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在脑海里演练了不下百变的事/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咖啡厅里还飘荡着舒缓的轻音乐,田欣惊慌着看着眼前知性秀雅的女人,想起当年骨头断掉的疼痛,她如今竟也觉得疼的厉害。

下午两三点,咖啡厅是最多人来喝下午茶的时间,闹得这一出,多少人目光不离他们身上,那穿着打扮极有钱的女人想不到居然是勾引人家丈夫的妖艳贱货,大家的目光顿时是瞧不起她的。

“还不走?”向秀晶横眉,是一秒都不待见田欣,满心的厌恶。

田欣后怕之余,恍惚之间发现周遭的人目光都落在他们这边,她少了刚来的时候那股优越感,那些人看她的目光像刀一样剜她的心脏,遂时,狼狈不堪,过街老鼠般逃离。

向秀晶从来不曾跟她提过关于她父亲的事,谁知隐瞒的真想下竟然是这么丑陋不堪的。

莞尔,她不禁想起了当初在电视台匆匆见过一面的男人,他在蓝雨面前,像所有疼爱女儿的父亲,给她关心呵护,把她当成宝贝,多么可笑,她竟在那种情况下见到了她亲生父亲,他,在她的世界里,只是过路的陌生人的存在。

向秀晶眼神幽幽,田欣走后,她过激的情绪慢慢平复,“走吧,有什么话想问,回家再说。”

向初瑷便愣愣的跟着母亲一起回了住处。

她第一次晓得自己父亲的名字,蓝易槐。

跟她母亲大学就相爱了,相恋三年,毕业之后没多久就扯了证,那时,年轻气盛的男人有事业心,他想要在帝都创造属于自己的帝国,然而现实的残酷让他屡屡碰壁,后来,他遇到了田欣,一个有钱人家的富家小姐。

为了成功,他抛弃了称之为避风港的家,抛弃了跟他走过不少风风雨雨的爱人,负了她的一片真心。

男人薄情的时候,他连你是死是活都不会在意。

向初瑷眼眶红红,得知母亲的遭遇,她最心疼的是眼前逐渐老去的女人,至于蓝易槐,那个从未履行过父亲义务的男人,不会在她心中泛起任何涟漪,“妈···”

向秀晶脸色平和,“行了,这么多年我都过来了,你不用在意,只不过,她为什么找上你。”

“她女儿也在电视台工作,我跟她是同事,不久前起过争执。”

“日后她再来找你,你不理便是。”

向初瑷恩了一声,倒未把田欣威胁她的话告知向秀晶,她只愿岁月能温柔的对待她,自然是不愿让世俗的事给她增添烦恼,若那位蓝夫人真不计后果要针对她们,向初瑷不会坐以待毙。

云云许久没有见过外婆了,看见向秀晶的时候,脸上带着纯真的笑容扑进了她的怀里,甜甜的喊了一声,“外婆。”

过去再多的是是非非都已经过去,眼前温馨和睦,那才是向初瑷要守护的存在。

田欣狼狈离开回到家中大发脾气了一通,她一生气就喜欢摔东西,搞得家里的佣人提心吊胆,深怕惹她不快。

不管过了多少年,她除了抢了向秀晶一个男人,别的方面,她永远强不过她,今天,她居然因为见到她,而吓跑了。

向秀晶,她怎么还敢那么得意。

*

向秀晶在她那儿小住了几日,有她在的日子,向初瑷觉得日子过得真是无比舒坦。

奈何云云有什么事都藏不住,跟在向秀晶身边,说的最多的人便是姚叔叔。

这位姚叔叔,向秀晶还有些记忆,那日机场高高大大,长相十分英俊内敛的男人。

“你跟那位姚先生,怎么样了?”

向秀晶在厨房里做菜,向初瑷跟着帮忙,听到母亲问起,往日跟他亲密接吻的画面强行在脑海里闪现,她咬了咬唇,“没怎么样。”

“他锲而不舍的追着你,你不用满心芥蒂的推拒人家,若真的喜欢上了,找个机会好好谈谈,别避着,有些话不说清楚怎么会有结果。”

有些道理谁都懂,向初瑷洗着菜,“妈,他家世好,事业有成,我一个未婚生子的女人,且不说他不介意我,他家人怎么会接受得了我。”

一是不想让姚单为难,二她不希望云云以后存在的家庭里受到任何的委屈。

“你怎么知道他家接受不了你。”

向初瑷一脸闷闷的,“之前跟同事吃饭在餐厅里遇过他姐姐,再说妈,他不是一般家庭,家里很有钱,很有名,注重名声是肯定的。”

向秀晶无奈的笑了,以前一直果敢闷头向前冲的女儿,在经过岁月的磨炼蜕变了很多,她懂事了,成熟了,但感情上,却缺失了勇气,没有面对的自信。

若说那位姚先生真得对她女儿是真心的,她倒是希望他能够在要强一些,只有这样,两人才能看到结果。

母女之间说话,果然不用避讳什么,向初瑷心里有什么,想说就说。

一会,云云拿着她的手机跑到了厨房,“妈妈,姚叔叔的电话。”

在母亲的目光下,向初瑷不禁红了脸,“妈妈没空接。”

云云哦了一声,一副没关系的样子,“妈妈,云云帮你接。”

向初瑷,“······”

云云这么喜欢姚单,如何是好。

姚单倒是知道向秀晶来了帝都,所以这几日他都不方便去找向初瑷,这是他唯一接近她的途径,平日她在电视台,他哪有机会接近她啊,还要提防有个近水楼台的卫添宇。

他一直很忙,平日里去找向初瑷的时间都是挤出来的,现在打电话也是,他在参加一个饭局,又喝了不少酒,雅间里闷,他出来透透气,想着向初瑷,心里难受着,想听听她的声音,缓解一下相思之苦。

电话响了好多声,那头接了。

云云的声音很甜很脆,“姚叔叔。”

姚单愣了下,心里头一热,这么甜的声音,若是叫他爸爸,不知会是什么情形,“云云。”

云云开了免提,坐在沙发上,“姚叔叔,妈妈说她没空接电话。”

姚单唇角勾着,听不到向初瑷的声音,听宝贝云云的声音也可以的,“妈妈为什么没空接电话?”

因为是开的免提,男人那把好听的嗓音余音绕耳,而且,温柔如水,霎时间就能让人豁然开朗,雨后天晴。

在厨房里的向初瑷注意力不禁被吸引了去。

“妈妈在厨房帮外婆做菜。”

姚单眉眼垂着,她啊,分明是有时间,却偏偏不愿接自己电话,本不想这么步步紧逼着她,但着实给她太多的时间,反而起不到一丁点的作用。

看来今天这通电话是没办法听到她的声音,索性,他跟云云聊了起来。

云云对姚单一点都不怕生,五岁大的小女孩,笑声咯咯的。

姚单出来雅间外面许久,里头的生意人出来找他了,听到他聊电话的那头居然是个小女孩的声音,眼中不免几分探寻的意味,“姚总,聊得这么开心,是你家哪位小朋友?”

云云听到那头传来陌生的声音,一下子怯怯的没有说话了。

姚单对着他舒冷的笑了笑,“说了你也不晓得。”

那生意人好奇归好奇,但没那个胆量八卦下去,“嘿嘿,想不到姚总对小孩子那般亲切,我倒是有些诧异,听你跟小朋友聊电话,我都有些想我家那宝贝闺女了,我不耽搁你了,不过里面催的紧。”

“待会就进去。”姚单回。

那生意人点点头,进去了。

姚单继而又对电话那头的云云道,“云云,下次有机会再聊,姚叔叔要工作了,帮姚叔叔给你妈妈带句话,我想她了。”

“恩,姚叔叔,我会帮你转告妈妈的。”

殊不知,厨房里的人早就听到了姚单说的话,拿着菜刀切菜,一不小心在手指上给切了一个小伤口。

向秀晶好笑的看着她,一个电话她就已经分去了那么多心神,“你说你这么大个人了切个菜还能切到手,行了,厨房这儿不用你帮,你出去处理一下伤口。”

向初瑷感觉吵架丢脸,用水冲了冲冒血的手指。

不一会,被自个母亲赶出了厨房了。

家里备有药箱,她抹了点药油,止了血,缠了个创可贴。

云云拿着手机往她身边跑过去,一脸认真的转达,“妈妈,姚叔叔让我给你带话,姚叔叔说他想你了。”

不是他亲口说,而是听着云云软糯糯的声音,她都心跳如雷,整个人是暖烘烘的,全部心思,仿佛都被那叫姚单的男人给占据了去。

另一边。

挂了电话姚单,心满意足的收好了手机。

没料到,他谈电话的时候,卫添宇从另一边走来,恰巧他像是听到了云云的声音而顿住了脚步。

两人面对面。

姚单眸光一瞥,理了理衣衫,“卫台长也来应酬。”

卫添宇瞧着眼前这个比自己小好几岁的男人,他不能用年龄去看待他,就光说人,他回国之后把生意打理的井井有条,蒸蒸日上,人也沉稳老派,表面是脾气温和的成功商人,实际上,是吃人不露骨头的资本家。

杀人不见血的,可不可怕。

最让他在意的是,向初瑷的女儿云云,在他的印象里是个和腼腆羞涩的孩子,想不到她跟姚单的关系,这么好,一声姚叔叔叫的亲密,那他跟向初瑷的关系,岂不是···这般想着,他心思烦躁了起来。

雅间外面的走廊是很安静的,卫添宇耳朵灵敏,所以注意到了。

卫添宇,“可不是,没想到就遇见了姚总裁了。”

双方都有敌意,外人瞧了,都觉得两人之间像是在较量,杀气很重,有一种情敌相见分外眼红的错觉。

姚单笑了笑,“有时候帝都就是这么小。”

“刚才跟姚总裁聊电话的可是云云。”卫添宇提到了云云,脸色也很柔和,带着一股溺爱的样子。

姚单又瞥了他一眼,“是云云。”瞧他那样子,好似云云是他亲生孩子似的,姚单眸里暗潮汹涌。

卫添宇穆如清风,一脸意外,“想不到云云跟姚总裁的感情也这般好,云云这孩子,在外人面前羞涩的很,初瑷为此还跟我念叨她这性子,说是怕她在学校里受人欺负。”

姚单眯着眼睛,隐约透着一抹危险。

这卫添宇,从头到尾,都像是在跟他暗示,他跟向初瑷和云云的感情有多好,他唇角一勾,“初瑷能有卫台长这种谈心的朋友我也替她开心,她在台里有卫台长照顾,我替她跟你说声谢谢。”

战火一触即燃。

彼时,雅间里的生意人推开门又出来,“姚总,你可把我们晾在里面好久了,唷···这不是卫台长吗?”

卫添宇朝那生意人笑了笑。

姚单眸色潋滟,“我这边还有要事,就不跟卫台长唠叨了。”讲完,往雅间里去。

一门阻隔,卫添宇心思不明,他不知道姚单跟向初瑷发展到了什么地步,但今日看来,姚单跟向初瑷之间的牵绊看似比他想象的还要深。

他自知今天自己的行为有些卑鄙,如若姚单是个嫉妒心重的男人,又或者他对向初瑷没有足够的信任,那他们之间便会因为他所说的话产生间隙,会有裂痕。

卫添宇不否认自己心不是一般的黑,但有什么办法,他对向初瑷上了心,他也想得到她。

姚单回到雅间,里面的人都感觉他不太对劲,他光是坐在那儿,就给他们心惊担颤的错觉,说好的脾气好呢。

好一个卫添宇,尽会说一些他让他心生厌恶的话。

姚单还是第一次觉得一个男人这么碍眼。

“姚总,还喝不喝酒?”

姚单自是不会在外人发脾气,“喝,难得能跟几位老总一起吃饭。”

*

夜晚九点多,灯火依然辉煌车辆川流不息。

超云不得不佩服,他们总裁费尽心思都要把向小姐骗出来的诡计,而他,自然是那个可恶的帮凶。

他举着手机,本应该是要出门去接姚单的他,此时拿着手机,小心翼翼的说着话,深怕自己哪句话说的不对误了他们姚大总裁的大计。

“向小姐,我是超云,那个能不能麻烦你去兰亭接一下我们总裁,我这边有事,暂时走不开。”超云讲的一脸为难。

向初瑷轻轻呼吸着,她不是不猜想对方有可能只是为了哄她出去,但万一···

“他又喝酒了?”

“姚总要应付饭局难免的,只不过,我接到电话,说我们总裁不知为何今日喝的酒特别多,醉的不省人事,本应该我是去接人的,但女朋友生病了,中途我回去了,现在我一时半会走不开。”

超云一边说,内心也十分的忐忑。

向初瑷犹豫片刻,好半响,她道,“他家住哪,我送他回去。”

超云开心的在原地炸开了,“真是太谢谢向小姐你了,总裁他平时都住在嘉景园,B栋20楼。”

“恩,挂了。”

通完电话后,向初瑷怔怔了会,披了一件外衣,拿钥匙,出了房间门。

向秀晶也不问她晚上出去是要干什么,只是叮嘱,“路上开车注意安全。”

向初瑷老觉得自己的心思都被她妈给看穿了,怀着稍微别扭的心态,去了兰亭。

服务员一推开雅间,向初瑷就闻到了里面很浓的酒味,夹着他们雅间特有的香气,不算难闻,沙发上,姚单侧身躺着,领口的扣子开了好几颗,露出大片的胸膛,因为喝了酒,肌肤有点红。

“姚单,醒醒。”

向初瑷走近他,伸手摇了摇他,醉酒的男人咕哝了什么话。

服务员在旁道,“小姐,我跟你一块带姚总出去吧,这一时半会他可能醒不来。”

向初瑷只能应了声好。

于是,两人合力把姚单给架了起来,好在服务员是男的,她比较轻松,没用多少力。

把人送上车后座,向初瑷气他麻烦,在他大腿拧了一把,殊不知,拧他的时候,睡着的男人眉头皱了皱,可惜,向初瑷没有看见。

向初瑷跟服务员说了声谢谢就准备开车离开了。

此时,卫添宇跟几位投资人吃晚饭出了兰亭,夜色中,有一抹倩影吸引了他的注意力,稍瞬间,她进了主驾驶的位置,开车离去,原地,是有位服务生目送离去。

卫添宇恍然怔了几秒,身边的人说什么都听得不太清楚。

等那服务员往回走的时候,他忍不住问了,“打扰一下,刚才那位小姐也在这里吃饭?”

“不是,她是过来接人的。”

“谁?”事实上他心里已经有了个答案。

服务生犹豫了下,还是说了,“姚总裁。”

······

向初瑷按照超云给的地址把姚单送回他的住处,嘉景园,车子拐进B栋的地下停车场的时候,她停好车,回头看了看依然没有醒的要姚单。

她下了车,打开后车门,弯腰探了进去,伸手又推了推姚单,“快醒醒。”

这一路,不知是向初瑷把车开的太稳,还是喝酒却有她在身边的缘故,他竟在车里真的睡着了。

要她扶着姚单下车上楼,显然是一件极其吃力的事情,她这一路开了差不多四十分钟,他的酒意该醒几分了。

叫了人没醒,向初瑷咬唇,靠近他,一手捏住了他的鼻子。

喘不过气的男人嘴唇微微张开,那双眼睛,毫无预兆的睁开了。

向初瑷嗤笑,“终于醒了啊。”

眉眼透着一股娇美,唇色润润,万千风华,勾魂夺魄的,姚单竟一时没办法挪开双目。

她就在他旁边,两人视线交触,忽然之间,便是有种暧昧流淌。

两人独处的时候,总是这般。

不由得,她撑在坐垫上的手微微用力,莫名的感觉到了紧张,“醒了···”就自己下车。

话并未说完,姚单叫了她名字一声,把她一搂,放在他的腿上。

向初瑷跨坐在他的身上,身体紧贴,她下巴被姚单捏住,男人带着淡淡酒气的吻就覆了上来。

幽闭的空间,灼热的气息,她的心跳咚咚咚的跳个不停。

她甚至阻止不了姚单的动作。

滚烫的唇,麻麻的落在她的耳边,他吮着她的耳垂,感到她的颤栗,姚单把人搂的更紧,更加卖力的挑逗着她的敏感点。

她披着的外衣被脱致手臂,里面宽松的毛衣被他扯的松松垮垮,一边垂落而下,露出了漂亮的雪肩。

啧啧的亲吻的声音,勾的人脸红心跳。

姚单本就没醉,只是她越发甜美的气息,让他醉了,让他,控制不住自己,想把她占为己有,又或者说,他今晚被卫添宇刺激的不轻。

再说尝过一次的味道已经深入骨髓。

“初瑷,你的腰好软。”

男人的手触到她腰的肌肤,摸着上瘾了,眯着的眼眸有着温柔的迷醉。

向初瑷脸闷的红红的,“姚单,你喝醉了酒都这么对女人的吗?”

姚单的唇一直在她颈项流连,忍耐体内的火,额头青筋隐约跳着,他的呼吸急促,“不,我只对你一个人这么做。”

“骗谁,明明···”她欲言又止。

“明明什么?”

向初瑷咬牙,“那么炉火纯青。”

姚单动作一愣,下一秒,诧异的看着她,解释说,“这种事,在我的脑海里,已经跟你演练了不下百遍。”他的每一次生理反应,在梦里,他只能想着跟她那一夜的激情,然后自己,用手解决。

向初瑷的脸更红了,红的滴血,她遇到了老司机,一句话就把她撩的脸红心跳。

但此时此刻,姚单也就成了更危险的存在,尤其是他身下的那东西。

向初瑷的很紧张,脸色有些难看。

姚单还以为自己吓着她了,顿时手忙脚乱不敢造次了,“初瑷我,我只是对你龌龊而已。”

你还不如不解释,丢不丢人。

封闭的空间有些安静,姚单的反应终于冷静了些,彼时,有车缓缓的开进了车库,他抿了抿唇,给她整理好衣服,遮的严严实实,但那被他吮的红润娇嫩的唇,该死的惑人。

这一晚,向初瑷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离开嘉景园的,她离姚单远了些才不至于头脑缺氧无法思考。

明知是不可触碰的,偏偏,姚单像一块磁铁一样,拼命地吸引着她,怎么挣扎,到最后都会逆流成顺。

她丢盔弃甲的日子,还有多远?

*

蓝易槐的苦苦经营的公司近些日子来有多惨,恐怕只有他自己知晓,蓝雨近日心情不错,大抵是自己母亲教他追谢蘅的方法起了丁点作用,她正高兴着,一通电话,就把蓝易槐给叫回家里。

蓝易槐回到家的时候,神情疲惫,一下子苍老了许多。

蓝雨发现不对劲,对于这个疼爱自己的父亲还是关心的问,“爸,你怎么看起来好累的样子,公司得事,很忙吗?”

“没,你不用管爸爸,你只要爸爸开心的小宝贝就够了。”蓝易槐心一暖,说着。

事实上,公司面临的问题,比他想象的还要重,加上背地里有人故意在打压,他这把年纪应付着都有些力不从心。

他们公司无缘无故的被人打压,不是偶然,蓝易槐大抵是知道些什么,这一趟回家,自然心里也有话想对田欣说,让她不要再招惹向初瑷。

蓝雨甜甜一笑。

“你妈妈呢。”

“妈妈在楼上房间里,爸,你这几天都不在家,妈妈心情不好。”

“爸爸上去看看。”

等上了楼,推开他们住的卧房的门,蓝易槐就看了喝的醉醺醺趴在桌上的女人,她不再年轻貌美,眼角的鱼尾纹很深,这个他并没有爱过的女人,跟他成夫妻却也几十年,她的坏脾性,在这些年里,从未变过。

田欣一见到他,凄凉的笑了两声,“蓝易槐,我还以为你心里早就没有这个家了。”

家,多美的词。

“田欣,别在使性子了,你看你现在成什么样。”

“蓝易槐,你居然都开始嫌弃起我了吗,呵呵,我好歹跟你做夫妻也这么多年了,你回来连关心我的话都没有,反而责备我。”田欣破罐子摔了那般撒泼了起来。

蓝易槐心里烦躁的很,他一直在容忍她,她又何曾为他着想过,“田欣,我不管你今天是为了什么事而发的酒疯,我只想告诉你,别再找向初瑷的麻烦了。”

田欣气的身子发抖,大声吼了一声,“蓝易槐!”

“你这是心疼你前妻生的女儿了?那也是,向初瑷怎么说也是你的女儿,既然是这样我告诉你,我偏要找她麻烦,偏不让她好过。”本来还因为向秀晶在帝都她还害怕着,但女人丢失了理智时,跟疯子没什么区别。

------题外话------

目测卷卷说还有两章就会完结可能要打脸了,姚单的福利到时候也快了,到时免费放群里,群号:452170450

推荐叶清欢的《军门蜜婚:娇妻万万岁》

一夕之间,公司临危,姑姑病倒,未婚夫更是翻脸无情,

她抢先一步解除婚约,在他面前保住尊严。

转身之后,她招惹到了京港市三大公子之一。

他,军门显贵,钻石男神,高冷禁欲。

她怎么撩他都坐怀不乱,气得她随手将贴在墙上的一张不孕不育的传单塞到了他手里让他去治病。

“差评!中看不中用!这有病得治。”

这个记仇的的男人赖上了她,步步逼婚。

哼!敢说他差评,那就让她好好见识她的实力!

婚后,他深度解锁,花样百出,让她招架不住,求饶连连!

“老婆,记得五星好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