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赶紧扑倒啊(二更,新文求收藏)/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向初瑷感觉姚单的呼吸重了些,她耳朵灵,听得很清楚。

走掉的卫添宇郁结的心情总算畅爽了些,他就是见不得姚单太得意的样子,再说,姚单把他当成情敌对待,这会儿,坐如针毡了吧?他眉目挑着,越想,心里更爽了。

向初瑷停留在楼梯间没走,片刻之后,姚单问,“卫添宇在你旁边?”

她答,“没在了。”

姚单嘴抿着,听起来是挺随意的问,但细细品之,分明带着一股酸味,“也就是说刚才他一直在你旁边?”

向初瑷睫毛颤了颤,他的声音实在是那种纯纯正正的男神音,很迷人,注意力很容易被他带了去,“刚才是一直在···”

“初瑷,你离他远点!”

他就算知道向初瑷和卫添宇之间不会有什么,但卫添宇可是对向初瑷有跟他一样的心思,不得不防。

且他早已经将向初瑷纳为了自己的身边人,岂能容忍别的男人在她身边绕着转。

姚单的语气重了些,似乎少了点平时的温柔,多了几分霸道占有。

向初瑷不说话。

姚单不禁有些气馁,他是把向初瑷当成自己女人了,但是向初瑷,未必把他当成她的男人,他用这么强硬的语气说话,会不会让她讨厌。

就在他想着要怎么哄人的时候,向初瑷的声音响了起来,她说的不大声,语气娇嗔,“你不说我都知道,再说我跟他本来就没什么,你这么在意干什么。”

姚单又愣住了,迟迟没点反应。

又是这样···

向初瑷来气了,抚了下跳的太乱的心,“我还有工作,先挂了。”

姚单回神的时候,电话已经挂断了。

今天的向初瑷意外的不一样,让他感觉,自己又离她进了一步。

到底是哪位神助攻帮助了他?

超云敲门迟迟不见里面的人有反应,索性推门就进去了,于是,便发现了他们姚大总裁,一脸痴汉脸的模样,着实令他惶恐不已。

今天情况很不正常。

向初瑷虽然挂断了电话,但依然阻止不了他美好的心情,点击短信模板,编辑:待会我过去接你。

超云,“总裁,恭喜你抱得美人归。”

这话讲的未免太早了些,他离目的还差那么一步之遥。

姚单瞥一眼他,“你功不可没,要奖金还是要假期?”

超云对自己目前的工资非常满意,对于加薪的欲望没有那么深,反而是假期,他巴不得要多几天,正要开口,他这一向以脾气好,好说话的老板占了开口的先机,他笑里藏刀的断了他的念想,“这个月给你加一倍的奖金。”

他深呼吸了一口气,敢怒不敢言。

姚单眉眼一挑,嘴唇一勾,一脸鬼畜,“怎么,不够?”

“够,谢谢总裁。”

其实,什么脾气好,温柔体贴的男人的代表这些都是假的。

要是温柔体贴,怎么不给他放假,他要放假啊,他对放假的欲望都表现的这么明显了。

他高兴的时候就爱逗着你玩,更别说生气的时候会怎么虐你,对,通常,他虐你的时候你都没发觉不了的,他特别能装,尤其是在向小姐面前。

江山难改,本性难移。

他就是个阴晴不定,还会随时黑化的主。

这样的人居然是他老板,想他跟在他身边伺候有两年多了,这么长的时间,他是怎么过来的:)

高兴的时候虐虐他,不高兴的时候虐死他。

向初瑷今天好像藏不住自己的情绪,钱家云总是用一种揶揄的眼神看着她,直至她下班,在她出了电视台大门时,就看到了一辆熟悉的车光明正大的停在中央,是姚单的车,脚步加快,朝他过去。

云云今天本来还有些小难过的,因为班上有位同学不喜欢跟她玩就算了,还拉帮结派要班里的同学不要跟她玩。

郁郁不闷着脸到放学。

云云在等着保姆阿姨来接自己,可没想到来接自己的人是她妈妈,在看到她妈妈身边的人后,刚才那一点小烦恼就抛之脑后了。

“妈妈~”

小孩的声音响亮清脆,不由引人视线眺望了过去。

只看见,那可爱的小孩被一个高大帅气的男人一手把她抱了起来,她笑声银铃般,跟那名男子说起了悄悄话,而她妈妈,把她背着的书包拿在了手里。

向初瑷感觉很多人都在看着他们,她就知道若是姚单跟着她一起来接云云肯定会很瞩目。

姚单不肯待在车里等,非要跟着她,说是云云见到他肯定会很开心,莫名其妙的就答应他跟着了。

“走了。”向初瑷推了推他,示意他赶紧走。

姚单则牵过她的手,紧紧握着,“学校人多,不要走散了。”

向初瑷撇撇嘴,忍着臊意,没将手给抽回来,两人一路牵着手出了校门。

来接送孩子的家长表示被硬生生的强塞了一大碗狗粮。

只不过,那位高大帅气的男人是不是有点眼熟?

*

吃过了晚饭,姚单带着她们看了海狮表演,云云是小孩子,爱玩的天性在今晚彻底显露了出来。

向初瑷知道平时云云的懂事是为了不想给她添太多麻烦。

疯玩了两个小时,回去的路上,姚单开着车,问,“云云今天玩得开心吗?”

在向初瑷怀里的云云,拍着小手掌,“开心,谢谢姚叔叔带云云去这么好玩的地方。”

小孩有礼貌声音又甜,姚单眼里笑意更甚。

回她们公寓的路上,云云忍不住疲惫之意,窝在向初瑷的怀里睡着了。

车里有暖气,穿的衣服够厚,向初瑷倒不怕她在车里睡着会着凉。

半个小时后,回到了公寓。

向初瑷把云云给轻声叫醒,跟姚单说了让他随意之后,带着云云去浴室里洗澡,她洗澡的时候,双眼都是眯着的,给她冲了冲澡擦干就换上睡衣,把人抱回她的房间,给盖好被子。

屋内有地暖,向初瑷给云云洗完澡,感觉自己都出了身汗,她继而拿了衣服顺便也洗了澡。

等她出去,客厅的灯光亮着,只见厨房里,姚单姿态娴熟,在煮着面条。

人居然还没走。

橘黄的灯光泛着温暖。

姚单感觉身后有人,不用猜便知是谁了,她道,“给你煮点宵夜。”

向初瑷哦了一声,看着锅里的水沸腾了起来,他在切葱花,样子很专注,她一下子看的有些入神。

今天吃晚饭时间过早,之后陪着云云玩耍了那么长时间,此时听到宵夜,还真是有点饥饿感。

索性,她出了客厅,拉开餐桌低下的椅子坐下,等面。

闲暇之余,拿着手机打开了微信,她今天发了一条关于云云的朋友圈,钱嘉云给评论了,她回复了之后,很快收到了她的私聊。

“坐在云云旁边的男人是姚总裁吧?”

向初瑷,“······是他。”

恋爱的铜臭味呀,钱嘉云在床上躺着,脸上敷着面膜,“姚总裁对你这么上心,你还等什么呀,赶紧扑倒吃干抹净啊。”

向初瑷哭笑不得。

把姚单吃干抹净?她疯了才会有这样的念头,钱嘉云很快被她冠上了色女的称号,随之,她的眸光又瞥了瞥给她做吃的男人,咬了咬唇。

她想跟他试一试,但还没饿狼扑食到那种境界。

姚单端着面出来,给她递上筷子。

扑腾而来的香味,使人食欲大开。

他倒了杯水坐在了她对面,微微侧着身子,他双腿一叠,手搭着桌边,他瞥了瞥手表上的时间,十点半了,是走还是留?如果要留,他要以什么样的理由留下来。

向初瑷看着他,“你不吃吗?”

“我不饿,你吃。”姚单确实不饿,云云今天点了好多甜的东西吃,向初瑷不爱吃点,云云吃不完就塞给了他吃,而他,也全部笑纳了。

然后,向初瑷突然想起家里的面条好像剩的不多了,她眼前这碗面,应该是最后的库存面条做的。

“这么多我吃不完。”向初瑷还是想把面分一半给姚单。

姚单提议,“吃了在说,吃不完我再帮你吃?”

“我吃过得你也不嫌不干净?我去拿个碗来。”她作势起身想去厨房拿过新的碗筷。

“小瑷,我不会嫌弃你。”

向初瑷听到他认真的语调,不禁想到了两人接吻的画面,姚单吻她的时候,那股热情···她刚才说的话,分明白说了。

面很爽口不腻,香味萦绕,姚单的手艺真的很好,没什么材料,面还能煮的这么香。

但即便如此,向初瑷没有勇气看着他拿自己用过的筷子,她用过的碗,吃过得面,她坚决的拿来新的碗筷,把面夹到空碗,倒了点汤。

姚单看着眼前碗里装着的面条,若有所思的看了眼,拿起筷子,还是慢条斯理的吃了起来。

等他们把宵夜都吃饭,时间眨眼一过,快十一点了。

向初瑷终于忍不住问,“你不回去吗?”难道姚单又想睡沙发?

姚单看着她红吃完面后,愈发水嫩红润的唇,一张一合,贝齿若隐若现,甚是惑人。

喉结一滑,他赶紧移开了视线。

待在她身边越久,他的自控力都快被磨灭了。

姚单拿过挂在衣钩上的外套,“要回。”他要回去一个人冷静一下。

向初瑷跟在他身后,听到门被打开时的声音,唇,被她又咬了咬,像是在做什么决定那般。

站在门口的姚单转过身在她额头落下一吻,“晚安。”

她讷讷的,没说话,还在纠结。

电梯就离的不远,姚单按了电梯,电梯,从一楼缓缓的上升,停在了她这一层。

向初瑷看着他已经走进了电梯,带着到底要不要让他留宿一晚的念头挣扎着,而在电梯开始关上的瞬间,她再也没有迟疑,冲了上去。

关上的电梯门被挡住。

差不多关上的电梯门缓缓又打开了,映入眼帘的,是向初瑷那张明艳动人的脸,她眼眸像是潋滟着水光,红唇微张,迟迟说不出留他的话。

姚单的目光沉沉的看着她,故意问,“初瑷,你为什么拦着电梯?”

这么羞人的话怎么说的出口,在他的目光下,向初瑷舔了舔唇,既然说不出口索性就放弃了,这么纠结实在不太像她的风格,“我还没跟你说晚安。”

只是想说晚安这么简单而已吗?

向初瑷一脸不好意思,“晚安,回去的时候小心点。”

然后挡着电梯门的手给放开了,电梯反应缓慢了几秒,再度要关上门了。

她低着头,没在往电梯里面看。

然而很快,她感觉头顶的光影被挡住,不过是一瞬间的事,腰间传来男人手掌心的温度,隔着衣服都觉得有些滚烫,她被姚单不费吹灰之力给抱提了起来。

------题外话------

即将要开车,哈哈哈哈哈

推荐基友《猫爷驾到束手就寝》,顾南西

传闻大凉女国师萧景姒年少辅政,不死不伤,却宠爱惨了一只唤作杏花的猫。

以下为国师大人的宠猫日常:

国师大人对杏花说:“你身子真暖,以后,为我暖榻可好?”

“杏花,腿张开,让我看看你是公还是母?”

国师大人还对杏花说:“杏花,我若是母猫儿,便嫁于你,为你生一窝猫崽子。”

后来,杏花幻成了一个貌美的男子,正是天下第一美人:钦南王世子楚彧。

“阿娆,你不抱着我睡吗?我身上暖,可以给你暖榻。”

“阿娆,入春了,我……我难受。”

楚彧还对国师大人说:“阿娆,你嫁给我好不好?不用生一窝猫崽子,两只便够了,一公一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