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你一做这个动作,我就想亲你/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工作清闲下来的姚单在向初瑷的生活真是无孔不入。

她找温桐吃了个饭都能遇到他,不知是真的碰巧遇到还是他早就知道了自己会在这里。

她见到他就觉得胸口发闷,喘气都觉得难受,跟温桐打了个小暗号,两人一前一后的借着去洗手间的理由离开了意式餐厅,但温桐身体出了些意外,她紧张的赶紧把人送医院。

姚单从餐厅里出来的时候,脸色铁青,少了以往的儒雅温柔的形象。

回到车内,他想,自己刚才问了温桐那么多问题,着实话有点多,不知她那好朋友对自己印象如何。

他手上虽然有向初瑷的资料,但资料是不能反应一个人的生活状况的,他想深入的了解她。

还有,上次那个吻之后,向初瑷好像在避着她了?

安右琪被训的面红耳赤,跟她一起来的朋友在安慰着她。

她哪里还能淡定啊,咕噜咕噜的就把半杯红酒下腹,“是谁说姚单是对女士温柔的男人,你们看,他刚才哪像了?分明是个严词厉色的。”她道歉,人家都不领情,还有告诉她家人。

对于她的埋怨,她的朋友们没回应她这句牢骚。

*

向初瑷去医院探病回来,人还没能歇会就要赶着录制节目了,化好妆换好衣服,她在休息室等候着。

蓝雨也要录节目,不过时间还没到,她一直拿着手机猛聊天,隔没几分钟,就有一个电话打进来,祝福她生日快乐。

不一会,休息室了又是她打字键盘的声音,哒哒哒的···

门被敲响了两下,有人推门进来了。

蓝雨从镜子前看到站在自己身后的人,惊喜的回过头,“爸爸!”

蓝易槐捧着一束鲜花还有一份精美的礼品,笑呵呵的,对眼前的女儿充满了慈爱的光芒,“小雨,生日快乐。”

蓝雨开心的收下,“谢谢爸,爸,你该不会专程从国外回来给我过生日的吧。”

“那必须,宝贝女儿的生日爸爸怎么敢错过。”

向初瑷也不去打扰人家一口子幸福美满的画面。

彼时,一个助理从外面探头进来,“向主持,录制节目了。”

向初瑷放下手里那本时尚杂志,起身,朝蓝雨笑了笑,走了出去。

蓝雨见她走了之后,撇了撇嘴,对她的不喜欢就表露了出来。

蓝易槐的目光在触及向初瑷那张脸的时候,神情一变,仿佛前一个方遭到了什么大敌,眼里,还有深深的错愕。

那张脸,几分熟悉,然而只是这几分的熟悉感,却是缠绕他多年的一块心病,他想起了自己曾经无情的所作所为,想起了他的前妻。

蓝雨抬头看着她父亲,“爸,你怎么了?”

蓝易槐连忙回神,“没事,就是有点累了。”

“那爸爸你赶紧回家休息吧,我录完节目就回去。”

蓝易槐也不敢在自己女儿面前露出端倪,她姓向,那么他心里已经百分之六十确认了她的身份,前妻的女儿跟蓝雨在电视台一块工作,于是,他莫名的糟心。

*

姚单已经有段时间见不着向初瑷了,主要是他要见她的时候,向初瑷避着。

而她又在电视台里工作,很避嫌与他这种身份的人接触,万一被人看见,指不定会传出她被他包养之类的伤风败俗的谣言。

当然,如果是名正言顺的身份,就不存在这种问题。

晚上九点多,云云今天一点精神都没有,早早做完作业就睡了,她陪着她睡后才轻手轻脚的出了她的房间。

向初瑷一如往常,拿着空的便当盒带到楼下,每天晚上,都会有姚单的人过来把饭盒给拿走,而他,给她做饭,上瘾了似的,足足给她送午饭又送了大半个月。

她下了楼,发现平日里收便当盒的人居然是姚单本人。

他倚着车身,不亮的光线,他的身影挺拔高大,他已是换下了平日里沉稳内敛的西装,穿着休闲的服装,他的身材好,不管是穿什么类型的衣服都好看,偶尔有小区的人路过,稍微年轻的,都会盯着他两眼发直,舍不得移开双眼。

“怎么是你来?”向初瑷颇为嫌弃的。

姚单把便当盒接过,直接从车窗给扔进了副座上,温和的声音里多了一丝的幽怨,“你不肯见我。”所以他只能用这种挫的不行的伎俩见她了。

她是不是躲着他,向初瑷自个心里也是清楚的,她双眼有些闪躲,道,“我工作忙。”

姚单目光掠过她轻轻一咬唇,有些嗔恼的一面,她本就长的美艳,眉眼一勾,浑然天成的性感魅惑,脑子里不禁想起那日车里的销魂一吻。

他顿了顿,问,“初瑷,我那天早上是不是做了什么事惹你不开心?”

姚单明知故问,但如果不提,想必向初瑷心里一直介怀,一直避着他。

轰的!

向初瑷的脸就像着火了似的。

姚单上前了几步。

她下意识的后退,意思到自己居然会因为他的靠近而紧张,她心里唾弃自己,安抚自己冷静下来,她说,“你没有做什么惹我不开心的事,姚单,你别把心思放在我身上了。”

他乐意行不行。

姚单憋着一股气,那种对向初瑷束手无力的感觉很糟糕,他的声线依然保持着温和平稳,“为什么,你至少要给我一个理由。”

向初瑷的睫毛轻颤着,像折了翼的天使。

姚单,一开始她本以为只是个看脸的肤浅的男人,她会以为他擅长甜言蜜语哄女人,但他,对她,却十分的尊重,没有做过出格的事,那个吻不算,单纯的只是个意外。

相处久了,姚单的沉稳的温柔就显露出来了,无疑,他是个很好的人,值得更好地,她们更没有哪点是般配的。

她呢,年纪轻轻的就被男人玷污了身子,那个男人还有可能是关睿,想想她就觉得恶心,最初的时候,每每夜晚,都成了纠缠她的噩梦,如何让她不厌弃这样的自己。

“我不会跟你在一起,这个理由够不够。”

她说的冰冷,她的血液仿佛也是冷的,明明是炎热的天气,她却也觉得浑身冰冷。

姚单一直看着她,有那么一瞬间,她发现了,他似乎真的被她伤到了。

向初瑷不愿在留下来看他,转身进楼。

姚单再次看着她走远的背影,莞尔,缓缓的握着拳,额头青筋隐隐而跳,他深呼吸了一口气,仿佛在努力的压制着自己的天性,不愿示人。

回到住处的向初瑷坐在客厅里好一会,但一会儿,她便听到了房间里的云云,哭的嘤嘤的声音。

向初瑷脸色一变,往房间里去。

云云小脸满是冷汗,嘴唇泛白,她弱弱的,“妈妈···”

她一摸云云的额头,发现很烫,想来可能是发烧了,难怪今天一点精神都没有,她很快红了眼睛,“云云,以后身体不舒服,记得跟妈妈说,知道吗?”

云云哼哼了两声,“妈妈工作辛苦,我不想妈妈担心。”

但这次实在是很难受,她终究是忍不住了。

向初瑷给她穿好衣服,给她擦汗,亲着她的额头,“工作再忙也没有宝贝你重要,妈妈带你去医院。”

拿过包包,踏上了一双懒人鞋,她抱着云云,匆匆的下了楼。

停车场,她插上了车钥匙,但车子也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一直发动不了。

云云的小身子蜷缩在位置上,张着嘴巴呼吸,整个人意识都不大清楚,嘴里小声的呢喃着妈妈。

软软弱弱的声音,向初瑷听了只觉得像扭麻花一样疼。

车子有问题,她索性抱着云云下了车,拿出手机,准备叫个滴滴。

手机一震,屏幕上的一串手机号码她尤为熟悉。

向初瑷只觉得心里涩的很,手指一滑,接了。

姚单等着红绿灯,他以为向初瑷不会接他的电话,至少今天可能不会接,没想到却是打通了。

他道,“向初瑷,你今天的理由我不接受,除非,你真的是不喜欢我。”

“你也别说违心的话,我知道你对我并不抵触。”

男人的嗓音很低很沉,让浮萍般的她好似已经找到了靠岸的地方,终于有了喘息歇息的避风港,那封的严严密密的内心像是被他敲击有了一道裂缝。

她声音哑哑,带着前所未有的柔弱,“你能不能过来。”

只是隔着电话,姚单都能感觉到她现在的脆弱,在他走了之后,像是发生么什么不好的事···

姚单心疼的难受,“出了什么事了?”

“云云发烧了。”

“乖,等我,我马上掉头过去。”

挂了电话,向初瑷就坐在那处长椅,浮躁的心消沉了下去,等着他。

云云依偎在她的怀里。

时间好似只过了几分钟,一辆车停靠在一边,姚单,从车里下来,大步向她走了过来。

他的每一个脚步,仿佛都充满了力量,脸上全然是急色。

向初瑷咬着唇,在他站在自己跟前的时候,她说了,“对不起,我的车子坏了,我···”

姚单却把云云从她身上接过自己给抱住了,一手托着云云,一手牵过她,“好了,别说了,先去医院,云云要紧。”

一句云云要紧,足以让她丢盔弃甲,对他毫无保留的依赖和信任。

*

天气虽是炎热,但正因为如此,热流感的人群还是很多。

云云还是小孩,身体抵抗比较弱,她在学校里,老师也不可能全然都顾着她。

单人间的病房里,云云的神色已是没有刚才那么差,睡的也安稳了不少,如今正在输点滴。

向初瑷的心终于踏实了些。

姚单看着云云,心里也是柔的不行,要知道,这个可爱的小女娃,是他的血脉,先前听说她生病了,自己跟着浑身难受起来,即使他曾经从未照料过这个孩子,但血缘的羁绊,总是那么奇妙。

“姚单,谢谢你。”

大抵是心境变得又不太一样了,彼时,向初瑷不太敢看着他。

姚单眸光看着她的侧脸,为孩子担忧的她,依然让他心动不已,也让他更加的心疼她。

“我欠你一个人情。”

姚单的心情早已没有之前的郁闷,他嗯了一声,所谓的人情欠着也好,这更方便他日后找她,便多了借口,虽然,他不大喜欢向初瑷事事都跟他分得太清,但从她的角度去想,也是理所当然。

“以后出了什么事解决不了,记得给我打电话。”

“不管我在那,我都会过来你身边。”

向初瑷抬头怔怔的看着他,眼前的他,真的令人很心动,不禁,她微微咬着唇,不说话。

“你别咬唇。”

向初瑷不解,她咬唇,又没碍着他眼了,再说,习惯性的动作,有时候她咬唇,她自己都没意识到。

姚单目光落在她的红唇上,紧锁着,眸光深深,猜想她可能误会了什么,道,“别咬,你一做这个动作,我就想亲你。”

病房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她能感觉到,姚单看着她的眼神,着着实实变了,那灼热的视线,让她背脊一僵,恨不得躲远些,别被他给影响。

明明只是很普通的小动作,给他这么一说,倒显得无比的暧昧,无比的色···

“那你别看。”

“初瑷,你强人所难。”

向初瑷只觉得被他看着,整个身子都热了起来,房间里的空气变得很稀薄。

一旦这种念头滋生,就没办法压抑的住,姚单呼吸继有些急促,终究是没忍住,伸手一把就把人拉向了自己怀里,一手嵌着她的腰,一手覆在她的后脑勺,落下了滚烫的吻。

她的味道甜的使他身体紧绷。

细细的摩擦着她唇的唇形,动作轻柔而像是在膜拜着什么神圣的物品。

向初瑷没想到他真的会忍不住亲自己,她整个人被他按在怀里,唇被他侵占着。

撬开她的贝齿,温柔的侵略着她的甜美。

向初瑷最初只是挣扎了一番,但被他亲的浑身发软,意乱情迷。

她的身体很敏感,也不知是不是她对他其实是有感觉的,要不然,被他占着便宜,她还不讨厌,甚至,身体出卖了她,很诚实的接受了。

不知何时,她的双手攀着他的脖子,承受着他的侵袭。

接吻时那暧昧的声音,在病房里响起,荷尔蒙的散发,刺激着人的神经,只想让人想要的更多,想触碰的更多。

向初瑷没有推拒任由他吻着,姚单别提心情有多激动澎湃,但最终,他还是很依依不舍的放开了她,再亲下去,他就要把持不住了,依现在的状况,还没能发展下一步。

两人的身体还挨着。

姚单看着她,最后舒心了那般,手轻轻的抚着她的脸颊,“初瑷,你···”

向初瑷着急,“你别说话。”

姚单笑着看着她,分明是察觉了她的别扭。

向初瑷有些无措,下意识的想咬唇,唇微微的动了动,停住了。

姚单也是个识时务的主,“我出去抽根烟。”让她有时间好好的消化两人目前的处境。

云云打完点滴,将近凌晨,姚单一直陪着,之后送了两人回家。

他第一次登堂入室,进了她住的公寓。

虽然很简洁,但处处都透着温馨,屋子里,仿佛都填满了她的气息。

他也没停留多久,也就一杯水的时间,他走的时候,向初瑷送他出了门口,“你路上小心。”

姚单在她额头印下一吻,道了句晚安,徒留她在原地,失了方寸。

*

小孩子身体素质好,云云过了两天,就又生龙活虎的了,向初瑷没想到云云那晚烧得糊里糊涂的,还认得那晚陪着她们的是姚单。

“妈妈,你有没有谢谢姚叔叔送云云去医院啊?”云云写着作业,忽而抬起头问。

陪在她旁边的向初瑷在看书,谈及姚单的时候,稍微不自在,“妈妈有谢谢姚叔叔。”

云云又说,“妈妈,说一句谢谢不够哦,你要请姚叔叔吃饭。”

向初瑷,“······”

眨眼又过去一段时日,最近,跟她一块入职的谢蘅在台里挺出名的,听说他是环星传媒影业老板的侄子,这个有钱有背景的光环一套在他的头上,瞬间大放异彩,让他更受欢迎了。

还有那个蓝雨,家里也是有钱的,最近传两人走的很近,不知是不是在交往。

向初瑷也从不八卦,但有个小云在,她想不知道都难。

她收拾着东西准备下班,先前云云让她请姚单吃饭,她一直耿耿于怀,所以她今天发信息找了姚单提了吃饭的事,这顿饭,自然不是她单独陪他吃,是她和云云为了感谢他,一起。

没料电梯里遇到了谢蘅,两人打了招呼,但他似乎有话要说,两人一块出了电视台。

“初瑷,那个你能不能帮我个忙。”

向初瑷抬起头,“什么?”

谢蘅问,“有一个宴会,你能不能当我的女伴陪我出席?”他的心跳飞快,只是看着她,便觉得脑部缺氧。

“谢蘅,抱歉,我不能当你的女伴,你跟蓝雨的关系好,你可以问问她愿不愿意。”

谢蘅心里没抱多大的希望,听到她拒绝,心里还是难掩的失望,可她又提了蓝雨,他就说了,“我跟蓝雨只是同事,没别的关系。”

向初瑷愣了愣,莞尔,随后一笑,噢了一声。

谢蘅挺尴尬的,“我知道台里同事都在传,那只是个误会而已。”

“恩,我明白了,不过女伴的事,我帮不到你。”

“没关系。”

两人在停车场又遇到了卫添宇,在卫添宇身边,还跟着周静,两人应该是有什么。

向初瑷瞥了两眼,见卫添宇的目光落在了自己身上,她笑了笑,算是跟他打招呼了,很快,开车离开了停车场。

谢蘅自然不会关心别人的私事,他正难过着,也开车离开了。

周静咬着唇,一副受了什么打击的样子,面色苍白,“添宇,你真的要这么绝情?”

卫添宇,“我跟你之间从来都是各取所需,哪里来的情。”

周静的心更死了,她好歹也跟了他两年,想不到她在对方的世界里,连一足之地都没有,当初她确实是为了上位,为了事业才接近的她,但时间久了,她以为两人的关系能够有所改变的,果然是他奢望了。

可就算保持现状她也很满意,但没想到卫添宇要结束他们之间的关系。

自从向初瑷出现后,卫添宇确实没碰过她了。

“好了,周静,你在台里,我依然会照顾你,你大可放心。”

“添宇,你知道的,我要的不是这些。”

卫添宇看她的眼神逐渐冷漠了,“不该奢望的你就别该想,你记住,我们只是各取所需,你得到了你想要的东西,而现在,我要结束我们之间的交易,你也可以有更好的选择,不是吗?”

他不是她的良人。

周静心如死灰。

卫添宇说完,扬长而去。

*

保姆已经接了云云回家了,向初瑷回到家里,换去在电视台穿的工作服,她的裙子大多数都偏微性感,她只是穿了件一字领的白衬衫,搭了一条遮腿的折裙,便美艳的动人不已。

“妈妈,你穿的这么好看会把姚叔叔迷倒的。”云云咯咯的说着。

向初瑷拨了拨头发,“云云,妈妈平时也是这么穿的。”

她女儿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云云人小鬼大,精灵的很,她朝向初瑷眨了眨眼睛,忽而听到门铃作响,“妈妈,一定是姚叔叔来了,我去开门。”

向初瑷对着镜子又瞥了自己一眼,拎过包包,出了房间,目光一落,就看到了姚单跟云云在说话。

云云真的很喜欢他。

但姚单呢,是因为在追求她,所以对云云好,还是发自内心的。

姚单看着她,视线落在她身上就没移开过了,好像真的如云云说的那样,姚单被她迷住了。

姚单心里暗腹诽了句妖精。

“好了吗?”

向初瑷嗯了一声。

姚单挑选的餐厅,入眼一看过去,都是一家子的多,这餐厅里的一个角落,还建了给小孩玩的爬爬梯,有不少的小孩子在里面闹腾。

云云今天脸上一直带着笑容,一声一声的姚叔叔,备受冷落的向初瑷暗暗的吃了几分醋。

姚单给她夹菜。

云云抬起头,甜甜的笑,“谢谢姚叔叔。”

姚单摸着她的头,“想吃什么姚叔叔给你夹。”

云云重重的恩了一声。

向初瑷来拿着筷子,一动不动的。

姚单嘴角一抿,伸手夹菜放进了她的碗里,眼里尽是温柔,“吃吧。”

云云也给她夹菜,动作笨拙的,“妈妈,你快吃。”

向初瑷突然觉得,这顿饭吃的真是消化不良,然而,云云开心,大概是姚单陪着她们吃饭,给她有一家三口的错觉吧。

吃完饭,姚单带着云云在一楼的游戏厅里玩起了儿童益智游戏,等他们回到家的时候,已经九点多了。

云云在车上睡着了,等到家的时候,她自己又醒了,如今正在客厅里喝水。

“谢谢,今天云云玩的很开心。”

门口,向初瑷又对他说了句谢谢。

姚单,“大恩不言谢,你若真有心,明天陪我出席个酒会,温桐应该也会去。”

他还真是,怕自己拒绝,还把温桐给支了出来,向初瑷道,“我知道了,陪你去,还人情。”

姚单脸上露出笑意,恩了一声,“那我回去了,明天来接你。”

“注意安全。”

姚单又恩了一声,身子倾前,在她的额头又想落下一吻,向初瑷下意识的伸手,挡住了。

男人的唇碰到了她的手心。

他的唇也很软,向初瑷手微微颤了颤。

姚单温热的气息洒在她的手心,也不觉得有什么,在她手心又轻啄了两下,声音嘶哑,“晚安。”

门砰的一声关上。

向初瑷的手还软着,好像还是有被他占了便宜的感觉。

次日,是周末,云云不用去上学,向初瑷在台里的节目也不是经常要录,毕竟不是每天都会播,周末,她也会适当的休息。

早上,带云云去了小公园,中午在外面吃了顿饭,两人逛了商场,她给云云买了几套衣服,眨眼间,回到家里,已是下午了。

向初瑷没什么厨艺可言,好在,请的保姆已经过来带云云,她给两人做了饭。

今晚她要出门,云云自然不能一个人在家,所以向初瑷便让保姆过来带云云,保姆也是住在这附近的,是个挺热心的阿姨,经常家里有什么吃的,都会带过来。

等她洗完澡,换好了衣服,姚单已经在楼下了。

穿着礼裙,化了妆的她,更像妖精了。

姚单给她开了后座的车门,向初瑷微微弯腰,坐了进去,继而,他跟着一块进去。

中途,姚单让司机停了车,他出去十多分钟,带了什么东西回来。

只见他上了车后,拆开了礼盒,手里便多了一条粉钻的项链,他靠了过去,撩开她的长发,给她带上。

“姚单,你这是什么意思?”

姚单气息落在她耳边,“搭着更好看,而且很适合你。”

向初瑷却也不能接受他这般贵重的东西,“我不要。”

姚单明白,两人虽然关系靠近了些,但始终他还不是她什么人,送的东西,她自然不可能会要,“那现在就搭着,脖子太空,少了点感觉,等酒会结束了你可以还给我。”

总有一天,他会亲自再为她带上这条粉钻。

向初瑷今天是找不到适合的项链搭配,所以才没有带项链,姚单都退了一步,她总不能把项链给摘下来还还回去。

但没想到姚单还这般具有时尚感,他的工作并不涉及时尚圈,除非···

“你一个大老爷们懂得还真多。”

姚单含笑,“有个姐姐,她爱美,出门的时候很纠结,总喜欢问我意见。”

到达酒会的现场,向初瑷果然看见了温桐,她果然很有眼光,选择了宋梓辄,那位大少爷,对温桐的宠爱,连她都要咂舌喟叹。

但同样的,在宴会里,还有一位讨厌的人,便是那个付涵,她跟温桐之间的是是非非,她自然一清二楚,也愈发的替温桐不平,背负剽窃作品那么多年,可想来温桐心中有数,再说,她现在,可再也不是什么普通背景的人家了。

可很快的,向初瑷便意思到陪着姚单出席宴会的麻烦,酒会里总会有人用试探的目光看着她,而姚单,宣誓主权那般,就算与人交谈,也不会冷落她,甚至比平时还要热情。

“小瑷,你的脚酸不酸,要不要休息一下?”

“你不用喝酒,陪着我就好了。”

“别走丢了,这里人多。”

当她三岁小孩,还能在一个酒会里被人拐了不成?

姚单还真怕那些不长眼的觊觎向初瑷的美色,他自然得看紧些。

温桐被宋家那位爷接回家之后,姚单也不想在酒会里逗留了,带着向初瑷,早早的退了场。

今晚伤神的人便是谢蘅了,他没想到拒绝了陪他出席晚宴的向初瑷,却着姚单出席了,从向初瑷的神色里,她似乎跟姚单很熟络,两人之间有着暧昧的气息流散。

向初瑷回到家,就把项链摘下来还给了姚单,姚单没说什么,道了句晚安,离去。

过了周末,她回台里上班。

蓝雨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跑到她面前,“向初瑷,你到底跟谢蘅说了什么?”她眼睛红肿着,看起来柔弱而楚楚可怜。

谢蘅?

向初瑷皱着眉,“我能跟他说什么?”

蓝雨却是不信的,她张嘴就骂,“贱人,你要不要点脸,到处陪男人睡,你很得意了是吗,我警告你,别把你的歪心思动谢蘅那,要不然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台里的人都知道她喜欢谢蘅,但是向初瑷跟谢蘅又是怎么回事?很快,不少人已经用有色眼镜看着向初瑷了。

蓝雨她出生富有家庭,在台里基本没人会不给她面子,上层领导都会多照看她些,此时,她指责向初瑷,说着难听的话,摆明了不把向初瑷放在眼里了。

向初瑷好笑的看着她,体内一把火窜着,伸手,一巴掌就扇了过去,“蓝雨,我也警告你,再说一句诋毁我名声,你就等着法律传票。”

“谢蘅不喜欢你,你还怪罪到我头上,你怎么不检讨检讨自己,有什么值得他喜欢的。”

名声被诋毁,向初瑷不可能会忍气吞声,人群的流言,堪比那些没有解救方式的病毒,扩散的快。

一巴掌,倒把蓝雨打的清醒了些,在工作的地方撒泼发泄情绪,台里的人那么多,摆明了被人看笑话。

但她对向初瑷成见也更深了,“好,不谈谢蘅,可你水性杨花,我可没说错,你敢做还不敢承认了。”

“我没做过的事,为什么要承认。”向初瑷拧眉。

小云一脸不服气,“蓝雨,你说话要有事实依据,没有过的事,你就是诬陷诽谤,你倒是说说,她水性杨花谁了,勾搭谁了。”

蓝雨脸煞白,说向初瑷在台里爬上某领导床的话,确实没有证据,而目前跟向初瑷有谣言的人也就只有姚家的太子姚单。

“既然你说不出来,就赶紧道歉,人家一个根正苗好的大好青年,可不能因为你胡说八道被人说闲话。”

蓝雨没遇过这么牙尖嘴利的,加上心高气傲,道歉的话还真是说不出来。

小云一脸不屑,“怎么,别告诉我蓝家的大小姐就是这么副嘴贱没素质的德行。”

向初瑷撇了她一眼,她要说的,小云都给说完了。

“丢人。”

众人错愕,他们恐怕要对小云改观了,蓝家的大小姐,她面子都不给,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讥讽她,难道她也是什么名门世家出来的?

大抵是两人起了争执的事,没下子就传到了领导的耳朵里。

彼时,跟在卫添宇身边多年的得力助理严肃着脸走过去了,“手里头都没事做吗,都伫在这干嘛?”

不一会,他们都散了去,不敢再凑热闹。

“向初瑷,蓝雨,钱嘉云,你们跟我来。”

------题外话------

O(∩_∩)O哈哈哈~,八千五。

从下午写到了晚上,屁股都坐麻了。

求票票呀,月底啦,别留着了呐,嘤嘤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