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满嘴甜言蜜语收放自如/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一刻蓝易槐愤怒的举起了手,恨不得一巴掌能够把眼前疯狂的女人给打醒,他怒不可遏,双目狰狞·;·;·;

田欣瞳仁猛地张大,藏着不可置信,这个跟他在一起后处处都会谦让自己的男人有朝一日,居然会想动手打她。

在最后一瞬间,蓝易槐收了手,如今这般毒妇的模样他虽然厌弃,但她再不济也是他做的孽,自己选的。

蓝易槐累了,他觉得自己心老了,什么事都力不从心了,本想着把公司的后续安排好就好好地休息一段时间,偏偏,眼前的女人硬是不让他称心。

“田欣,我几时做事不是先考虑你和小雨,我跟向秀晶结过婚是事实,她女儿是我血脉也是事实,你若是这辈子都难以介怀,那就离婚吧。”

离婚?

田欣的情绪更为激昂,“蓝易槐,你想都别想。”

夫妻两谈不拢,便不欢而散了。

殊不知在门外,担心父母状况的蓝雨恰巧听到了他们谈话的内容,她双手捂着嘴巴,大气都不敢喘一声,在她二十二岁的人生,她得知父母隐瞒她的这个秘密,竟是这么的荒唐,这么可笑。

向初瑷,竟然是她同父异母的姐姐。

电视台,茶水间,钱嘉云一有空都是找向初瑷唠嗑,她推了推眼镜,说出心里的疑虑,“初瑷,我怎么觉得今天蓝雨看你的眼神怪怪的。”

向初瑷喝着水,唇边露出了一个笑容,不大在意,“不找我麻烦就好。”

在她眼里,蓝雨不过是被蓝家宠爱,不喑世事的小公主,为人处世白的像一张纸,有田欣那样的母亲,她不知是幸运还是悲哀。

两人坐着休息聊天之余,电视台不知为何又闹出了不小的轰动,至少,电视台的女同事瞧起来对突然到访的人很是感兴趣。

钱嘉云可是说是电视台里的小灵通,手机咚咚咚的作响,屏幕上跳出了很多信息,看过了之后,她眼神不禁揶揄的看向了向初瑷。

这是什么眼神?

向初瑷想问她为什么这般看着自己的时候,余光不禁瞥见了外面向他们走过来一抹熟悉的身影,眼皮重重的跳了两下,她惊愕的看着他,姚·;·;·;姚单?

姚单的出现,确实在台里造成了不小的影响。

下午的光线很好,透过窗照射进来,室内的光线柔和明亮,穿着西装的男人身形颀长,一米八七的高个子行走间自动带了光环那般,无比的耀眼,他唇微微抿着,一如既往,温和的形象,但只向初瑷知道,他并不是那么的谦谦君子。

在她怔愣的几秒,姚单已经走到了她面前,手里提着的东西已经搁在了她面前,声音柔旬,“在附近谈事情,顺便给你带了份下午茶。”

向初瑷张了张唇,有些反应不过来,涩涩的问,“你怎么来了?”

姚单眼里的笑意更甚,又说了遍,“给你带下午茶。”

周遭的目光齐齐落在他们二人身上,圈里不是没传过姚单在追求向初瑷,但除了姚单出席一个酒会的时候身边带的女人是向初瑷外,就再也没见过他们在公众场合有出现过,瞧他们两人相处自然,无形之间又透着一股很亲密的感觉,难道已经在一起?

兴许是他们的视线太过于赤裸,向初瑷终于意识到姚单他居然明目张胆的出现在电视台找她,眼里藏着懊恼,“你明知道我问的不是这个意思。”

姚单不避嫌,继续笑着,“打你电话没接,我只好亲自把下午茶给送进来了。”

电话打没接是真的,向初瑷现在确实是没带手机在身上,但姚单亲自出现,难免会被怀疑别有目的。

而这个目的,显然是想电视台所有人都知道,他姚单,在追求她。

向初瑷不发一语的看着他。

反倒是钱嘉云笑的眼睛眯眯的,很热情的跟他聊上了话,“姚总裁,你很贴心哦,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初瑷的同事,钱嘉云。”

姚单转头看向了她,笑的温和,“你好,初瑷麻烦你照顾了。”钱嘉云在台里平时是真心跟向初瑷相处的,所以姚单也不介意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天天蹭饭。

钱嘉云顿时笑的谄媚了,“哪里,有姚总裁在,平时哪里需要我的照顾,你看初瑷,被你养的容光焕发的,先前摸着都没肉感,现在胖了些,手感摸起来都舒服多了。”

她这么一说,姚单不禁想起那晚他的手抚握着她腰时的柔软细腻的触感,简直爱不释手,舍不得放开。

向初瑷不禁红了脸,“小云!”

钱嘉云缩了缩脑袋,还是不打趣她了,“我这还有点事,先走了,你们慢慢聊。”于是,端起自己的水杯,溜之大吉。

钱嘉云走了后,两人面对面,没有说话,之间的氛围更加暧昧了些。

众目睽睽下,向初瑷即便有什么话想说都不好意思说了。

姚单低头瞥了瞥手表的时间,他还要回公司开个会议,“我还有会要开,下午茶记得吃,我挑了你喜欢的口味。”

难道她之前把下午茶点心都给小云吃的事他知道?

向初瑷下意识的咬唇,忽然间,她就松开了,没敢咬了,别了别头,“不送。”

“不用送,你送我舍不得你走怎么办。”

在她别过头的时候很遗憾的错过了姚单眼里一闪而过的灼热,他分明又是被她咬唇的动作给勾引到了,强行压下心里头那旖旎的念头,说着撩拨人心弦的话。

向初瑷听的耳朵发热,姚单,怎么满嘴的甜言蜜语的了?

还是收放自如的那种!

恍惚间,后头姚单说什么她听的不是很清楚,心跳如麻,魂飞九天。

她一脸的沉思,意外的有些萌,姚单温柔的跟人道了再见。

他离开之后,向初瑷缓缓回神,坐了几分钟,拎着下午茶点心和水杯就匆匆的离开了茶水间。

电视台闹出那么大动静,卫添宇从外面回来,发现台里的气氛好像变得特别的活跃,便问了他身边的助理,“台里有什么好事吗?”

“倒不是什么好事,十分钟前,姚单来了电视台一趟。”

姚单?他怎么会无缘无故出现在电视台,他来的原因恐怕只有一个。

卫添宇的动作一顿,双眸促成了一条直线,“他来干什么。”

助理只好把自己知道的八卦一五一十的讲出来了,“姚单过来给咱们台里的向主持送下午茶点心,他对向支持那么贴心照顾,大家都在说他们在交往。”

想不到姚单都栽在了他们这位向主持的手里,明明向初瑷未婚生子,单亲妈妈的身份已经传遍了,竟还能姚单不嫌弃她,对她这般好。

然而,身为卫添宇的助理,他此刻的神情,貌似有些奇怪,好像是生气了?

助理不太敢揣测卫添宇的心思,瞥见他脸色不大好,立马打消了念头。

回到办公室,卫添宇坐在办公椅上,莞尔,露出个无奈的笑容。

姚单,真是肚量小的男人,这么迫不及待的反手就给了他一个重击。

能让他介意的,无非就是向初瑷对他的态度。

一下午,姚单突然出现的在电视台的余韵久久未散,甚至传的越来越开,在电视台工作的人,哪个不是交友广泛的,跟外面的朋友吹下牛皮,便传的人尽皆知了。

后来,他们还发现,原来之前给向初瑷送了一个星期下午茶的男人是姚单。

钱嘉云觉得这些人未来太大惊小怪了,要是他们知道向初瑷天天中午吃的午餐,都是姚单亲手做的,不知道会吃惊成什么鬼样。

她很期待。

*

说到底,姚单这般明目张胆的对向初瑷示爱,全拜那位卫台长所赐。

起初他担心向初瑷会生气,但今天他的行为,她似乎没有他预想中的那样?

这一下午,姚单得心情都是阳光明媚,灿烂不已,他仿佛又回到了从前他们熟知的那位脾气温和不会随便乱发脾气的公司老总。

他回到公司开完会,意外的接到了她母亲程兰的电话。

程兰年轻时是个工作能力很强的女人,国外知名大学毕业,回国后因为优秀的能力,被姚越之欣赏,两人很快走到了一起。

姚氏集团能有今日的辉煌,她功不可没。

“姚单,你好久没有回过家里吃饭了,今晚回家陪妈妈吃顿晚饭吧。”程兰柔声细语,只是态度是姚单拒绝不了的。

姚单心情好,没多想就应了下来。

姚越之和程兰,这几年里,姚单跟程兰的关系比较好些,大抵是她身为母亲终于意识到自己以前因为工作而对儿子缺少关心,心里觉得愧疚所以平日里一直找机会补偿,企图修复彼此之间的关系。

只,不管现在怎么弥补,过去十几年里,他们并未真正的关心过他,现在才想着要弥补已经为时已晚了,在姚单心里,早就已经有了一道无法修复的裂痕。

但父母永远是父母,姚单做不到狠心的面对他们,也释怀不了。

姚单推了晚上的饭局,心情愉悦的回了家,在车里小憩一会,心里不禁更想向初瑷几分,还有云云。

天已经黑了下来,豪华的洋房,王叔掐着时间点,在门口等候了一会,很快,车灯光闪烁,他脸上即刻浮现笑意,身躯笔直的站在门口。

超云把车停在别墅门口,下车给姚单开了车门,他见到门口站着的王叔,便礼貌的叫了一声。

王叔笑着回应他,瞥见姚单的身影后,“少爷。”

姚单下了车,理了理衣服,递了一份打包好的茶点过去,声音平和,“王叔,给你带了杏花楼的点心。”

王叔颇为动容,这个自己从小看到大的少爷,每次回来都不会忘记给他带些好吃的,欣慰了一把,他伸手接过,“谢谢少爷。”

不知道老爷和夫人知道会不会跟他吃这个醋,上回夫人就唠叨过了,说姚单对他比对她这个做母亲的还要好。

程兰只是发发牢骚,她知道姚单一直敬重王叔,毕竟王叔,可是从小在他身边照顾他的人,而他们,十几年来都没尽过做父母的责任。

彼时王叔的心思复杂,若是少爷进了家发现夫人叫他回家吃饭的目的,想必心里对夫人老爷他们恐怕会更加不满吧。

天气凉凉,屋内亮起的灯光温暖不已。

姚单迈步走了进去,隐约便听到了客厅那传来相谈甚欢的声音,视线一放,片刻,那双眼睛里,就已经闪过了一抹冷光。

在程兰和姚雪的中间,赫然坐着一个陌生的女人,她脸上含着浅浅羞涩的笑容,画着淡妆,美玉莹光,举止得体,不知是哪家世家的千金小姐。

姚雪是第一个发现姚单进了屋的,瞥见他的脸色,脸上的笑容本就强行装出来的,现在愈发的牵强了。

她是回来之后才知道今天家里多了一位客人,葛玲雨,葛家跟他们姚家有多年的生意的交情,在姚单父母眼里,是个名当户对的媳妇好人选。

“姚单,你回来了,快过来坐,晚饭可能还要等会儿。”程兰闻到动静,便知儿子姚单回来了,她笑着说。

葛玲雨余光瞥了瞥远处站着的姚单,对他俊朗的外表愈发的满意,且听过不少朋友称赞姚单的话,这么优秀的男人要是跟她凑成一对,她大概会成为别人艳羡的对象。

姚单单手解开西装的扣子,扯松领带,目光一转,音色冷漠,“我上楼换件衣服。”于是,留下一个颀长的背影。

葛玲雨呼吸微微一滞,姚单的反应,对她而言,有些打击,太冷漠了写,跟她想象中的,太大的出入了。

程兰笑容僵了几秒,描的细致的眉轻轻的皱了皱,但很快松开。

“铃雨,他就是阿姨的儿子,姚单,你感觉怎么样?”

葛铃雨心有些受伤,但并不阻碍她对姚单的好感,“姚单很优秀,我爸常常在我面前夸奖呢。”

“待会阿姨给你介绍介绍,你两年纪相仿,应该很谈得来。”程兰道。

葛铃雨点点头,更紧张在意了些。

一直没有怎么说话的姚越之直接把不满给表现在了脸上,嘀咕了一句,“家里有客人他还上楼换什么衣服。”

一旁。姚雪伸手摘了一颗葡萄放进嘴里,他们爸妈看来是不太了解自己儿子姚单的脾气,这就是聚少离多的隐患。

结果,姚单上楼就没了动静,迟迟不见下来,程兰派人去催了,但就算催了,依然连个影子都不见。

等晚饭的点到了,还是王叔上楼把姚单给叫了下来的。

饭桌,一阵静默,程兰终究忍不住,率先开了口。

“姚单,妈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葛叔叔的女儿玲雨,这孩子今天陪我逛了一下午的街,买了不少东西,玲雨,真是辛苦你了。”程兰给她舀了一碗汤。

姚单眼皮一掀,“妈你逛得开心就好。”

程兰有意把话题带到葛玲雨身上,姚单,偏偏对她,只字不提,忽视的彻底。

葛玲雨接过程兰递过来的汤,“不辛苦,跟您逛街是件很愉快的事。”但对于姚单把她忽略在一旁不搭理,脸上的笑容不禁有些牵强。

姚雪完全置身于外,她是站在自己弟弟那一边的,父母这边自然不会帮着说话。

不过她还是挺同情葛铃雨的。

葛玲雨一顿饭吃的甚不是滋味,明明没了胃口,还要死撑着。

姚单就真的把她当成来他们家吃饭的外人陌生人而已。

她今天会来姚家的目的,那么聪明的一个男人,怎么会猜不到,据她所知,姚单对女人温柔体贴是出了名的,怎么在她身上,就变了样了?爱理不理就算了,正眼都没瞧过她。

程兰觉得挺对不起葛玲雨的,没想到自己儿子对人家居然这么漠视,她不禁想到外头传的流言蜚语,难道自己儿子真的被那个叫向初瑷的女人给勾去了心?

就是外面流言传的太危言耸听,程兰和姚越之不得不出此下策。

他们并没有什么门第之间,奈何他们打听到关于她的消息,年纪轻轻就未婚生孩子,这实在没办法接受。

吃过饭,他们在客厅歇了会儿,葛玲雨差不多要回去了,程兰想给葛玲雨牵线搭桥给两人制造独处的机会。

让姚单送她回家,是个不错的点子。

“姚单,铃雨这个点该回去了,你帮······”

一旁,姚雪突然打岔,说了,“玲雨,你楼大哥已经来接我回去的路上了,你家跟我们住的地方回去是同方向吧,我捎你一程?”

楼鸣恩是姚雪的老公,两人结婚已经有三年之久,他们本是商业联姻,但结婚后的感情培养的不错,两人已有一个两岁大的儿子。

程兰再度蹙眉,她这大女儿是不是太不知趣了?分明知道她想法,却硬是拆了她的台。

葛玲雨依然笑着,确实是顺路,她没理由拒绝,“是的,那麻烦姚姐姐和楼大哥了。”

姚雪回了句不麻烦,低头又吃起了水果。

至于姚单,目光始终都没有落在她身上,简直,把她当成了空气。

楼鸣恩没多久就到了姚家,他今天有公务缠上没能过来姚家跟他们一块吃饭,他跟岳父岳母坐着聊了一会,很快,就带着姚雪离开了。

姚雪一走,葛玲雨这个搭顺风的也得跟着离开。

一走走了两三,姚家恢复了一派的清冷。

姚越之脸色咋呼的就怒了,叱责,“姚单,你今天怎么回事,还有没有点礼仪风度。”父子两以前一言不合就能吵起来,即使过了六年,这现状一直没改变过。

“你们带回来的人跟我有什么关系。”姚单坐在沙发上,对于他父亲的怒火,平静的接受着。

“你什么态度。”

姚单唇一勾,反问,“我今天是回来陪你们吃饭的,别的,我没这个闲功夫搭理。”

姚越之被噎了一脸,怒瞪着他。

程兰跟着说了,“瞧你说的,玲雨是个不错的女孩,不骄不躁,心底好,没大千金的娇蛮脾气,各方面跟你都挺合适的,你一晚上对人家摆着一张冷脸,连话都不跟她多说两句。”

莫名其妙的就介绍女人给他,自己父母打的什么心思他会不清楚。

该来的始终还是来了的。

“那我劝你们别白费力气了,我有喜欢的人,除了她,别的女人,我一概看不上。”

姚越之一听,立刻表明立场,“你说的人是那叫向初瑷的女人?我不同意,不清不白的女人,不配入我姚家的大门。”

“姚单,你说的那个姑娘,妈也觉得不好,以你的条件,分明可以找到更好的。”

姚单觉得父母的话可笑至极,伸手摸向了裤兜,拿出烟和打火机,不一会,空中疼死袅袅烟雾。

他不说话,姚越之和程兰就坐在一旁等着他说点什么,姚单给他们的感觉竟是那么的陌生,以前的姚单,不服从管教放荡不羁,现在的他,也不是他们可以掌控的存在了。

一支烟很快抽烟,他把烟蒂头摁在烟灰缸上熄灭,“你们连她一面都没见过凭什么这么评价她,她要是不好,你们儿子也不会爱上她。”

两人沉默,显然,姚单的华还没能说服他们,并不能让他们改掉对向初瑷最初的印象。

“话挑在前头,这么多年你们也没管过我什么,现在我的事,你们最好也不要管。”姚单说的冷静。

“最好不要私底下找她说些不该说的话,不然你们会后悔的。”这句话不假,把他媳妇给气跑了,他们的孙女就没有了。

瞬间,姚越之的脸色被气的涨红起来,这就是他们的好儿子,有谁家的儿子为了一个女人反而威胁起自己的父母的。

然后他们就想到了前不久帝都闹得沸沸扬扬的一件事,关于宋家的大公子,好似为了那个温桐也是不顾家里人反对,听说他们的婚礼就在年底举行。

这一闹,姚越之的气,就没消停过,偏偏理亏,说不过他。

“哎,姚单这么在意的人,我这也是第一次见。”程兰嘀咕着。

王叔递了一杯温水给他。

姚越之接过,气不过就说了句,“指不定他是被色所迷。”

程兰抽了抽嘴角,不满意的怼了回去,“老姚,你这是被气糊涂脑子都不利索了吧。”

王叔,“……老爷,少爷并不是那么肤浅的人,据我所知,你们口中所说的那位向小姐,应该是少爷以前的旧识,少爷去芝加哥前,还吩咐过我要多关照她些。”

只不过她去了布兰格,在他们刚定居布兰格的那段时间,王叔就一直有背后给他们打点,直到他们的情况稳定下来。

只不过国内国外,他对这位向小姐的事,不能做到事事巨细,只不过她要是有难处,会有人第一时间通知他,他给帮着解决,这几年,都是这么过来的。

两人疑惑的看着王叔,他们以前就认识的?

程兰问,“王叔,到底怎么回事?”

王叔答,“少爷跟向小姐到底是怎么认识的,我并不太清楚,这件事,想必只有少爷才能解释的清楚。”而且,他挺疑惑两人为什么对向初瑷有那么大的偏见。

“老爷,夫人,依我这几年对向小姐的了解,她是个非常努力的人,我在布拉格的朋友每次给我打电话谈及她的事,总是会说很多夸赞她的话,可见是个不错的姑娘。”

程兰解释了,“她可能是挺不错的女孩,但未必适合姚单,再说,她有一个五岁大的孩子。”

五岁大的孩子?

他们好像突然找到了重点。

------题外话------

菜卷pk求收藏

【枭宠之霸妻要上位】菜卷泪/文

(一场替婚将死却霸道上位嗜血萝莉的故事)

注:萝莉+养成+血腥变态属性缺乏人生观的黑暗杀手遇上更加变态腹黑外加人生观不是那么正常的男主。

袁莫宁托着下巴看着陶诗茗,俊美的面孔,优雅的坐姿,男人单是随意的一个姿态,都如贵族王子般俊逸不凡。

“你什么时候才喜欢我?”

陶诗茗顿了顿,然后抬起头来,漆黑幽暗的瞳孔对上他。

“我为什么要喜欢你?”

袁莫宁愣了下,倒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因为你是我的未婚妻?”

后来,知道真相的陶诗茗,开始毫无掩饰对向袁莫宁的喜欢。

袁莫宁问她,“你为什么又喜欢我了?”

然后陶诗茗回过身盯着他双眼,认真的回了一句,“因为我喜欢你很久了。”

袁莫宁挑挑眉,“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