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好像又被他撩了?/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笑如清风,一下子仿佛能照亮人心。

餐厅里的音乐抒情优美,向初瑷跟着对他笑不露齿的笑了笑,在位置坐下来后悄悄的观了周围几眼,发现餐厅里来吃饭的几乎都是成双成对的情侣,于是,更糟心了些。

餐桌上早已经摆了菜单,姚单递了过去,“点吃的吧。”

向初瑷推拒,“姚总,你随便点吧。”

那双漆黑的眼眸莞尔落在了她那张美艳的脸上,她在布拉格生活了几年,想不到连人都已经变得这么圆滑了,但这不是真实的她,姚单知道的,还知道她是不甘心不情愿跟自己一块吃饭的,他也不生气,脸色依然温和,“恩,那我帮你点。”

她蓄力而发打出去的一拳,仿佛打在了柔软的棉花上了。

想不到一个大公司的老总居然这么没脾气?她刚才的语气,听起来应该是很不情愿的那种。

向初瑷郁闷,整个身体微微往后靠,两腿交叠,抱臂,头微微一侧,望向了窗外匆匆而过的行人。

她浑然散发的女性魅力,咋呼的,她便挑起了店内不少男性的视线,她的腿很长,裙子边是开了叉,长腿的白皙隐隐而现,踩着的那双红色高跟鞋,更衬的她的长腿修长,白皙的像一块晶莹剔透的玉。

姚单点完菜,敏感的感觉到周遭投来的目光,手里的菜单吧嗒一声,很重的被他放在上面。

点餐的服务员悄悄的吞了吞口水,他觉得这位先生,挺恐怖的,他注意到了,他的眼睛里,分明藏着狠虐的戾气,虽然只是一瞬间,但还是被他捕捉到了,想来应该是不喜欢周遭的男人用那种眼光打量他身边的女人。

向初瑷下意识的看他。

两人目光对视,他的眸里有着一抹专注,温柔,她顿了几秒,匆匆别过。

姚单,“刚才手滑了。”

点餐的服务员,“······”他默默的把菜单给拿走。

姚单给她的酒杯倒了半杯的香槟,还吩咐了服务员端了一杯白开水放在她桌前。

两人没有说话,向初瑷倒也不觉得会尴尬,瞧着他的举动,心底隐约冒出奇怪的感觉,想不大明白。

好在没多久,服务员就给上菜了,速度很快,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身份的缘故,餐厅不敢怠慢。

吃到一半的时候,姚单突然问,“我点的菜还合适你的胃口吗?”

向初瑷吃东西的动作一顿,从她经不过美食的诱惑吃了一口又一口,就知道这家餐厅的大厨完全是把她的胃给抓住了,“合适,谢谢姚总带我来这么棒的餐厅吃饭。”

姚单回了句不客气,没几秒,他忽然又说,“我的手艺不必餐厅的大厨差。”

向初瑷抬头问,有些意外,“你还会做吃的?”

姚单很自然的说,“恩,以后有机会我做给你吃。”

向初瑷吃东西的动作愣住,她,好像又被他撩了?

姚单知道她在看自己,目光很深的朝她笑着。

她放下手里的餐具,“姚总,你不必···”

“我说了我在追求你,很诚心的,据我所知,你是单身,那男未婚女未嫁,向小姐为什么不给我一个机会?”姚单的温柔里面透着强势,在两人没有任何感情的基础下,他只能用自己的方式去打动她,去进入她的生活。

在她的世界里,自己依然只是个可有可无的陌生人而已,他会用尽自己毕生所有的耐性去感动她,接近她。

等两人有感情的基础下,他在谈起六年前的事,兴许她能够接受。

向初瑷发觉他眼里似乎有一股很深的执念,那种执念像是经过长年积累的,“姚总,没有希望的事情,我通常不会给人机会。”

“我希望我会是那个让你改变想法的人。”

她还能说什么···

一番交谈,向初瑷今晚来与他见面的目的没有达到,不管东西在好吃,心情变了,再好吃的东西,都索然无味了起来。

一顿饭吃完,出了餐厅,她只想赶紧离开,所以步伐忍不住加快了许多。

车子停在餐厅外面的马路边,姚单一直不紧不慢的跟在后面。

向初瑷从包里拿出车钥匙,开了车锁,回头想跟姚单道别,兴许是天太黑,一旁的路灯的光没办法照亮到她这边,左脚踩下去的时候,一晃,她整个人猛然就要摔了。

离的不远但也不算近的姚单,眼疾手快,大步一迈,长臂一揽,搂紧,把人给稳住。

不知她抹的是什么香水,姚单只觉得她身上有股很甜的味道,不禁然,喉咙一紧。

向初瑷下巴搁在了他的肩膀处,衣料很薄,她能感觉搁在她腰间的手掌的温度。

姚单轻轻的嗅着,视线落在他雪白的肩膀,那股甜甜的味道真的刺激着他的神经,就巴不得在她光滑的脖子舔了舔,尝尝味道。

他感觉怀里人的身体很僵硬,收掉那乱七八糟的想法,他放开了她。

向初瑷低头一看,她的高跟鞋的鞋跟嵌在了下水道的细口处,她使了使劲,拔不动,而且脚腕传来一股锥心似的痛,可能刚才脚一歪,扭了脚。

“是不是脚扭了?”

姚单不知何时已经蹲了下来,一手握着她纤细的脚腕。

向初瑷惊了一跳,偏偏一动,脚就疼的要命。

这姚单可真是她的祸星。

姚单握着她的脚腕,“放轻松点。”

握着她的脚脱离个那双高跟鞋,他把嵌在下水道细口的鞋子给弄了出来,根有些磨损,恐怕这双鞋不用多久怕是要报废了。

这双高跟鞋很配她的脚,只不过,这根,是不是太高了些?他把鞋子给她穿了回来。

向初瑷试着走路,没走两步,就疼得抽着气了。

姚单跟着心一紧,“我送你去医院。”

向初瑷看着他的脸就想生气,所以说话的时候语气都不大好了,“不用!”说完,可能意识到自己的语气比较恶,她放柔声音,“真不麻烦姚总,我找个代驾,送我去医院就可以了。”

姚单也不生气,横腰一抱,往他车方向过去。

向初瑷多久没跟男人有过亲密接触了,尤其眼前的人还是她的追求者,她就更别扭了,她深呼口气,“姚总,你放我下来。”

“乖,听话,我送你去医院,不用麻烦别人。”

向初瑷觉得自己好脾气要被姚单磨了一半,他用这么亲昵的口气说话,向初瑷心里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可一股难于言喻的感觉却涌上心头。

去医院给医生看了脚,脚踝扭到了,红肿了起来,医生开了药给她敷脚,并嘱咐他一周内不要用力走路和穿高跟鞋。

等她回到家楼下,已经十点多了。

“你的脚伤平时多注意些,车钥匙给我,明天我让我的助理给你开回来。”

向初瑷不大情愿,但想想也只能这样了,把车钥匙递过去,“谢谢。”

姚单微微一笑,又问,“送你上楼?”

“不麻烦姚总,姚总赶紧回去吧,我上去了。”向初瑷感觉心累,对付一个姚单,比对付多个追求者还要累,姚单是很识时务,懂得进退,恰到好处的追求,她一时之间也束手无策。

等她的身影进了她所住的那间公寓,姚单才回到车内,低调奢华的车,驰骋在大道上,像一阵风那般。

第二天,超云开了向初瑷的车停在了她公寓楼下,到之前超云联系了她,向初瑷直接让他把她车停在楼下车库就好。

她下楼的时候已经穿戴整齐,准备打的士去电视台,没想到,姚单的助理居然还在楼下等着她。

“向小姐。”超云见到她,便打了招呼。

向初瑷说了声你好,很快,超云递了自己一张名片过去,“姚总吩咐我送你去电视台。”

“不用了。”

超云却很坚决,“还希望向小姐不要为难我。”

向初瑷,“······”若是以前,遇到她不愿意的事,她一腿子就上去了,哪里会这么好脾气。

脚实在疼,她急着上班,只好被超云送去电视台。

超云给了她开了车门,向初瑷坐进去,而他,则是进了副驾驶的位置。

这辆车看起来非常的低调,但识货的都看出来,这辆车的奢华和高贵。

没有让姚单的助理送到电视台门口,而是在不远的路边停了下来,超云这次没说什么,在向初瑷下车之后,他跟着下车,把手里的东西递过去,向初瑷下意识的就接了,接了才反应过来她的失态,硬着头皮问,“这是什么?”

“向小姐,你的脚有伤,中午不便出去吃饭,这是姚总给你准备的午餐。”

超云一边说一边上了车,车门关上后,车窗半开,他又道,“姚总还说,你的脚受伤他有一半的责任,这一周的时间,都会有专程的司机接送你上下班。”

向初瑷抿着唇,“你回头跟你老板说,我还真是谢谢他了。”说完,面无表情的走了。

脚有伤,她走路的姿势有点别扭,但并不影响她的气质。

卫添宇的车正好经过,他的助理陶责,还有他本人,目睹了向初瑷跟超云谈话的画面。

陶责认得出超云,不禁感叹,“台长,那位不是姚总裁身边的助理超云吗,我们电视台新来的那位主持人,想不到连姚单都跪倒在她的石榴裙上了。”

卫添宇没说什么,目光停留在向初瑷的背影片刻,缓缓收回。

在电视台,向初瑷脚受伤,并不影响她录制节目。

不少同事关心,但男士居多,女同事这边,小云算是真心惬意的,她性子比较怪,在电视台很少谈的来的,“中午要不我出去给你带饭吧?恩?你带饭了?”

向初瑷总不能说这午饭是姚单给她准备的,“带了。”

“噢,那中午我叫外卖吧。”小云一个人,她也懒得出去一个人吃。

中午,她直播完中午那档电台的节目,口有些渴了,她拿着水杯去了茶水间,转个身,就发现了卫添宇。

“脚怎么扭了?”

向初瑷自然不会把她的事跟上级细说,“意外。”

卫添宇平淡的问候了几句,后接到电话,就走了。

她回到岗位,瞥了眼桌上的便当盒,肚子确实是饿了,在小云面前她又骑虎难下,打开便当盒,便当盒很保温,三个菜,一个汤,都热着。

小云点了一份面,见向初瑷还没有动筷,她问,“初瑷,我可以尝尝你的手艺吗?”

向初瑷不大好意思的恩了一声,这菜,毕竟不是她做的。

谁知。

小云夹了一块排骨进嘴里,一副被感动哭的样子,她的胃被收买了,“小瑷,你做的菜超级好吃啊,怎么做的。”

向初瑷沉默,“······”

好一会,她才拿起筷子,吃了起来,味道,确实是很好,所以,姚单说自己的手艺很好并不是说说而已,是事实根据。

到了下午,她接着要录制美妆的节目,在化妆间化妆的时候,化妆师助理给她拿了一双平底鞋。

录制的时候,导演发现她穿了双平底鞋,问,“怎么穿的是平底鞋?”

美妆节目的主持人,基本穿的都非常时尚好看,而高跟鞋,是必备的。

这时,不知谁对着导演说了,“向初瑷的脚扭了。”

导演比较吹毛求疵,想发难,想让向初瑷换回高跟鞋,但监制跑过去不知跟导演说了什么,导演瞥了向初瑷一眼,没再说什么了,放任她穿平底鞋录制节目了。

向初瑷皱着眉头,意思到周遭的目光可能有些古怪,她最后还是选了一双五六厘米高的高跟鞋,站了一个多小时录制节目。

但没多久电视台因为化妆师助理给她拿的平底鞋穿,明显是因为有人授意,再说导演后来什么都没说,显然这个人在电视台里,职位只高不低。

很快,电视台里的就有人说,向初瑷攀上了台里的高层。

台里传的,周静也是知道的,她还知道,让工作人员给向初瑷换平底鞋的男人,还是卫添宇。

周静心里掀起了嫉妒的浪潮,卫添宇,居然真的对向初瑷这么上心思,而且她明显感觉到卫添宇对她是特别的。

向初瑷对于台里的流言,并不理会,纵使她在茶水间,听到别人的议论,她依然平静的跟个没发生过似的。

这一个星期,姚单都没有找过她,不过,在第四天的夜晚,发短信询问她的脚恢复情况。

向初瑷回了信息之后,反观他没有在回复。

而他的司机,早晚都会过来接她上下班,还有午餐,一周了都没有落下过,每天的菜式都不一样,最哭笑不得的是,小云自己准备了一份白饭,天天跟着蹭吃。

一周过后,她的脚伤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姚单不用她提似的,没有在派司机过来,自然,午饭也是没得了。

向初瑷的心情说不出的复杂。

而小云照常带了份白饭来,发现向初瑷居然没有带便当盒,她咂了咂嘴巴,眼睛汪汪的,“小瑷,你今天没有准备好吃的吗?”

向初瑷无奈,只好原原本本的把带便当的原因告诉她了。

小云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我这几天吃的菜原来都是姚总裁做的,天啊,姚总裁做菜超级好吃的,以后都吃不到了,好可惜。”

到了中午,两人出去吃饭,一顿饭吃的索然无味,才一个星期,向初瑷的胃感觉被姚单养刁了,越是这么想,她心底里越不是滋味,好在她适应能力强。

接下来的日子,向初瑷过的也是愉快的,因为她母亲向秀晶带着她女儿云云回国了。

又是一个周末。

向初瑷出现在机场,云云见到她的时候,小脸上洋溢着高兴的笑容,欢欣鼓舞的冲进了她的怀里,“妈妈,我好想你。”

她亲了亲云云,“妈妈也想你。”

向秀晶的变化不大,她身上依然带着一股安静的书香气息,“初瑷,你带着云云等等我,我上个洗手间。”

向初瑷点了点头,顺便给她母亲指了厕所的大概方向。

机场人来人往。

向初瑷没想到,自己来机场都能遇到姚单。

而姚单,更加没想到,因为工作的变故,他要去意大利出差,之前也因为工作太忙,没办法跟向初瑷说些什么,想不到,他出差回来在机场就遇到了她。

向初瑷心里除了尴尬,似乎还有些慌张失措。

云云抬起头,看着眼前高大俊朗的叔叔,她拉了拉向初瑷的手臂,“妈妈,这位叔叔是你的朋友吗?”

姚单听到声音,猛然间,目光落在了云云的身上,他呼吸一滞,面色有些怪异。

向初瑷抿了唇,手搭在了云云的脑袋上,“恩,跟姚叔叔打打招呼。”

云云点头,“姚叔叔好。”

继而,她对姚单道,“介绍一下,这是我女儿,向云初。”

向初瑷介绍着,莞尔又想起了电视台的小云,小云的全名是钱嘉云,当初,大概也是因为她名字里有个云,人又挺善良的,她对她比较有亲切感,但此刻的处境,她没办法想太多有的没的,姚单应该没办法接受她生过孩子这件事吧。

她在布拉格不是没有追求者,但大多说都因为她有孩子而打退堂鼓,而理由皆是,家里人可能接受不了。

沉默过后。

姚单却慢慢的蹲了下来。

云云看着眼前帅气温柔的叔叔,没有一丝胆怯,但小手紧紧的攥住向初瑷的衣袖,显然是紧张的。

“你好,云云。”

姚单的声音平稳而磁性,他伸手摸向了口袋,他递过去给云云。

云云眼睛猛地就亮了,“哇,是大白兔奶糖。”

姚单,“给你的。”

向初瑷错愕,姚单这一个大男人身上居然带着糖果?

云云咬了咬唇,用着期待的目光看向了向初瑷,“妈妈,叔叔给的糖果,我可以要吗?”

向初瑷点头。

云云很开心的收下了,咧嘴一笑,“谢谢叔叔的糖果。”

姚单眼睛里出奇的温柔,他伸手揉了揉云云的脑袋,‘不客气,叔叔只有一颗糖果,我给云云,云云记得要跟妈妈分享。’

云云重重的点头,嗯了一声。

姚单目光有触到向初瑷眼里的惊愕,他没有解释身上为什么带了大白兔奶糖,反而道,“上一周,我出差了。”

向初瑷意思到自己好像看了他很久,连忙收回视线,又哦了一声,“姚总去哪不用跟我报备。”

姚单视线一直紧紧的锁着她的脸,“我想跟你报备。”

向初瑷被他的直接而突然有些无法适从。

“我还想跟你说,我很想你。”

是真的想,那种思念,疯狂了那般在滋长。

情不知何时起,一往而深。

------题外话------

推荐友友文,《蚀骨缠绵:琛爷的心尖宠》花生粒著。

他擒住她的下巴,让她被迫抬起脸。“你叫什么?”

她星眸带着倔强,下巴被他捏的生疼,咬牙道:“简折夭。”

他听言,竟勾唇一笑,轻笑道:“折夭?”

她不解的看着他。

他恶劣一笑,“你怎么不叫夭折?”

她眸子一瞪。

纵使高高在上,受万人追捧的他,也没有想到,有朝一日会为了她尽折腰。

宠文,一对一,身心干净,欢迎收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