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很想见到他(一更)/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心里冒出的念头,还是把他们给惊了一跳,如果说姚单跟向初瑷六年前就认识,那时的他们会不会是···

王叔诧异,向小姐有孩子了?他在布拉格的朋友从未跟他提起过。

三人的表情,看来都是想到了一块去了。

姚越之表情很沉默,他仍记得六年前,姚单即将要飞往芝加哥留学,那时他给他准备了欢送会,而他当时执意要出去B市一趟,他不明白姚单那时为什么那么执着,但他的态度令他这个做父亲的很恼火,他不许他去。

好似在那个时候,姚单生了很大的气,可奈何那时他未曾展翅飞翔,挣脱不了他这个父亲对他的掌控管束。

“向初瑷是哪里人?”

“B市。”

揣测着,生起的念头便越发觉得可能真是那般,若是得不到证实,他们无法安下心。

程兰,“王叔,你去查一查。”

王叔连忙应了声好,这六年里他只是做到了关照她的义务,别的都被他忽略了。

他当初只是以为要去芝加哥留学的少爷自是放心不下他喜欢的人,当时姚单让他多关照一个女孩给他冲击不小,后来向初瑷跟她母亲去了布拉格,他连原因也不清楚。

待王叔走了之后,姚越之和程兰坐着不说话,像是在反思着什么,神情又非常无力着。

是的,他们对姚单的关心太少,从不知他在外面到底做过什么,老是听外面说玩车混吧,跟一些不三不四的人勾搭一起,他们以前有过念头是想说说他的,但工作忙起来他们就忘了,后来又觉得,有王叔在他身边,不怕他会出什么大事。

~

温桐快举行婚礼了,就在今年的12。31号,算算日子,不远了。

除了她的感情生活,她对于目前的生活状态真的很满意,对于蓝雨的爸也是他父亲的这种认知,起初心里还能掀起一番起伏,现在,心如止水。

向秀晶真的不喜欢帝都的繁华,小住了几日后,她便坐不住,再度回到那个能让她安逸的小镇过她的田园生活。

“妈回去了,遇到什么事别瞒着我。”向秀晶指的大概也就只有蓝家的那点破事了。

“知道了,你回到了河安就给我发个短信。”

向初瑷把人送到机场,等向秀晶过安检,她才火急火燎的回到了电视台。

没想到,蓝雨在录制节目的过程中意外受了伤,听说是走路没走稳,又靠着台边缘,便摔了。

她摔下台的时候,向初瑷正好在下面找节目监制有点事要谈,可以说是目睹了她摔倒的整个过程。

伤倒不是很严重,就是膝盖,手臂,小腿擦破了皮。

向初瑷觉得好笑,不过是受了点轻伤,搞得劳师动众,像是出了什么十万火急的大事。

就连蓝易槐,没多久赶来了电视台探望她这受伤了还坚持录完节目的宝贝女儿。

“你这孩子怎么录个节目都受伤了,爸爸看了你的朋友圈,就赶过来看看你,没事吧?还疼不疼?”

蓝易槐一脸宠溺的责备着,兴许是最近女儿对他冷淡的态度让他察觉不妙,在知道蓝雨受伤后立马赶了过来慰问,就是想缓解他们父女之间的关系,毕竟是自己疼了二十二年的女儿,她不理你,别提多糟心。

蓝雨没想到蓝易槐会来,心里小小的惊讶,但父亲的关怀她是极其动容的,会让她觉得,在她父亲眼里,她才是最重要的女儿。

在知道蓝易槐曾经有过一段婚姻,甚至还有女儿,她心里不知多介意,这几天一直埋汰着他父亲,兴许他父亲感觉到她的冷漠特地来找自己,她心情总算没那么郁闷了。

“爸,你太夸张了,只是受了点轻伤,哎,你这样,我同事估计都要笑话我了。”蓝雨说的埋怨,但勾起的嘴角出卖了她此刻的心情。

周遭的同事闻言,不免有的跟着打趣了起来。

“蓝雨,你可是你爸心里唯一的小公主,受了伤能不心疼麻?”

“蓝爸爸该不会是女儿控吧?”

蓝雨听着,跟着噗嗤的笑了起来,很快跟他们聊得融洽,可她的余光,总是会撇去偏暗的角落跟监制谈话中的向初瑷身上,她会不会知道蓝易槐是她爸爸,可惜,在那张漂亮的脸上,她找不到任何蛛丝马迹。

她压根就不在意。

想着,蓝雨的心情又阴郁了下来,烦躁的不得了。

蓝易槐把对蓝雨的宠爱表现的淋淋尽致,来之前还准备了所有工作人员的下午茶,由他的助理一一给派发。

很快监制的手里多了一份提拉米苏,在他助理递给向初瑷的时候,她面色从容,“抱歉,我不喜欢太甜的东西。”

他的助理怔了几秒,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向初瑷跟监制谈的七七八八,拿着东西从后门离开了。

蓝易槐对蓝雨关心备至的模样,她心底里没多大感觉的,只不过不知为何,她想到了姚单,上回她发烧感冒,姚单就紧张兮兮的。

一想到姚单,这个男人似乎从头到尾对她都很宠爱,捧在手心里深怕摔了的那种,从姚单身边感受到这些疼爱呵护,莞尔,她唇角一勾。

但生出的这种念头,向初瑷心里有些羞涩之意,淡淡的温情在胸腔里挤得满满的。

她的嗓音挺特别的,听到她声音会下意识的目光落在她身上,蓝易槐瞥见她那一瞬间,心脏重重麻麻的跳了一下,疼的窒息的闷感蔓延四肢。

漠然离开的年轻女孩,她出生以来从未见过面的女儿,大抵是因为血脉的羁绊,他做不到对她视而不见,总觉得自己这辈子拖欠了她。

蓝易槐的出神,一旁的蓝雨咬了咬下唇。

“爸!”

蓝雨大喊了他一声,他瞬间回神,在她审视的目光下背后不禁一凉。

“爸,你在想什么。”

“没什么。”蓝易槐蒙混过去,自然不可能跟蓝雨说他刚才是在看他前妻给他生的女儿。

蓝雨握了握拳,手背上的青筋凸起来。

“小雨,爸爸还有工作就先回公司了,多长点心,别又摔着了。”蓝易槐叮嘱了几句,就走了。

蓝易槐今天来电视台,他在的地方,向初瑷不愿多呆,更不想看见她,不知怎么地,她遇是避着,偏偏就碰上了。

于她而言,他不过是蓝雨的父亲,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

向初瑷从他身旁经过,心情平静没有任何波澜。

倒是蓝易槐,顿了顿,才朝着她背影喊了一声,“向小姐。”他唤她向小姐自然觉得有些尴尬,说他们是有血缘关系的父女,说出去有谁会信。

“有什么事吗,蓝总。”蓝易槐是生意人,别人跟他客套的时候救护这般称呼他。

蓝易槐示意助理先走,上前两步,两人保持一米之远的距离,气氛透着一股冰冷,他声音温和,“上次小雨冲撞了你,给你造成了不小的困扰,我替她跟你说声抱歉,小雨她不太懂事,性子还需要多磨练磨练,希望你不要跟她计较太多。”

向初瑷抬起头,觉得他说的话尤其的刺耳,很不舒服。

计较太多?

她何时跟她计较过什么。

从来,就是他现在的妻女找她麻烦。

“蓝总,我没那个闲工夫去针对你的宝贝女儿。”

蓝易槐哑然,对自己刚才没有衡量好就说出来的话有些懊恼,他的心是偏的,所以说出来的话,自然有偏颇的味道。

“蓝总管好你现在的妻女吧。”

她最后一句,说的是无比讽刺的。

蓝易槐脸霎时之间苍白起来,什么叫万念俱灰,他此刻的心情便是,而向初瑷的话透露了不少的心思,管好自己的妻女?田欣?难道已经私底下找过她···这么一想,他脸色更沉重了。

她的背影又逐渐走远,他咬了咬牙,拉下脸皮又道,“我会管好她们的,但是向小姐,你能不能让你的朋友不要打压我的公司。”

若是一拖再拖,公司无力回天,蓝易槐应该会崩溃,他的事业是他的信仰,如果没了,那当初他狠心的选择实在显得可笑之极。

蓝易槐的低声下气,向初瑷抿着唇,“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这次走的更彻底了。

向初瑷觉得心烦,人拐进楼梯间,一直爬到了楼顶,凉风打在脸上,刺刺的疼,她没有披外套,冻得嘴唇有些发抖。

突然一件男人的外套搭在了她的肩膀上,有一股淡淡的古龙水香味扑鼻而来。

她下意识的侧过头,就看到了卫添宇,他的外套搭在自己身上,她稍微觉得有些别扭,奇怪。

“你跟踪我?”

卫添宇笑了,“这里是我的地盘,你觉得我需要跟踪你?”

可不是,台里有什么事他会不清楚。

向初瑷嗫嚅了下嘴巴,她只是想自己安静一下,没想到卫添宇来了,在知道他对自己的心思,她一直尽量避免跟他接触。

没想到,卫添宇靠近她,沉声问,“你好像很不想见到我?”

向初瑷神情窘迫,往旁边挪了几步,平静的回:“没有不想,也没有想。”

卫添宇一怔,她很懂得避嫌,理智说话的时候很伤人。

他有过一段感情,知道感情勉强是不会有好结果的,幸好他是过来人,若换做以前的他,兴许会因为她的话更想把人禁锢在自己身边。

“卫台长,衣服还给你,我下去了。”

向初瑷相信她今天说的话,卫添宇怕是已经彻底的死心了。

卫添宇接过衣服,“去吧。”

突然,她的电话响了,向初瑷拿起来看,是姚单打过来的,心念一动便就接了,她因为今天横生姚单其实很疼惜她的念头,让她对电话那边的男人产生了依赖感,很想听听他的声音,很想见到他···

什么都不想管了,不想想了,只想靠近他。

所以,在她接了姚单电话的瞬间,她脸上的笑容徐徐绽放,像红莲一样的妖冶倾城。

卫添宇的心更堵了,他分明不比姚单差吧,而且他更容易接近向初瑷吧,不是有句古话,近水楼台先得月吗,他怎么偏偏就输给了姚单了,他是输的心不甘情不愿的。

如果硬是想知道为什么,大概是他,没有姚单那么死皮赖脸,锲而不舍,穷追猛打···

电话那头的姚单手转这笔的动作一停,他刚才没有听错吧,向初瑷跟他说话时的语气,有些娇,有些媚,咋呼的,就撩拨的他心痒难耐的。

“姚单你怎么不说话?”向初瑷有点恼羞的问。

姚单老实说,“被你声音迷住了。”

向初瑷脸一红,尤其是她身后还有个卫添宇,就算他不知道两人聊什么,但就是觉得毛骨悚然的,“能不能少耍嘴皮子。”

姚单削薄的唇微微勾起,眸眼温柔,“我是说真的。”

嘶!

卫添宇真的觉得自己自作虐不可活,虽听不到对方再说什么,但从向初瑷的表情,两人聊得是很愉快的就对了。

姚单说出打电话的目的,柔声的询问:“今晚带云云一起出来吃饭?朋友推荐了一家不错的餐厅。”

向初瑷喔了一声,正要答···

身后不远处的卫添宇叫住了她,她回过头看他一眼,谁知···

他说,“初瑷,过两天会降温,记得多穿点衣服,别又着凉了。”

讲完,脸皮上挂着淡笑离开。

向初瑷,“······”卫台长,你是不是幼稚了点。

------题外话------

通知:晚上还有一更。

推荐小伙伴【枭宠之霸妻要上位】文/菜卷泪

(萝莉&养成&血腥变态属性缺乏人生观的黑暗杀手遇上更加变态腹黑外加人生观不是那么正常的男主&内附硬汉帅大叔与萝莉杀手的cp)

袁莫宁托着下巴看着陶诗茗,俊美的面孔,优雅的坐姿,男人单是随意的一个姿态,都如贵族王子般俊逸不凡。

听说他家宝贝心里面一直住着一个人?

呵呵…

“说吧,你喜欢的那人叫什么?”

女孩头顶的毛发耸动了下,木讷的面孔回眸盯着他。

“你问这个做什么?”

男人换了个姿势扶着脑袋,嘴角微微勾起一抹如春风般迷人的微笑。

“没什么,只是想找个时间将他给做了,想想就觉得窝火。”

女孩黑眸一抬。

如果这人是你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