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让我照顾你们(一更)/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忍不住小声惊呼了一声,两手下意识的就搭在了姚单的两边肩膀。

姚单的呼吸很近,刺痒的落在她的颈项,他稍微动了动,唇拂过了她的肌肤。

向初瑷被自己栗色的长发挡住了视线,她伸手将垂落的头发给撩到耳后,不明白姚单此刻的举动,但隐隐的,她好像又是知道为什么的···

她想着想着,不禁便低头去看他,一下子便掉入了他那双沉黑的眼睛,里面,好似有什么蓬勃而发,挡都挡不住。

向初瑷缓缓的移开,“姚单,你做什么。”

姚单在她的脸颊上轻轻的留下一吻,声音有些沙哑,“太晚了,我还是留下来借宿吧。”

那抱她干什么。

向初瑷心里羞窘,一会,“随便你。”

姚单顿了顿,又道,“初瑷,你对别的男人以后不能说随便你的话知道吗?”

向初瑷抿唇,怎么她对他好点,他就表现的有些专制霸道了,难道是男人本性?当然,随便你这种话自然不是对谁都能说得,她撅了撅嘴唇,“那是当然的,要是对谁都说,我得多吃亏。”

眼前的人太美好,今晚的她,一举一动都牵引着他的心,她挡住电梯门的那一瞬间,姚单几乎快压制不住自己内心的冲动想干点什么,不过后面还是忍住了,脑海里的旖旎被他给掐停掉。

他像是听到远处传来脚步声,应该是有人要出去,这个点有人出去吃宵夜或者去酒吧都挺正常的,他抱着人进屋了。

玄关处,他把人放下,顺带把门给关上了。

屋内静悄悄的,仿佛只有两人的呼吸声。

“我们家沙发太小了,我把我的床让给你睡一晚,我去跟云云睡。”向初瑷率先打破沉静。

姚单把外套脱了又挂回了衣钩上,嗯了一声,勾起的唇角,心里应该是非常高兴的,之前只能睡沙发,现在他都有床睡了。

而向初瑷在考虑,下次姚单要是还留宿,她的床不能再让,把家里的沙发给换一换。

莞尔,她又是一怔,对自己刚才冒出的念头狠狠的唾弃了自己两下,连忙甩掉刚才的念头,“你要不要洗个澡?”

姚单点头,上回睡沙发,惹着没洗澡的难受度过了一晚,这回还是睡向她的床,不干净的自己他可能还不想糟蹋了她的床,“洗。”

他要洗澡就得有换的干净衣服。

姚单像是知道她在想什么,“我叫人给我送过来。”

向初瑷嗫嚅了下嘴唇,上回他也在自己家留宿,第二天他却换了一身行头在她家里,她知道不是在她家洗的澡,但他不可能回家里洗澡,离得太远,而且他还给她们做了早餐,唯一的可能性是他叫人把衣服送过来,在附近酒店订个房间冲的澡。

不得不说,她的猜想是正确的。

既然他身边的人都知道他留宿过自己家,这会儿送衣服来,她就算觉得会很奇怪,会有些无法面对,但心里还是接受了。

姚单看着她渐渐红的脸,知道她不好意思着,但看她接受了的样子,眼眸愉悦的眯了眯。

“哦,那你叫吧。”

“我去喝水。”

向初瑷在自己家里落荒而逃。

这种送衣服的事,姚单给助理超云发了信息,送衣服这种事对他来说并不是什么很困难的事,而且,也用不着他亲自送。

关系网强大的助理,已经有了对应的解决措施。

“好的,总裁,衣服二十分钟给你送到。”

二十分钟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没多久,门铃就响了,开门的是姚单,把装衣服的袋子递给姚单的却是个陌生人。

姚单说了声谢谢,送衣服的人谄媚的笑了两声回了句不客气,给姚氏集团的总裁办事,多少人争着要给他做事啊,这么幸运的机会落自己头上他自然要好好表现。

站在门外送衣服的男人咂咂嘴巴,他还想多说几句话的机会都没有,真遗憾···

姚单拿了衣服就进了浴室。

此时,跑去了云云房间里里的向初瑷隐隐听到了外面浴室门关上的原因,她翻了个身,没多大睡意。

进了浴室的姚单,猛然间就看到了门旁边装衣篮里面,向初瑷今天换洗下来的衣服,她放的很随意,像是随手一扔的,不难想象,吸引他注意力的到底是什么。

姚单呼吸一重,一脸难耐,赶紧别过目光。

这种体验对于姚单而言是新奇而刺激的,他进了自己心爱的女人家里留宿,用她的浴室,而这里到处充满了她生活的气息。

想着他逐渐进入了她的生活,体内的血液沸腾的越发厉害,男人的生理现象,有时候真的要人命。

洗个澡都不能安生。

他脱去了身上的衣服,站在了花洒下面,洒下的水珠,从头到尾的淋着···

两手撑着墙,眼睛缓缓一闭,浇下的水是偏温凉的,他需要平静。

淋了二十分钟,体内叫嚣的厉害的反应才缓了不少,没有在浴室里多呆,大概又过了十分钟,他出去了。

向初瑷睡前还特地把吹风机给拿出来放显眼的位置,姚单吹干头发,进了向初瑷的房间。

她的房间有股淡淡的香气,东西不多,床头柜上摆着她一家人的照片,背景,应该是在布拉格。

姚单拿起相框,这六年,他错过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对于那一晚,他不知道向初瑷心里是怎么想的,以至于他现在都没有勇气跟她坦白,说开。

再等等吧。

等她,完全接受自己的时候。

夜深人静,姚单放下相框,躺在了她的床上,床很大,很软,周遭都是她的气息,他闭上眼睛,勒令自己不准在想些有的没的。

而另一头。

向初瑷翻来覆去,竟是没有半点睡意。

他应该是睡了。

她睁开眼睛,看着床顶。

云云的床买的是上下层的,不大,上铺是向秀晶睡得。

人一旦有心事,真的很难入睡。

向初瑷大概就是这样子,强迫自己睡,但大脑却愈发的精神,她明天还要上班的···

懊恼的再度翻个身,快凌晨两点,她掀开被子起身,轻悄悄的出去了。

客厅里留着壁灯,她进了厨房,等她出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一瓶红酒和高脚杯。

姚单比她好些,不至于睡不着,不过,他总觉得外面有动静,虽然很细微,但他还是感觉到了。

这里的环境和小区治安都挺好的,但不代表不会没有小偷光顾。

刚起的几分睡意消了去,掀开被子,穿鞋出去。

屋子里是安全的,小偷没有来光顾,然而,姚单却看到了窝在沙发上的一个身影,桌上,是被她喝去了半瓶的红酒,他稍微有些意外,眉头很快就蹙了起来。

窝着的人影突然又翻了个身,片刻,她又睁开了眼睛。

看到姚单站在不远处的地方,然后被吓了一跳,她讪讪然的解释自己的行为,“我失眠,听朋友喝红酒能有助睡眠,我吵到你了?”

姚单问,“这种情况多久了?”

恩?他该不会以为她经常失眠吧。

听着他关心的语气,向初瑷笑了笑,“什么多久,你误会了,我没有经常失眠,偶尔而已。”

姚单默了默,又问,“因为我?”

向初瑷哑然,因为心境上的一些变化,一开始她确实是因为他在而情绪没有办法安静下来,但后来,自己睡不着,是她自己想东西,想得有点多。

她对姚单的态度上的改变,他应该有感觉的出来,可横着两人之间的问题还在,那便是是云云,她今晚想的都是关于云云的问题,她今天表现了她对于一个父亲的渴望,向初瑷很清楚的感受到了。

在布兰格的时候,带她最多的是向秀晶,她不知道自己母亲是怎么教导她的,云云非常懂事,从来没问过关于爸爸之类的一些话题。

单身家庭的孩子都有的通病,向初瑷很理解,但也很心疼她。

向初瑷摇了摇头,“你哪有那么大的魅力,还能造成我失眠,我今晚只是想事情想得有点多。”

姚单抿唇问,“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云云啊,她好像···很需要一个爸爸。”片刻,向初瑷就把心里头想得什么告诉了姚单,她的声音飘然,也有些颓败。

姚单的心给刺痛了一下,上前几步,走到了她身旁。

向初瑷喝了酒,心事好像都掩藏不住了,她垂着头,“姚单,我拒绝不了你的靠近,我知道你对我的态度是认真的,但我还知道自己配不上你。”

姚单伸手把她揽在了怀里,“你没有配不上我,你很好,一直很好。”

声音很温柔,就连怀里,也很温暖,很踏实。

她的眼里不禁染上一层朦胧的水雾。

姚单双手捧住她的脸颊,让她面对自己,他对着她的眼睛,“让我照顾你们,好吗?”

没有半点玩笑的意思。

周围好像又安静了下来,而姚单,在等她的答案。

许久。

向初瑷的唇微微动了,她只说了一个,好。

听到答案的那一瞬间,姚单体验了一个成语,心花怒放,遏制不住的喜悦,简直快把他给淹没了。

情浓的时刻。

姚单擒住了她的红唇,亲着他思想了多天的红唇。

当向初瑷微微张开了一道小口盛邀请他进入的时候,他眸里的欲念更深,把她抵在了沙发背上,吻的更深。

她的唇带着酒的醇香,他细细的品着她的甜美。

向初瑷靠着沙发,微微扬起头,双手忍不住攀附着他。

战火一触即燃。

姚单这一次收不住手了那般,身体火热,越吻,越难受。

攀附着他的女人媚眼如丝,眸里波光粼粼,唇水润被他吻的微微红肿,看的心头难耐,把人从沙发上抱了起来,大步往房间而去。

房门关上的瞬间,像是所有的欲望都要被释放出来。

两人吻的愈深,衣服随之一件一件落在了地上。

床猛地一晃,姚单把人压在了床上亲着,一手轻抚她的后背,内衣得扣子被他解开。

向初瑷只是觉得被他亲着很舒服,他的亲吻里面,带着对她的疼惜,忍不住身体贴了上去。

姚单呼吸加重,听说在爱的面前,欲望就会越深,他姐夫曾经跟他说过的话,那时他并不懂,然而,他现在明白了。

他梦过多少次跟向初瑷纠缠的夜晚,随着一次又一次的梦见,他早已经累积了对她深不见底的爱欲。

她这一蹭,他感觉身体又疼了几分。

姚单动作越来越放肆,他亲了亲她的耳垂,沙哑的声音带着缱绻的柔情,“初瑷,给我。”

向初瑷轻轻地呼吸着,一会才小声的问他,“姚单,你会不会介意我不是第一次?”

姚单却亲她亲的更用力了,很快,耳朵下方被他吻出了细细小小的红痕。

有什么介意?

?然而,她却深怕自己会介意她。

姚单抬起头看她,轻啄她的唇,说,“我也不是第一次,你介意吗。”

向初瑷摇了摇头,“不会。”

姚单都二十七八了,要是还是处男,她才觉得奇怪。

“我也不会。”

再说,她的第一次,她的第一个男人,是他。

------题外话------

姚总,你就不怕她知道真相把你给抛弃了吗==

推荐基友《空间重生之萌妻影后》/萝鲤玥

*重生——

她是北朝最年轻的太后,曾用巫术救国民与水火之中,却被养子皇帝当做妖孽活活烧死。

她是艺校的高三学生,因出境一部青春电影走红,却被誉为没演技的“花瓶”,处处被人议论欺凌。

当她的灵魂穿越千年附在她的身上,一代妖后重生崛起!

意外摔碎原主母亲遗留玉坠,出现神秘灵魂,教她淬体修真,从此横行社会,无人再欺!

巫蛊,修真,演戏,赌石……且看一代妖后化身21世纪少女,如何发家致富,创造的高能影后的传奇人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