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眼里看见的全都是你(表哥篇完结下)/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后山的小树林,老师一直劝解不能去那里,因为后山树林很大,到了晚上,是很容易迷路出不来的,以前就有女同学傍晚组队去小树林为了摘枇杷芒果吃,夜黑了找不到路回去,后来还是老师们拿着手电筒带着家人去找人。

但不知为何,校里就传出小树林有鬼,有野人之类的流言。

文青青很气愤,“金兰娇害了我还不够,居然还想对你下手,毕竟你当时是喜欢高若白最高调的女生,她看你不顺眼很久了。”

“其实,凡是跟高若白扯上一点关系的,金兰娇都找人把她们欺负了,我出事后,听到跟她要好的一个女生说她本来还想对向初瑷出手的,但向初瑷不好惹,她就没那个胆量去惹。”再后来的事,她就不清楚了,那时她已经岁父母离开了河安镇。

随着文青青的言语,赵佳脑海里模糊的记忆愈发的清晰,她指甲紧紧的揪住了餐桌的桌布,她在溪边等了十多分钟见不到人,就以为高若白是耍她的,后来有几个校里的男同学居然跑到溪边游水,她自然不能让别人知道她在那里。

当时她很生气,也很伤心,悄悄跑远离的溪边,躲在一边灌木丛里。

大抵是心里在作祟,可能觉得高若白是有什么事情耽搁了,不死心离开,就想再等一会。

大概是灌木丛里的蚊虫太多,一直咬的她难受,溪边游水的校里男同学不知道是怎么发现她存在的,吆喝了一声,吓得她往小树林里边跑了去。

她也只能往里面跑,唯一回学校的路,是溪边搭建的木桥,要是往回跑,不就露馅了。

初中那会,她还稚嫩的很,不想被别人说她是个女色胚居然躲在草丛里看男生洗澡,如果在校里传出去了,不知多少人会用异样的眼光看着自己。

如今回想,那吆喝的男同学对着的方向压根不是她躲的位置,是他们故意为之。

她不知道他们会不会追上来,就拼命的跑,等她跑了几分钟,停下喘气了,才发现自己迷了路。

天很快就黑了,在她急着找回去的路的时候,天气眨眼就变了,天空黑压压的,没多久,倾盆大雨。

她找了地方躲雨,也就是那时,在小树林里撞见了一个老头,他很高,却瘦骨嶙峋,没有穿鞋,衣服穿得脏兮兮的,他的眉目透着一股痴傻,但笑起来的时候,十分渗人。

赵佳记得这个老头。

这个老头是前年喝酒喝的过猛中风了,大病一场后整个人痴痴颠颠的,唯一不变的,是他的好色之性,一见到女人,就会扑上去。

可想而知,赵佳在那里撞见他,会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

哐当的一声,赵佳手碰到了酒杯,酒水撒落,染红了整个餐桌的白布。

“赵佳,你没事吧?”文青青上前扶住她。

赵佳的脑子有些混沌,她只是一下子想起那晚的经历没反应回来而已,“我没事。”

这时,温桐从远处走来,手里端着一杯饮料。

文青青瞥见,“赵佳,高若白他真的很爱你,真心的再次祝福你们。”有时候,她还挺羡慕的,如果有一个人也能那么爱她就好了。

她说完,也不等赵佳再说什么转身就走了。

一会儿,温桐的手已经搭在了她的肩膀,“喝水。”

赵佳莞尔,伸手接过,有点急的喝着。

温桐声音轻轻的,淡然的问她,“想起以前那段记忆了?”

赵佳喝水的动作一僵,点了点头。

人,对害怕的事物,都不愿意去想起,赵佳当初亦是如此,她当时为了躲避那个痴颠的老头,一直跑,一直跑,唯恐怕他追上来会对她怎么样。

她那时候才十六岁,就要承受如潮水般袭来的恐惧和黑暗。

等她被人找到的时候,已经发高烧送镇里的卫生所,醒来的时候,对于那晚经历的记忆,全都忘记了。

温桐,“我表哥那时不是不喜欢你,当时,知道你出事,一声不吭就跑去小树林寻你,最后也还真的是他把你给找了回来。”

而之所以两人后来为什么一直彼此错过,只能说天意弄人,高若白那时多少猜到了文青青和赵佳出事的原因还是出在自己身上,可能知道是金兰娇做的,高若白避着赵佳,可能是因为想保护她,赵佳避着他,纯属是因为觉得自己被他伤害了。

很多时候,身不由己。

那时候大家年纪尚小,很多事情都没有能力能够处理好。

时光荏苒,幸好他们最后还是在一起了。

赵佳的目光浅浅的落在了前方跟亲戚好友交谈的高若白的身影,心里头浮躁消散了几分,她囫囵吞枣的吃了几块甜品,在喝了口水,对温桐笑着,“我去找他。”

于是,迫不及待的迈步,往高若白的方向走去了。

温桐的唇边挂着浅浅的笑,海风吹阿吹。

忽而,在她身后,一双手穿过了她的腰,整个人贴近了她的后背,把她圈进了怀里,伸手捋了捋她被吹乱的发丝,在她肩膀处,亲了一口。

被他亲着的那处肌肤甚是敏感,她哆嗦了一下。

温桐莞尔,声音娇柔,转个身伸手拦住他的脖子,眼睛笑的弯弯的,“阿辄,以后你就要称呼自己公司的员工为表嫂,不知作为老板,你什么感受?”

关于赵佳身份的变换,宋老板早早的就做过心理准备了,他低眸,看着嫣然一笑的女人,泼墨的黑眸深不可测,搂着她腰间的手上下流连轻抚,“亲我一口,我告诉你?”

赵佳回到高若白身边,伸手就抱住了他的双臂,一凑近就闻到了他身上挺浓的酒味,见他喝过的酒杯又被朋友蓄满了酒,她眨了眨眼睛,伸手抢过,仰起头,一饮而尽。

周围的笑声更甚,还带了揶揄。

“兄弟们,把这对秀恩爱的未婚夫妻给干倒。”

谁知有人还挺识趣的。

“万一我们还没把他们喝倒,自己先倒了怎么办?”

“滚,乌鸦嘴。”

“······”

外面的夜已经黑了,别墅里,除了一些朋友留下来海边过夜,那些亲戚,有的回了家,有的回到了市里的酒店。

果不其然,几个大男人都喝不多这对未婚夫妇,双方父母又因为订婚宴结束而忙着收拾,送客,一时半会,抽不出时间询问怎么迟到了那么久的原因。

门啪的一声被一脚踹开,随后被粗鲁的合上。

进了房间,喝了酒的两人吻的很凶。

赵佳鞋子一脱,就挂在了他的身上。

不一会,两人倒在了沙发上,两人的气息都不稳,高若白解着扣子,上衣一脱。

赵佳身子软软的,忽而听到了皮带解开的声音,“等一会,怎么亲个嘴,你又想滚床单了?”

高若白不理会,皮带一解扔在了地上,滚烫的鼻息洒在她的锁骨处,他咬了一口,哑着声音,“你勾引我的,还不想负责了?”

赵佳默默的为自己点蜡,她就是想起以前的不美好的事情,比价黏他一些,怎么就成了勾引了。

室内一片寂静,片刻,娇细的呻吟和喘息就响起来了。

而走廊外,几个喝的醉醺醺的男人手里拿着酒瓶一直要找他们喝酒,挨个门的敲。

箭在弦上。

赵佳隐约听到外面渐进的脚步声,“你锁门了吗?”

门咔的一声,开了。

高若白扶着她的腰,整个人陷在了沙发里面,好似在跟他们玩捉迷藏似的,但他的手,也愈发的放肆。

赵佳的脸很红,不能发出声音,她咬了唇,双手十指穿插在他的发丝,伸腿忍不住踹他,却被他的大腿压制,动弹不得。

他们听着房里没声音,总算是走了。

等他们走远的时候,高若白的动作再也没有束缚,没有顾忌。

高若白对她的爱有多深,在某些方面就有多需要她的存在。

爱一个人的表现,当你看着他的眼睛的时候,如果你沦陷进去了,就真的说明,他眼里,能看见的,全都是你。

(完)

------题外话------

十点半还有一更,是姚单和向初瑷的番外,目测会比表哥的篇要短小,不过看情况而定,O(∩_∩)O哈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