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亲一个(二更)/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自那次程雨带葛玲雨回家吃了顿饭,过后没有在约过了,她会出现在今天的婚礼宴席上并不意外,葛家,好歹是豪门家族。

葛玲雨跟他们打了招呼,目光转而落在了姚单身上,抿嘴浅笑,“姚单。”

穿着淑女的小礼裙,一头长发梳成辫子,用发圈给绑起来,耳朵勾着细细珍珠流苏的耳环,淡淡橘色的口红,她在打扮上下了不少的功夫。

只不过,真吸引不了姚单的注意力,他朝她点头致意一下,而后他的眸光,全都落在了跟在新娘旁边的向初瑷和云云身上。

葛玲雨眼睛里的光彩黯然了下来。

姚雪轻笑,“玲雨。”

姚越之和程兰都朝她露出笑容,都是见惯大场面的,在两人知道姚单跟葛玲雨是没有任何可能性发展,葛家那边似乎有意想要他们发展关系,前几天,葛玲雨的母亲慕青打电话邀请两家元旦后约个时间吃顿饭聚一聚。

姚家主动示意,对方过后表现很有那个意思,程兰不禁唏嘘,想来找个时间好好谈谈。

葛玲雨对姚单的感觉挺好的,回去之后发现自己对他有些念念不忘,大概就是心动吧。

她妈妈慕青晓得女儿有意,姚家是不错的亲家人选,为女儿的婚事着想,她肯定会好好张罗。

在宋梓辄跟温桐的婚礼,姚单最可惜的是,人近在眼前,他却只能看着,连个说话的时间都没有。

夜晚的降临。

婚礼顺利的结束之后。

向初瑷喝了不少的酒,走路都有些摇摇晃晃的,当伴娘的,酒不能免,好在并没有哪个男人那么没眼色敢灌酒给伴娘。

今天,向秀晶也在,只不过,她提前带着云云回公寓了。

赵佳,露茜他们把向初瑷交给了姚单送回去。

姚单把人接过,她一头就扎在了他怀里,双手自顾的抱住了她的腰。

“初瑷喝醉酒真是太热情了,见谁都亲。”露茜心有余悸的,她被向初瑷占了不少便宜。

姚单搂着她腰的手微微收了收,眼眸一沉,不喝醉的时候都已经很热情,醉酒后的热情他也体验过。

露茜哈哈一笑,解释了,“她就亲了我们这几个姐妹,她没亲过别的男人。”

他能不能连姐妹的醋都吃。

若是她喝酒,姚单想着日后一定不能让她独自一人喝酒。

告别后,姚单把横抱带出了酒店。

向初瑷醉眼迷离,感觉到熟悉的气息,她在他脖子侧边轻轻的嗅了嗅,抬起眸,“姚单?”

姚单恩了一声,“我送你回家。”

“唔~亲一个。”

向初瑷一手抚向了姚单的脸,在他脸庞印下了一个妖冶的唇印。

男人丰神俊朗,脸上的红唇印格外明显。

周遭目光隐约投了过去。

姚单只能加快速度,往停车想的方向过去。

打开后车门,他把向初瑷小心的放进了后座。

一辆车缓缓行驶而过,车内的葛玲雨,恰巧往车窗外看去,手,微微的攥紧,脸色隐晦一变。

把人放上后座的位置上。

向初瑷软软的身子往前倾。

姚单想给她系上安全带,不料,醉酒的女人勾住他的脖子,姚单一时没扶稳,便随着他往前跌去。

两人的呼吸缠在了一块,姚单柔声哄着,“乖,松手。”

向初瑷腿往前弓,那细长的腿只是穿着薄薄的肉色丝袜,蹭到了男人大腿。

他腹下,已经有了苏醒的迹象。

媚眼如酥,气息幽兰。

向初瑷出言挑逗,“想不想?”

姚单的呼吸更重了,记忆仿佛回到了六年前那个夜晚,这个女人,如今天这副模样那般勾人夺魂,一个劲的撩拨他。

向初瑷身体往前一贴,腿部轻轻的蹭了蹭他那位置,感觉他变得粗重的气息,她笑了笑,“偏不给你。”

姚单忍无可忍,车门一带,砰的关上了,他握着她手腕,带向了自己的皮带的位置,一解。

~

向初瑷次日醒来的时候,对于昨晚的记忆,有些模糊。

她给赵佳打了电话,赵佳语气很嫌弃的那般说,“初瑷,你以后少喝酒,喝起酒来像个色女一样。”

她尴尬症都犯了。

有些人天生能喝酒不易醉的类型,向初瑷就属于这种,不过她要是醉了的话,会亲人这个癖好老早之前她就知道,所以她就算喝酒,都只是浅尝而止。

只是温桐的婚礼身为伴娘她避免不了,但有赵佳他们在身边,她倒是放心。

“昨晚谁送我回来的?”

赵佳在那头吃着东西,说的有些含糊不清,“你男朋友啊。”

是姚单啊,向初瑷抿了抿唇。

赵佳又问,“你没把他那啥吧?你昨晚色起来差点把露茜的衣服都给剥了。”

向初瑷轻咳了两声,“没那回事。”

赵佳不信,呵呵一笑,“没有最好。”

挂了电话之后,向初瑷准备去洗澡,她的妆应该是她妈给她卸的,挺干净,等她脱了衣服才发现,自己身上红痕鲜明,一看之,她整张脸都是绯色。

昨晚,不会真是她挑的头吧?

休息了一天,向初瑷就恢复了正常的工作进度了。

如今她在百度上已经是个能搜索的出百度百科的支持人了,不出名,但接档录制的节目收视率都不差,如今,新的一年,春节没多少也要到了。

电视台已经进入了备紧张的工作中。

“初瑷,今年我们台新春晚会的五位主持人名单里有你的名字,是新加上去的两个名额。”邹主任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向初瑷。

“我?”向初瑷以为自己幻听了。

“是你,严格投票率先出来的。”邹主任答,“好好加油,到时候会有个饭局,时间定下来后我再通知你,你啊,要好好的跟其他主持人沟通交流一下。”

向初瑷莞尔,“好的。”

钱嘉云知道后很高兴的跟她说了恭喜,“一年一次的机会给你占了去,今年我们台的春节晚会我肯定守着你看。”

向初瑷笑了,“我这张脸这么好看?”

“啧,可不是嘛,可惜是个有主的了。”

两人聊着,很快有别的同事过来跟向初瑷说恭喜。

“恭喜你啊,初瑷。”

向初瑷对那些跟自己说恭喜的同事说了谢谢,不过台里原本再传这次的新春晚会新添加的主持人名额,最有可能被选上的人蓝雨在其中,谁知,另一个名额也不是她,听说她知道自己没被选上的时候,差点都哭了。

蓝雨晚上回到家,正好碰到两个穿着西装的男人从她家出去。

田欣坐着一发不语,脸色苍白。

蓝易槐更为憔悴,鬓上的发不知什么时候白了那么多。

“爸,妈。”

蓝雨还想在两人面前寻求安慰着,但见着他们脸色不对劲。

她叫了他们一声,两人都不应,她最近愈发的讨厌在家里呆着,她很久没有感受到家庭和睦的氛围了,她生气,声音提高几分,“你们怎么都不说话?”

蓝易槐怔怔的看着蓝雨,许久,他才冒出一句话,无比的涩然。

“小雨啊,我们家,可能要破产了。”

他们家破产?大概这个消息对她而言更为恐慌。

蓝雨嘴唇一抖,不可置信,“怎么会,爸的公司不是经营的好好的吗?”

“之前是好好地,但要不是你妈,要不是你妈···”蓝易槐欲言又止,眼里对田欣充满了无言的愤怒。

田欣终于有了反应,“你怪我,你凭什么怪我!”

“你若是好好地不去招惹向初瑷,我们家会破产吗,就是你一整天疑神疑鬼才会这样,你要是眼里容不得一粒沙子,当初你非要嫁给我干什么,事到如今还不知错,你简直无药可救了。”

“啊~蓝易槐。”

田欣歇斯底里的吼了一声。

蓝雨还是听明白她父亲的意思了,他是在说他们家破产的原因都是因为向初瑷?得知心中这个想法,她脸色近乎狰狞,觉得可笑到不行。

田欣发泄般的大叫一声,泪如雨下,她怎么会知道,向初瑷惹不得,怎么知道,那个姚家的姚单会为了她,大费周章的针对她们蓝家。

早知道···早知道当初···

莞尔,她哭的更厉害了,因为她知道,哪里来的早知道,哪里来的当初,一切都回不去了。

他们田家的生意,很多年前就已经交给蓝易槐打理了,如今破产,他们花钱大手脚,日后的生活怎么会过得习惯?

“我去求她,只要她肯开口帮我们求情,说不定还能有回转的余地。”田欣不能忍受日后没钱的日子,她宁愿不要脸面。

蓝易槐觉得可笑,当初劝了不听,现在觉得后悔有什么用。

他摇头嗤笑,“你以为我没找过她?她像极了向秀晶的性子,爱憎分明。”狠心的时候,对你无情无义,压根不会心软。

田欣的念头被彻底断掉了。

~

晚上,气温下降,向初瑷感觉穿再多都觉得身体暖和不来,在邹老师的带领下,她跟好几位主持人和台里的一些领导吃饭。

去到兰苑。

向初瑷刚进去,突然愣在了原地,定定的看着前方的人的身影,后面的人撞没注意,恰巧在和别人讲话,一头就撞了上去。

她一个踉跄,等在看的时候,那身影已经不见了。

“向主持,没撞疼你吧?”

向初瑷赶紧回神,“没,是我该跟你道歉才对,走着走着就停了。”

“没事,没事。”

客套完,她的神情再度恍惚了起来,刚才要是没看走眼,是姚单,而他身边,还有他的父母,在他旁边,好似还有个女人,恰巧到他的肩膀的位置,那女人抬起头看着他笑,远远的,就算没看清她的神情,都能感觉到她对姚单的喜欢。

只不过姚单却有跟她说过今晚会有个饭局,眸眼一垂,蒙上了点点的黑暗。

她今晚实在太过于在意,心不在焉的。

一杯啤酒下腹,她竟然觉得这酒很难喝,苦涩的,如她现在的心情。

之后,实在不敢多想,她只能尽量的让自己心思放在今晚的饭局上,跟人聊天说话。

谁知第二天,微博有个大V,那天正好也在兰苑吃饭,恰巧碰见他们,还拍了照片发了微博。

微博原文如下:

今天出来吃饭疑似碰到了姚氏集团总裁姚单和他的家人,在他身边的女人疑似葛家千金葛玲雨,还有她的母亲慕青,疑似怀疑两人在交往,并且已经进展到见家长的地步,两个大生意家族联姻,我看好你们喔~

此微博一发,不少人回应,跟着转发的大V爷不少,彻底的把他的帖子给顶火了。

钱嘉云一大早看到微博热搜的热门话题,眼睛一瞪,姚大总裁要始终乱弃?一个能够为女人洗衣做饭的男人,不太可能,唯一有可能的,是他父母那边的问题?指不定,就是相亲大会,不凑巧被人看到了而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