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难过美人关/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办公室里,卫添宇就坐在那儿批阅着文件,笔声哗哗哗的作响,三人站在他的对立面。

向初瑷倒没有被他领导的气压给镇住,站的笔直,站的坦然,反观旁边的两人,比她稍微差些,钱嘉云不知为何连大气都不敢喘两下,想来她在台里那么长时间,可能早就见识过卫添宇狠辣的手段,所以才这么忌惮。

他简单的白衬衫西装裤,这三十六岁的男人依然器宇不凡,有着独特的成熟的魅力。

作为电视台的台长,他平时也不大管台里的小事,但他的地位,握着的权,依然是这里最高的,没有人可以替代。

批阅最后一份文件,他抬起了头看向了他们,狭长的双眸一眯,和颜悦色的脸便多了一股锋芒,颇为蜇人,眼底里的冰冷,十分骇然。

蓝雨脸色苍白,事情是她先挑起的,若是要罚,罚的最重的人恐怕会是她,这个卫添宇,可不会因为她爸蓝易槐就给她面子,偏颇他。

“你们也不是台里的新人了,难道台里的规矩你们还不懂吗?”

卫添宇的声音冷漠,这大夏天里都能把你给冻的冰凉冰凉的。

“尤其是你,蓝雨,把自己的情绪带到台里来挑事,你当这里是什么地方,任你撒野的家吗?”

他说话很轻,很平稳,但蓝雨听了,却觉得无比的讽刺,无比的无地自容。

“向初瑷,再生气你也不能动手打她,肿着一张脸谁敢给她上节目,损失台里的利益的事以后别做了。”

向初瑷张了张嘴,“是我考虑不周到。”

钱嘉云诧异的看了一眼卫添宇,她怎么觉得他对向初瑷说的话有些偏颇的意思,刚才分明说的蓝雨那么难听。

蓝雨咬了咬唇,她似乎也感觉了卫添宇对向初瑷的宽容。

“至于你钱嘉云,整栋大楼你问问谁不听见你那把嗓音。”

钱嘉云憋着一张脸,她这个前任姐夫,居然连她嗓门大都要说她,简直不能忍。

训斥一顿,但也不意味着没有别的惩罚。

两人当面互相道了歉,还不算完事,事儿是蓝雨先挑起的,她的惩罚更重,两周内停掉她在台里所有的工作回家好好反省。

她这细皮嫩肉的,向初瑷打了一巴掌,脸肿的像被蜜蜂蜇似的,至于向初瑷和钱嘉云,两人要写检讨报告五千字,三天内必须上交到上司手里。

蓝雨一出了办公室门,眼泪扑簌的就流了下来,搞得好像谁欺负她似的。

钱嘉云就看着她作秀,奚落着她,“哭惨一点吧,最好眼睛肿成核桃,难看死你。”

“你···”

蓝雨扑簌的眼泪就止住了,想来形象在她心里,还是最重要的。

向初瑷连看都懒得看她一眼回去工作了。

钱嘉云赶紧跟了上去。

现在台里的人嘴巴倒不敢乱说话了,万一传到了卫添宇那儿,准没好果子吃。

五千字的检讨也不是什么难事,钱嘉云本来就是学文的,写一份检讨都写的大腹便便,向初瑷趁着有点时间,也手写了三千字了。

晚上,来拿便当盒的人又是姚单。

夏天本来就炎热,向初瑷冲澡的时候隐约听到门铃响,但是响了两声之后就停了,等她从房间里出来,看到客厅沙发上坐着的姚单,心漏了一拍。

云云,“妈妈,姚叔叔来找你了。”

姚单也侧过身子去看她,只不过,一瞥,眸色就更深了几分。

吊带的冰蓝色睡裙,很清凉的一个款式,十月中旬的天气,白天依然很闷热,凌晨兴许会凉些,所以得准备薄一点的毛毯备着。

她雪白的肩膀,性感的锁骨,长腿纤细修长,胸前的丰满,无一不引人遐想,姚单看的心头一热,禁欲多年的男人轻而易举的又被美色诱惑了。

向初瑷被他瞧的脸上冒火,忽而想起什么似的,转身,又回了卧室。

等她从卧室里出来的时候已经把内衣穿上了,想着刚才她里头什么都没穿,衣料这么薄···

向初瑷悉心教导,“云云,以后有谁来按门铃,你先告诉妈妈,万一是坏人怎么办。”

“妈妈,你放心,云云从猫眼看到是姚叔叔才开的门。”云云眼睛亮亮的,猫眼位置高,她还特地搬了小凳子踩上去看。

向初瑷更没有理由指责女儿的不是,她摸了摸她的头发,“云云,你先回房间,妈妈跟姚叔叔说点话。”

云云很听话,转头在姚单的脸颊上亲了一口,“姚叔叔,晚安,云云要回房间睡觉觉了。”

向初瑷眼睛一眯,有些诧异羞涩的云云跟姚单居然玩的这么好了,还给了晚安吻。

姚单被亲的愣了几秒,等他反应过来,云云已经小跑着回房间了。

“云云刚才亲我了?”姚单怔怔的问。

“不然,你以为谁亲的你啊。”向初瑷小声的说了句,有些小吃味,她女儿居然因为亲了姚单可能觉得害羞了,居然把她这个妈妈给忘了。

姚单伸手摸了摸云云亲过的地方,嘴唇一勾,俊俏的五官霎时之间变得更加迷人。

向初瑷不知他为什么要笑,但他笑起来,却很好看,她顿了几秒,不曾想自己会因为他笑而看的入迷,起身去厨房,把洗干净的便当盒拿了出来,“喏,还给你。”

姚单止住了笑意,伸手接过,先是搁在了桌上,忽而伸手拿起她的右手,瞧了起来。

莞尔,她便把手给抽了回来,“你干嘛。”

她的手柔软细滑,让人爱不释手,姚单语气温柔,“你今天动手打人了,我看你手有没有受伤。”

她怔了怔,知道姚单是关心自己,“你当我水豆腐做的啊。”

“确实软的像豆腐。”姚单这话说的小声,像是说给自己听的,但两人离得近,向初瑷也不小心听见了,对他的见解也不知道怎么反驳。

“蓝易槐怎么教的女儿,撒泼娇蛮成这样,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姚单乍得,眯上了眼睛,露出了向初瑷对他很陌生的一面,带着一种淡淡的压迫感,颇有大将之风,不愧是当老板的人,而他人在她面前,却是一点脾气都没有。

向初瑷心里想着,莞尔失笑,也没想到他对自己在电视台的举动还知道的那么清楚,她道,“也没多大的事,吃亏的不是我。”

“就怕日后你吃亏,蓝易槐的老婆田欣,心眼多,一点亏都不想吃的女人,她女儿在你这里受了欺负,指不定已经想着法子给你使愣子了。”

“你平时在台里多提防些,有状况,就立马告诉我,别一个人撑着。”

姚单不能时时刻刻守着她,心里又担心她,最怕的就是,向初瑷被人欺负了,他不能第一时间护着她。

向初瑷说不感动那是假的,她的心被扰的很乱,又甜又涩的,真不知道拿他怎么办,“我知道了,再说我现在又不是没有大树可以靠。”

姚单当然知道她说的是谁,不就是她好友温桐吗,若她出了事,温桐自然也不会袖手旁观。

他笑着,目光灼灼,“我这么好乘凉的大树,你不靠?”

向初瑷咬唇,不想搭理他,“很晚了,你快点回去。”

两人的状况就是这般暧昧,就没差捅破那层纸了。

“恩,我这就回去,不过,晚安吻不能少。”

两人的距离很近,他一个倾身,眼见唇就落在那光滑的额头上。

向初瑷不想让他亲,每次他一靠近,她对他又心软,没法拒绝,伸手又挡住了额头,但没想到,姚单这个男人如此的狡猾,他转移阵地,手一搭在她腰上把人往怀里揣,吻住了那红润的唇。

本想轻轻一吻,就放开。

姚单是这么想的,但是触碰她柔软的唇,怎么都舍不得离开了。

于是,就变得浅浅深深的吻着她,攫取她的甜美,越吻越用力了。

他的眼睛有些发红,抱着人的劲又用了几分力气。

向初瑷只觉得热的难受。

许久,姚单都舍不得放开她,把她压在沙发上,亲的发狠,越是跟她接触,久而久之,他对她的执念,就愈发的深,愈发的重。

“你还···还不松开。”

向初瑷微微喘着气,说着。

“再让我亲一会。”姚单的语气近乎恳求,怜惜的亲了亲她的眼角。

向初瑷双手抵着他的胸膛,对他又羞又恼,想拒绝,但又开不了口,唇微微张着,很快又被他侵略,搅起一阵阵的海浪,她感觉氧气都快被他带走了,直到她能喘气的时候,她感觉耳朵传来一阵酥麻。

姚单亲着,发出细细的声响。

沿着她雪白的颈项,一直往下亲了去,一手,在她柔软的腰,游移着。

她的衣服本就单薄,姚单瞥见那半露的春光,瞳孔瞬间收缩,视觉上的刺激,不免更难受了。

猛然,他抽身起开,拿过一个抱枕让她抱着,遮挡住了她若隐若现的春光,他深呼了口气,最终在她额头上又落下一吻,声音沙哑的说着,“我要去樊城出差两天,我不在的时候,好好照顾自己。”

向初瑷抱着枕头微微用了力,脸色红润,蔫蔫的垂着头,催促,“你快走”。

姚单怕自己忍不住,道了句晚安,拿着桌上的便当盒,有些狼狈的离开了。

他走了之后,向初瑷发出了一声败坏的呻吟,她若不是对姚单有感觉,怎么可能会让他胡作非为,再来几次,两人是不是都要天雷勾地火,坦诚相见了。

情越浓,理智就越不受控制。

向初瑷觉得,再久一些,她怕是再也控制不了自己。

次日,她穿了一件圆领的中袖雪纺衣,在自己还没察觉异样的时候,云云让她蹲下,手指指了指她颈项的一处红点,“妈妈,你被蚊子叮叮了吗?”

恩?

向初瑷拿过镜子,终于是发现,昨晚自己这儿被姚单吮出个草莓,很醒目,“恩,妈妈被可恶的蚊子叮叮了。”

“妈妈下次过来云云房间睡,云云房间没有蚊子。”

她换了件衬衫,不过天气太闷热,她解了两颗扣子,有衣领遮住,反正是看不见的。

检讨报告在规定的时间里写好,向初瑷准备拿去邹主任那上交。

“初瑷,你帮我一块拿去吧,我正忙着呢。”钱嘉云把自己早写好的检讨报告递给了向初瑷。

向初瑷接过,一块拿到了邹主任的办公室。

恰巧,邹主任走了出来,向初瑷把报告递了上去。

邹主任说了,“初瑷啊,你这报告自己交给卫台长啊,我这有事要出去一趟。”他说完,火急火燎的就走了。

她只能拿着报告上了顶层,敲了卫添宇办公室的大门,在他让进去的时候,推门而入。

卫添宇没想到进来的人是她,反应缓了两秒。

向初瑷把报告递上去,“邹主任出去了,报告让我送上来。”

卫添宇伸手接过,声音倒也是轻柔,“以后不要这么冲动了。”

向初瑷笑了笑,“我尽量。”

卫添宇挑眉,“尽量?”

向初瑷点头,若真的是触及了她的底线,她的脾气不一定能忍得住。

“要懂得保护自己,在这里工作的人,哪一个都有可能戳你的脊梁骨。”卫添宇说的都是经验之谈,在利益面前,人性是最薄弱的。

“谢谢台长提醒。”

卫添宇却是不满她对着自己总是保持着生疏和对上司的一种态度,若要打破这种情况,首先他要主动出击。

本来他是不着急着把自己对向初瑷的好感表现出来,但他听说,姚单跟向初瑷走的很近的时候,他便感觉到了一股危机感,若他再不行动,恐怕他连追求她的机会都没有。

“向初瑷,我觉得私底下,你可以称呼我卫大哥,毕竟我比你年长十岁,又或者,你可以称呼我的名字,我都不介意。”他说的温润。

向初瑷错愕的看着他,心底隐约意识到什么,难道卫添宇对她也有意思?

“你是个聪明的女孩,大概猜到我要表达的意思了吧。”

向初瑷抽了抽嘴角,“卫台长,我不玩感情,也不会因为事业而出卖自己的灵魂和肉体,你若是想找个固定床伴,我相信,有很多漂亮的女人抢着要跟你达成这种关系。”

屡次撞见卫添宇跟周静谈话,她多少能猜出他们之间的关系,周静想出名,想在主持界发扬光大,她的后台就是卫添宇,而离过婚的卫添宇需要的是,大概只是个床伴,他睡的女人,他自然要多帮着她些。

从情况看来,卫添宇跟周静应该是结束两人交易的关系。

说完她便转身准备走人。

卫添宇知道她误解了自己的意思,一时之间也冷静不来,上前,握住了她的手腕。

向初瑷回头,瞥了一眼握住她手的卫添宇。

卫添宇见她在意,便松了手。

“向初瑷,你别误会,我并不是这个意思,我对你,是认真的。”

“你我之间都有一段失败的感情经历,且双方都有孩子,我不介意你的过去,但你的未来,我想参与。”

离了婚并且有了孩子要带的女人,若要找合适的人生活,可遇不可求。

且不说日后会不会遇到的那个对方的家庭,是个不明白事理的,接受不了自己儿子找了个有孩子的女人回家,就说姚单,虽然他不清楚他到底是真心还是玩玩的而已,但姚家的门槛高,向初瑷入不了他们的眼。

反观他,若是选择了他,可以避免家庭问题,至于感情,可以慢慢培养。

卫添宇和他的前妻,交往的时候,确实是有感情的,但是婚后一起生活,细节上经常起冲突,双方的生活习惯不能忍受,那会兴许还年轻,他又顾着事业,没有及时处理这些问题,最后导致双方感情淡了,之后和平离了婚。

他对于向初瑷,实则已经动了恻隐之心,她确实是合适一起过日子的女人,但他并不想只是找个过日子的女人,他跟她,还想要一份爱情。

她不止只是外表美丽,起初谁都会被她的容貌惊艳,但相处一段日子,便知道,她是个很好的姑娘。

向初瑷沉默的看着他,许久,幽幽的说了两个字,“晚了。”

在她还没有对姚单动心之前,卫添宇要是跟她表明心迹,她兴许会慎重考虑他的话,因为他哪方面都挺适合跟她组伴生活的男人,偏偏,事与愿违。

卫添宇顿了几秒,“你对姚单动了心?”

向初瑷抿唇,沉默。

她的沉默,不就是默认了吗?

卫添宇呼吸一滞,如今,在向初瑷面前他跟姚单之间对她而言,就是道选择题,而他,似乎注定了会输。

向初瑷说了句抱歉,出去顺带上门,她确实对姚单动了心,所以她不能接受卫添宇,但动心一回事,会不会跟他在一起又是另外一回事。

*

蓝易槐回到家中,倒发现家里沉静了不少,没有了以往的活泼热闹,他不过去考察项目几天不在家,难道又出了什么事?

“太太和小姐呢?”他问家中的阿姨。

阿姨便说了,“小姐在电视台里受了欺负,当时肿着一张脸回来,之后关在房间一天也不下楼吃饭,今个才肯吃点东西,太太正在上面安慰小姐呢。”

蓝雨在电视台里受了欺负?

他放下公文包,就上了楼,在蓝雨房门口,恰巧碰到出来的田欣。

田欣面色沉沉,“蓝易槐,你跟我来书房。”

蓝易槐一脸糊涂,跟着田欣去了书房,“老婆,小雨那是这么回事?”

田欣扔了一叠资料搁在桌上,“蓝易槐,你早几天就知道你跟你前妻的女儿也在电视台里工作,你居然瞒着我不说,如今倒好了,我平时打骂都舍不得的宝贝女儿,你那前妻生的女儿硬是甩了小雨一巴掌。”

“这件事,你要怎么处理?”

田欣在知道蓝雨受了欺负,立马派人去查了,谁知道,一查这向初瑷,跟蓝易槐是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蓝易槐片刻不出声,“我是前几天知道了她在电视台工作,跟小雨是同事,但是我又能怎么样,你想我对她怎么样,还有她为什么动手打小雨?”

“小雨不过说了她两句,她就动手打人了,果然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她比她母亲还贱骨头。”

田欣的讥讽,蓝易槐听的刺耳。

“你还不知道吧,你这前妻的女儿,年纪轻轻就被别的男人搞大了肚子,现在孩子都五岁大了,你说她不是贱骨头是什么。”

“水性杨花,不洁身自爱,到处勾搭男人,这心不知有多坏。”

田欣对于向秀晶,有着什么极大的怨念和仇恨似的,所以在谈及向初瑷的时候,语气尖酸刻薄,难听的很。

“够了!”蓝易槐气的发火,对于田欣那张嘴,简直是狗嘴里吐不象牙。

田欣眨眼就红了眼睛,“你还凶我,蓝易槐,你什么态度,我告诉你,我宝贝女儿被你前妻的女儿给欺负了,我绝对不会放过她,我告诉你,你别想着帮她。”

蓝易槐沉着脸,“你别乱来。”

田欣又是一个讥笑,“乱来,我看你对向秀晶还念念不忘吧,别忘了,当初你选择的是我,她的女儿,跟你有什么关系。”

蓝易槐眼底带了不少的疲惫,他即便知道了向初瑷的存在,却也从未想过要跟她相认,互不打扰,便是最好的处理方法,但田欣,硬是要破坏平衡,他也是累了,“我不跟你吵。”

但他愈是这样,田欣就越发介意向初瑷的存在。

*

不出两天,向初瑷有一个五岁大的孩子的事情,在台里传遍了,她立马被打上未婚妈妈的标签,加上十几岁就给男人生孩子,尤其是父不详,她就更受人非议了,什么私生活糜烂,不知检点,传的跟真似的,加上她又跟姚单走得近,圈子里都传遍了。

向初瑷不想红,但她确确实实在圈里红了,红的发紫。

钱嘉云很吃惊,“初瑷,你真的有孩子?哦,对了,那些人说的,你千万不要在意,你要是在意,就等于着了他们的道了。”

“恩,五岁了,叫向云初。”向初瑷拿出手机,给她看了自己跟云云的合照。

“你女儿好可爱。”钱嘉云夸了句,但很快垮了脸,“但是你瞒的我好苦啊,有这个好看的女儿,干嘛藏着掖着,要是我,天天在朋友圈里秀娃了。”

“我也没要瞒着。”再说,工作和生活,她向来分的很清楚,但很显然,有人抓着她未婚先孕生孩子的事给她添了不少的麻烦。

钱嘉云很喜欢孩子,但转念想,悄悄问,“那姚总裁知道你有孩子的事吗?”

向初瑷点头。

“他不介意?”

“没问。”

没问过他,向初瑷自然不清楚他对云云存在的真实想法,即便他对云云很好,但这又是一码事。

“晚上,带你女儿一块和我吃顿饭吧,我真的觉得你女儿超可爱的。”

“行啊,不过你别这么热情,我女儿很容易害羞的。”钱嘉云对天发誓,她一定不当怪阿姨。

在向初瑷带着云云跟她见面吃饭的时候,钱嘉云一开始还装矜持,到后面完全释放了天性,云云还是把她当成了怪阿姨来看了,但至少,是个心地善良的怪阿姨。

向初瑷时而给云云夹菜,递水,一边和钱嘉云聊着。

她的漂亮,那么引人注目,在圈里红得发紫的她,定是有人认出来了,此时此刻,不远处一桌。

“天啊,原来她真的有孩子。”某女瞥见向初瑷牵着娃,颇为吃惊。

“最重要是我听说她跟姚单走的很近,我听说,姚单,在追求她。”

听到姐妹说到姚单,原本专心在吃饭的姚雪抬起了头,顺着他们的方向看了过去,她还没说什么,一旁的姐妹就对她说了。

“姚雪,你可好好盯着点姚单,别让他被坏女人给骗了,我听说那个向初瑷很有心计,而且跟很多男人有暧昧关系。”

“是啊,可别让你弟弟跟她走的太近。”

姚雪用纸巾擦了擦嘴,那个叫向初瑷的女人长得确实很漂亮,但要说骗他弟弟,哪有那么容易。

姚单什么样的性子,外面不知道,她还不清楚吗,以前鬼混的时候,家里人就已经管不住他了,如今,家里的生意他掌权了一半,自己在外又有自己的公司,表面对女人温柔,背地里,还不知道多嫌弃女人接近他。

不过,姚单突然对女人上了心,还是个有孩子的女人,难道他是认真的?

要不然也不会传他跟那向初瑷有牵牵扯扯的关系了,但她不止跟姚单有关系,还牵扯了别的男人?对于这点,姚雪对向初瑷就不满意了。

向初瑷带着云云去卫生间洗手,恰巧路过她们那桌,她明显感觉到有人在打量自己。

姚雪正好带着玩笑的说了。

“我们姚家的家门哪有那么容易进,不清不白的姑娘,不可能有机会的。”

“而且我们家传统观念很严重,要是姚单真带那种不知检点的姑娘回家,家里人不打断他的腿才怪。”

向初瑷低垂着眸,姚家两个字,听的是清清楚楚,再看那女人荣华富贵,穿着打扮都很气派,说不定,就是姚单提过的姐姐。

两人目光交触,电光火石之间,就移开了。

她可以不在意毫无相关的人对她得评价,但姚单的姐姐,若是也这么不清不楚的看她,她心底里,难免生刺。

再说,她们好像认为是她缠着姚单不放?

能不能睁大狗眼,分明是姚单缠着她不放。

向初瑷越想就越觉得生气。

本来今晚挺愉快的心情,眨眼变了味。

*

姚单出差回来,捧着花在向初瑷那儿吃了闭门羹,电话联系不上,人也不搭理他。

他阴沉沉的回了公司,超云一瞧,问,“总裁,你不是在向小姐那又碰壁了?”

姚单抿着唇,狠色的盯了超云一眼。

好可怜啊,超云心想。

姚单直觉他不在帝都的时候肯定是出了什么事,一查,他脸色更是如阴云一样压着,“什么父不详···”他就是云云的父亲,

超云讶异他们总裁的火气,只要关于向小姐的事,他们总裁的修养和得体都会弃而丢之,别人可能不清楚,但他时常在姚单身边,已经见识不止一两次了。

“谁造的谣。”

“总裁,我猜想可能是蓝家背后搞的鬼。”虽然他没有证据,但推理一番,只有可能跟向初瑷有仇的蓝家才有要报复她的动机,“而且,总裁,蓝易槐是向小姐的父亲,在向小姐还呆在她母亲肚子里的时候,蓝易槐跟她母亲离了婚,没多久就跟田欣在一起了。”

田欣家有钱,能够支持蓝易槐创业,为了事业,他抛弃槽糠之妻,抛弃骨肉,蓝易槐这个男人,还真是他们男人之中的耻辱。

“折了他们的翼,看她们还能掀起什么浪。”

超云身躯抖了抖,察觉到他们总裁身上狠厉凶残的气息。

向初瑷也不是说在生姚单的气,就是别扭着,不管是不是因为听了姚单的姐姐说的那番话,还是因为她自己内心乱七八糟的想法。

姚单被她冷落,就是冷落了大半个月。

起初他至少还能登堂入室,讨个吻,现在想要见她一面,都觉得困难,向初瑷存心了似的躲着他,于是,修养极好,经过六年的磨炼,愈发沉稳温和的性子,愈发的暴躁了,最苦的还是在他手下做事的员工,天知道他哪一秒会变脸,而且,骂起来人,狗血淋头,感觉自尊心都要被他狠狠的碾碎了。

装修的豪华却也诗意的办公室。

地上是撒落的文件,助理正忙着收拾起来。

姚雪进来的时候,扫了一眼。

“姚小姐。”助理苦瓜一张脸。

姚雪示意她赶紧收拾出去。

“姚单,你这发的哪门子脾气,可别坏了你在公司塑造的好形象啊。”她往里面走,在沙发上,勾着腿,姿势优雅。

姚单掀起眸,声音漠漠,“你闲的要管起我的事来了?”

姚雪一听他这语气,就想起了曾经那个叛逆放荡不羁的姚单,时隔这么多年,他好似愈发的深不可测了,“我这嫁出去的女人还怎么管你的事,是爸妈让我来的,让我问问,你跟那个姑娘,是认真的,还是玩玩的。”

姚单不说话。

姚雪又说了,“认真的话,他们的意思就是让你赶紧消了那个念头,玩玩的,他们就不管你了,不过你到了适婚的年纪,他们让我给你介绍几个姑娘。”

“我以后跟谁过日子是我的事,别瞎搞些有的没的。”

“再说,你见过我玩过哪个女人的感情。”言下之意,他是认真的。

“你让姐怎么说你,她有孩子,还跟不少男人有暧昧关系,姚单,你挑人之前怎么不洗洗眼屎。”姚雪嗤着。

要不是眼前的人是他亲姐,他直接把她轰出去,从口袋里摸出烟盒,找打火机,姚单点着烟,冷笑,“滚蛋,外面那些人的话你也信?当初多少人还说你出轨包养小白脸,你认了吗?是事实吗?”

姚雪莞尔,“行了,我说不过你,我替我刚才说的话道歉成吗。”流言可谓,她自己就经历过被人说三道四,深知从别人嘴里说出来的未必就是事实,这时间一久,人就容易犯糊涂,再说因为是关于自己弟弟姚单的,她关心则乱。

“道歉吧!”姚单勉为其难的回了句。

姚雪默了一会,“······对不起。”她发现姚单就是专门坑他这个姐姐而存在的。

姐弟两的感情是深厚的,但横着一个向初瑷,她要是说了什么不好的,指不定姚单又跟她翻脸了。

果然,自古以来,男人最难过的就是美人关。

------题外话------

姚单的福利大概两章之内就能送上啦,不出意外,大概还有两三章姚单的番外就能完结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