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做了不该做的事/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一幕让人大跌眼镜。

赵佳打了她一巴掌,她脑子就不太清醒了,她感觉自己脸颊滚烫,整个人晕沉沉的,若不是她体质好,换做别人被这么折腾,早就晕过去了。

她不知道吴涵为什么要整自己,但依照眼前的情况,她就是彻底被戏耍的那一个人,就算不知道原因,这一口气她都噎不下去。

吴涵被打了一巴掌兴许是她意料外的事情,脸上火辣辣的疼,她错愕的盯着赵佳。

剧组其他演员对他们这边的情况理都不理,站在远处看戏,在这剧组里头,吴涵身为女一号,她演技不怎么样,可却是导演钦点的,这几天拍戏,她在剧组里哪个不把她当成菩萨一样供着,她跟导演之间的那点破事,大家也心照不宣了。

身为吴涵的生活助理,她站了出来,“喂,你怎么莫名其妙的就打人啊,你知道我们家吴涵这张脸值多少钱吗?”

周助理实在不知道说什么,瞥了一眼吴涵,说实在话,一开始他是不建议吴涵得罪智腾公司的人的,但是吴涵硬是说眼前这个赵佳的女人得罪了自己某个同学。

当然,吴涵嘴里的那位同学不是没有给好处他们,他听吴涵说只要整整赵佳等她下一部戏就会投资两千万给她带资进组,索性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但万万没想到,这位智腾集团的赵总是个不好欺负的人,不会忍气吞声,感觉苗头不对,立马把矛头指向了吴涵。

这么硬气,他在想,这位赵佳在智腾公司会不会很有地位?

赵佳拿矿泉水往自己脸上淋,冰冻过得,她顿时又清醒了几分,“她整我,我还跟她客气不成。”

“明明是你演不好,怎么还怪罪我们吴涵身上。”

赵佳眼里满是厉色,一扫而过,那位助理被她看得浑身发凉,“你当我瞎,没眼睛看?”

那名导演很快就介入了他们之间的事,他自然是站在吴涵那边的,“这位赵小姐,吴涵从头到尾都没有得罪过你,我知道你没演过戏,当我也就是想补拍几个镜头,没想到你比我想象的还有茶,是我强求你了,但你今个,必须给吴涵一个说法。”

有导演帮着,吴涵身边的几位助理很不解气的继续说了。

“我告诉你,我们吴涵的脸是有买保险的,你就等着赔的倾家荡产吧。”

这时,导演跟周经纪人说了,“你联系这位赵小姐的上司,有这么一位下属,我看是他们公司的不幸。”

周经纪人沉着脸,抬眸看了眼赵佳,心里希望她在智腾公司只是普普通通的经理,没有别的身份,“自然,我会找赵小姐的公司好好谈的。”

他们三两言语的就想给赵佳个教训,赵佳冷嗤一声,余光瞥见吴涵微微勾起的嘴角。

在她们说的正起劲的时候,赵佳反手在吴涵的脸上又扇了一巴掌。

这次她用的力道更猛,吴涵疼的叫了一声。

他们从错愕变成了目瞪口呆,他们没见过这个野蛮又泼辣的女人,就好像你跟她讲道理是讲不来的,仿佛刚才斯斯文文跟你客套的女人只是个假象。

赵佳甩了甩自己的发麻的手,“你们想给我教训也成。”她从包里拿出笔跟本子,在上面写了个号码,甩到了那个导演的脸上,“这是我们公司总经理的电话,省的你们去查。”

吴涵本人没想到赵佳又再甩了她一巴掌,她什么话都没说,自己冲了上去,试图把自己承受的两巴掌还给她。

两人气势汹汹的。

吴涵讨不了好处,赵佳身上也受了不少的伤,若不是她感觉自己中暑了,就凭她,连个指甲印都别想在她身上留下。

一番折腾下来,赵佳被那个剧组的人给赶出了别墅。

这吴涵身边的助理真心坏,接近她的时候故意把她的手机给摔碎了,把她赶出来后她回到自己的车子旁边,就看到有人把她车胎的气给放了,她被晒的更难受了,从车里拿出矿泉水,一遍一遍的往自己脸上淋,找了个地方遮阳,希望高若白能够过来接她。

她衣服没来得及换你,一身黑色衣服愈发的吸热。

好在她聪明,知道他们可能有后招,给高若白发了短信,要不然她今天怕是要横尸街头了。

高若白接到短信的时候,跟着丰大的董事长,还有曲湘奈和他们公司几个客户在某个庄园观光,他们都是国外来的,大抵是有大生意要谈,江流自然也在,从招待的角度看,就知道丰大有多重视。

可对比之下,那几位重要的客户,跟着高若白才会显得多话,就连曲董事长都没有的待遇。

曲董事长心思挺沉的,高若白对他们公司来说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他既是威胁,可又不能没有他,好在这些年里他一直没有异心,自己女儿也不争气,入不了高若白的眼,莞尔,他猛然想起,高若白跟丰大的合约好似快到期了。

高若白看到短信,脸色突变,但也是眨眼之间,他中途起身,“抱歉,我有要紧事要离开。”

众人纷纷疑惑的看着他。

曲董事长十分不满意,“若白,有什么事这么重要?”

“家里出了点事。”

说完就走了。

曲湘奈猛抓住他的手臂,“高若白,今天的场合你突然离席是不对的,你也知道这几位客户对公司的重要性。”

曲董事长心里纵然有不满,但高若白说了家里有事,他怎么可能会不放行,他不明白自己女儿此刻的举动究竟几个意思,难道她不知道,这样子会让高若白对她的印象更差。

高若白回头冷冷的看了她一眼,扯回自己被她抓住的手臂,“公司的事固然重要,但能有我家人重要吗?曲小姐。”

曲湘奈咬着唇,她知道高若白说家里人重要不过只是借口,他肯定是要去找赵佳的,她不想他去,所以才想把他拦下来,但她的举动,似乎又向高若白透露了些什么,赤裸裸的。

高若白一走,曲董事长横眉看向曲湘奈,“奈奈,不是爸说你,高若白都说是家里人出了事,你怎么还傻傻的拦着人家,你这样高若白怎么可能会喜欢你。”

“他不是家里人出了事。”

曲董事长看了曲湘奈一眼。

一旁的江流说了,“舅舅,奈奈的意思是说高若白的女朋友出了事。”

江流不说还好,一说曲董事长脸色变得更阴沉了,“奈奈,你是不是对他女朋友做了什么?”

曲湘奈不说话,算是承认了。

“你真是糊涂,这下子,我们公司是留不住他了。”

以高若白的聪明,曲湘奈刚才的反常,他不会看不出来,他若是要算账,曲董事长觉得挺麻烦,但不至于害怕。

·

高若白赶到赵佳给他说的那个地方后,一直打她的手机,但是一直显示关机状态,最后是在道路边一颗树下找到她的,她靠着树,闭着眼睛,整张脸苍白,脸上有几道被指甲刮伤的痕迹,呼吸轻轻的。

瞬息之间,高若白那双眼睛里,迸发着一股很重的戾气,想把欺负她的人给狠狠的碾压撕碎。

赵佳感觉自己的脸有人轻轻的触碰着,恍惚之间听到了高若白的声音,一会儿,她像是被抱了起来,而抱着的人,给了她无限的安心,她终于放心的沉睡了过去。

等她再次睁眼的时候,入眼的是白色的天花板,周围都很安静,好像白天她的遭遇只是一场梦,但是身体那种虚弱缺水无力的感觉再告诉她,白天的种种都不是做梦。

高若白出去给赵佳买吃的,回来的时候她已经醒了。

赵佳对他咧嘴一笑。

“带了什么吃的,我好饿。”

“但是我在输液,高若白,你喂我好不好。”

高若白把带回来的清粥给搁在了床头边的柜子上,坐在床边,轻轻的就把她拥在了怀里,“还知道联系我,总算聪明了些。”沙哑的声音充满了无限的温柔和疼惜。

赵佳自小就把自己当成女汉子来对待,不轻易哭,是她原则之一,再说她在B市这么多年遇见什么混账事都是自己挨过来的,今天吃的闷亏她心里挺憋屈的,眼下有高若白照顾她,她鼻子一酸,往他怀里再靠过去些,“谁知道那个吴涵那根经不对,我又没得罪她,她莫名其妙的就整我。”

“下那么大的套,我当时也没想到会这样,就这么跳下去了。”

高若白摸着她的头,在她发丝间亲吻两下,赵佳遇到的事他都查的清楚了,“我会替你讨回公道的。”

赵佳头窝在他胸膛处,心想着有男人护着就是好。

“他们狗仗欺人,不过吴涵在我身上也没讨到多大便宜,估计没几天我可能会收到她工作室的律师函,还要那什么导演,想让公司开除我,狗洞都不给他钻。”

她这般被欺负怎么肯定会咽下这口气,她自己没能力对付他们,但不代表她身边的人不能啊,先不说温桐和宋老板,他们在度蜜月也就不打扰了,这会儿还有向初瑷她男人啊,姚单,一个有钱有权的公司老板,对付一个导演绰绰有余。

然而,不用她去联系向初瑷和姚单,高若白就已经给她把所有的事都摆平了。

“恩,狗洞都不给他们钻。”

听到高若白低沉温柔的声音,赵佳抬起头,她只看到他的下巴,有胡渣,她用脸去蹭了蹭。

高若白如此温柔,她还真有些不习惯,但是她喜欢的不得了。

“先吃点东西。”

“你喂我?”

高若白没应,但等他拿着汤匙舀了口粥喂到她嘴边的时候,赵佳笑的整张脸都是媚色,把人喂饱了,赵佳说身上很黏腻,她暂时还不能冲澡,高若白只好拿过沾了水的毛巾给她擦身,她的皮肤显然被今天晒的干燥了些,他一擦她的手臂,赵佳还喊疼,明显是被晒伤了。

好在医生给开了药膏,他给她擦完身子,遂而给她抹药。

高若白对赵佳如何温柔的照顾的画面,自始至终,都落在了对面大楼一个女人的眼里。

躺在床上的赵佳下意识的扭头看向了窗外,没有任何人的影子,但她觉得,刚才是有人看着自己。

“看什么?”

赵佳心里想什么就跟高若白说什么,“我觉得对面楼有人在偷窥我们,不过看过去什么人都没有,大概是错觉吧。”

高若白余光瞥了眼过去,几秒便敛了回来。

赵佳还在输液,等她输完液,两人才能离开医院,她今天喝了不少水,但一直觉得渴,她端着水杯,又喝了大半杯,继而舔了舔干燥的唇。

高若白给她擦完身子,自己身体那股燥热久久未散,她舔唇的动作,在他眼里,有着惑人心弦的魅力,欺身上前,手轻轻的捏着她的下巴,吻了上去。

赵佳微仰着头,手紧紧的揪着他的胸口的衣服,牙关微开,他火热的舌便闯了进来。

她试着回应他。

高若白呼吸已乱,一吻上了瘾似的,舍不得放人。

但知道她现在压根承受不了他的攻击,尝了鲜,松开软绵无力的她。

点滴输完,大概晚上九点钟,他们离开了医院。

·

吴涵身为演员,自打红了之后,心高气傲,从未想过有朝一日,自己被人打,对方还只是一个公司的小小经理。

隔天,她戴着帽子和口罩,在一家咖啡厅跟曲湘奈见面,她跟曲湘奈是高中同学,曲湘奈是个富二代,给了她好处,她自然是会想办法帮她。

“奈奈,我这回帮你可吃了不少苦头。”

曲湘奈瞥见她被打的红肿的脸,就连身上的淤青也不少,“都是她打的?”

“不是她还能是谁,简直就一泼妇,不过得罪了我,我铁定不让她好过。”吴涵满脸的怨气,“只不过奈奈,你答应出资的钱看我这尽心尽力的份上在提高一些。”

曲湘奈脸色隐隐变了,吴涵这女人,还真是得了便宜就卖乖的女人,“吴涵,咱们是同学,你又帮了我这个大忙,出资的钱我再给你提五百万。”

吴涵见目的达到,心情好了不少。

和曲湘奈谈好事情,她身上还有要紧事,跟曲湘奈寒暄了几分钟,就赶着坐飞机回帝都参与一个节目拍摄。

辛辛苦苦回来赶去节目组准备参加录制,没想到得来的消息却是,她被替换了。

“周哥,这怎么回事,公司怎么说换人就换人。”

周经纪人没想太多,“我找老板问问去,既然有空荡了,你就先好好休息。”

吴涵摸了摸自己还疼着的脸,“好吧,不过关于那个赵小姐的事你赶紧给我把她处理了。”

三天后,赵佳已经活蹦乱跳的了,她回了B市公司之后,总经理立马把她叫去了办公室问候了,赵佳一五一十的把事情告诉了他。

总经理自然不敢对赵佳怎么样的,再说整件事也不是赵佳的错,比起外人,他肯定是偏袒赵佳,就算是赵佳挑起的事,他还是要站在赵佳这一边,帮她为虎作伥。

“你放心,我一定给你讨个公道,不过那什么吴涵,真是不把咱们公司放眼里。”

“就是,她这明星当的是一点素质都没有,占着自己有金主靠,就目中无人。”

总经理瞥了一眼赵佳,你没金主,但是你有靠山啊,吴涵的靠山能比你的大吗?秉着八卦的心态,他问,“她金主是谁?”

“就是马良导演,整件事他都帮着她整我,不过我猜,她肯定不止一个金主。”

总经理斟酌着,他回去可以跟自己老婆说八卦了。

与此同时,在帝都等待吴涵,不是大好的前程未来,而是公司对她的封杀,她之后排的代言广告,接的戏,全不要她了,甚至,还爆出了她为了上位,勾搭了不少金主,一时之间,网上全都是关于她的艳门照。

至于吴涵要告赵佳,这件事高若白联系宋傲出面解决。

宋傲一早的在吴涵所在的经纪公司等着她。

吴涵被公司叫回去后,没想到自己要面对的是宋傲,本就因为封杀而憔悴了许多的她,面对宋傲的时候,是一个字都挤不出来,她甚是惶恐,真不知道那赵佳什么来头,这么多大人物帮她,好不容易火了,却因为曲湘奈的诱惑,硬是把自己的前程给搭了进去。

“就你要告我们小佳啊?听说她打了你两巴掌?她怎么就不多打几下。”

“带律师了吗,不对···哪还有律师敢接你的案子。”

吴涵就算想告也告不成,她公司绝对不允许她这么做,宋傲过来,就是想给赵佳撑场子的而已。

周经纪人挺后悔的,他是被吴涵连累了,老板把他大骂了一顿,问他为什么智腾公司找吴涵代言这么重要的事都不上报,人家看的上吴涵,是她八辈子修来的福气,结果倒好了,不止推拒了代言,还把人家公司给得罪了。

不想想智腾公司幕后老板是谁。

周经纪人和吴涵就以为赵佳只是个小小的经理,掀不起什么大浪,奈何,人家背后全都是他们得罪不起的大靠山。

吴涵在公司的要求下撤诉,之后便消失的无影无踪了,还有那位帮着她的导演,苦头算是吃尽了,手里头花费了大量资金拍出来的电影电视剧,广电局不给播,他跟吴涵勾搭上的事人尽皆知,名声,地位,事业,一下子跌入了谷底,想爬都爬不上去了。

这件事闹得沸沸扬扬,曲湘奈知道后,对于吴涵惨遭封杀,她心里顿时升腾起了几分不安。

欺负一个赵佳就被弄的身败名裂,着实让她不可置信着。

吴涵出事之后,她几天几夜没睡过好觉的,就连公司,都不敢去了,深怕高若白找她算账。

大概过去了半个月,赵佳在B市,A市,帝都,不少人都晓得了她的身份,她家境是真的非常普通,但人家就是得罪不起,她有个好朋友,那位好朋友的名字恰巧叫温桐,而她的男朋友,就是温桐的表哥。

高若白在A市一直很低调,没什么人知道他跟温桐一家的关系,但赵佳出名后,高若白跟温桐一家的关系,很快传的人尽皆知。

“以前谁都说高若白没背景,一辈子只有给老板打工的命,说过这种话的人,该打脸了。”

“我听说他最近动静很大,好像有意要针对丰大集团,搞不好丰大集团很快要破产了。”

“为什么?”

“我也不太清楚,也是听别人说的,好像他那女朋友赵佳被欺负,有曲湘奈在里面作祟。”

“高若白这男人真不简单。”

某个酒店的餐桌上,几个身穿西装的男人聚在一起,忍不住把话题扯到了高若白的身上,话语里,全是对他啧啧称叹。

而就在他们谈论高若白跟丰大集团之间的那点事的同时,在丰大集团,曲董事长的脸惨白,没有丝毫血色,他怎么都没想到,高若白这个男人,当真是狼子野心,仅凭半个月的时间,就把他经营了十几年的公司给抢了去。

也不怪高若白半个月的时间就把丰大集团占为己有,他在丰大做了那么多年,对丰大知根知底,表面上丰大集团还是他们曲家的,事实上,真正掌控丰大集团,是他。

高若白淡淡说之,“本来你可以有多点时间享受一下丰大集团董事长这个头衔,要怪就怪曲湘奈做了不该做的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