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如狼似虎的男人/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曲董事长感觉深深的无礼,他不知道高若白是什么时候把自己的势力给渗透了整个公司核心,更可怕的是,他丝毫没有察觉。

最崩溃的人大概是江流了,他一直觊觎着丰大,希望自己有朝一日能够坐实总裁之名,谁知道眨眼之间,丰大集团已不再属于他舅舅,不再属于曲家。

“高若白,你个玩恩负义的东西,我舅舅一路栽培你把你推到现在的位置,你居然反咬一口,把整个丰大集团给抢走。”江流气的面目狰狞,双眼发红,当着众多集团股东的面指着高若白的鼻子骂了起来。

股东们表示理解,原本以为会是自己的东子突然之间被抢走,任谁都接受不了,可惜,现实就是现实。

对于高若白成为丰大集团最高股东掌权的人,其实有些董事会的人并不惊讶,并且早先之前就有所猜疑,因为两年前,丰大传出股份有被神秘人收购的消息,但大家一直以为只是捕风捉影,过不久没了动静,大家也就不当回事。

现在回想,那时候收购丰大股份的人铁定是高若白。

愈发这么想,股东们就觉得头皮发麻,高若白这个男人实在让人防不胜防,因为你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对你动手。

高若白理了理自己的西装纽扣,举手投足流露着上位者的气息,他很沉稳,身躯如山那般挺拔,眼神很深,像伺机而动,在林间蛰伏的狼,“江流,丰大集团一直是我的猎物,你得不到它,很失望吧。”

一直···

会议室内不少股东默,心里冒出了想法,难道高若白打从进丰大的目的就是想吞没整个丰大?这野心,还真是令人望尘莫及,避而远之。

江流气的扑上拳想教训他一顿,奈何,在高若白身边站着的助理很快把他拦了下来。

“江总,冷静些,大动干戈的对你没好处。”

高若白只是对会议室的众人说了句,“散会。”他便走了。

曲董事长一直盯着他离开,早已经没有了当年果敢杀伐的气息,他仿佛瞬息之间老了很久,双眼浑浊,他生意做得成功,而且越做越好,只不过,这些年里,他打败的竞争对手有很多都是用了不怎么光明的招数,加上他在公司拂过不少股东的面子,如今落魄,没什么人站出来为他说话。

而这么些年里,他竟然对高若白一点都不了解,一个自己都没有深刻了解的人,他就把他当成了公司未来的依仗。

有耻辱,有不甘,有愤恨,想要报仇,却力不从心了,而他知道,自己斗不过高若白。

“舅舅,你为什么一句话都不说,难道丰大集团就这么拱手让给他了吗?”江流气急败坏的,猛地一脚踢着桌椅。

“不是我们拱手相送,是他抢走的,而我们,没有能力抢回来。”

曲董事长挺有自知之明的,他只希望高若白不要赶尽杀绝,断了他们的生路。

很快,丰大集团易主的消息出现在了A市各大新闻,经济板块,高若白,再度成名,一个被标志了狼子野心的资本主义家,但他无疑,更耀眼了,A市女人心目中,最想要爬上他床的男人之一,可惜,是个有伴的,他闹的这一出,据说只是为了给自己女朋友讨回公道。

晚上,灯火阑珊,赵佳又身处于辉煌高级的晚宴。

她不是没听说高若白成为了丰大集团的CEO,她其实是有好多问题要问他的,但是她还没来得及问,就被他的助理带去了化妆选衣服,据说是她要当高若白的女伴,陪他出席了今晚丰大集团,也就是高若白正式向媒体和众人宣誓他如今身份的一次晚宴。

赵佳化好妆,看着眼前一架子的衣服,她道,“这些礼服都不是我的口味,能换吗?”

搭配师脸上堆着笑容,换了一批。

赵佳依然不满意,“就没有小性感点的?”

搭配师很为难,有是有,但是那位狼子野心的高总裁说过了,款式要保守,不能露。

高总裁身边某位很得势的助理打完电话走了回来,听到赵佳的话,“赵小姐,小性感的衣服你就别指望了,是总裁不肯让你穿。”

赵佳咬牙,他怎么现在连这个也要限制?

“拿出来,这些礼服不是我的style。”

赵佳跟他们呕了一会气,他们最终妥协了,搭配师把稍微有些小性感的礼服都给挑了出来,她最后心满意足的挑了一件v领森系浪漫的小礼服,杏色,在包裹着胸部边缘是很精致的花朵搭配。

她一穿上,便介于清纯与妩媚之间,且不会起什么冲突。

背后是镂空薄纱的,肩膀两边和臀部的位置点缀很多花,很仙气。

她脚趾甲修的整整齐齐,白皙,涂了粉色透明的指甲油,高跟鞋细细的鞋带缠绕着脚裸而上,赵佳对着镜子,勾勾唇角,眼里颇为满意。

此次宴会设在了丰大集团附近的大酒店,高若白发出邀请函的那些人都给足了面子出席,除非是真的有要紧事不来。

赵佳换好了衣服,高若白已经在楼下等着了,她下了楼,有一辆黑色霸气的路虎停在马路边,彼时,车窗一开,靠着车窗的男人的侧脸,纵使天已经黑了,她一眼望过去,欣然的走了过去,自己打开了车门,弯腰坐了进去。

车内很宽敞,但赵佳离高若白并不远,所以,高若白能闻到她身上淡淡的香水味,女人的手臂时不时的会触碰到了他,撩人的芬芳,他喉结隐隐一滑。

高若白眸眼一侧,便看到V领胸口之间,引人遐想的性感,她身子微微倾前弄着衣摆,春光乍泄。

司机已经启动车子,行驶在了道上,一路给赵佳打点的助理有开车来,并且跟在路虎的后面。

赵佳心里头有无数疑惑要问,“若白,你能不能告诉我你跟丰大集团到底怎么回事?”她很好奇,怎么才过去半个月的时间,高若白就搞定了那么大一家公司,他是怎么碾压他人上位的。

她脑海里浮现各种可能性,新闻上说高若白狼子野心,毕竟丰大集团的董事长很栽培他,对他很重用,但到底是什么情况,她还是想高若白亲口告诉自己。

不过打从两人认识,在赵佳的记忆力,高若白就一直很优秀出色,此时奴隶翻身做主人,她并未觉得奇怪。

高若白拒绝,声音稍许的冷漠,却带着沙哑,“不能。”

稳如泰山的男人脸色很平静,赵佳脸上的笑容蔫了下来,但并未觉得难过,高若白的性子她大抵是了解的,眼见这种情况便知他情绪不大好。

“高若白,我们一个多星期没见,这会你居然对我这么冷淡。”简直不能忍。

高若白侧眸瞥了她一眼,化了妆的面容眉飞色舞,顾盼生辉,耀眼不宜,而她眼眸寻寻,含有秋光。

赵佳见他不应,身子挨了上去。

缕缕幽香,娇躯的柔软,无一不在挑逗着高若白的神经。

高若白压制着身体想要她的反应,“你不听话。”

赵佳靠着他,知道高若白的言下之意,她语气淡淡的说了,“你让搭配师挑的那些我都不喜欢,再说,今晚来的嘉宾里头,我相信很多女人会冲着你来的,我当然不能拂了我自己的面子。”说白了,大多数女人都是完美主义者,一个男人到底有多出色多优秀,就会有多少追求者。

高若白沉默。

赵佳的手指却抵在了他的唇上,冒着随时有可能被教训的危险,“高若白,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大男人主义,这衣服不算很露啊,就是胸口松了点,不过我会注意的,不会走光的。”

大男人主义,这一点,高若白可能只会在赵佳身上体现。

至于她说的注意,高若白眯了眯眼,神情变得凌厉,“我看见了。”

前方司机突然觉得车内的气氛变得非常诡异了,“······”

赵佳顿住,不敢再靠高若白那么近,脸颊粉粉得,娇俏的说了,“那肯定是我太信任你了,所以没注意到,我在别人面前肯定不会的。”

两人现在的关系,就算高若白真的视觉上占了便宜,她估计都没什么感觉,平时晚上占得便宜还少吗:)

路虎平稳的行驶在大道上,高若白终于发话了,“找了地方停车。”

司机握着方向盘的手抖了两下,“好的,总裁。”

花了几分钟的时候,在一处可以停车并且稍微隐蔽的地方停了车后,马不停蹄的就下了车,下车前,拿了打火机和一盒烟。

司机可怜的望着周围,黑灯瞎火,耳边还有蚊虫发出嗡嗡嗡的声音,他要在外面喂蚊子喂多久啊?

车门一锁。

高若白扯了扯领带,两人本就一个多星期不见,他身体对赵佳的渴望,只会堆积的越来越像,她倒好了,言语之间全是撩拨,而她自己,毫无感觉那般。

“佳佳,你铁了心要勾引我的对吗?”

赵佳被他困在怀里,感觉到他的蓄势待发,心里甚是觉得冤枉,“高若白,你冷静点,还有,我没有勾引你,你看宴会都快要开始了,你怎么还有心思想这档子事。”

衣领的宽松,高若白手指一勾,就轻易的滑落至手臂,漂亮的弧形隐隐而现。

位置一变,她整个人跨坐在了他的腿间,炙热的手掌隐隐滑向了她的大腿。

“唔····口红,你别亲···”

小小的空间,风雨欲来。

赵佳压根不知道她的礼服会不会被糟蹋的不成样子,只能随波逐流,被高若白引领着,走向他的世界,只能攀附着他生存。

在这么重要的日子里,高若白释放兽性,把人拆之入腹。

过了半个小时,车的晃动和压抑的声音平息了下来。

高若白给她清理手里的黏腻,只发现,赵佳的脸比平时的还要红,像晚霞那般,她很羞涩,但是自己又抗拒不了高若白对她动情的时候的样子。

“礼服都不能穿了。”

“已经让人送衣服过来了。”

十多分钟,送礼服的人果然过来了,高若白拿进车里,亲了亲她的唇,“你先换,我在外面等你。”

司机从远处走了回来,高若白问,“有烟剩吗?”

司机连忙递上,“有,有,有,总裁,给。”

高若白此时非常的亲民,“谢谢。”

赵佳换上衣服,抿着唇,送来的衣服清新脱俗,她敲了两眼,总比原先穿的好,换上之后她从包里拿出粉底,口红,给补了妆之后,开了车窗,下车站着。

等高若白一支烟抽烟,在重新带着人回车里,司机随后跟着上车,不敢逾越,专心的开车。

到了会场,宴会早已经开始了。

两人现身酒店门口的时候,就有记者上前采访,允许采访,是高若白批准的。

“高若白先生,此刻你作为丰大集团的ceo,可是有何感想?”

高若白回,“没有任何感想。”

“对于精心栽培你的前任曲董事长,丰大集团可以说是他这大半辈子苦心经营的,如今你却把公司的主权握在了自己手里,你会觉得愧疚吗?”

“不会。”

记者,“······”

真是简洁又让人无奈的回答。

高若白又补充了句,“丰大集团若没有我,不会有今天的成就,今天的辉煌,做生意的,讲究的是实力。”

“请问高若白先生,天威集团的董事长温桐小姐可是你的表妹?你成为丰大的ceo,可是有她的帮忙?”

“我还不需要靠表妹来争取我自己想要的东西。”

一句话透露了两个信息,第一,他真的是跟温桐是亲戚关系,第二,他的狼子野心,一点都不遮掩。

抢曲家的公司,最重要的是他就在人家眼皮底里工作,把公司抢走,多少外人都觉得不光彩,但曲家的人实在没眼力,人家就在你眼睛下,你都没发现他对丰大集团的图谋。

赵佳出神的抬着头看着他的侧颜,莞尔,微微一笑。

彼时,有的记者的目光落在了赵佳的身上,便把她也给采访进去了。

“请问你是高总裁的女朋友赵小姐吗?请问你们是什么时候在一起的?事高总裁追的你妈?关于高总裁与丰大之间,不知道你是什么看法的呢?”

赵佳挽着他的手臂,对着媒体的提问没多少的慌张,“我是,是他追的我,并没有多大的看法,他能一跃成为丰大集团ceo,这只能证明他有实力,我会支持他的。”

高若白闻言,眸里闪过一抹柔情。

“看来赵小姐对高总裁的评价很高,不知道他在你心目中是个什么样的人?”

赵佳没有思考,脱口而出,“衣冠禽兽。”

众记者眼睛一亮。

高若白居然是这样的人?

高若白侧眸,看着她。

赵佳只觉得旁边人投来的光很碾压人,她笑颜如花,忙补了一句,“但····就是禽兽,我也爱呀,呵呵,开开玩笑,他在我心里面,一直都是我的男神,从我认识他起。”衣冠禽兽的话,她真的觉得很贴切,想起在车上他的疯狂,赵佳觉得自己没有形容错。

突如其来的狗粮他们干了:)

高若白不给他们多的采访时间,带着人往会场的方向去。

身为主角,高若白无疑是迟到了,但迟到的时间不长,没有人会跟他计较短短的二十分钟。

宴会弄得很豪华。

香槟红酒,衣冠楚楚的生意人,无限风情的女人,他们举杯共饮,脸上堆满了笑容。

赵佳陪着他进场,没人跟她灌酒,即便有酒,都是高若白帮她给喝了。

她酒量可以,但高若白的举动,让她觉得很贴心,以前一直对她板着脸冷脸对待的男人,有朝一日会为了她,做尽温柔事。

“别乱跑,我上去说几句话。”

赵佳点了点头,“去吧,我在下面等着你的精彩演讲。”

高若白亲了亲她的唇,往台上去。

就在高若白演讲刚开始的时候,赵佳手拿包里的手机震动了起来,她拿出来瞄了眼来电显示,白···白阿姨?

赵佳猛然想起,自己跟高若白交往的事情,双方父母应该是不知道的,而高若白今天接受媒体采访,这么快就上了新闻播报了?她拿着手机,往安静的地方去。

若不是白安菀的电话打进来,赵佳肯定还没意思到问题的重要性。

手机一直在震动,她润了润喉咙,滑屏,“喂,阿姨。”

白安菀是不怎么看经济新闻的人,但是自己丈夫看啊,时常有邻居对他挤眉弄眼,问了她才知那些太太为什么用奇怪的眼神打量她,原来,她儿子有女朋友的消息传开了,她还是听别人说才知道,但实际不太相信。

而对于高若白从一个总经理跨越性的成为丰大集团的CEO,他们起初是震惊,如今心情已经是平复了,自家教的儿子,还是很了解的,若是有问题,等他有空了在问,但没想到看了现场采访的新闻,两人颇为惊讶。

高若白身边陪着接受采访的姑娘,不就是赵佳吗,他们还记得赵佳初中那会时常跟着他们儿子若白屁股后面转,特别粘人。

对于赵佳,知根知底的女孩,赵佳的秉性,她没有道理不喜欢,只不过两人要是真在一块了也不跟家里人说,未免太不把他们放眼里了。

“小佳,你告诉阿姨,你是不是跟若白在一起了?本来这件事我想亲自问若白的,但是一直联系不上人。”

“阿姨,我是跟表哥在一起了,六月份的事,我们想感情稳定了再告诉你们的,没想到你们这么快就知道了。”

在一起的时间不算长,赵佳说的也有道理,白安菀琢磨了下,松了口气,“若白跟你在一起了,阿姨也放心,要不是丰大集团的事闹得这么大,我跟你叔叔看了新闻才知道你两在交往,要不然还不知道你们要瞒到什么时候呢。”

赵佳眯了眯眼睛,笑了两声。

“你这是在陪若白出席活动吧?挺吵得,等若白有空了,你告诉他,就说阿姨找他,让他给阿姨回个电话。”

“恩,待会我跟他说。”

“好好好,阿姨先挂了,你注意点安全。”白安菀叮嘱着,心里想着要把两家孩子交往的事告诉赵妈妈跟赵爸爸才行。

赵佳挂了电话,睫毛轻颤,她怎么就忘了今天的媒体采访,叔叔阿姨肯定会知道她跟高若白的事,他们知道后,顺带连她家里人都会知道的,心想着,她转了个身,准备回场内。

突然间的冲撞,赵佳往后退了几步。

赵佳回神,发现自己撞了人,“抱歉。”只见地板上还有台手机,她弯腰捡了起来准备还给人家。

她伸手捡了起来,她瞳孔瞬间放大,只发现这个手机的主人的相册是点开的,而里面的照片,居然全都是高若白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