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姚爸爸上线(二更)/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云云早上醒来的时候,头发蓬松,整个人有些懵的状态,她呆呆的坐在床上许久,感觉肚子饿了,爬下了床。

她出了客厅。

客厅里很安静,她没有见到妈妈。

好奇怪哦,妈妈今天居然还没有起来,大概是昨天玩的太累了。

然后她自己跑去卫生间,瞥见装衣服的篮子上有不属于她妈妈的衣服,像是姚叔叔昨天穿的,于是,她眼睛一亮。

人小鬼大。

云云搬出小凳子踩了上去,伸手拿过自己的漱口杯,动作不是很利索的挤了牙膏,她刷完牙,想要去拿自己的小毛巾,但奈何放毛巾的架子太高,她够不着。

她弯了弯嘴角,以后自己一定要好好听妈妈的话好好吃饭不挑食,要不然长不高。

她想着,突然,一个身影出现,把他的小毛巾给拿了下来,“云云,是这条吗?”

云云抬起头,“姚叔叔~恩,这条小毛巾是云云的。”

姚单伸手摸了摸她的小脑袋,开了热水,把她的毛巾给沾湿再拧干,铺平递给她。

云云又甜甜的说声谢谢姚叔叔,等她洗完脸,姚单再把她的毛巾给挂了起来。

她问,“姚叔叔,你昨晚是跟我妈妈一起睡的吗?”

姚单脸不红气不喘,“恩,昨晚姚叔叔跟云云妈妈一起睡的。”

云云点点头,“那姚叔叔睡了我妈妈,身为男子汉大丈夫,要对云云妈妈负责的哦。”

难道,云云的睡跟他想的睡的意思,是不一样的?

姚单咳嗽了两声,“恩,会对妈妈负责的。”

“云云是妈妈的宝贝,那姚叔叔也要对云云负责。”

“云云想要姚叔叔怎么负责?”

云云说出自己梦寐以求想要的,声音清脆,但是弱弱的,带着小心翼翼,“给云云当爸爸。”

姚单的心简直柔的一塌糊涂,“恩,姚叔叔给云云当爸爸。”

于是,在向初瑷不知道的情况下,云云已经给自己认了一个爸爸。

听到姚单的回应,云云好像松了口气一样,在姚单有些刺刺的脸上吧唧了一口,然后嫌弃的,“爸爸有胡子,没有妈妈亲的舒服。”

姚单摸了摸自己的脸,刺刺的,对着镜子看,确实冒出了点青渣,他笑了笑,“妈妈亲起来确实很舒服。”

云云突然伸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笑嘻嘻的回到自己房间穿衣服。

姚单做了简单的洗漱,换上另外一套干净的衣服,白衬衫西装裤,脸上冒出了刺刺的青渣,可帅气不减,多了一份硬朗,愈发的有男人味。

~

房间里的光线亮起来,睡得很沉的向初瑷是被惊醒的,她意识到自己还要上班,然后就醒了。

很安静,对于昨夜的缠绵仿佛只是在做梦,但事实告诉她,不是在做梦。

床上狼藉一遍,被子留下了很多褶皱的痕迹,房间里还留有欢爱的味道。

昨晚的姚单,虽然很温柔,但温柔里面,来势汹汹。

她身上没有穿衣服,侧过身一看,床旁边的椅子上搭着她昨晚穿的衣服,脸一热,头闷在了枕头上,伸出手往床头柜探去,摸索着她的手机。

看到手机上显示的时间,她猛然从床上起来,咬牙,这个姚单!

把她闹钟给关了不说,任由她睡这么晚,还不叫她起床,她上班都迟到了,还有云云···

向初瑷从衣柜里随意拿了一件高领的毛衣套上,穿上裤子,去了云云的房间,但云云的房间是没人的。

应该是姚单送她去学校了?于是她认命的打电话给邹主任,跟他请一请假。

那头,邹主任的声音温和,“初瑷啊,怎么打电话来了?身体好些了吗?”

向初瑷愣了愣,挂了电话之后扶了扶额,原来姚单给她请过假了。

姚单给她请的假,不难保邹主任是不是知道了些什么。

邹主任待她一直很好,但对于姚单跟她之间,他似乎对姚单很是放心,也从不劝阻自己跟姚单不要来往。

突然,门被打开了。

居然是姚单。

姚单手里拎着吃的,“我送云云去了学校。”

向初瑷嗯了一声,进了浴室,发现装衣篮上的衣服被清空了,她愣一会,探出一个头问在客厅他,“姚单,篮子里的衣服呢?”

姚单笑着回,“洗了。”

洗了是没问题,但是他懂吗?内衣跟在外面穿的衣服是要分开洗的,浅色的跟深色的衣服要分开洗。

“我内衣是要···”

“手洗的。”

向初瑷要说的话卡在了喉咙,“······”她睡一觉起来,姚单把她要做的事情都给做了。

对于她的羞涩窘迫,姚单又勾了勾唇角。

*

一个星期过去,十二月来临,姚家人要知道向初瑷生的孩子是不是姚单的,对于他们而言,并不难调查,等结果出来的时候,他们大吃一惊。

他们的儿子居然瞒着他们在外面跟别的女人有了孩子。

程兰有做了他们的DNA检测,报告上显示两人确实是父女关系。

姚越之沉着脸,“王叔,你把他给我叫回来。”这个他,指的自然是姚单了。

王叔觉得他们少爷确实是该说清楚怎么回事,于是他就打了电话。

姚单接到王叔电话的时候正准备开例行会议。

电话打通之后,王叔道,“少爷,老爷跟夫人让你现在回家一趟。”

“都知道了还要我说什么,我感情上的事他们也要管?”

王叔是开了扩音的,在旁边的姚越之和程兰听见了,程兰道,“姚单,爸妈只是想关心你一下,没别的意思。”

两人之前还对向初瑷有那么多得偏见,现在知道事情真相后,两人心里是尴尬不已,向初瑷生的女儿是他们姚家的血脉,那个叫云云的可爱小女孩,是他们的亲孙女,但对方,好像并不知道自己生的孩子是姚单的。

既然知道了就不能坐视不理,总要做出解决的方法的。

听到她母亲放低的语气,姚单的口气缓了些,“我也是不久前才知道云云的存在。”

“她既然是你的孩子,你不把她给带回来?”姚越之说了。

姚单的语气自然是理所当然的,“我当然会带她们回家,但还不是时候,你们别给我添乱就成了。”

他们没听漏,姚单说的是她们,包括了孩子的母亲。

还有什么理由反对他们在一起,实际上他们反对的原因证实因为她未婚且有孩子,就是这一点,在他们眼里的印象分差了下来。

两人的心思挺不是滋味的,当时怎么都要反对姚单跟向初瑷,没想到她生的孩子是他们家的血脉,他们在反对他们的时候对她没有做过详细的了解,心里确实过意不去。

这脸被他们儿子打的可真是太疼了。

他们姚家虽说是豪门,但门第之见观念并不重,程兰自己本身也不是什么有钱人家的孩子,她是孤儿,没家人,姚越之更没有,如果他有的话就不会娶程兰为妻了,他完全可以找一个和自己门当户对的女人,这样子对他们姚家还更有利可图些。

对于他们来说,最意外的就是他们人生里面居然多了个孙女,多了一个血脉至亲的亲人,那种感觉非常的奇妙,心里面很想见见那个孩子。

~

向初瑷接到老师电话的时候很吃惊,因为老师说,云云在学校跟别的同学打架了,她得马上去学校一趟,向初瑷也担心,丢下手头的工作请假去了学校。

父母有护犊子的心情学老师都非常理解,只不过小孩子之间发生不愉快打起来也是常有的事,奈何,云云打的那个同学的家庭,是个有钱的,她妈一来到学校,老师就被骂的狗血淋头。

老师心里面对于那小孩家长的嚣张实在无奈,她妈给学校捐了不少钱,而且跟学校领导关系都不错,所以老师对她说不得重话,被她骂的心里有气只能憋着。

她赶到学校的时候,云云坐在老师办公室的沙发上,她身上也留有伤,但班主任给她处理过了。

云云见到她的时候,小脸上装满了委屈,眼泪一掉,就扑进了她的怀里,哭的非常伤心。

向初瑷一直知道自己女儿很懂事的,她也经常跟她说要跟同学好好相处,她说的话,云云都会放在心上,此时,她哭的满脸泪痕,心跟被人踩着似的发疼。

她拿出纸巾给云云擦眼泪,柔声问,“好了,不哭,跟妈妈说说怎么回事?”

云云抽噎着,鼻子哭的红红的,她咬了咬唇。

“不跟妈妈说妈妈怎么给你解决问题。”

云云想了想,说了,“小花偷拿了我的奶糖吃,那是爸爸···姚叔叔给我的,她吃了云云爱吃的糖扯我小辫子还骂我,可是妈妈,老师教育了云云后,云云有跟小花道歉了。”

向初瑷听到爸爸两个字,顿了两下,但云云心虚的改了口,她心里不禁无奈了,这姚单什么时候把云云哄的都叫他爸爸了。

总之,云云动手打人是不对的,但那位小朋友同样有错。

向初瑷正想跟云云说打人是不对的,遇到不能解决的问题可以找老师,但还没机会说,外面来了人。

“你就是她的母亲?你怎么教育孩子的?看她把我家小花打成什么样了?”对方的家长盛气凌人的出现,张嘴全都是质问向初瑷的话。

云云看到小花母亲的时候怯怯的伸手拽住了向初瑷的衣服。

向初瑷站了起来,冷静的朝她看过去。

学校的主任还有几个孩子家长的母亲都跟在她身后,目光落在了向初瑷身上的时候心底吃惊,这么漂亮年轻的妈妈?

“小花妈妈,我女儿动手打人确实是她的不对,但不代表整件事的过程你的女儿没有错,事后我女儿还跟她道了歉,而你的女儿,她偷吃我女儿的糖,扯她小辫子,还骂了她,在你质问我之前,是不是该先检讨一下你对孩子的教育问题。”

小花妈妈的脸色一变,被说得无法反驳。

本想先给对方一个下马威,没想到反被对方压制,再说,学校这边对她客客气气的,都不敢得罪她,若是别的家长遇到这种事,不管自己小孩有没有错,她都会把错揽在自家孩子身上。

不等她说什么,向初瑷又对云云说,“云云,打人是不对的,以后遇到这种情况你找老师解决,知道吗?你过来,再给人家小花同学道个歉。”

云云不扭捏,很听话的,“小花,对不起。”

在小花妈妈旁边站着的小花哼的一声就转过了头,一副谁欠了她似得表情。

小花妈妈的表情诡异的变化着。

向初瑷以为这件事也就这么过去了,但没想到过了两天,学校老师又给她打了电话,她还去了学校一趟,但没想到,等待自己是学校主任递过来的退学通知书。

------题外话------

推荐好友一袖飞花欢脱现代文:《重整夫纲:傲娇老公欠调教》。娇骄狂傲全能明星御玺,跪抱耿直粗暴体育老师夏绛大长腿,求暖床求调教求包养。

【简介】

在夏绛眼里,御玺除了帅以外一无是处,娇骄狂傲脾气坏。这种男人,是需要用皮带好好调教的。

在御玺眼里,夏绛除了会打架毫无优点,不软不萌不可爱。这种女人,打包进他被窝他也是不会看一眼的。

这是一个根正苗红好教师挥舞小皮鞭挽救祖国花朵的故事?

这是一个大红大紫全能明星跪抱大腿求调教奋发图强的故事?

【精彩片段】:

冷冷深夜,一地卧倒的保镖中,一男一女对立。

御玺双手抱胸,横眉冷傲,色厉内荏:“你弟睡了我妹,怎么算?”

夏绛蹙眉,想了想,认真提议:“你把我睡回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