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一触即燃(修改)/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关睿追出来的时候就看到了一手撑着一辆车,背影看起来挺难受的向初瑷。

在黑夜中,她的身影高挑修长,一双大长腿最引人瞩目,只看一眼,就能认出来了。

今晚的她,给关睿一股很奇怪说不上来的感觉,但有一点他感觉到了,向初瑷在抵制他的碰触了,连拉个小手都不给了。

“小瑷,你怎么离开也不说一声就跑了。”关睿上前,手搭在了她的肩膀,问她。

向初瑷此刻胃里正难受着,感觉肩膀传来的重量,她反手一挥,就把他的手给挥开了,“滚,别碰我。”

关睿冷着脸,“你闹什么脾气?”

向初瑷不想跟他纠缠下去,“我跟你能闹什么脾气,关睿,我们就这样吧,好聚好散。”

她说完,脑海里又浮现了他跟那个女人接吻的样子,胃里翻滚的更难受了,她谈不上多喜欢关睿,就是讨厌他对女人来者不拒的模样,酒意上涌,她脑袋愈发的昏沉。

今晚被他的兄弟灌了多少酒,自己都没底。

关睿还以为自己幻听了,他居然被分手了?

突如其来的变化有些莫名其妙,但大少爷的自尊心让他根本不可能接受,自己花了那么多心思接近的女人,连便宜都没占到,就被人甩了?

“小瑷,你醉了,怎么连分手这种糊涂话都说了,我对你不好吗,有什么要谈的我们明天再说好不好。”关睿此刻已经感觉到她醉了,意识可能也不太清醒,酒的味道混着她身上淡淡的清香,意外的刺激着他的神经。

向初瑷推开他,满脸的嫌弃,拎着包包就往前走,走的时候,已经开始摇摇晃晃了。

关睿没想到她力气这么大,差点就被推到在地,起身要追上去的时候,手机响了,是他母亲打过来了,他低咒了一声,先接个电话,反正她也跑不远。

向初瑷微微仰着头,双眼迷离,夹着水雾,她从小就跟着自己母亲生活,从小到大都没听她妈说过自己父亲的事,后来在她小学六年级的时候,她才晓得,她父亲在自己母亲怀孕的时候,留下一封离婚协议书,跟别的女人跑了。

听说那女人家里挺有钱的,可以给钱她父亲创业,而她母亲,一直遭受不少人的闲话,最后她毅然辞职,带着刚出生的她,来了河安镇教书,独自养育她一个人长大。

想到她母亲,向初瑷莫名的心酸。

她这么让人不省心,不知道她妈会不会对她很失望。

想着···

她突然被不平的路面给绊倒,一阵东倒西歪,整个人的意识突然变得混沌,还有个念头就是,自己完了!

没等到她朋友来接她,她就倒了下来,而这个地方,跟安全压根搭不上边,而她最后的结局,不是落别人手里,就是落关睿手里,关睿什么心思,她窥探的一清二楚,无非就是想占自己便宜。

姚单一直在路边抽烟解闷,没想到碰上了她,他还记得她的模样,见她摔倒,下意识的上前,双手扶住了她的肩膀,她靠着他的胸膛,始终一点反应都没有。

他手里还夹着烟,顿了几秒,用另一只手拍了拍她的脸颊,“喂。”

叫了几声,她只是小声的嘤咛了一声,不舒服的皱着眉头,伸手就把他的手给拿开,然后握住。

她的手很烫,但是软软的,摸着的感觉很舒服。

姚单,“······”

他真不知道怎么说她,一个年轻貌美的姑娘家,纵使是有男朋友的,也不该喝的这么放肆,是该说她有胆量还是···没脑子?不过他想起自己蹲在抽烟的时候,不小心看见她跟关睿闹的那个画面,心思沉了沉,想来她应该不是自己想要喝醉的。

可终归这个圈子很乱,什么样的人都有,她混在这个圈子里,无疑很招人觊觎,稍有不慎,连清白怎么丢的都不知道。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觉得她还是个清白的姑娘,在这个圈子里的女人,能有几个清白的。

姚单的心情有点烦躁,叫不醒她,把烟一扔进旁边的垃圾桶,拿出车钥匙,就把她扔进了后座,随后自己上了车。

等关睿打完电话抬头要找人的时候,不夜城门口,哪里还有她的影子,心有不甘的咒骂了一声,往回走了。

车子停在这边环境最好的一家酒店门口。

姚单订了一间房,就把她抗在了肩膀上,一路抗到了他订的房间号。

兴许是这样的姿势,把睡得很沉的向初瑷给晃醒了,她的胃被顶的难受,掩不住吐得冲动。

姚单整张脸都是铁黑铁黑的,麻溜的把吐得他浑身的人往床上一甩,他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同情心,捡了这么一个大麻烦。

那张淡漠的脸隐约裂开了一条痕迹。

他二话不说把脏了秽物的衣服给脱掉,扔在了房间的垃圾桶,给平子发了条短信:给我带套干净的衣服到蓝星酒店803号房。

发完信息,感觉身上还有那种泛酸的味道,他遂然往卫生间的方向去,冲澡。

十多分钟,在没有干净的衣服换的情况下,他身上只披了一条浴巾出来。

天气很闷。

向初瑷躺在床上,白皙的脸已经染上一层淡淡的霞色,她无意识的舔着自己的嘴巴,最后受不了身上的燥热,猛地坐直了身子,把身上的衣服一脱扔在旁边,继续睡。

在旁边椅子坐着抽烟的姚单,难得被烟给呛到了。

她睡得平静,而且没有任何人来打扰,大抵是潜意识里认为自己是在安全的地方,所以丝毫没有顾忌,平时在家里觉得热的时候,她都会把上衣脱了睡。

他的表情很难言喻,目光落在她只有被内衣包裹着胸部的上半身,她半侧着身子,腰的曲线很性感,小小的肚脐眼,随着她的呼吸,一收一缩的。

姚单的呼吸不禁有些重,对于自己的反应,他抿着唇,起身,把床上的被子一扔,盖在她的身上,心里则是希望,空调给力些,把室内的温度给降下来。

被子里,向初瑷热的难受,翻个身,就把盖在身上的被子压在了身下。

姚单近距离的接触到她整片光滑的后背,喉结一滑,单脚跪在了床边缘,伸手去扯被子,意图再把她盖得严严实实。

就算把她闷出痱子,姚单都不会可怜她的。

他是正常的男人,一个年轻貌美的女人的无意识的撩拨,对他来说很致命,而且他发现,她带给他的感觉,还是双倍的,如层层叠浪般,朝他冲击来。

不过是只见了两次面的女人,就让他有这么大的反应,姚单想不明白为什么。

向初瑷睡得不塌心,翻来覆去,当手触碰到一阵温凉的时候,她就像是荒漠里的生长的草,终于有水浇灌,于是努力的攀附,渴望着更多的水,更多的温凉的感觉。

当平子拿着衣服到了房间门口的时候,敲了几下,发现没人回应,但里面确实有灯光亮着,伸手握住门把,里面没有反锁,一按,门就开了。

“哥,我给你拿衣服来···”

平子的眼睛突然瞪得老大,他只看到床上有个女人的背影,整个人像八爪鱼一样挂在他们姚哥的身上,似乎觉得很舒服那般,用脸在他们姚哥的胸膛处蹭了蹭。

几万只曹尼玛从心里策马奔腾的掠过···

姚单扯过被子,就盖住了缠着自己身上的向初瑷,他忍得挺难受的,把她拨开,她没下子又缠了上来。

平子反应回来,“哥,衣服我放沙发上了,我···我不打扰你了,哈哈哈···”

平子把衣服扔在了沙发上,笑着跑出去了,出去的时候,眼神颇为欣慰,他们哥终于找女人了,虽然没看清模样,但那女人的身材好像挺好的。

姚单听到平子那张狂的笑声,脸更黑了。

向初瑷把他抱得太紧,双手双脚都缠了上来。

一番挣脱,不止没挣脱开,他围在身上的浴巾都松松垮垮,若是在跟她纠缠下去,恐怕就要掉了…

房间里的温度终于降了下来。

但向初瑷依然没有放手的迹象,如果刚才只是为了贪图凉快,那现在就是寻求温暖。

两人的身体紧贴着。

向初瑷的唇贴着他的喉咙,突出的那个喉结,忽然间,他感觉自己身下的女人,似乎用舌头轻轻的舔了他的喉结,他僵硬了身子,本以为是错觉,在她舔了第二下的时候,他低垂下了眸子,死死的盯着她的后脑勺。

这个女人是要玩死他的对吧。

向初瑷迷离的睁开了眼睛,灯光很昏黄,她看不清楚周围的景象,只觉得很迷离,像梦一样,而她抱着的人,很温暖,肩膀很宽阔,很有安全感,她像是握住了生命的稻草,紧紧的攀附着···

姚单所有的理智,在她攀附着亲吻自己的时候,完全崩溃了。

她的脸带着蛊惑的媚色,她笑着,胆大而又热情。

她亲着他的眉眼,鼻子,嘴巴,轻轻咬着他的下巴,可能是感觉到胡渣的刺刺感,柳眉微微蹙着,她的手肆意的点火,一触即燃···

禁不住诱惑,姚单的眼睛忍得很红,晶莹的汗珠从他喉结滑落,沿致胸膛,小腹···

对于生理需求,他一向能做到心静如水,但今晚,他对于自己的束缚,完全的被她挑拨的解放。

一个正值壮年的男人,再没有反应,那他可以去看生理医生了。

然而,姚单却并不想真正的做到最后一步,但有些事态的发展,是他不能掌控的,比如,怀里的女人对他的引诱力,她的主动,她的热情,堪比罂粟要来的致命诱惑····

这场厮杀,从十一点的夜晚,一直到凌晨四点多才平息下来。

事后,姚单还很精神,抱着人去清洗给她穿上衣服,让她躺在没有被弄脏的一侧,他走到了阳台,眺望着夜色,眼里装载着许多未接的迷···

今天意外的发展,让他原本计划脱离了掌控···

他摸了烟,又抽了一根,回头望着床上熟睡的人。

他姚单从来是敢作敢当的男人,而他,还是她第一个男人,这点毋庸置疑,不管这场战争是不是她先挑起的,他都有义务对她负责。

抽完一根烟,他转身回到房里,把空调调低了些,看着凌乱的被褥,上面还残留着两人的东西,亏他还能腾出干净的一侧给她睡觉,他大抵也是累了,拿着枕头,扔在了沙发上,关了灯,躺了上去,闭眼。

····

向初瑷这一觉,是睡到了十点多,等她真正清醒过来的时候,整张脸都是没有血色的。

房间里没有任何人,而床单还有被褥,明显留下很严重的欢爱的痕迹,她的指甲狠狠的揪住了枕头,张了张嘴巴,昨晚什么情况,她是一点记忆都没有,但不用怀疑的是,她跟男人上床了。

大脑消耗完这个信息,没两分钟,她拿起包包,也不顾身体的难受,飞快的闯入了房间,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能有机会接近她的人,只会是关睿,会是他吗?

一想到关睿,向初瑷的眼睛都是红的,气的。

而姚单,在买了点充饥的食物回到房间的时候,房里,已经是空荡荡的,连个人影都没有了。

烦躁的感觉再度充斥着他整个胸腔,把东西一扔,转身出去了。

向初瑷回了店里一趟,问欢欢要了手机打了老板的电话,说辞职的事。

老板是个女的,听她的语气应该是没有生气,毕竟,他们店要在找个人来帮忙,是很容易的事,她让欢欢给向初瑷结了工资,她拿了钱,就走了。

“初瑷,你昨晚···”

“我没事,我跟关睿已经分手了,欢欢,我走了,保重。”她上楼收拾了自己的行李,跟店里的两人道了别。

她走了后,坐在路边的公交站牌坐了许久,一辆辆公交车从她身边开过,她双眼一直盯着前方,心绪难得平复。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她才坐上公交车,走了。

姚单出现在奶茶店的时候,欢欢很意外,而难得的,她发现了向来冷静的太子,脸上露出了一丝急色。

“太子,你···”

“她人呢?”姚单打断她的问话,问。

谁?

欢欢一脸疑问。

姚单想起关睿叫过她的名字,他沉着声音终于叫了她的名字,“小瑷。”

欢欢莞尔,回,“她半个小时前跟老板辞职了,这时候应该是回家了吧,不过太子,你怎么认识小瑷?”

“她家在哪里?”

欢欢摇了摇头,这个她还真不知道,她只知道可能是有点远,但因为他们店里是包住的,而向初瑷在这里兼职打工,也都是住这里,“这不太清楚。”

于是,欢欢觉得眼前的太子一点都不想平时冷静的他。

姚单又问了她的电话号码,还有全名之后,离开了奶茶店,出来的时候,他大姐给他打了电话,“姚单,这都什么时候来,你还不回来?你别忘了,你晚上就要坐飞机去芝加哥了。”

姚单只说了句,“我不去了。”

姚雪气打一处来,“姚单,我告诉你你最好别惹我生气,当初说要出国读书深造的是你,你别犯糊涂了行吗,不要再让家里人对你失望了,这对你一点好处都没有。”

姚单沉默片刻,“推迟几天,我还有点事要处理。”

不等姚雪再问,他毅然就挂了电话。

姚雪感觉脑仁疼的厉害,从小到大,姚单就是活的太自我放肆,家里生意大,疏忽了对他的管教和关心,全家人,没有谁是能够镇压他的,她叫来自己的助理,让他把姚单的机票给改到了大后天。

向初瑷回到家里,已经是傍晚了。

向秀晶在客厅里刺绣,很意外她女儿突然回来,“初瑷?”

向初瑷喊了一声妈,转身回屋里关上了门,扑在了床上,眼泪湿了枕头。

向秀晶望着关上的门,她叹了口气,最终还是没说什么。

姚单隔着时间给她打电话,但一直显示关机状态。

平子挠着头,“哥,我们已经派人去查她的住址了,不过可能稍微需要点时间。”

“要多久?”

“说不准,可能要好几天时间,就一个名字,在市里没点关系可不好找。”平子他们家始终不是什么多有钱的家庭,也没背景没身份。

姚单等不了那么多天,他道,“送我去机场。”他回到帝都那边,依着家里的关系找人处理,找她还更方便一些。

平子知道姚单要出国,露出挺不舍的眼神,“哥,你去国外混也别忘记时常回来看看我们这些兄弟啊。”

如果没有向初瑷这个变故,他也许不会改变要出国的计划,他必须找她谈谈,如果可以,他希望自己能够带她一起出国。

回到帝都,姚单要找向初瑷,依着家里的关系,她的信息,隔了两天,就有人送到他手里了。

姚雪看见他穿戴整齐要出门,便问,“又去哪?”

“B市。”

彼时,严厉的声音响起,是他父亲姚越之,“不准去,芝加哥那边,已经不能在推迟了。”

姚单,“我会赶回来。”

姚雪也跟着劝阻,“姚单,你不要任性,明天家里还给你安排了欢送会,到时候家里的亲戚还有跟家里有些生意关系的朋友都会来给你送行。”

姚单听说有欢送会,又想抽烟了,整张脸愈发的冷漠,“搞这些有的没的,你们问过我意见没?”

姚越之跟姚雪不知道说什么,但欢送会的邀请函,都已经派发出去了,但没想到,姚单会这么反感和排斥,甚至跟他们生气。

姚越之不知道姚单的性子像谁,这么硬气,身为父亲,被他这么质问,觉得心里不舒坦了,“你只要负责服从家里的安排就够了,家里人为你打点这些,你都没想过用途?”

姚单听着,不禁冷笑,服从安排?

“欢送会是你们要弄得,不关我的事,我说了,我要去B市。”

“不准去。”

父子两不是第一次起争执,每一次吵架谁都不让谁,互不妥协。

姚越之毕竟是姚家的一家之主,姚单越是反抗,出门的几率就更低,姚越之整来的那些保镖,牛高马大,也不是吃素的,一个压制不了姚单,三四个,总能压制住了吧。

姚单觉得很可笑,他从小到大,家里人为了生意从来没管过他,没关心过他,到了他这年纪,突然对他严加管教,才想着费劲功夫要来打造他,不觉得太晚了吗?

再说他也不需要,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想要什么。

出不了家门的颓废感油然而生,让他一个下午在房间里抽了差不多快一盒的烟,最后没办法,打电话给了平子,让他替他出面去河安镇,替他传话给向初瑷。

对于他的家庭的管束,唯一能够脱离家里束缚的,只能他不断的变强,他才能掌控自己的生活。

平子第二天一早就赶着姚单给的地址去了河安镇找向初瑷给他哥传话。

在他找到了向初瑷家里的时候,是没有人在的,问了隔壁邻居才知道他们家出去旅游了,听说他们去的是厦门,坐镇里最早的一班公交出去的。

平子着急,查了厦门最早的飞机航班和火车票的班次,火急火燎的赶回市里。

但途中,车速开的太快,出了车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