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你有追女人的经验吗/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出现在电视台里的时候,里头什么美人没见过的电视台工作人员都不忍不住被她惊艳到了,有颜有身材,不当明星,实在可惜。

向初瑷回国后找了一份电视台主持人的工作,她不是学播音方面的,但口语过关,加上有人给她开个后门什么之类的,机会是别人给的,但争取在这里工作,靠的还是实力。

进了大楼,向初瑷联系了前台,很快,没多久,就已经有人过来带他们熟悉环境和讲一些规矩之类的。

今天来入职的人不只有她,还有两个实习生,一男一女,都是学播音主持的,跟能说会道的人站在一块,向初瑷就显得沉默寡言了些。

向初瑷比他们年长是肯定的,而且他们之间交流的话题,她实在是不大感兴趣。

熟悉了环境,接下来就是分配工作。

向初瑷接的主持节目是一组娱乐节目,节目播放通常都是早上七点半,讲的基本都是娱乐八卦之类的,这种节目只要提前录制等早上播放就可以了,说起来,相对比较轻松,而且容易上手,只要说几句台词,往那一站,时间又不长,有累积的人气,压根不怕收视率的问题。

新来的实习生的那个女孩蓝雨就比较眼红她,她听着主任身边的豆豆助理给她吩咐的工作,是个晚间电台播音主持,没什么人气,若是后期上岗拉不了收视率,她这个节目有可能还会被停掉,每天晚上跟别人聊心灵鸡汤,她在学校可是人人都称赞的高材生,把她用在这垃圾节目,未免大材小用了。

她心里抱怨归抱怨,但压根也不敢说些什么。

“你们作为新人,听到分配的工作,有什么要问的吗?”豆豆助理扶了扶眼镜,看着她们严肃的问。

蓝雨和那位男实习生谢蘅接着就跟她讨教了几个问题,言语之间,是少不了对豆豆的客气。

豆豆是邹主任身边做了五六年的得力助手,而邹主任在电视台,他手里控的节目大抵都是些收视率很高的节目,在电视台,颇有威望,连台长,对他都是三分敬重。

豆豆的目光落在了一直没有说话的向初瑷。

向初瑷感觉她在看自己,说了,“豆豆助理,我可以跟蓝雨调换一下分配的工作吗?至于别的,我没什么要问的。”

豆豆愣了一下,就连蓝雨跟谢蘅都愣住了,她居然放弃这么好的节目岗位。

豆豆稍微郁闷了下,倒没问原因,“你真要换?”

向初瑷嗯了一声,没说理由。

于是,豆豆把他们两人的节目岗位给交换了。

蓝雨的心情谈不上喜悦,反而有点酸,对于她把这么好的节目给拱手相让,让她有些挫败感,但同时也庆幸她要求的调配。

到了各自的岗位,就会有人带,向初瑷上手挺快的,接下来,只要尝试着自己主持控节目的效果了。

时间一下子到了中午。

蓝雨跟谢蘅找了向初瑷,“初瑷,一起去吃午饭吧?”

向初瑷放下工作,应了声好。

来电视台录制节目的明星不少,其中,便是不少挺红的明星问起,“她是新人吗?怎么都没见过,身材跟颜值连我都要羡慕了。”

被问的那个电视台工作人员笑着说了,“她们是电视台新来的主持人。”

觅姐目光浅浅的落在向初瑷的背影,觉得挺可惜的,“她不当明星,还真是可惜了。”

他们吃饭的地点选在了电视台附近的餐厅,挺高档的,来这里吃饭的有不少名人。

“举杯庆祝一下我们能成功入职吧,以后在电视台,我们三要互相关照啊。”

蓝雨先朝着谢蘅举杯,之后才跟向初瑷轻碰了下杯子,对于向初瑷跟她调配的事,是一点都没提。

向初瑷抿了口酒,她的一举一动,都像杯里的红酒那般醇香散发着诱惑,她举着刀叉,吃着全熟的牛排。

谢蘅发现周遭一直有目光投过来,轻笑说了,“有初瑷在旁边坐着,压力可真大。”他作为男人,也不得不感叹她的魅力,行走的荷尔蒙,到哪,都会吸引大群异性的目光。

蓝雨是那种清醒可人的形象,在面对向初瑷的时候,她完全被碾压,根本看不到她的特别,她心里酸着,但也跟着附和,“是啊,初瑷是我见过最漂亮的主持人,我觉得那些大红大紫的艺人都比不上你一分。”

向初瑷掀起眼眸看了她一眼,放在公众场合,她说这种话若是被人听见了传出去她不知道会被多少艺人给挤兑死,她眯了眯眼睛,“以后可别再说这样的话,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是我脑残粉。”

蓝雨,“······”

她这时被向初瑷拐个弯骂她脑残?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了几分,给她几颗甜枣她还真把自己当回事啊。

一顿饭,蓝雨吃的恼火。

向初瑷用纸巾擦了擦嘴巴,又补了口红,便姿态悠闲的等他们。

等电梯下去准备回电视台的时候没想到会遇上台里的邹主任,副台长,还有台长。

蓝雨站在电梯门口,脸上隐隐的兴奋,甜甜的朝里面的人一一打了招呼,她的主动和热情,也都得到了三位高层的回应,而向初瑷跟谢蘅跟着进了电梯之后才朝他们问好。

副台长是个身宽体胖的中年男人,目光落在向初瑷身上,赤裸的扫了几眼,反观台长,是个很斯文俊雅的男人,听说,他才三十六岁,前两年离了婚,有个七岁大的孩子,虽然是离异人士,但因为身份还有长得帅,少不了追求者。

邹主任倒是个面相和蔼的,他看见向初瑷,脸上多了一丝笑容,当着两位台长的面,“小瑷,第一天上岗的感觉如何?”

给向初瑷开后门的自然就是眼前面目和善的邹主任了,“邹老师,挺好的,同事都很好相处。”

“好好干,你虽然是我推荐的,但是你能通过面试,靠的是自己的实力,老师看好你。”邹主任拍了拍她的肩膀。

蓝雨眼里带着惊愕,抿了抿唇,敢情向初瑷还是有后台的,怪不得专业不对口还能进来电视台工作,她早该想到了。

“我会的,邹老师。”向初瑷露出一个笑容。

若不是察觉吴副台长看着向初瑷时露出的那猥亵的光芒,邹主任不会大庭广众之下暴露他跟向初瑷认识的关系,护着她的心思,很明显。

台长卫添宇有那么一瞬间看到她的笑容而愣了几秒,他莞尔回神,嘴唇一勾,他见识多广,却依然能被她的美色给蛊惑,真像妖精一样的女人。

随之,邹主任给两位台长介绍了向初瑷,这么郑重,同时也是在告诫他们,这人,是他们不能动的。

吴副台长的心思被看穿也不尴尬,但觉得可惜,眼睛又在向初瑷的身上刮了两眼,不知心想什么,总之,不是什么好的心思就对了。

一路回到电视台。

在大厅处,似乎又遇到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人物,就连邹主任和台长卫添宇,都上前与其客套的说话

姚单的视线在她进来电视台的那一瞬间,他感觉呼吸都快窒息住了,隐隐的,眸里燃着火光,仿佛再多看两眼,就会燃烧起熊熊的烈火。

说实在的,姚单的身份摆在这,多的是那些名人艺人想要结交,但更想的是,爬上龙床啊,共赴一夜春宵都值啊。

姚氏集团的太子爷,恒星集团的CEO,全国富豪榜单排名前十的男人,多金帅气体贴温柔,女人梦寐以求的理想情人,可惜的是,他虽然是以温柔体贴出名,但从未见他跟哪个女人有过亲密接触,实在是太绅士,而女色在他眼里,一文不值似的。

他看赵佳入了神,有眼色的大抵都发现了端倪。

邹老师叹了口气,说实在话,向初瑷确实长得祸国殃民了些,居然连姚单都给迷住了。

向初瑷下意识的就抬头,两人目光恰巧对视,她心中除了稍微有些尴尬还有些迷惑,眼前的男人,看着她的时候并没有带着污秽感,反倒像是见到了什么熟人,奇怪···他们见过吗?

好在她对于别人的视线,她仿佛习以为常,隔了几秒,她便垂下了眼眸。

吴副台长眯了眯眼睛,笑说了,“邹主任的这位学生只当主持人,真是屈才了些。”他的言外之意,谁听不懂。

邹主任不明觉厉的刮了他一眼。

姚单敛回目光,眨眼之间,眼里那些缱绻的心思都被他掩盖住了。

最重要的是,他不能吓着了向初瑷。

心心念念的人突然之间就出现在眼里让他足够的震惊,足够的消化不良了。

他语气轻的像风扫荡人性,平稳的声音线条却也带着惑人的磁性,“邹主任,不跟我介绍一下吗?”

这下子,蓝雨可真是嫉妒的快疯了,那些位高权重的男人,都看上向初瑷了,而她,轻的仿佛像一粒沙子,没有任何人会在意到她。

邹主任咋舌,心里衡量着,迟迟拿不定主意。

姚单不能得罪,但姚单的心思,未免表现的太赤裸了,这个,他也不是很爽,不乐意介绍。

向初瑷感觉邹主任为难似的,伸出了纤细漂亮的手,“向初瑷。”

她只说了自己的名字,干净利落,过多的措辞只会让别人觉得她多想跟眼前这个男人结交似的。

姚单唇边荡着笑容,声音温和,伸出了自己的手轻轻回握,“姚单。”

两秒,他便放开为了她的手,十分的正人君子。

于是,向初瑷对他的印象倒是停留在了挺绅士儒雅的一个形象,再听他的声音,挺温柔的男人。

不过正因为如此,更要避而远之才对。

打过了招呼,邹主任便给他们找了措辞让他们离开了。

台上卫添宇看着进了电梯的她的背影,目光深深,一个向初瑷,第一天来,就已经闻名整个电视台,而且想追她的男人,可真不少。

邹主任半开玩笑的问,“姚总,外面不是说你温柔体贴,却从不近女色的吗,怎么你今天看我学生的目光不对太劲啊。”

姚单闻言,脸色平静的回答,“她长得像我一个故人。”

这么一说倒也能解释他刚才的失态。

然而,他说的故人,恐怕不是简单的故人吧。

邹主任也没有在问,更不想去探究姚单话里的真实性。

姚单今天过来时录专访的,他们也不好耽误他太多的时间,一同上楼,把他送到了专门的休息室后,卫添宇等人才跟他告辞。

一进化妆间,姚单单手托着下巴,一脸深沉,思绪飘得甚远,一会,他又抬起自己的手可惜的看了几眼。

超云觉得今天的总裁实在是太反常了,他不想浪费时间,趁着电视台的化妆师过来给他们总裁化妆,他在旁汇报工作,只不过,一会他就放弃了,问,“······总裁,你在想什么。”

姚单却问他,“你有追女人的经验吗?”

超云只好回答,“没有,我老婆追的我。”

姚单问,“你老婆怎么追的你?”

超云也不知道怎么跟姚单说,好在电视台的工作人员进来及时的阻扰了接下来的谈话,他们总裁讨教追女人的手法,他想追的女人,该不会是那位向小姐吧?姓向···他顿了几秒,猛然想起今天上午姚单吩咐他调查的女人,好像也是姓向的,会是同一个人吗?

在负责给他录专访的主持人笑着进来跟他聊天的时候,姚单已经恢复了一贯对女人的态度,不冷不热,温柔之中,透着疏离,连点热情都提不起来。

向初瑷回到工作岗位,就已经有同事迎了上来,谈话间对她倒是客气了不少,好在有个如姐的女人,是节目的头,冷这人把他们喝退。

电视台也就丁点大,一点破事眨眼就流传开了,向初瑷坐在位子上,没到点上班,拿出眼罩盖着眼睛,一仰头,眯了眼睛。

录完专访,已经下午三点多了,姚单今天的工作安排的紧凑,很快离开了电视台。

下去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要到楼下拿文件的向初瑷。

她进来的时候没看见姚单,往下一楼,进来的同事有些多,她拿着手机想点下午茶吃,中午吃的牛排是一点都不划算,就那点分量,吃了当没吃,吃牛排是蓝雨提的,不知道她吃那点东西能不能吃饱。

进电梯的同事有点多,向初瑷下意识的往后退,手指却滑着屏幕,把选购了点好的下午茶点心给结算。

恍然间,退后的时候,她像是撞到了人,男人的下颚轻轻的从她头顶摩擦她的发丝而过。

向初瑷下意识的往侧边移,谁知,前方的同事往后退了一步撞到了她的肩膀,在而的,她又撞进了她身后的男人身上。

姚单却伸手把她拉到了自己身后,他转了个身,两人呈现了面对面的姿势。

超云在旁心里默默腹诽,总裁,你确实要我媳妇教你怎么追人吗,我看你撩的很顺手啊。

向初瑷抬起头,发现自己撞到的人是姚单之后,嘴角略微弯下,声音疏陌,“姚总。”

姚单什么来头,她这一下午都在听同事说,说的她耳朵都起茧了。

姚单声音温和,“向小姐不用这么生疏,叫我姚单就可以了。”

姚单的名字,电梯里的人目光落在了他的身上。

“不知向小姐愿不愿意交我这个朋友?”

他太高,向初瑷要仰着头跟他说话,而且,因为电梯里比较挤,两人靠的比较近,她闻到他身上的味道,淡而舒爽,不知用的是什么男士香水品牌,西装工整,一丝不苟,应该是个比较注重生活内涵的男人。

听到他温柔的声音向初瑷身体贴在了冰凉的墙上,敷衍的笑了笑,“能跟姚总交朋友是我的荣幸。”

没有改口的意思,姚单也不着急,知道她有在打量自己,眼睛里闪过一抹笑,不动声色的任由她观察。

她微微侧头看下到了几楼,半分钟后,电梯停在了10,她跟他点了点头,出去了。

有一块在十楼出来的同事一脸荡漾的看着向初瑷,“哎,你真好啊,能跟姚单交上朋友,他果然是个很体贴的男人,以后谁能嫁给他,肯定很幸福。”

向初瑷却并不这么觉得,温柔,通常都是男人一派的假象,她见多了。

“看一眼就知道他是什么人了?”向初瑷觉得他不是个简单的男人。

“我听说你刚回国,可能不太了解姚单,他啊,是人人公认的好男人,有钱有颜脾气好,还没什么花边新闻,很多女人追他的,刚才姚单那样,明显对你有意思吧。”

有意思?

她哑然,“我跟姚总是第一次见面。”

同事的语气有点酸,“你长得这么漂亮,姚单对你一见钟情不是没可能,他虽然对女人很有修养,但他从不跟女人搭讪说做朋友的。”

向初瑷听听就算了,没多大在意,所谓一见钟情,只是看脸的,未免太肤浅了吧。

跟那同事分道走后,回想了下姚单在电梯里的行为,确实是挺照顾人的,应该是个不错的男人,可惜了,不是她的菜。

但没多久,全电视台的人都知道姚单说要跟向初瑷做朋友的事了,做朋友接下来的进一步发展,众人一想,啧啧称叹。

向初瑷怀疑他是故意挑事的。

然而,姚单接下来的追求,真让她避而不及。

------题外话------

嘤,感谢冒泡的姑娘。

月底啦,手里的票票不要忘记投啦,带着姚太子求评价票,月票。

太子拿着剑:),“票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