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恶人有恶报(表哥篇结局上))/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解完,赵佳她出来的时候,就看到了穿着一身白裙站在镜子前的金花,她吓了一跳。

知道她的名字还是因为在酒店的那件事。

金花的头发披散,浑身白装,脸色很白,偏又涂着大红色的口红,镜子映着她,她很平静,一动不动的。

赵佳今日也是穿了一件白色的小礼裙,柔软的布料,衬托着姣好的身材,发现是金花,她一会便冷静了下来。

金花会出现在这里,应该不是偶然。

赵佳眸光盯着她,带着提防。

高若白的话蓦然浮现在脑海,他说过,如果再遇见金花,不要搭理她,而且高若白提起金花的时候眼神里会带着浓重厌色。

她当时答应了高若白,所以此时见到了,她就当是个陌生人。

洗了手,赵佳抽出纸巾擦了擦,准备离开。

金花突然开了口,“赵佳,你不好奇高若白为什么会讨厌我吗?”她的声音轻飘飘的,没有一点生气。

赵佳嗫嚅了下唇,如果她真想知道大可去问高若白的,她问,高若白肯定会说。

“现在装什么哑巴,你真不想知道我跟他以前的事?不对,你也许知道,赵佳,你还记得金兰娇吗?”

听到金兰娇的名字,赵佳身子一顿,目光犹然落在了她的身上,年少时的记忆,猝不及防的想了起来。

继文青青后,她那时听到有关于高若白的事最多的就是关于金兰娇的,比如,高若白给她补习,比如高若白跟她操场散步,后来传着传着,校里的同学都说金兰娇是高若白的女朋友,而高若白从来不去辩解。

这些小道消息,都是她后来听各种人传说的。

说起来,自从她跟高若白在一起后,她心底里一直有个问题想问高若白,想问他,在他知道她喜欢她的时候,为什么装作不知道,但是却对别人说他不喜欢她,只是当做妹妹。

她不小心听到高若白说的这句话伤心了很久,从那时起,她才决定远离他,安心学习。

“金兰娇是我以前的名字。”她摸了摸自己的脸,笑着说。

听到她说自己是金兰娇,赵佳心底里并没有太多的纠结,高若白就算跟她有什么,那都是过去的事情,再说,高若白高三那年转学回城里了,而她,好像是因为家里人不同意她念书,让她出去工作赚钱养家。

但她出去工作后,听镇里的人说,她再也没有回过家,没有寄过一分钱回家,谁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以前有段时间镇里的人都在说她白眼狼,没心没肺。

而金花的家庭并不好,有一个赌鬼父亲,而她母亲,以前是做陪睡那行的,年纪大了,容颜老了,她也就不值钱了,这两个人搭伙过日子,可以想象生活有多困难。

赵佳沉默一脸,不知道跟她说什么。

谁知道金花情绪高涨,抹的红唇一咧,“知道我是金兰娇,你不想说什么吗,赵佳,你说话啊。”

一会,赵佳道,“高若白让我别搭理你。”

金花面色一僵,下一秒,转化为了讽刺,“有了新欢哪里会搭理我这个旧爱。”

赵佳,“······”

“他以前对我多好你知道的,他为什么要转学,你知道他转学了我多难过吗。”金花呢喃着,眼泪说流就流,“赵佳你知道我多喜欢他吗,你把他让给我好不好,别跟我抢他,为了他,我努力的工作,努力变美,我努力了这么久,凭什么他最后选择了你。”

金花越说越激动,眼里布满了压郁的阴沉,还有对着高若白的偏执,疯狂。

赵佳看着她许久,道,“放弃他我不能答应你,我相信,我喜欢他的分量,不比你少。”年少时虽说要放弃他,但喜欢他的心情,却只增不减,只有越来越深,像中了他的毒一样,时间越久,她差点就自暴自弃了。

“而且你心里不是已经有了答案,他选择了我。”

金花笑着,“可,选择,是可以改变的。”

“我不会改,他也不会,谈话就此结束,希望你好自为之。”赵佳不想在跟她争执什么,整个卫生间的气氛都变得压抑起来,她想离开这里,远离金花。

转身那一刹那,赵佳余光瞥见,金花好似朝她扑了过来,手里好像多了针筒注射器之类的东西,她心一怵,若是被她注射了什么药物和不干净的东西,突然冒出的念头,她侧身一避,躲了过去。

接下来,在卫生间,赵佳一手握着她拿着注射器的手的手腕。

金花虽然瘦小,但是力气不比赵佳低。

“他不是选择你吗,他不是想要保护你,赵佳,我要你痛苦的死去,我要他一辈子失去你。”

赵佳恼火不已,“神经病。”

“呵,我就是病的不轻。”金花冷笑,又用上了几分力气,针筒的针,就离赵佳的手臂几厘米的距离。

赵佳咬着唇,社会上鱼目混杂,什么样的人都有她能理解,但发生在自己身边的时候,她真的觉得坑爹,她好不容易放下芥蒂跟高若白在一起,他们美好的生活才刚开始,怎么就要给她破坏了?

“金花,想害我,你做梦吧。”

金花笑着,她害她又不是第一次,以前能,现在照样能。

然而,时间,能改变的人或事太多了,赵佳也不在是以前的赵佳,至少她比以前强大了。

赵佳摸着她手腕的穴位,摸准了之后,用力按下去的时候。

金花突然感觉一阵酥麻,接而暂时性的麻痹,完全使不上力气了。

赵佳也顾不上形象,一使劲扭,她手里的注射器已经掉在了地上,她伸脚就是踢得远远的,继而双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以力借力,就把她推向了洗手的槽池。

她动作麻利,打流氓那三脚猫的功夫还是能派的上用场的。

金花摔的头有点晕,手臂磕到了台面,破皮流血了。

她看着地上,找注射器。

而那注射器,已经被赵佳一脚踩在了脚底下。

“金花,你带来的这个东西应该不干净吧,这次,我要是报警,你说你会怎么着。”赵佳脸上有着淡淡的笑容,只是她的笑容,在金花眼里,却无比的刺眼。

金花听到警察也没见害怕,她既然敢带着这东西来,想必是想过后果的,就算警察不怎么他,高若白肯定也不会放过她,或者,还有温桐,还有向初瑷···

“你脚下踩着的是AIDS患者的血液。”

听到AIDS,赵佳一愣,突然觉得头皮发麻,全身都泛起了鸡皮疙瘩,刚才这个东西,就离她的手臂几厘米的距离而已,如果她真的被注射了,她这一辈子就完了。

忽而,卫生间外面传来了向初瑷的声音。

“赵佳,你在里面吗?”

赵佳急了,“初瑷,你···你别进来。”

金花猛地冲了上来,猛地就把赵佳给往后推,赵佳脚下本来就踩着注射器,她没站稳,整个人就往后退,平衡不了身体。

然而,进来的向初瑷见她摔倒,一把把她扶稳。

前方的金花已经抓住了针筒,意图扑上去,朝赵佳身体注射。

向初瑷还没来得及看清楚发生什么事,就看到了自己最心爱的香奈儿包包,不知何时被赵佳拿走了,被她以投射的姿势往前砸去。

向初瑷,“······”她的香奈儿~

香奈儿包包糊了金花一脸,赵佳是朝着她脸砸的,距离不远,她被包包砸中了眼角,疼得她睁不开眼睛,瞬息之间找不到东南西北,脚下突然被什么东西绊倒了,她一个旋转,摔倒了在地上,而手里拿着的那个注射器,一扎就扎在了自己的大腿上面。

向初瑷,“赵佳,你不要命了对不对,那是我最喜欢的包包。”

“你的包重要还是我重要。”

根据情况来判定的说了,向初瑷没多想就说了,“你重要。”

赵佳软软的挂在了她的身上,“你最爱的包包救了我的命。”

向初瑷的玩世不恭收敛了起来,她扶着赵佳,发现她的身体在抖,脸色沉住,“怎么回事?”

“她是金兰娇,我跟高若白在一起,她受了刺激,要害我,还想给我注射艾滋病毒。”

向初瑷听到这个名字,再看了眼地上躺着的女人,她以极其痛苦的姿势躺着,在她发现自己带来的注射器扎在了自己腿上的时候,她发出了一声尖叫,后把注射器猛地拔掉,扔得远远地。

赵佳并不可怜她,害不到她,反而害己。

向初瑷闻之变色,艾滋病毒,要是感染上了她整个人都要毁了。

“她没害到我。”但赵佳心底里还是有点后怕。

向初瑷没忽略金花把针孔拔出来甩掉的一幕,她扶着赵佳就往后退,最后把厕所的门给关上,免得她跑出去祸害了别人。

“我的东西落里面了,你去找小桐,让她报警,我在这里看着,免得有人突然进来上厕所开了门。”

事不宜迟。

赵佳点头,就去找温桐了。

向初瑷站在门外,听到里面的女人用指甲挠着门,歇斯底里的大叫着,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带来的病毒没害到人反而不小心害了自己,脑子受了刺激。

切确说,金花是彻底的绝望了。

~

曲湘奈找人教训金花的事高若白是知道的,本以为她能够吸取教训收敛一阵子,但高若白还是低估了她的疯狂。

他本也一直提防着金花,还派了人跟踪她的举动,尤其是他跟赵佳的订婚日子,没想到的是金花能摆脱他的人,悄悄的就接近了赵佳他们,本来她是没机会靠近的,但没想到赵佳临时起意去了洗手间,给了她下手的机会。

赵佳出了情况,高若白很快从海边别墅那边赶了过来。

警察全副武装的进了洗手间,把金花给抓了起来隔离。

赵佳因为在洗手间里跟她呆过一段时间,这期间,很多小细节都不能忽略,于是,她被送去了医院,检查一下身体,身边有温桐,向初瑷陪着,在等待结果的时候,她的心情很平复的。

在医院等结果的时候,赵佳说了,“小桐,初瑷,今天的事,你们暂时别告诉我爸妈,还有叔叔阿姨他们。”

她身上虽然是一点伤痕都没有,会感染的几率非常低微,但她就是觉得惊悚。

两人点头,随了她的意。

也不知是不是她先前精神太过于紧张,跟温桐她们聊天的时候在病床上就睡着了,但睡得不太安稳。

高若白赶到医院的时候,跟来的还有宋梓辄,还有姚单。

温桐抬起头,“小佳睡着了。”

高若白身上散发着一股很凌厉的气息,看似平稳,但整个人都是紧绷的,他点了点头,推开病房的门进去了。

床上的人,干净的棉被盖着小腹,她侧着身,曲着腰,知道她今天遭遇了什么,高若白一度觉得自责,自责伴随着心疼,差点没把他逼疯。

高若白坐在病床前,伸手轻轻的把她的发丝撩开,指腹亲昵的摩擦着她的脸颊。

赵佳眼角和睫毛微微的湿润,身体突然一震,像是梦到了什么不好的东西,猛地睁开了眼睛,呼吸乱了几分。

但入眼,便是高若白。

内心的喧嚣和害怕,在见到他的那一瞬间仿佛回归了平静,她起身,猛地扑向了高若白,伸手把他抱住,贪恋着他的气息。

高若白反手把她抱住,两人的身体狠狠的紧贴了一起。

“对不起。”他在她耳边呢喃,一想到金花带着那么可怕的东西接近了赵佳,他的冷静和理智都派不上用场,只想伸手掐住她的脖子,看着她断气。

好在上天是公平的,金花做了那么多坏事,她的恶报终于来了。

“你欠我一个解释,高若白。”赵佳头枕在他的肩膀上,“金花到底是怎么回事。”

病房里静悄悄的,半响,他说了,“烂桃花。”

这朵烂桃花自他在河安镇,到现在,已经有十多年,断断续续,一直没有间断过,而他,为了避她,对她同样是赶尽杀绝,下手从不手软,但没想到,她还会再回来,并且改头换面的在他身边潜伏了一段时间,若不是赵佳说在他公寓门口有奇怪的女人,他也不会再度意识到她的存在。

“她缠了我十多年。”

赵佳揪住了他的衣服,眼里藏着惊讶,她想起金花手里的那些照片,头皮再度发麻,想想,高若白这些年里,到底吃了多少苦头,他的生活,被人窥视着,金花的行为,跟视奸有什么区别。

“她果然是变态。”赵佳忍不住骂了一句。

高若白的心理承受能力好,没受她的影响而留下阴影,但却有人,一直因为他,而被金花盯上,被伤害的最严重的,莫过于文青青了。

“她确实对得起变态这个称呼。”

赵佳想到什么,又道,“她说她是你的旧爱。”

高若白脸一黑,“赵佳,我眼光还不至于差到会跟她搞上。”

“也是,要是你眼光差就不会看不上我了。”赵佳夸着自己。

高若白居然没有反驳,看着她的视线里,藏着很深的温柔,他道,“如果不是她,说不定我们的儿女都比云云大了。”

赵佳睁着眼睛,不太明白他的意思,正欲要问···

高若白突然的就把她压在了床上,亲上了她的唇。

赵佳趁他闯入自己的唇中前,猛地把他推开,她红着眼睛,“现在还不可以亲。”

他哑着声音,“为什么。”

“我还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感染···”

说话的时候,高若白子安度压了上来,他的舌一闯而入,紧紧的缠着她,吸吮着,她一呼吸,嘴里全都是他的味道。

赵佳的手被桎梏着,他的吻既霸道,却又把她感动的一塌糊涂,她都这么说了,高若白还是不顾隐患亲了上来。

唇舌逐渐被他吸吮的发麻,赵佳微微仰起头,生涩的回应着。

一个吻,高若白放开她的时候,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般,他用着致命深情的嗓音,“怕什么,大不了我跟你一起生病,一起死。”

赵佳的唇被吻的微微红肿,她看着他,心软的一塌糊涂,好一会才道,“那你再亲我一下?”

高若白脸上终于有了笑容,再度堵住了她的唇,由浅致深···

·

两个小时候,结果出来了,赵佳的检查报告上显示一切正常的,赵佳悬着的一颗心终于平复了下来。

高若白牵着她的手从病房里出来,“继续举行我们的订婚礼?”

赵佳深深的笑了,恩了一声。

金花的事总算是尘埃落定了,她被医院确定了感染了AIDS,需要进行隔离,介于她的情况,她被送到了某艾滋病研究基地彻底的关押了起来,就算她想逃,估计再也逃不出来黑暗的牢笼,自己做的孽,哭着都要偿还。

海边别墅,蔚海蓝天,风景的优美,一下子就能让人把所有的烦恼抛弃。

男女主角迟迟没来,加上高若白离开的时候,脸色不大好,很多人猜测订婚宴是不是不举行了,好在双方父母能稳固人心,加上这里是难得的好地方,他们倒是玩的尽兴,有的甚至准备了泳衣,下海玩去了。

“到底出了什么事,晚了快三个小时了。”

赵佳不知道找什么借口。

温桐微微一笑,“阿姨,时间不早了,等订婚宴结束了在说也不迟,这事,不是三言两语能说完的。”

有温桐帮忙说话,赵妈妈也没再问。

赵佳朝温桐眨了眨眼睛,很快,她被赵妈妈拉走了。

订婚宴并不将就,除了要跟双方的亲戚朋友见面认识,赵佳和高若白一时之间走不开。

“文青青?”

赵佳忙里偷闲,准备吃点东西填饱肚子的时候,就看到了文青青,她穿着碎花裙,很干净的一个女人,她站在她面前。

“恩,恭喜你们,你们终于在一起了。”文青青笑着。

“谢谢你的祝福。”

“金兰娇的事,高若白跟我说了,她活该,她早就该遭报应了。”文青青想起什么,双眼有些红。

赵佳看着她,知道她的话还没有说完,等文青青说完,她整个人还有些恍惚,原来,原来文青青突然遭到学校里同年级的男同学强奸,居然还是金花的手笔,因为她那个时候跟高若白比较好,身为同班同学的金花看不顺眼,嫉妒。

就只因为本身的嫉妒心,她把文青青女人最宝贵的东西给毁了。

但更让赵佳震惊的,原来,她赵佳,也曾经遭到过金花的陷害,不禁,她想起自己前段时间反反复复的那一个梦,原来那个是事实,学校,小树林,下雨天,醉酒的老头···

------题外话------

写不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