,“那种男人不值得你付出,你值得更好地。”

文青青垂着眼眸,脸上泛着苦涩的笑,“有男人能接受我就不错了,哪还敢肖想好男人。”

不是处的女人,遍地都是,但能接受她过往的男人并不多,就算真的有男人不介意,可他的家庭肯定接受不了,因为她一直在经历着。

“赵佳,谢谢你安慰我。”

赵佳的样貌,跟以前她初中的时候是有变化,但还是能认出来的。

赵佳不大好意思,“你能认得我啊。”

“你很难不让我记得。”文青青怎么会忘记,赵佳是唯一一个敢在学校里明目张胆的追着高若白的女生,老师都不放在眼里。

赵佳嘿嘿的笑了笑,人家记得自己说不定还是因为高若白吧,想着想着,她的手机响了起来,下意识的她从包里把手机掏了出来,是高若白打过来的。

她不太想在文青青面前接高若白的电话,面色淡然的挂了电话之后飞快的发了个短信回去。

只不过,文青青似乎看出了什么,她莞尔,沉默片刻,才说,“刚才是高若白给你打的电话吧。”

赵佳不想在她面前接高若白电话的原因是因为她曾经可能喜欢高若白,而现在高若白是她男朋友,她这会又失恋了,谁知道文青青一下子就看出来了。

一会,高若白的电话又打了进来。

文青青面色平静,“你接吧,不用顾虑我的感受,你跟高若白在一起挺正常的一件事的,他喜欢你,你喜欢他,不过···”

赵佳张了张嘴巴,眼里闪过一丝疑惑,文青青是说高若白以前就是喜欢自己的?她一直以为高若白喜欢她是后来才有的事,可是她明明···

她看着文青青,“不过什么?”

文青青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没什么,你快去找他吧,我走了。”朝赵佳微微一笑,她腰板挺得很直,很快消失在赵佳的视野。

她走了之后,赵佳接了电话,“在哪里?”

高若白的声音毫无波澜,很沉静,只是,沉静之中却又像即将来临的风暴。

“我在喷泉这里。”

“在那等我,不准动。”

赵佳木木的哦了一声。

过了几分钟,高若白就到了她的面前。

赵佳还在发呆,压根就没注意到高若白的出现,直到他蹲下,双目对视,看着眼前熟悉而又冷峻的脸庞她恍惚了几秒才反应过来,“你来了。”

高若白抿着唇,伸手把她拉进了怀里,狠压上了她的唇,像要把她吞了似的。

赵佳两手抵着他的胸膛,想推他推不动,周围的声音很杂,可她听得一清二楚,还听到离得很近的脚步声。

亲完后,赵佳的唇很红艳,被吮的有些肿了。

她又气又羞,“高若白,这可是公共场合,你···你···”

高若白的目光还留在她的唇上,“惩罚。”

赵佳小声呢喃,“小气,不就是挂了你的电话,我给你发了信息的,再说,被这么多人免费看,多亏啊。”

高若白弹了下她的额头,力道不大,“这样你才能长记性,还有,不方便接电话发信息至少跟我说明原因,自动回复的我一律忽视。”

赵佳满脸怨念。

她刚才挂电话的时候比较急,系统挂电话都会有主动弹出什么不好意思,我现在暂时不方便接您的电话,她直接就点了。

两人离开了广场。

高若白在B市待过,所以在B市有认识的朋友,这会他是要带着赵佳去跟自己朋友吃饭,一块吃饭的人赵佳也还记得,是斯煌集团分公司总经理杜郁杭,她还记得高若白给他跟温桐做过媒,过后她有听温桐说过,杜郁杭对她好像很满意,当时送她回去的时候就谈了,可惜啊,那时候,温桐的心是偏向了宋老板的,他跟温桐连个开始都没有就结束了。

高若白带赵佳过来和他一起吃饭,他见怪不怪的,他举着酒杯和高若白碰了碰,“恭喜你啊,抱得美人归。”

高若白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谢谢,你年纪不小了,我祝你赶紧脱单,找个好女孩过日子。”

“得了吧你,你这家伙才敢脱单就嘚瑟。”

高若白喝了口酒,当着他的面,给赵佳夹菜。

赵佳看他憋着一张脸,霎时之间就被逗乐了。

等他们这顿饭吃完,时间也不早了,分道扬镳之后,赵佳就跟高若白回他住的酒店,丰达集团给他在B市留的那套房子给温桐住过之后他就没有再回去住过了,通常要是来B市都会直接在酒店住下。

赵佳今晚不回家,也不怕她爸妈会问题,她大部分时间都会回家里住,但偶尔公司工作太忙,她会在公司附近租下的公寓住。

她坐在沙发上,寻思着要不要跟高若白说自己今天见到文青青的事。

双腿盘坐着,她一手撑着下巴,目光看着液晶电视上,可心思早已经飘的甚远,不过没机会多想,她电话又响了,她胆子都提到了嗓子上面,吞噎口水,润了润喉咙才接电话,“妈~”

高若白上半身什么都没穿,披着一件浴巾就出来了,常年锻炼他的身材很好,小麦色的肤色让他看起来更加有男人味。

“妈,我不是说了我今晚不回去吗,公司最近挺忙。”

赵佳说完,余光却瞥向了高若白,辗转流连了几眼,燥热的气流就涌上了心头。

“你今天没回来多可惜啊,本来我还想带你去C栋蔡阿姨家的,他们家不是开店的吗,他那大儿子在国外留学后一直待在那边工作,前不久刚回来,你蔡阿姨急着给他找媳妇,你两年纪相差不大···”

房间里电视的声音开得不大,赵妈妈的嗓音又大,高若白想不听见都难。

“妈,停,你别再说了,我是不会见蔡阿姨儿子的。”

她说完,高若白就面无表情的靠过去。

赵佳心一凛,用手抵着他胸膛,他胸膛还很湿,肌肤相触,她感觉自己的手心都随着他的体温变化而变化了。

“为什么不见?你老大不小了,你不急我跟你急,见一见你又不会少块肉。”

见一见?赵佳可没种现在还跑去跟人家相亲,她是不会少块肉,但她肯定会少很多块肉。

“妈,蔡阿姨的儿子一点都不帅,我看脸的,不帅不要,你别什么人都给我塞,就这样,先挂了啊。”

赵妈妈真想骂她一顿,不过还没来得及开口,赵佳就挂了电话。

高若白问,“你没跟叔叔阿姨说我们交往的事?”

“会说的,但不是现在,再说要是我爸妈知道我两一块了,指不定立马就跑过去跟你爸妈谈婚事了。”他们都盼着自己儿女能早点结婚不是一两天就有的念头,再说他们两家早就认识,关系还好,既然他们在一起,不出半年,肯定会逼着他们结婚组建家庭。

高若白脸色沉了几分,“你不想跟我结婚?”

赵佳一听立马察觉不对劲,抵在他胸膛的手转而搂上他的脖子,“如果你要娶我,我当然会嫁给你啊,不过,我现在想跟你正正经经的谈场恋爱。”她是巴不得自己打上高若白妻子的标签,但是两人才刚开始就结婚,那也太神速了。

高若白低眸看着她,知道赵佳其实很享受他们现在交往的过程,但说到结婚,他以为她不想嫁给他,现在知道她想法了,自然没有芥蒂了。

他咬着她耳朵,“结婚了也可以谈。”

赵佳躲了躲,眯了眯眼睛,用手指戳了戳他的胸膛,“高若白,我两才交往半个月,你就想拐着我跟你结婚,你心思不单纯啊,还占着我喜欢你就为所欲为。”

高若白眼睛很亮,看着她的时候宛如星辰,他声音很低沉,“怎么为所欲为了?”

赵佳张了张嘴巴,“就像今天在广场喷泉的时候你那就是为所欲为。”

“那算什么,笨蛋。”

高若白又骂她笨。

赵佳想反驳来着,没来得及说,他就擒住了她的唇,强健的身体欺压上去,用行动告诉她什么叫为所欲为。

谈恋爱是能正经,不过男人要是上了床,就正经不起来了。

她不想那么早结婚,可人生总会有那么几个意外会发生的。

高若白的持久,赵佳身体一直吃不消,每回都得哭着求他别来了,只不过高若白是食髓知味,两人分隔两地经常好几天见不着面,他的精力一直蓄着,所以赵佳每回求饶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在床单运动一番,她铁定得吃顿宵夜,要不然半夜肯定会被饿醒。

她吃着酒店员工送上来的香菇云吞面,打着饱嗝,朝床上靠着的高若白说了,“我···我今天碰到文青青了。”

提到文青青,高若白的神情顿了顿,他脸上依然很平静,只不过眼睛里透着复杂的光,“她还好吗?”

赵佳也不是怕高若白会对文青青有什么心思,“应该过得不是很好吧,她男朋友正在跟她闹分手,都是董杰人渣,要不是他,指不定文青青会过得很好。”

她义愤填膺,高若白伸手揉乱了她的头发,“你今天一直走神就是在想她的事情?”

赵佳嗯了一声,“我撞见她的时候觉得挺意外的,看她过得不好,挺怜惜她的。”

高若白没说什么了,只是起了个身,“我去外面抽支烟。”

赵佳看着他那烟盒和打火机,她忙抓着他的浴袍,竖起了一根中指,“只能抽一根。”

高若白应了声好。

赵佳挺开心的,因为高若白听她的,不过高若白在听到文青青的事之后,显得心思有点沉,她想问高若白是不是知道关于文青青的事,但她更想高若白亲口对她说。

两人见面,很快,高若白又得回A市了。

七月份来临,赵佳则因为宣传的事到处出差,她此刻正要会面某个很火的综艺节目商谈合作赞助打广告的事,这个倒是轻松,来了帝都,跟节目组的导演负责人吃顿饭商谈很快就能定下来了,智腾名气不大,但宋老板在帝都的名气,家户喻晓就行。

商谈完合作,赵佳就打电话给子啊电视台录制节目的向初瑷,“有没有时间出来吃个饭,我下午的飞机就飞A市。”

“成啊,你请客,地点我挑,正好我前些日子去海南带了些特产回来,你要是去A市,帮我送去给高若白。”向初瑷还不知道赵佳跟高若白已经在一起了,如今也是想给他们制造机会。

向初瑷本以为赵佳会拒绝,没想到她爽快的就应下了,“成啊,不过你也太偏心了吧,给高若白带,不给我带?”

“都有份。”

她这么说,赵佳才不跟她计较。

两人约在了某家高级餐厅里见面,两人长相在人群里都是让人眼前一亮的类型,赵佳不太注重打扮,但向初瑷,打扮从来都是偏向于性感,一下子就吸引了不少眼球。

“招蜂引蝶。”

向初瑷坐在她对面,红唇一弯,“欠打是吧?”

“我在陈述事实,不过有姚总在,招再多的蜜蜂蝴蝶都会被他一脚给踩死的,哈哈哈。”赵佳知道,只要她说到姚单,向初瑷总是最没话说的那个。

两人吃了顿饭,赵佳也没有太多的时间跟向初瑷叙旧,把向初瑷带来的海南特产拿着,就走了。

赵佳再度去A市还是有原因的,智腾高层指定的新品代言人,吴涵,赵佳有跟她经纪人联系过了,他们在A市拍戏,所以她要过去一趟跟他们讨论代言的事。

晚上,赵佳出现在吴涵他们剧组住的酒店,而吴涵的经纪人也不敢摆太多的架子给赵佳。

吴涵的经纪人自然是很想给吴涵接下这个代言,两人商谈,智腾给的报酬挺丰厚的。

哪知,吴涵经纪人接了吴涵的电话回来,一脸尴尬的看着赵佳,“赵总,真是很抱歉,我刚查了吴涵的行程,她接下来的行程都是满的,关于贵公司的代言,可能···”

赵佳皱了皱眉,接了个电话回来就变卦,她不可能不会多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