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订婚了(修改)/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身上全是臭味,头发上残留着滴滴答答的水渍,那些人走了后,公共厕所里终于有路过的人想要上厕所,一见到金花,都用匪夷所思的目光看着她。

金花一手撑着墙,在公共厕所的门口一直干呕,仿佛要把自己的五脏六腑给呕出来。

曲湘奈今日的所作所为,给她留下了无法抹灭的阴影,大概只要闻到臭味,她身体都会下意识的做出了呕吐的反应。

等她终于平复下来,她发白的嘴唇拼凑了一个人的名字。

高若白!

*

车子停在一栋两层式的别墅门口,有小花园,两边种了不少的花,但最让人印象深刻的,还有一棵长的挺高的橘树,想来应该是种植了很多年才能长的那么高那么茂盛。

赵佳心情挺忐忑的,对于高若白的家她并不陌生,她二十岁那年,跟爸妈过来A市走亲戚的时候拜访过他们家,而这次来,身份不一样,她紧张了。

高若白打开了后车厢,两手一提,把在商场里买的都给提了出来。

赵佳眉头蹙着,一脸深思。

高若白把所有的东西都用一个手拿着,他牵起了赵佳的手,“进去吧。”

他的手有些热,很大,把她的手都给握住,给她安全感的同时却也不允许她的退缩。

赵佳被他拉着往屋里去,走在鹅卵石铺着的小道上,“你家里的橘树都长这么高了,我记得我来的时候才这么点大。”她单手比了比高度。

“不过橘树这么高,树枝都挨到邻居家那边去了,人家没意见吗?”

高若白望了一眼那颗橘子树,“邻居常年定居国外,很少回来。”

赵佳看着树叶幽幽,显然被养的很好,她突然很期待橘子熟的季节,不知道他家的橘子的味道怎么样。

她的注意力都被橘子树引了去,直到屋内传来白安菀的声音,她才蓦然回神。

白安菀穿着围裙,她听到门铃声就从厨房里出来开门,“怎么还买了这么多东西?”目光一定,又发现她一向早熟沉稳的儿子牵着一个姑娘的手,她笑容愈发的灿烂,她仿佛看见了自己的孙子在朝自己招手了那般。

“给赵叔叔赵阿姨的见面礼。”高若白回答。

白安菀一听,便知道自家儿子的重视,“你放心,我跟你爸,一定好好招待你未来的岳父岳母的。”

高若白还恩了一声。

赵佳脸色微微的窘着,脸颊飘着霞色。

白安菀发现未来儿媳红了脸,忙岔开话题,“小佳,阿姨好久都没见过你了,快,进来。”

赵佳自然不敢在让高若白牵着自己的手,她拘束着,“阿姨。”

高若白动了动自己有些出了汗的手,赵佳手的细腻还让她记忆犹新,也没说什么,再度拉过她的手,进屋。

白安菀把自家儿子买的东西都给拎进了屋,先放在了小房间,随后去厨房榨果汁端了两杯出来搁在客厅的茶桌上,“若白,你陪小佳,我去帮你爸的忙。”于是,又进了厨房。

从厨房里飘出淡淡的香味,赵佳换好了鞋,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

高若白只穿了一件白色衬衫,衣袖挽着,衣领的扣子解了两颗,“先喝点果汁。”

赵佳也是渴了,端起一杯青色的果汁就喝了起来,尝了尝味道,是猕猴桃,凉凉的,很好喝。

一杯果汁见底,她终于舒缓了不少,连心里头那紧张感都平复了几分。

高若白伸手捏住了她的下巴,指腹轻轻的擦了她的嘴角,然后,赵佳的心,咚咚咚的又跳了起来。

客厅里很安静,赵佳只听到了自己如雷般的心跳声。

给她擦完嘴角,发现她的唇很红艳,高若白倾身覆了上去,狠狠的用自己的唇压了下去,重重一吮,再咬了一口。

顷刻间,他就放开了。

赵佳的手指落在了自己的唇上,拿出手机对着屏幕看了看,“都被你咬出牙印了。”最重要的是,被他父母看见的话,会怎么想。

“佳佳,你太紧张了。”

“你就不紧张?”赵佳瞪着他。

高若白沉了两秒,“紧张。”

骗人!

赵佳明显不信,拿过一个抱枕抱在了身上,滑屏,她还是玩手机放松一下心情。

高若白交叠着腿,一会有电话进来,隔了两分钟,他上楼拿了个手提下来,处理一些工作上的事。

赵佳打开了微信,一条来自于温桐的信息就弹了出来,是十一点的时候发过来给她的:“在我表姨家?”

她发了一个发呆的表情:恩。

温桐会知道并不是什么稀奇事,想来白安菀肯定会跟温桐的母亲说的,这般讲的话,不出两日,大概所有人都知道她跟高若白的事了。

过了半分钟,温桐就回复了:那你好好表现,替我跟赵叔叔赵阿姨问声好。

赵佳有一种什么都被温桐看穿了那般的错觉。

在帝都的温桐淡眉轻挑着,多年的好友,终于有多了一层身份,她的表嫂。

她玩了一局王者荣耀匹配,结束的时候,就听到别墅外面有车子的声音,继而,白安菀跟高奕围都从厨房里出来往门口的方向去,而高若白,也站了起来,在她的目光下,往外走去。

赵佳放下手机,赫然就听到了双方父母寒暄着,交谈的声音,之后就是高若白跟自己父母说话的声音。

赵爸爸和赵妈妈进来后就见到了自家女儿,倒也没说什么,挨着她身边就坐下了。

高若白煮了开水,开始洗杯子沏茶。

两家父母不愧是多年的好友,暂时没把事情就说到子女的身上,而是谈到别的事去了。

饮茶聊天过了半个小时,他们才转移阵地,到了饭桌上。

一顿饭,吃的其乐融融。

高若白的表现,赵妈妈是挺满意的,而赵佳无形之间,都露出了对高若白的依赖。

“阿敏,阿棋,你们既然来了,就留下来住两天,我带你们到处逛逛。”饭桌上,他们吃的差不多的时候,白安菀说了。

赵爸爸的武馆有自己的徒弟看着,赵妈妈平日子也是清闲的主,于是,两人就应了下来。

而赵佳,自然必须得留下,等吃过午饭后,她打电话给智腾公司的总经理,说自己要请假,公司正处于忙碌期间,她还请假,多少有些不好意思。

“哦,我知道了,刚才林特助打电话过来帮你请假了,说你这几天要忙自己谈婚论嫁的人生大事,小佳,你想请多少天都没问题,忙完在回来公司上班就可以了,还有,你眼光不错,挑了老板夫人的娘家人,很好。”

林特助也就是林子阳,在国外帮碧昂斯一段时日,因为自家老板要陪夫人度假而被宣召回来国内后就一直待在国内了。

赵佳,“······”林特助这边作为定是温桐吩咐的?连这个都帮她想好了,她想到温桐,莞尔一笑。

外面的阳光,烈的很。

一楼透气很好,他们吃饱饭,又在客厅里歇着聊天了,时而有风吹进来,然后,笑声随着。

下午,赵爸爸和高奕围叫了高若白进了二楼的书房,将近一个多小时,高若白才从里面出来。

他们的事,双方父母都是同意的。

赵佳是他们高家满意的儿媳人选,高若白,也是赵家他们满意的女婿人选。

谈妥之后,双方父母进入了一起游玩的阶段,天气太热阻止不了他们外出的心情,赵佳,和高若白,全程陪玩,两天一过,赵佳也要随父母一起回B市了。

“八月份,到时候去了巴厘岛参加宋傲的婚礼,我们好好玩一阵子再回来怎么样。”白安菀早就有这样的想法了,八月份,又是暑假,高奕围可以陪着她,如今,他们跟赵家日后会成为亲家,她问的,自然是赵妈妈。

八月份,是宋傲跟小巧的婚礼,他们的婚礼选在了巴厘岛进行,早两日他们两家都收到了婚礼的邀请函。

赵爸爸很少带赵妈妈去国外旅游,毕竟两人英文不怎么好,也就去过泰国,那时候是跟团去的,跟团太麻烦,去过一次两人就不怎么想去了,但国内的城市,他们倒去过很多地方。

赵妈妈听,立马就应了下来。

赵爸爸也只有听从的份。

一时半会,大清早的在门口继续聊着到时候参加完婚礼去哪个国家游玩好些。

他们想要办签证也不是什么难事,许久,两家父母才停下嘴,赵佳父母依依不舍的先行回去了,而赵佳,自己有开车来就不坐父母的车回去,而她的车停在了高若白住的公寓停车场里,她得过去那边一趟。

高若白刚接下丰大集团ceo的位置,手头上应该有很多要紧事要处理。

他送赵佳回到公寓楼下,赵佳脱了安全带,“公司应该有很多事等着你处理,你快回去吧,我上楼拿点东西,就回B市了。”

然而,高若白把车子开会了停车场,“一起上去,我也有东西要拿。”

赵佳也没多想,两人一起上楼了。

谁知,进入公寓的瞬间,赵佳正想换鞋,就被高若白搂进怀里,她被强行的转了个身,面对着高若白,下一秒,高若白便把她举了起来,一手托着她的臀,她整个人挂在了他的身上。

高若白眸里的情很浓,很深,仿佛要把赵佳给吞噬了那般。

赵佳身上的T恤被他一手就给脱了,只留下内衣,她单肩包早就落在了玄关那儿,里头的东西撒落了出来,可她无暇顾及,阳光照亮着整个客厅,她肌肤很白,在他灼热的目光下,泛起了粉色。

“高若白,现在可是白天。”

“你不是说是有东西要拿的吗?”

赵佳的高跟鞋因为他的走动,一只掉落在了玄关,一只掉落在了客厅,她红着脸,不明白高若白怎么说变就变。

高若白这般情动不是没道理,他们的恋情公诸于世,赵佳,成为了他的未婚妻。

大抵是双方父母把他们的感情发展问了遍,得知两人已经是有肌肤之亲的那一种,虽说男女之间交往,性事是很正常的事,但既然走到了这一步,那他们的未来必须要谈谈的,一番交流后,双方父母决定先让他们订个婚,婚事,等过些日子再谈。

“恩,拿完我就走。”

赵佳抿着唇,他要的不是东西,而是,要她。

她的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右手的中指赫然带着一枚钻戒,那是高若白给她带上的,当他拿出戒指的那一刹那,她差点反应不过来,谁想到他居然连订婚戒指都准备好了,按照双方父母的意思,等他们准备准备,就把订婚礼补办。

“现在可是大白天。”

高若白咬着她的耳朵,“白天就不可以做吗?”他踢开了卧室的门,顺势把赵佳放在了柔软的床上。

白日宣淫,没有谁规定白天不可以滚床单。

“佳佳乖,给我。”

高若白低声诱哄,在他给赵佳带上戒指的那一刻,他就已经很想把她禁锢在自己身下狠狠的吻她,边想着,他也就付诸行动了。

片刻,从卧室里流出了细碎的呻吟和喘息。

外面很热,里面,也很火热。

翻云覆雨整整两个小时。

赵佳冲完澡换上干净的衣服,她如今,腿还有些软,她坐在沙发上休息,举起右手,看着那枚戒指,无声的笑了。

而高若白,穿了一件短裤,和一件短的衬衫,衬衫的扣子没有扣上,向来他是觉得热,他把地板上,他们的衣服都扔进了洗衣机,不过,赵佳的内衣,是手洗的,此刻,已经高高的挂在了阳台上。

再次进入卧室,轮到他洗澡了,再度出来的时候,身上就只穿了一件清爽的裤子,他擦拭着头发,“想好我们的婚礼在哪里举行了吗?”

赵佳抬头看他,欣赏着高若白结实线条畅美的身段,“我有很多时间拿来想,不急。”

等高若白换了衣服,赵佳出去客厅穿上自己的高跟鞋,撒落在玄关的包包好好的被挂在勾上,她取了下来单肩背着,跟高若白一块下了楼。

“好了,我真的回去了,你快回公司吧。”

“高若白,你快放手。”

赵佳的手一直被他牵着不放,她真急了。

高若白最终还是松了手,在她脸颊上落下一吻,“回去的时候注意安全。”

赵佳反过来在他脸上轻轻一碰,“我知道了。”

高若白看着她开车走了,目光逐渐放的遥远。

帮赵佳收拾包包的时候,她的钱包半开着,于是,他看到了她钱包里的照片,那赫然是他高中的时候跟她拍过的一张照,恍然之间,他想起赵佳出车祸的事,她说过包里有重要的东西,想来,应该是钱包里夹着的那张照片吧。

知道的那一刻,有些生气,但更多的是心疼,他给她的爱,给她要的未来,给得太晚了。

想着,高若白便很想把她强制的留在自己身边,哪也不给她去,就留在自己身边,好好地照顾着。

她这才刚离开,他就想她了。

·

?两人一别,就是两个星期。

这时候,赵佳有男朋友的消息在公司里算是传遍了,普通职员每每看到各部门的上司都对赵佳说恭喜的话,还有她手上戴着的钻戒,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赵佳有爱情的滋养,加上脾气收敛,以她的样貌姿色,真有不少男职员,会经常看着她,然后就出神了。

“赵经理,你订婚了?”

赵佳刚开完会回来的时候跟新来的员工彭宇彦撞见了,在他问话下,她不禁一愣,不是什么秘密,她道,“后天就是我跟他的订婚礼。”

他们的订婚礼,没有邀请太多的外人,大抵都是双方父母的好友和亲戚。

彭宇彦哦了一声,“祝福你们。”

赵佳真诚说了声谢谢就回自己办公室了,所以她并没有发现彭宇彦眼中一身而过的失落。

其实,同部门有的同事知道彭宇彦的心思的,事后问过他,原来彭宇彦有个侄子去年暑假在他们老大的父亲开的武馆里上课,有次他替自己大哥大嫂去接侄子的时候,见过赵佳,然后就喜欢上了。

为了赵佳,毕业之后就进了智腾,谁知,他连告白的机会都没有。

彼时,宣传部一位男同事拍了拍他的肩膀表示安慰,“兄弟,节哀顺便,我听说,咱们经理的那个男朋友,是她的初恋,就是那个高若白,A市丰大集团现在的CEO。”

彭宇彦看了那同事一眼,“你不就是想说我比不上人家吗,滚,还能好好的当同事了吗?”

“哈哈,哥赔罪,晚上请你喝酒。”

赵佳自然不知道新来的同事居然是因为喜欢自己才来的,不过知不知道已经不重要了,她整个人的思绪,都落在了后天的日子里,她终于可以见到高若白了。

两个星期不见,她已经非常想念他了。

上个周末高若白还说要来找她,但临时因为一个项目,他去了欧洲出差,一去,就是五天。

赵佳心情很美好的再度过了两天。

订婚宴的早上,赵佳是起的最早的,她出门买了早餐回家,等父母收拾体面了,驾车去往A市。

到了A市,赵佳还没有机会跟高若白见上一面,就被带去了做spa,之后,就是挑选礼服和化妆。

化妆的时候,温桐和向初瑷已经来了,所以她更没有时间跟高若白见面。

“瞧你这心不在焉的,该不会是在想大表哥吧?”向初瑷眯着眼睛,笑着赵佳。

温桐抱着宋宝,给他喂吃的,脸上依然挂着浅浅的笑容。

赵佳被戳破了心思,害臊了一小会就淡定了,“我跟他两个多星期没见了,我想他怎么了,别说你男人不在身边的时候你就不想他。”

“不想,不想,姚单有什么好想的。”

哪知,云云抬起头看向了自己妈妈,“妈妈,老师说过不能说谎的,爸爸不在的时候,你做梦都念着爸爸的名字。”

向初瑷,“······”

赵佳笑的很放肆,“云云,你真棒。”

云云甜甜的笑着。

很快,她的目光又落在了温桐抱着的宋宝身上,“桐阿姨,我能亲亲弟弟吗?”

温桐笑着道,“可以。”

云云很快在宋宝的脸上,吧唧的亲了一口。

宋宝睁着眼睛,反正他小,什么都不懂。

化妆间里,全是温馨的画面。

到了点,赵佳在好友的陪同下,准备去往订婚宴举行的海边别墅,在这之前,赵爸爸和赵妈妈因为要招呼亲戚朋友已经过去那边先了,彼时,他们三人站在一起,尤其引人瞩目。

出了化妆间没几步路,赵佳把包包交给了向初瑷给拿着,“你们等我一下,我去趟卫生间。”

“你真麻烦。”

“嫌弃我啊,你嫌弃吧,小桐不嫌弃就行。”

“我不嫌弃,我表哥也不嫌弃。”温桐道。

赵佳被温桐调侃,笑了两声,她踩着高跟鞋,往卫生间的房间去,卫生间在直走两百米后左拐在走三百米,等她进去后,不一会,便有个戴口罩的女人跟了进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