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有事就躲我怀里/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到别人的手机满屏全都是高若白的照片,赵佳心怵了一下,细细看之,里面的照片大多数都是偷拍的,她无语着,但这些偷拍的照片,已经构成了犯罪,侵犯了高若白的隐私权,是要负责民事责任的。

眼前有一个手晃过,赵佳手一偏,把她的手机给握住在手里。

她抬起头,目光铮铮的看向了自己身旁的女人,她穿着酒店的工作服,身形很瘦,她目触到那张脸的时候,一顿,上次在高若白家公寓门口出现的女人。

“手机。”

她的声音细细的,像蚊子一般,听起来像是极容易欺负的人,然而,她身上却透着一股令人害怕的气息。

赵佳敛了眸色,“这位小姐,你跟踪我男朋友多久了?你知道你这么做,我是可以报警处理的吗?”

金花的目光一直落在自己的手机上面,不语。

赵佳既然发现了眼前的女人对高若白的跟踪偷窥,她不可能坐视不理,起码,她手机的照片必须全都删掉,而且以后不得再有跟踪偷窥这样的事情发生。

她撅了撅嘴巴,心里纳闷,都已经有女人为了他如此丧心病狂了。

见她不说话,赵佳又道,“小姐,你不说话不代表事情就解决不了,如果你真的想在这种场合被警察带走,我是很乐意配合的。”

金花的目光终于从自己的手里缓缓的看向了赵佳,毫无波澜的眼神,透着令人窒息的压郁,加上她的脸很瘦很苍白,脸上连淡淡的血管都能看见,若换做别人,铁定不敢对上她的眼神。

她依然是那般,“手机,还给我。”话语终于有了丝丝的波动,且含着威胁那般。

赵佳定定的与她对视,讲理讲不通,她自然也不多浪费唇舌,转而拨通了酒店经理的电话,只过了两分钟,便已经有酒店里的领班过来。

领班先是朝赵佳露出歉意的笑容,继而望着金花,对她甚是陌生,但在知道大概情况之后,与金花在此协商,但金花的态度强硬,一度想要把手机给抢回来,遂调谐不成,只好请了警察过来。

等警察过来处理这件事,实在不花多少时间,了解事态后,亲自将关于高若白的照片,全部删除,并且警告金花不许再有偷窥偷拍的行为,否则公事公办,刑事拘留。

照片删的一干二净。

金花是酒店的临时工,领班给了她两个小时的公工资就让她走人了。

而,高若白一下台找不到人,立马掏出手机,他看到几个来自他母亲的未接电话,但他按了1键拨了赵佳的电话。

赵佳接了,“大总裁演讲完毕了?”

“恩,在哪?”

赵佳一回到内场,“你在原地别动,我看到你了。”说完飞快的挂了电话,朝他过去。

而金花,眼神发狠的盯着她的背影直至再也看不见。

赵佳回到他的身边,高若白手就握住了她的手腕,把人拉向自己,“去哪了?”

她的身体轻轻的撞向了他怀里,感觉握着自己手腕的手,如滚烫的陨石,正磨着自己的皮肤,她莞尔,“刚才阿姨给我打电话,叔叔阿姨知道我们交往了,还让你有空了给她回电话,她有事找你。”

高若白倒不讶异,新闻一出,他爸妈想不知道都难。

“知道是迟早的事情。”

可赵佳就是觉得高若白是故意让所有人都知道他们在一起,奈何没有证据指证他,她不禁看着他出神,恍然间又想起了那个偷窥的女人,“若白,你还记得我上次跟你说过那个在你家门口的那个女人吗?”

高若白握着她手腕的手紧了紧,“恩,记得。”

“我刚才遇见她了,厮···你握这么用力,想把我手给捏断不成。”赵佳倒抽了一口气,刮了他一眼。

高若白面无异色,松了松力道,低眸,看着她手腕被他的力道勒出了红痕,他把人拥进了怀里,“抱歉,弄疼你了。”

赵佳眼珠子四处投放,周围的人视线投了过来,她忙挣脱,知道高若白是真的在乎她,娇气地,“下回不许这么用力捏我。”

高若白撩开她耳边的发丝,勾在她的耳后,声音极致魅惑,“下回我只用力的要你。”

赵佳一个滚字差点破口而出,但她怕自己说了,高若白惦记心里,不得把她折磨死,于是,她吞吞吐吐,一句话都说不出口。

然而,下一秒,高若白却用了极致认真的语气,“以后你见到她,就躲得远远地,别跟她接近,别跟她说话,记住我说的,佳佳?”

赵佳莞尔抬起头,对上了他的视线,难道高若白其实是知道那女人是偷窥狂?

高若白揉着她的手,“听话。”

她回神,哦了一声,一会,小声的嘀咕了句,“搞得我好像三岁小孩似的。”

对于高若白霸道,赵佳并未觉得讨厌,反过来想想,他何尝不是想保护自己才那么说的,然而,事情,远比她想象的还要复杂。

他们很快就没有了单独相处的几乎,赵佳手搭在他的手臂,跟着他,不断与人周旋。

红酒香槟,赵佳晕乎乎的,昏昏欲睡,她后面给高若白挡了不少的酒,等宴席快散去了,她被高若白一把抱起,身后有助理的陪同,离开酒店。

一路去到停车场。

高若白把赵佳小心的放进车里,唯恐磕碰到她。

助理跟高若白有很长一段时间了,他还是第一次见到高若白对一个女人如此温柔呵护,心里正感叹着。

等高若白给赵佳系好了安全带,他随之入座,司机发动车子,送人回家。

才出了酒店停车场,拐了弯行驶到了道上,在一处交叉路口,猛地有一辆蓝色的宝马迎面撞来,好在司机反应快,猛地一打方向盘,险险的躲了过去。

而蓝色宝马,撞到了马路的护栏,整个车头都给撞塌了。

赵佳难受的唔了一身,晃的想吐,打了个嗝,她肚子才舒服些,她睁开迷茫的眼睛看向了高若白。

高若白手抓住了车顶的扶手,等车身稳住后,目光瞥向了那辆蓝色宝马,注意到赵佳投过来的眼神,他轻柔的拍着她的背,“没事,你继续睡。”

蓝色宝马显然是有意图要撞他们的车,但没想到司机技术娴熟,躲了过去。

蓝色宝马的主驾驶位置,受了伤的曲湘奈从车里滚了下来,刚才那一瞬间,她差点以为自己要死了,原来面临死亡的时候,是那么的可怕。

交通事故,道上的车子都慢了下来,交警很快过来。

曲湘奈哭的悲惨,撒泼着,“高若白,你凭什么这么对我,把公司还给我爸,公司是我们曲家的。”

负责开车的司机,交警在问话,高若白顺便下了车在路边抽支烟醒醒酒,听到曲湘奈的话,双眼依然冰冷,“我警告过你,不要把你的小心思用在她的身上,是你不听,怨不得我。”

“借口,你早就对丰大集团图谋不轨了,你不是人,亏我还那么喜欢你。”

喜欢?

高若白冷峻的脸上浮现了一抹冷笑,但眨眼消失,他吐了一口烟雾,“曲湘奈,你还没资格说喜欢我,记不记得自己以前是怎么不屑把你父亲的名片甩我脸上的吗,深蓝休闲会所,那时候我刚毕业。”

曲湘奈抬头,心猛的被重重的捶了一击,随着他的话,记忆恍恍惚惚的想起了什么,紧接着,一脸错愕,惶恐不已。

高若白掸了掸烟灰,“我大学时期创下的公司,被你父亲重创,我也不是没办法挽救,只不过,我这个人记仇。”

曲湘奈呼吸一滞,所以说他父亲创立的丰大集团是毁在了她手里吗?

想起当时的种种,高若白唇角一弯,他们曲氏对他还真是不屑一顾,连调查都觉得多余,这倒好,后面不知省了他多少麻烦。

重创了他的公司,他抢一个丰大回来,不过分吧,本不想那么快把曲董事长手里的实权给抢过来,奈何曲湘奈不知天高地厚,串通吴涵,欺负赵佳,他一直都想着要保护的人,他怎么可能还能忍的下去。

“曲湘奈,没了丰大集团,没了你父亲,你算个什么。”

“瞧你也就这点出息,连同归于尽的勇气都没有,还偏偏着了别人的道,你真是愚不可及。”

高若白说人的时候,就像他一脚踩着你的自尊心,每每说一句,自尊心就要碎裂几分。

车水马龙,喇叭的声音时而响起,曲湘奈丢了魂魄,垂败的坐在地上,没有了站起来的勇气,原来,高若白都知道,她今天的行为,确实是受人教唆,而那个人,是之前美容会所的金花,她怎么就受了她的蛊惑,若是她真的把油门踩尽,恐怕今晚天人永隔的会是她。

司机跟交警贪完,高若白的烟头宁灭,扔进了垃圾桶,扬长而去。

*

乌云密布,狂风大骤,老旧朴实的河安镇,红旗飘飘的学校,还有老师一直嘱咐不要一个去的小后山。

天太黑了,只有她一个人孤零零的在阴森的小树林里徘徊,她迷路了,找不到出去的路。

电闪雷鸣,吓得她大叫了一声,恍惚之间,她听到了一声淫邪的笑声从树林深处传来,十分渗人,她吓得腿软,嘴唇哆嗦。

猛然间对上一双阴森的眼睛···

赵佳猛地睁开了眼睛,呼吸大乱,等反应回来的时候,是熟悉的卧室,外面的阳光透着窗帘撒了进来,今天将又会是美好灿烂的一天。

她头隐隐作疼,她坐直身子,揉着太阳穴,幸好只是个梦···然而那个梦,却过于真实,仿佛亲身经历过那般。

浑身念你,她掀开薄薄的被单,她身上只穿了一件男士的蓝色衬衫,从床头里找来一根发绳,她把头发扎了起来,往浴室的方向去。

刚褪去衣服,白皙的肌肤上明显有新添加的吻痕,对着镜子看了一眼,她慌张的就移开了眼睛。

清清爽爽的洗了一个澡,再刷牙洗脸,赵佳换上她的衣服,出了卧室。

高若白正在书房里跟白安菀打电话,他穿着居家服,少了穿西装时那种正经,多了一分的随和,刘海细碎的遮着眉,没梳好,英俊中带有一股致命的魅惑。

“若白,今天带小佳回家里吃饭。”

“妈,要不要这么着急?”

“能不着急?昨天晚上我就跟小佳爸妈说了,今个他们会从B市过来,不管你们今天有什么安排,统统推掉,回家。”

高若白听到赵爸爸赵妈妈来A市,默了一会,“知道了。”

在门口偷听的赵佳,“······”

两人年纪都不小了,双方父母对他们的婚姻大事,自然是多上心一些,最为震惊的莫过于赵妈妈了,自己女儿喜欢高若白,她怎么就没看出一点端倪来,之前说是跟朋友去玩,想必都是一个人去A市跟高若白会面了吧。

“我爸妈真要过来?”赵佳哭笑不得。

高若白起身出了书房,“恩。”大概是看出了赵佳的紧张,“一切有我,不用担心,肚子饿了吗,做了你爱吃的早餐,吃了在谈。”

说完,他往我是的方向去。

赵佳听说自己爸妈过来,哪还有心思吃东西,跟着高若白的脚步进了卧室。

“我就怕我妈那暴脾气话不能好好说我就被她先教训一顿。”

别看赵佳这么大岁数了,她要是哪儿地方不对,赵妈妈看不顺眼,耳朵照样拧,家法照样伺候,再说,交男朋友这么重要的事,赵妈妈一直很在意,赵佳是独生女,之前交过几任男朋友,她都记得,人好不好,不管是不是不认真,两人都要考量。

若是双方父母不是朋友,赵妈妈和赵爸爸自然不会唐突的因为自己女儿交了男朋友就非得过去瞧一眼,正因为两家家长之间都是朋友,两人过去A市,谈不上会唐突。

高若白回头,好笑的看着跟着进卧室的女人,用着笃定的语气,“阿姨要是打你你就躲我身上来。”

赵佳抿了抿唇,因为他的话唇边笑容很甜。

她只是在想,她妈肯定会问两人发展到哪个地步了,若是知道自己跟他交往没多久就发展到了滚床单的地步,大抵是会揪着她耳朵罗里吧嗦的说一些有些没得,她心想着,自己率先不好意思了,反正到时候她妈要是问起,她就把责任全赖到高若白的头上。

想着,她整张脸熠熠生辉的,像一抹灿烂的阳光,一下子就照射进了人的心甜。

不知不觉间,她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站在更衣室的门口,她眸光一瞥,就发现高若白当着她的面抓着衣角网上脱了T恤,露出了精壮的胸膛,他似乎还想脱,但目光热忱的看向了赵佳,她脸一热,啪的一声,把更衣室的门给关上了。

门关上之后,高若白眸里敛住了光芒,慢条斯理的挑着衬衣和西裤,逐一换上。

十点多,两人收拾好出门,在回家见父母之前,高若白为了准备好未来岳父岳母的见面礼,赫然带着赵佳去逛了一趟商场,他买的东西,谈不上有多贵,但价格都不低,而且数量之多。

与此同时,金花,被几个人压在了公共厕所里,她脸颊被打的红肿。

曲湘奈似乎还不解气,抬脚又踹了一脚。

在她身边,是几个身上纹着刺青,带着耳钉的壮男,有人守在了女厕所门口,有的在里边看着好戏。

曲家的落败虽然不少人看笑话,但高若白对他们并没有赶尽杀绝,至少曲董事长,他虽然没了公司,但这么多年,他不能没有私房钱,那些钱,都足够他养活自己老婆妻子儿女。

曲湘奈在知道自己可能会那个金花利用之后,回头就调查金花这个女人,一查,倒是把她的底细给查的清清楚楚,他么就是一个比她还贱的贱女人,然而她却被这个女人三言两语挑拨跑去挑衅高若白。

被她利用,曲湘奈自然不能忍。

金花被恶心的不行,呼吸之间全都是厕所里的酸臭味,还有她自己的血腥味。

“呕~”的一声,她对着厕所的马桶吐了出来。

“曲小姐,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会?”金花不敢反抗,只能示弱。

曲湘奈带着口罩,瞥见她对着马桶吐的那些垃圾,揪着她的头发,狠狠的往下按。

金花死死的撑着马桶的边缘,可自己的力气始终抵不过曲湘奈,一头栽进了马桶里。

“金花你敢利用我就付出代价,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什么心思,你个比我还绿茶的碧池,居然还妄想高若白,可不可笑,还天天跟踪他偷拍他,你压根就是个变态吧。”

曲湘奈是自视甚高,但她没那么龌龊,没那么肮脏,调查了金花之后,她深深厌恶她。

金花,是个比她还坏的女人。

“曲小姐你又比我高尚到哪里去。”

曲湘奈松开抓着她头发的手,用纸巾擦了擦,“少恶心我,你也配跟我比较。”丢下这一句话,她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女厕。

然而她叫来的那些兄弟,却替代了她,把金花的头再度狠狠的压进了马桶里。

金花双眼红着,充满了血丝,指甲狠狠的陷入肉里。

------题外话------

推荐好友紫若非宠文《盛爱绝宠:权少撩妻有术》

他是海市的神秘来客,一手掀起海市的商海风云,外界传说的那个心狠手辣,冷厉风行的楚天集团神秘掌权人,南宫二少。

却没有人知道唯一能牵动这个冷漠男人心中波澜的会是一个还未成年的野丫头。

她是无父无母,失去记忆的孤儿,却没想到,有朝一日,却站在了那个令无数女人神往的南宫二少的身边,只需微微一笑,就能博得二少一片欢心。

这是一本娇妻养成文,且看南宫诺在圈养老婆的路上越陷越深,从此走上了宠妻的不归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