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别动,乖/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云云手里抓着大白兔奶糖,抬起头铮铮的看着向初瑷。

向初瑷怔住,脸逐渐的燥热起来,不知是不是被他专注深情的模样给欺骗了,她的心,仿佛颤栗了一下,很快,她又处于一种别扭的状态。

而他的嗓音,确实让人很迷醉。

姚单这个男人,着实会撩。

最重要的是,而她居然因为他的话,心里居然腾起了一股不好意思。

向初瑷,“姚总,你我之间并没有什么关系,说这种话着实令人误会,你以后不要说了。”再说,这个男人明知道她生过孩子,难道不介意?一般事业成功的男人知道她有女儿,都会打退堂鼓放弃,对他们而言,他们可以有更好的选择。

姚单沉稳一脸,笑着说,“怎么没有关系,我在追求你,是你的···追求者。”

向初瑷,“······”沉默几秒,她张了张嘴巴,想说什么,但硬生生的给忍住了。

而且追求者三个字从他嘴里说出来,尤其的暧昧,偏偏,声音还十分的轻柔,并没有给人很肤浅的感觉。

超云对自家总裁的撩妹技能打个满分。

云云这个年纪其实知道什么是追求者的意思,她知道自己妈妈很多追求者的,有些叔叔会对她妈妈很好,但知道她的存在之后,那些叔叔就再也没联系过她妈妈了,想到这,她眼神带着一股失落。

姚单不想把人逼得太紧,适得其反,不是他要的结果。

就在氛围变得有些沉寂的时候,向秀晶上完洗手间走了回来,向初瑷带着云云跟他说了拜拜,就拿着行李,一手牵着云云,往她母亲那边过去了。

“遇到认识的人了?”向秀晶问,她视线一瞥,不远处站着的年轻男人一看便知是优秀出色之人,他身上有股内敛的成熟,且样貌英俊,再瞧瞧他身后跟着的人,他应该是做生意的,是个老板。

向初瑷点了点头,“碰巧遇到,聊了几句。”

云云一手抱住了向秀晶的大腿,仰着头,“外婆,刚才那位叔叔说是妈妈的追求者,他还给了我一颗大白兔奶糖。”

向秀晶刮了刮她的鼻子,“有谢过那位叔叔吗?”

云云点了点头,笑的很甜,“有啊,外婆,那个叔叔人很好。”

向秀晶摸了摸云云的头,听得出来,云云好似很喜欢那位年轻男人,但她不是不清楚很多年轻优秀的男人很介意她未婚妈妈的身份,家境越好的,越无法接受。哪个做母亲的不希望自己女儿过得好,能找个好人家过余生,但强求不来的,纵使心里再执着,那也不是你的。

至于云云,她心里一直想要个爸爸,单身家庭的小孩,心总是敏感些的。

向初瑷一脸尴尬,“小东西,他一颗糖就把你给收买了。”

她无奈,但姚单,她不想多说什么,向秀晶也不问,三人很快就离开了机场。

姚单也没在机场久留,刚回国就能见上向初瑷一面,心里所有的疲劳仿佛被一扫而空,整个人清灵的很,但想想最近手头堆压的工作,他太阳穴隐隐作痛,他家族的生意,他父亲姚越之把大部分生意移交给他管理,所以,往后有段时间他的日子会过得很操劳。

*

向初瑷的日子过得很舒坦,亲人在身边的让她感觉很安定,如今的生活状态,她是很满意的,主持人的工作,她愈发的上手,基本上不会犯错误,邹主任对她的工作态度还是很满意的。

只不过台里一直谣传她跟电视台上层领导有不明的关系,有段时间传的沸沸扬扬的,向初瑷是知道的但她从不理会,压根不管背后别人怎么说她,时间久而久之也就平息了下来。

她这心境,就连小云都佩服她的淡定。

当主持人,她也不想着要红,要知名度,人要是红了,出个门都诸多不便。

而云云已经五岁半了,到上学前班的年纪,向秀晶本来想带着云云在河安念书的,但奈何云云比较黏向初瑷,想留在她身边,她只好在帝都找了一所学校给她念书,至于她母亲,似乎对帝都意外的排斥。

向初瑷是知道原因的,听说她那父亲跟的那个女人就是帝都的,想来她父亲,应该也是在这座城市。

她不想勉强自己母亲留在帝都,她一个人带着云云是吃力,但雇个保姆回来,是没多大问题的。

如今,她回来了也有段时间了,可她迟迟不敢打探温桐和赵佳的消息,她挺想知道她们这些年过得好不好,是否还记得她这个好朋友,当初不告而别,她们会不会生气,在她想的出神的时候,小云的声音闯入耳际:

“初瑷,晚上有个聚会,台里的同事组织的,你去不去?”小云收拾着桌上的文件,问一旁的向初瑷。

向初瑷摇头,“没兴趣。”

“听说邀请了不少帅哥,我说啊你要是跟着去,台里那些单身女同胞估计生吞活剥了你。”小云觉得,有初瑷在的地方,台里的女人就算装扮的再漂亮,身上的光芒都不及她的璀璨,有些女人,是天生的发光点。

“我知道你想表达这是个看脸的世界。”向初瑷笑说。

小云摸了摸鼻子,“知我者初瑷也。”她眼睛四处瞄了瞄,见没人,她悄悄的问了句,“这都过了两个多月了,你跟姚总裁发展到哪一步了?”

突然扯到姚单的身上,向初瑷莞尔,“我跟他能有什么进展。”

且不说这两个月,姚单没有出现在她面前,两人自机场那次碰面后就再也没见过,有多少男人在知道她有孩子的情况下选择放弃的,当然,想玩感情的男人除外,这种男人也不敢纠缠她,她多得是法子对付。

只不过,每天晚上都会收到他道晚安的信息,这个让向初瑷特别郁闷,不知道他想要干什么。

一想到他,向初瑷就觉得心里多了几分烦躁之意。

小云半信半疑的看着她,企图看出什么猫腻。

录制完节目,外面下起了淅淅沥沥的雨,向初瑷醒起今天保姆说没空去学校接云云,她可能要亲自过去一趟,她一收拾完东西,开车离开了电视台。

明希小学。

下雨的天气,向初瑷去的路上交通堵塞了十几分钟,等接到云云的时候,天气灰蒙蒙的,雨,有下的更大的倾向。

“云云,跟老师说再见。”

老师的办公室门口,向初瑷牵着云云的手,而云云晃着小手跟她班主任说再见。

今天的雨伴着风,向初瑷撑着伞,身上还是沾了些雨露,她发丝蒙着水珠,红唇妖冶,绝色佳人,美艳骄人。

楼梯间,卫添宇瞥见那抹身影之后,脚步一顿,他似乎很意外,自己在明希小学遇到向初瑷,她微微弯着腰,手里牵着一个小女孩,她的身材的曲线优美,侧脸柔和而光泽动人,只不过,他却是听到了那个小女孩喊了她一声妈妈···

站在楼梯间的男人,西装革履,面容英俊,几位单身的女老师瞥见,心头猛然一跳,心里暗暗觉得真是个有人格魅力的男人。

向初瑷一抬头,便发现了楼梯间里站着的卫台长,还有他传说中的儿子,卫舒晨,是个面容很精致的小男孩,但手臂上受了伤,缠着OK绷。

“卫台长。”

没有被撞见的尴尬,向初瑷与他打了招呼。

卫添宇从楼梯口走了过去,点了点头,视线落在云云身上,“你女儿?”

向初瑷点头,云云有些怕生,躲在了她的背后,怯怯的,跟见到姚单的时候,完全两个样。

卫添宇见她手上并没有带婚戒,又问,“离婚了?”

向初瑷笑了笑,没说什么。

卫添宇见她沉默,又觉得自己问的问题可能显得唐突,用着轻松的语气,“婚后摩擦不合离婚很正常,我只是问问,你不用介意,再说,我也是其中的一员。”

“我没有介意,只是有些事情,不想提而已。”向初瑷答。

卫添宇目光内敛的撇着她,她如今年华不过25,却已有一个这么大的孩子,想来她怀孕的时候也不过十九二十,此刻,她身上仿佛披了一件神秘的面纱,让人很想一探究竟她,他也很想知道,到底是哪个男人,会放弃这么好的女孩,又或者,到底是哪个男人,让她心甘情愿在青春年华给他生孩子。

学校人多,站着聊天始终诸多不便,更何况,卫添宇还是电视台的台长,她更不能跟他有过多的交流。

两人一路牵着孩子出了学校,各自把孩子带上了各自的车里。

云云发丝上有蒙蒙的水珠,她抽了纸巾给她擦,想起云云在卫添宇面前的怯意,说起来,云云在任何人面前都会显得很胆小,但那天云云面对姚单的时候,反而不会,这个倒是奇怪的想象。

“云云,你不怕姚叔叔?”

云云歪了歪脑袋看着向初瑷,“恩,我喜欢姚叔叔。”

“为什么?”

“不知道。”云云年纪还小,她自然不懂心里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

跟云云在外面吃了晚饭,回到住处,她给云云洗了澡,陪她做了学校老师布置的功课,跟她看了会电视,时间一下子就九点多了。

小孩睡觉得早,向初瑷陪云云睡了后,她收拾衣服,准备去洗澡。

手机一直放在房里的书桌上,她去洗澡前看了下手机,发现没有信息,意思到自己这个举止不太正常,向初瑷蹙着眉,心底是不承认今晚没收到姚单道晚安的信息,她心里有股怪异的念头。

姚单发了两个多月的信息,期间一直没断过,他突然不发了,觉得奇怪也是正常的吧。

向初瑷抿了抿唇,眼里又透着一股无奈,把手机放下,去洗澡。

等她洗完澡出来吹干头发,她拿过手机躺在床上,准备睡前刷刷微博,屏幕一亮,十多个未接电话,她一看,着实吓了一跳。

没有备注,但那一行数字,向初瑷每晚都看到这个号码发来的短信,心里已经滚瓜烂熟的,犹豫了几秒,她拨了回去。

响了两声,那头就接了。

向初瑷抿了抿唇,问,“先前在洗澡,没听到电话响,姚总这么晚打电话来,有什么事吗?”

姚单的呼吸浅浅,一会,才问,“我想见见你。”

他的嗓音喑哑,听起来似乎有股疲惫感。

向初瑷冷漠的声音不禁软了软,但对他想见自己的要求还是持着拒绝的态度,“很晚了,我明天还要上班。”

姚单似是知道她会拒绝,但她的果断,让他觉得挫败,好一会,他才说,“我在你家楼下。”

向初瑷一阵沉默。

短息之间,两人仿佛只能听到对方的呼吸声,就在姚单以为今晚没有可能见上一面的时候,向初瑷说了,“你等我一会。”

眨眼,姚单仿佛恢复了生气,声音柔的不像话,“等,多久我都等你。”

向初瑷呼了口气,心里仿佛被他那句话给震的心里有些发麻,她认命的从床上起来,换了套便服,梳了梳头发,仪容过关之后,她拿了钥匙,就下了楼。

她从公寓出来,就看到不远处的长椅姚单的身影,他一手搭在了椅子的扶手上,长腿叠交,另一手,双指夹着烟,他轻轻的吐着雾,姿势娴熟,也不知是不是颜值过高的缘故,他抽烟的样子,有些沧桑,有些颓废的美感,还有些···让人心疼。

姚单似乎没想到向初瑷回这么快下来,他抽烟的动作一顿,很快将烟头拧灭扔进了垃圾桶里。

他的眼睛,一刻都不曾离开她身上,仿佛,眼里,只有她,再也容不下别的。

向初瑷一步步走到他面前,然后在他旁边坐下,中间隔着的位置,可以在坐下一个人。

她刚才只是匆匆的看了他几眼,便发现他面容憔悴,带着疲惫之色。

姚单目光柔柔的,“抱歉,这么晚来找你。”他顺便解一解入骨的相思。

向初瑷轻飘飘的回了句,“你也知道晚啊。”

姚单愣一愣,旁边的人儿说这句话的时候,倒是带着一股娇俏的埋怨,像极了是对亲近的人才有的语气,回神之后,他看着她的眸光,多了一丝欣喜之意。

她说完,自己也愣住了,想不明白自己怎么会用这么亲昵语气跟姚单说话。

“下次我会早点来找你。”

向初瑷转过头看他,还有下次?她哑然,因为她刚才不经意的一句话,两人之间暧昧的气息更明显了。

姚单又道,“抱歉,这两个多月一直在加班。”

他面色乏累,声音也哑哑的,眼睛里布满了红血丝,而这个男人好不容有时间休息了,却还大老远的跑来,就为了见她一面?

而且,他说的追求她,接下来好似会有什么行动那般,特意过来给她打防御针那般。

向初瑷脸色深深,忽而就站了起来,朝他道,“姚总,面也见了,我上楼了,你早点回去休息吧。”

突然一变的画风,姚单差点反应不过来。

向初瑷走到一半突然回头,“疲劳驾驶容易出事。”

姚单默默地看着她,看着她走远的背影拐入了楼内,空气里,仿佛还残留着她身上那股甜甜的味道。

他这是又被推开了?

姚单仰头看着黑夜的天空,郁郁的吐了口气,女人心海底针,向初瑷的顾虑好似太多,若是能知道她在想什么,那该多好,起码能对症下药。

说到底,向初瑷会下来见他,无非是听着他的声音不对劲,大抵是担心了他才答应下来的。

但恰巧证明了,他对她还是造成了一定的影响,拿出手机,在编辑短信的页面输入晚安两个字发送过去。

抱得美人归的路,路途漫漫。

他回到车内,倒没有发动车子,他已经很累的,但为了见她,一直坚持着,人也走了,他心思也跑了,太阳穴隐隐的做疼,就算他身体在健康也经不住这两个多月熬夜加班的璀璨,双目一闭,便睡了过去。

向初瑷回到住处,换上了睡衣,躺在床上,迟迟没有睡意,后来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等她再度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早上六点了。

她睡眼惺忪的起来,刷牙洗漱,过去女儿的房间瞧了一眼,发现云云还睡得香甜,她便独自一人下楼出去买早餐。

像蒙了一层雾,早晨的空气很是清爽。

她瞧了一眼昨晚两人坐在一起的那张长椅,莞尔想起那个男人抽烟的样子···

不禁然又想到他,向初瑷赶紧甩掉念头,往前走,只不过,在路过一辆小车的时候,恍惚之间,她看到里面有人,而那个人的身形和样貌,还异常的熟悉。

向初瑷停在了车头前,往车窗里面看,嘴角一弯,可不是大公司老板姚单吗?他在这车里睡了一夜?

她理应不该担心他,但他昨晚的样子确实太过于憔悴,心想着,她拍打着车窗,试图把车里的他给叫醒。

但是姚单雷打不动,与世隔绝了那般。

向初瑷下意识的向试试他有没有锁车门,显然,是没有锁的,她半个身子探了进去,看看情况。

在发现人只是睡着了,她松了口气,就怕姚单突然病了给她添麻烦。

她的手又探了探他的额头,体温是正常的,看着应该是没什么问题,昨晚大概是太累了睡着了。

向初瑷不想把他叫醒,正准备离开。

突然的事,姚单伸出了双手紧紧的揽住了她的腰,她惊了一跳,下意识的双手撑在了车座背的两边。

两人的身体紧紧的贴在了一块,没有一丝缝隙。

向初瑷的心跳不禁乱了几分,他的呼吸洒在她的额头,痒痒的,刺刺的,她一动,姚单抱得更紧了,任凭她怎么使劲,都挣脱不了他的钳制。

“别动,乖···”

向初瑷身子一僵,猛然抬起头看他,但姚单显然只是在无意识的呓语。

她不知道姚单梦见了谁反而把她抱住,心里没有来的郁结,挣扎的更厉害了,想把钳制她腰间的手给拿开。

姚单眉头一皱,一手托住了她的臀,把人往里一带,两人的身体更加契合的贴在了一块。

向初瑷忍无可忍,眸里燃着火苗,姚单睡着了却占着她便宜,她抬起手,一巴掌想把他给抽醒。

只不过头微微一抬,她的唇由下往上的,贴到了他的嘴角。

眼睛瞪的圆溜,脸色一燥,两人的呼吸交缠,姚单搁在她腰上的手又把她往里带了带,两人的肌肤相触,她竟然觉得有种熟悉,突然冒出的念头,她一时之间忘了挣扎。

姚单只觉得身体莫名的燥热,怀里的柔软,那熟悉的清甜的气息,无一不迫使着他醒来,他只是微微的睁开了眼睛,那熟悉的眉眼就落入眼中。

唇角边柔软的触感,姚单的喉结一滑,禁不住诱惑了那般,脸微微一侧,唇准确的覆了上去,亲着曾经他无数个夜晚都梦见吻着的红唇。

悄然抵开她的牙关,攫取她的甜美,不敢太用力,生怕把人吓跑了那般,他轻轻的舔弄着,用着毕生的温柔。

她还是第一次在意识清醒的情况下跟一个人的接吻。

向初瑷不知道姚单是清醒的还是因为梦里梦到跟人接吻,身体跟着反应意外的亲了她。

被他舔吻到了敏感点,娇躯一软,脸上红晕晕染。

意识混混沌沌的时候,她双手使劲,猛的把他给推开了,车门也不给他关上,迈步就走了。

姚单刚才吻的入迷,吻的小心翼翼,被推开时,人还没反应过来。

向初瑷的唇被亲吮的红艳,眸里带水,尤为惑人。

姚单只感觉体内的火一直在乱窜,他的四肢五骸酥酥麻麻,鼻息之间全然都是她的味道,他沉沉的呼了口气,只觉得整个身子发疼的厉害,只是稍微尝了点甜头,他的反应既就如此之大。

*

向初瑷卖了早餐回来,姚单的车已经不停在那儿了,她咬了咬唇,不知姚单在亲她的时候就醒了还是被她推开的时候醒的,回忆刚才的画面,她的唇不禁又烫了起来,麻麻的,唇齿里,仿佛还有他温柔的掠夺。

她就不该管他。

要不然也不会给他有占便宜的机会。

不过想太多也无用,向初瑷拎着早餐回了住处,云云已经醒了,她在自己房间里穿着衣服。

“妈妈,早上好。”

向初瑷过去给她穿好校服,“早上好,宝贝,去刷牙洗脸吃早餐咯。”

云云恩了一声。

吃过了早餐,向初瑷送云云去了学校,转而再去台里。

一早,电视台里不知刮哪门子八卦的风,台里的同事凑在一块,聊得很起劲。

编辑小云也拿着手机在看报道,看的津津有味的。

向初瑷经过她身边,问,“你在看什么?”

小云正愁找不到人聊,见向初瑷问,神秘兮兮的,“嘿嘿,我看豪门八卦史,初瑷,你知道文博集团吧?”

向初瑷回国也有半年之久,文博集团自然略有耳闻,“听说过。”

“这文博集团的千金裴素清啊,传说是跟那宋家的大少爷有婚约,宋家那位大少爷,神秘的很,听说之前一直久居国外,但不知道什么原因回国,现在身边还带了一个女人,那女人据小家庭小背景,B市人,然后那位宋家大少爷为了她不承认与裴素清有过婚约的事,现在闹得全城皆知,都上新闻了。”

“而且听说她跟炎宇集团的严楚涯有不明关系。”

小云说的两大集团她都知道,但是宋家···

向初瑷眼里明显藏着疑惑,小云凑过去,“来来,我给你科普一下宋家到底是什么来头,事实上宋家一直很低调,不过混我们这行的,对宋家还是很了解的···”

经过小云一番细说,向初瑷便知那宋家在帝都,权势滔天就对了。

小云把八卦头条的绯闻女主的照片给她看,照片虽然模糊,但向初瑷看了一眼,便认出了照片上的人是谁了。

温桐!

“我在跟你说一个秘密,关于宋家的,我听说他们宋家的儿孙娶媳妇都是由长辈钦定的,至今无一例外,照片上的姑娘,若是想嫁入宋家,当豪门太太,难度可大了,不过,我看着宋家大少爷很宝贝她。”

小云压低声音,说的起劲。

向初瑷的心却没办法静下来了,温桐若是在帝都的话,那她有必要去见一见她,至于小云,她总觉得她家庭背景也不简单,兴许是隐瞒了身份的某世家大小姐。

宋家那么厉害,狗仔都不知道所谓的秘密,反而小云那么了解清楚?

“我出去一趟,帮我请个假。”

向初瑷椅子都没坐热,拎起包包,又出了电视台。

温桐如今的行踪不难掌握,她住在君悦酒店,停车在君悦酒店附近之后,便发现了周围很多记者,这么多年没见,她不大好意思跟她见面。

没想到在酒店隔壁的商店,在她遇到了个不要脸的色狼起争执的时候,她就这么恰巧的遇到了出来买东西的温桐。

她的性子依然那么淡然如风,那么的冷静,永远给人一种很安心可以倚靠的感觉。

对她,似乎也没有好久不见的那抹生疏。

本是担心她才跑的一趟,最后她离开君悦的时候,却什么都没说。

温桐的事,她自己向来有自己的主张和想法,她不必担忧她会吃亏。

今天出乎意料的与她见面,还互留下了联系方式,今早上跟姚单那点破事留下的不愉快,一扫而空。

等她回到电视台。

她赫然发现桌上有一束鲜花,在鲜花的旁边,有个非常眼熟的便当盒。

小云走到她身边,凑在她耳边道,语气掐媚,“初瑷,你还说你跟姚总裁没说什么,这便当你怎么解释呀。”

向初瑷哑然,一会才道,“我跟他没干系。”这会她说的咬牙切齿了。

姚单吩咐人把便当盒过来,那台里的人会怎么想。

她拿出手机准备打电话给姚单找他算账,但手机一掏出来,便看到了他早半个小时前发来的信息:台里的人不知道是我吩咐的人给你送的便当,放心吃。

还真是神通广大的人!

“初瑷,姚总裁的一番心意,千万别拒绝啊,千万别跟美食过不去啊。”小云心里就惦记着这便当盒里的美味了,吃了一周,她已经被姚总裁的厨艺给征服了。

向初瑷扶额,她倒没想到姚单闲空下来了又给她做午饭,她看了便当盒两眼,想起今早被他占了便宜,咬牙,不吃她就是傻瓜!

“吃饭!”

小云从自己办公桌拿来了一份白饭,看来早有准备。

要说向初瑷那么多追求者,她唯一支持的男人,非姚单莫属。

会做饭的男人,居家必备的好不好。

------题外话------

我这一更,肥不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